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二十种酷刑折磨 大连盛连英再被绑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省报道)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上午十点多钟,在大连甘井子山东路大湾市场,盛连英讲大法真相时,遭中华路派出所人员绑架。被拖往警车的路上,她高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现盛连英被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已有二十多天,期间,她儿子多次打电话要母亲未果,后遭挂机。

五十九岁的大连法轮功学员盛连英,自从九九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三位致亲遭受极大身心摧残后相继离世,她本人历经魔难,仅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就遭近二十种酷刑迫害,九死一生。现盛连英再遭绑架,请海内外正义人士通过各种方式制止迫害,同时也劝善参与迫害的警察们。

法轮大法给了盛连英第二次生命

盛连英曾患严重的过敏性支气管哮喘病、脑神经衰弱,发病时喘的直翻白眼,病情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一九九六年,她修炼法轮功后,变得心胸开朗,很快无病一身轻,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和身心健康,大法使她变的更善良、更宽容、更真诚。

在生活中,盛连英严格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退休前在单位里挑重活、脏活干,也不计较个人得失,单位上下都夸她是一个好人。在家中更是贤妻良母,邻里和睦。怀着对大法师父的感恩,为了让更多的人身心受益,盛连英四处奔走,告诉人们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多年、多次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恶人迫害法轮功学员,为凑名额,本地派出所(西岗区工人村派出所)片警(姓吕)欺骗盛连英的家人,叫盛连英去派出所一趟说有事。其实610和当地派出所(西岗区工人村派出所)密谋、构陷好要绑架盛连英。结果盛连英到派出所后,被非法扣押在一个黑屋里,强行戴上手铐,非法关押三天后,强行将盛连英非法押送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盛连英在大连沙河口小商品批发城被沙河口兴工街派出所绑架,在大连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三天,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盛连英和同修在香炉礁居民区发真相资料,被便衣非法跟踪,遭工人村派出所绑架,在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左右,第二次被送马三家非法劳教两年,又被非法加期七十天后,于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回家。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左右,盛连英刚出家门不久,有陌生便衣男子尾随并追问:你是盛连英吗?得到答复后,随即把盛连英绑架到大连香工街派出所。在拘留所关押十天左右,强行送马三家非法劳教,因体检不合格,被拒收。

因坚持信仰,在马三家遭酷刑折磨 

盛连英多次被绑架、关押,其中两次被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非法关押时间累计超过四年。在马三家,盛连英经历了窒息性灌食、摧残性灌食、灌损害神经及身体的不明药物、绑死人床、上大挂、电棍电击、殴打、曝晒、冷冻等等酷刑折磨,被迫害的身体瘦弱、两腿萎缩,牙齿松动外翘。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在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盛连英遭受马三家近二十种酷刑。

1、窒息性灌食

二零零七年冬天,盛连英绝食抵制无理迫害。劳教所对她强行灌食:先用开口器将她的嘴撑开,狱警石宇(副大队长)按住盛连英的头,狱医陈兵(护士)捏着她的鼻子,狱警崔弘(队长)往开口器里灌饭。

狱警崔弘把饭倒进开口器的时候,盛连英已经无法呼吸了,狱医陈兵并不马上松手,看着盛连英挣扎,直到她憋的上不来气,身体瘫软的时候才松手,这样才能上来一口气,顺势把饭咽下去;恶警反复四、五次这样的灌食,而且一次比一次延长松手的时间,这种窒息性的灌食,把盛连英折磨的心肌缺血。

在马三家等中共的监狱、劳教所,灌食这种用于维持生命的办法,也成为了恶警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2、摧残性灌食

