儿子、女儿仍陷冤狱 九旬老太李桂芳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2015年7月25日,甘肃省会宁县九旬老太李桂芳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元凶江泽民对她一家人的迫害

李桂芳老人说:被控告人江泽民给我个人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十六年来,一个好好的大家庭被毁,孩子们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庄稼无人收种、房屋年久常常漏雨,孩子们被迫害的无法回家帮我,我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我曾三次病危,差些见不到儿女孙媳,我年近九旬儿女满堂,却不能享受天伦之乐。儿子陈仲轩、小女儿陈洁还身在监狱遭受牢狱之苦不能回家看望我,其他孩子们个个都是伤痕累累的。

以下是李桂芳老人在诉状中的陈述:

我叫李桂芳,今年九十岁了。

一九九七年正月初四,我喜得大法,炼功前曾身患的子宫肌瘤、胆囊炎、胃病、严重贫血,体乏无力,走路呼呼直喘,两手臂僵硬疼痛、抬不起来,干不成活,都成了废人,家中成了药店,而我就是药罐子,天天吃药也不见好,真是万分痛苦。

可是修炼时间不长,这些病症一扫而光、不翼而飞。胳膊能自由活动了;胆囊也不疼了;胃好了;也不眩晕了,就连那瘤子也不见了踪影。这些年再也没吃过药,为家人节省了开支,这药费可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儿女们脸上也有了笑容,不再为我的病焦虑而烦心,更重要的是我的心性、道德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和升华,遇事先考虑别人、为他人着想。本来我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修炼后更能体谅他人、理解他人、宽容他人。

我当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黄土都埋了半截的人,心中那份喜悦,真是难以形容,无病一身轻的那个感受就好像回到年轻的时代。

我也更加有了信心,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我要坚定的走下去。李洪志师父要求我们修炼人要做好人,首先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道德修养高尚的人,这样好的功法哪个真正实修的人会放弃呢?我做到了与人为善,家庭、亲戚、邻里和睦,儿女们看到大法在我身上出现的奇迹,也纷纷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当中,家庭充满了欢乐、祥和。

“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伟大慈悲的师父赐予了我们全家美好的一切,我们做弟子的从心底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江泽民对控告人及家人的迫害事实

由于我和儿女们全家修炼,并在打压中坚持自己的信仰,我的家成了中共会宁县政法委、会宁县公安局、四方乡政府、大沟乡派出所、大南村委会重点骚扰、迫害的地方,他们互相勾结上门骚扰、抄家已成了家常便饭,从未出示任何有效文书、个人证件,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污言秽语,随意非法抄家、搜查,无法无天。严重触犯了《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第二百四十六条:侮辱罪、诽谤罪,抄家次数算来总有二十次。下面列举几次抄家过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下午,会宁县政保科王延彩带领四个警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了我师父的法像、两张法轮图形、大法书籍、讲法录音磁带。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左右,会宁县公安局张副局长带领四方乡政府书记、工作人员等多人非法闯入家里,抢走了大法书籍。仍然没出示过任何证件,还祸害了外面的桃树。

二零零一年六月间,又是政保科王彦彩带领一名年轻人及一名叫黎霞的女警察非法抄家,这名年轻人撬开了箱子上的锁头,拿走了我的八十多元钱,女警黎霞去抄厨房,抢走了光盘和经文。

二零零一年八月王彦彩与两个人来找女儿陈淑娴,要非法抓捕她。我当时处于极度的恐惧无望之中。

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天,会宁县四方乡大南村大队普通干部吴国凡带领乡镇的年轻人又来骚扰,问我的女儿陈洁干啥去了?同月会宁县政法委书记郭伟、六一零主任康应祥带领着派出所、乡政府的几个人找陈洁,说会宁县出现了法轮功条幅、资料,是不是陈洁干的。陈洁质问:会宁出现了条幅想到了我,那给老百姓的低保、福利你们怎么想不起来我呢?…… 这帮人灰溜溜的走了。

二零零八年阴历七月一天,女子监狱女警伙同会宁县政法委书记郭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康映祥、会宁县公安局副局长陈震霞、大沟派出所干警、乡政府干部、村支部书记,大小车五辆近二十人,到家里问陈洁去哪里了?我说去打工了。女子监狱的女警张口又说又辱骂,郭伟也骂了一番后,这伙人走了。

二零零八年阴历八月,会宁县大沟派出所所长领一干警伙同村支书史可义前来骚扰,非要问陈洁哪去了,我说打工去了,强要问去向。后来他们抢走了放在桌子上面的十七、八本大法书籍,我要书他们不给,还说这家书这么多,晚上住进了史可义的家。后来乡政府又来两人到我家,问炼法轮功没有,我说炼着呢。他们说以后在家炼去,说完就走了。一次来家骚扰的人问家里来陌生人没有?我说没有。又问杨立创来过没有?我说没有。原来杨立创已被打死,扔在窖中,杨立创是会宁县大法弟子,在会宁县被迫害致死。