狱警想出各种匪夷所思的方法,利用灌食来折磨盛连英。比如:灌芥末酱拌饭,饭都是绿的;灌捣烂的蒜;灌撒了干辣椒末的食物;狱警张良给盛连英灌脏水;狱警戴上手套,抓着粪便往盛连英嘴里抹;狱警张卓慧灌大酱,还说:谁咸谁知道。对盛连英超量灌食,撑的盛连英很难受。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医用器械开口器也成为了酷刑工具,盛连英的嘴被撑裂了,口腔溃烂,恶警用芥末酱往裂口和溃烂处抹,使得伤处长期不能愈合,疼痛不已。现在盛连英的嘴角处还有伤愈后的痕迹。有时,盛连英不做奴役劳动,也不吃劳教饭,对其强行灌食,还在食物中加不明药物。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3、灌不明药物

一次,马三家男狱警刘勇、马吉山给盛连英上大挂,上完后就灌不明药物。马三家的狱医胡大夫对狱警马吉山说:这是六号,一号比这劲更大。又对盛连英说:吃了以后,你就谁都不认识了,也不认识你师父了,不认识你的家人了,精神失常了。

一次打吊瓶,刚一输液,盛连英心里就特别难受,有一种要发疯发狂的暴躁(但意识清醒,竭尽全力抑制着),然后就上不来气了。恶警说:你怎么了?就象没气了,光倒气,不往里吸气。

恶警还在饭里下不明药物,人吃完后老是昏睡,走路都没劲,浑身都颤颤。监视盛连英的劳教人员范淑清说:盛连英真扛造(经得起折腾的意思)。

二零零八年九月绝食,马三家狱警将盛连英的双手、双脚都铐在死人床上,给盛连英灌白色和红色的药片,一次十多片,一天两次二十多片。站起来后,腿都是紫的,腿发凉,神经都测不出来,用热风吹烤才能测出来。恶警张环说:你最好别绝食,给你下药,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4、酷刑“一字抻”

恶警用木板将盛连英的腿绑上,然后将双手抻直成一字形,直到抻不动为止,铐在床的上方。半小时盛连英的双手就完全黑了,恶警每半小时把盛连英的手放下来活动活动,使其痛上加痛,然后再铐上再放下来给手活动,再铐上。

等放下来后,盛连英的大腿处被床硌出深深的洼沟,皮都贴着骨头,肉被挤到两边去了。一段时间以后,伤处成铁青的斑,好长时间也不褪,盛连英的腿很长时间都没恢复过来。

5、遭打、电、冻、铐、扒光衣服

殴打:严管的时候,狱警潘溢喜为强迫盛连英干活,踢盛连英的软肋处,这一脚就盛连英使上不来气儿,狱警潘溢喜却说这是装的。盛连英不签考核,狱警张良用手捣盛连英的右胸上方,回来后就吐一口血,一个多月喘气都疼。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电击:狱警刘勇等人用电棍电铐盛连英的手铐,电盛连英的腋下、眼、嘴、脖子、手等处,边电边问“吃不吃饭”;盛连英被折磨的走不了路,上楼挪着走,狱警刘勇在背后用电棍电盛连英,电得盛连英眼都直了,趔趄的倒在地上。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因为不背三十条,狱警刘勇给盛连英上大挂,抻的同时用电棍电盛连英的手关节。

冻: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狱警将盛连英和二位法轮功学员关进无暖气的二零二室,此房靠西山墙,拖布放在房间里就结冰。后来因为被狱警利用监视的劳教人员的脚和耳朵都被冻坏,不得已,才把法轮功学员调了房间。当时五十一岁的盛连英脚被冻出大泡。

还有一次,因为绝食,冬天把盛连英关在背阴房,十天九宿不让盖被,两手铐起来,冻盛连英。沈阳的冬天很冷,盛连英被冻的在里面直打冷战。

铐:二零零八年,盛连英被关在三角库房,十天十宿铐在铁梯子上,不让洗漱,两只脚肿的像面包一样,还被狱警刘勇和张卓慧用两根电棍电;零八年十月,狱警张环把盛连英铐在室内的床顶上,铐了十七天,上半夜不让睡觉;零八年奥运期间,狱警刘勇经常将盛连英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五点双手铐在走廊的护栏上,有时铐在不锈钢管制作的大门上,很多人上、下楼都能看到,以此羞辱盛连英和威胁其他的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铐铁栏杆
酷刑演示:铐铁栏杆

强按手印:

零八年夏天,有个姓齐的男警,个子不太高,拿了三张印了字的纸,在盛连英上刑后完全动不了的情况下,拿起盛连英被铐的手在纸上按手印,说:上网上网,说你“转化”了。

扒光衣服:

在马三家,设立了所谓特管队,用劳教所警察的话说,就是严加特殊管理。特管队是由男性警察监管女性法轮功学员。成立初期没有命名,只是把几个身体受到严重迫害的、被关“单间”的大法弟子归到了一起(多数都是五十多岁往上的),专门由五个男性警察日夜值班看守。在被关特管队期间,劳教所狱警头目马吉山等人多次来此恐吓、威胁法轮功学员。在被关特管队期间被扒光衣服:狱警马吉山等人多次威胁,妄图使盛连英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还将盛连英和其他五个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

仅仅盛连英一人就遭受了马三家近二十种酷刑。不管怎样,人在做,天在看,一切也都在记载着,谁也无法逃脱,所有的罪恶最终都得偿还。

迫害株连家人 三位至亲离世

在盛连英被绑架、非法劳教期间,家人遭受很大的精神打击,她父亲、母亲和丈夫受到惊吓,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身心饱受惊吓、痛苦折磨相继离世。

1、二零零四年十月八日,被沙河口兴工街派出所绑架,在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三天,被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期间,盛连英的父亲受到惊吓,精神上受到很大伤害,悲愤交加,天天担心、牵挂自己唯一的女儿,病情加重,送医院抢救,弥留之际,家人问:“想不想你的女儿?” 父亲说:“不想!”可是老人眼角却涌出了眼泪,父亲多想临终前能见上女儿一面,可是610人员、马三家劳教所人员残忍的剥夺了老人见女儿最后一面的权利,老人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

2、盛连英被多次非法关押期间,丈夫受到极大伤害,就觉的盛连英是个好人没犯法,却被非法关押遭受迫害,太冤枉,天天为妻子担心,每天晚上在被窝里偷偷哭,怕儿子看到伤心。身心受到痛苦折磨和伤害。二零零四年,盛连英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期间,她的丈夫心衰严重,多次被送医院抢救。在盛连英从劳教所回家一个月后,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心力交瘁的丈夫去世,一个好端端的幸福的家破碎了。

3、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五日上午八点左右,刚出家门不久,盛连英被绑架到香工街派出所。在拘留所关押十天左右。在这期间,盛连英的母亲一听又把自己的女儿抓起来了,老人担惊受怕,整天以泪洗面,为女儿担心,一个星期没有吃饭,八十五岁的老人天天哭,身心受到极大伤害,经常上不来气、胸闷,经医院检查已患严重心衰,多次住院治疗,于二零一四年去世。

母亲被非法迫害 未成年儿子孤苦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傍晚五点多钟,盛连英被西岗工人村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盛连英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这时她的丈夫去世还不到一年,刚失去父亲的儿子孤身一人,又要再次经历与母亲的骨肉分离。

盛连英被绑架当天晚上,儿子超超到工人村派出所找妈妈,派出所让他到街道反映情况。超超到金海花园社区居委会反映情况,说:妈妈做好人,没有犯罪,为什么被抓?居委会书记孙杰说解决不了,并给香炉礁街道打电话。街道来了两个人,大吵大嚷地说:“你的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你是来找事的,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快回家吧!”超超不走,他们打110报警。110将孩子送到工人村派出所。下午派出所叫超超回家,并说以后不要再打110报警,并说以后不要再来了,再来就是闹事。超超又去派出所,他们推来推去,谁都不想负责任。当时超超还未上高中,正需要妈妈关心和照顾的时候,盛连英被强行非法劳教,母子强行被拆散,孤独的孩子在艰难的等待中,天天苦苦的盼望妈妈早日平安回家。

盛连英和她的家人遭受的磨难,罄竹难书,而这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

绑架事件的责任人副所长纪长君:电话15541199306
中华路派出所电话:0411-86508299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