以上仅为二十余次被抄家能够回忆起的几次被迫害经过。

下面叙述我的儿子陈仲轩、女儿陈淑娴、陈洁、陈淑梅被迫害的情况:

一、儿子陈仲轩被迫害入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儿子陈仲轩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省城兰州市上访,被会宁县公安局抓捕后关押,会宁县公安局分三批人,一批到我家抄家,一批去了白原女儿家,后将我儿子绑架并拘留十五天。不久会宁县公安局局长宋廷淮将儿子开除公职。(儿子陈仲轩曾在甘沟和新添任两届派出所所长,又被调任过会宁县看守所任指导员。)

儿子失去工作在我这待了一年。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儿子、儿媳出去讲真相,在中川被恶人举报,中川派出所所长苗鹏、干警蒲忠学和十几个不明真相的村民将夫妻二人劫持到中川派出所,儿子陈仲轩走脱,儿媳被关押在白银看守所一年多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兰州市九洲女子监狱。儿子在外流离失所三年,就在儿媳三年刑满出狱前,儿子陈仲轩被白银市国安、白银分局国保大队樊丰涛、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小平等一帮警察非法抓捕,月余后家人在没有见到任何手续、文书的情况下,儿子被非法逮捕。

家人为儿子请了律师,而白银市六一零邪教科、白银市公、检、法、司、白银区看守所相互勾结,做出不准律师介入案件的严重违反宪法法律的犯罪行径,强制委派一名律师做有罪辩护,被陈仲轩毅然辞退。

白银市公安、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偷偷摸摸非法开庭冤判儿子陈仲轩六年刑期,儿子依法上诉,白银市中级法院坚持原判。

二零一五年四月七日儿子被非法劫持到兰州市大砂坪监狱入狱。家人多次去监狱不让探望,说是儿子陈仲轩不写“三书”不准接见,可怜我这个九十岁的母亲想见儿子一面都不能如愿……

二、女儿陈淑娴被反复迫害关押、判刑、流离失所

我的女儿陈淑娴于二零零一年被迫害流离失所,常年在外,期间会宁县政保王彦彩一直企图抓她,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八日淑娴在银川被非法抓捕冤判三年半,二零零三年狱中被逼迫离婚,家庭破裂。女儿淑娴刑满后不让回家,又被非法劫持到兰州龚家湾洗脑班继续迫害了半年。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女儿淑娴在兰州居住屋内被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陈志凯等人非法抓捕至兰州第一看守所关押两个月后才恢复自由。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她在白银市又被西区派出所非法劫持,被白银分局国保大队樊丰涛非法抓捕至白银拘留所关押十五天。

三、小女儿陈洁遭受非法抓捕拘禁、判刑的迫害

小女儿陈洁于二零零二年八、九月在银川被警察跟踪绑架,人差点被打死,身上的四万多元钱被警察抢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被会宁县公安局政保科王延彩、曹广新接回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八日小女儿陈洁被兰州市国家安全局非法刑事拘留,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被兰州市人民检察院非法逮捕,同年十一月十六日兰州市七里河区法院非法冤判小女三年有期徒刑。上诉后,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七日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维持非法的原判。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女儿陈淑娴、小女陈洁被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国保大队陈志凯、赵斌、苏俊东等警察非法抓捕,两个女儿被刑讯逼供两天两夜后,陈淑娴被非法刑拘两个月后释放,小女陈洁被非法逮捕,被城关区法院非法冤判五年,现被非法拘禁在兰州九洲女子监狱。

四、二女儿陈淑梅夫妇也是被经常非法强行抄家,不出具任何有效证件及文书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女儿夫妇俩被迫流离失所,近两年没回过家。

二零一三年腊月二十七,二女婿刘海学被会宁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小平、白原派出所所长李仲泰带领的警察非法抓捕,抄走大法书籍及资料四箱、电脑一台、打印机二台、DVD一台、师父的照片一张、师父讲法磁带一套、播放器二部、MP3二部、电子书一部、二包A4打印纸、三条横幅等物品。二女婿刘海学被非法关押在会宁县看守所,遭受在押犯人的反复折磨,四十天后被取保候审回家,家中的二十多只羊、鸡、狗无人照看,损失巨大。

控告人修炼的儿女们在抄家中受到非法的恐吓、威胁,不断地被非法抓捕到拘留所、看守所、监狱、洗脑班等地,我天天生活在担惊受怕的恐惧之中,身心遭受了巨大的伤害。我一个九十岁的老太太已经承受不住江泽民十六年来对儿女们不断地被绑架、劳教、判刑、洗脑迫害所带来的伤痛。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