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残疾人: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在我不到一岁的时候,一场将近十几天的高烧使我成了残疾人。那时乡镇医院、县医院、市医院都不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最后在市医院做完了腰穿才被诊断为是重症的小儿麻痹症,可是已经过了治疗的最佳时间。从此,父母便带我踏上了求医问药之路,中药、西药、手术、针灸、按摩我都试过,可是都没有效果,因为我病得太重了,我除了头和左手腕能动以外,身上没有一个能动的地方。

一次,一个全国最有名的,治疗小儿麻痹症的大夫来我县出诊,父母带我去了,大夫看我病得太重了已经没有治疗的希望了,我和父母在医院里求大夫哪怕为我治的拄着双拐能走也行啊!大夫说不可能治到那种成度。还有一次,一省城的大夫悄悄的对父亲说,由于我用的激素过多可能活不到十八岁就可能胖的喘不出气来而被憋死。就这样父母彻底放弃了为我的治疗。

痛苦

小时候,父母经常把我和弟弟妹妹带在身边,不管下地干活,还是赶集上店,总是用拉车拉着我们。后来随着我长大,再带着我就有很多的不便,所以父母就让弟弟妹妹在家陪着我。再后来,弟弟妹妹都上学去了,就把我一个人锁在家里。一开始把我放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因为我总是想动,所以经常从板凳上掉下来,导致我的右胳膊摔断了两次,父母就把我放在屋里的床上。

我的童年是孤独寂寞伴随我长的。每天弟妹们去上学,父母就下地干活,我一个人常常是寂寞得嚎啕大哭,哭着哭着就睡着,睡着睡着就又哭醒了。有时望着窗外的天空在想:为什么上天对我这样的不公啊?为什么让别人都那么健康?为什么让我这样呢?为什么为什么呀?虽然我不能走路,但是我的妒嫉心非常的强,我妒嫉妹妹的漂亮、弟弟的健康,妒嫉他们能上学、能跑、能跳……总之我什么都妒嫉他们,导致我经常和他们吵架,这样就使我更加的痛苦,我曾经暗暗的发誓,活到十八岁不死,我也要自杀离开这个让我痛苦的世界。

得法

那是在一九九四年新年的第一天,我娘去邻居家去串门,听说有炼功的就去看热闹,也跟着炼了起来,一炼她就觉得很舒服,炼完功后又听说晚上可以去听法。从那以后,我娘每天晚上都去学法和炼功。当时我心里还很不舒服,因为白天她下地干活不能在家陪我,晚上还要去学法炼功,我说:娘,炼的什么功啊那么着迷?就那么好吗?我娘说:是法轮功,真的很好,要不你也学吧?说不定还能把你的病炼好呢。我说:如果行我可怎么炼功呢?

我娘先把同修家的录音机和师父的讲法磁带借来让我听。开始我听不太懂,后来我知道这是教人做好人的,可是师父在讲法中说不许重病人進场。我不禁嚎啕大哭了起来,哭得很伤心。我娘安慰我说:我去问问同修看看你能不能学大法。同修又把我的情况告诉了站长,站长说:那就先让她学法吧。就这样我和我娘一起学起法来了,因为我不能去炼功点,我娘就当起了我的辅导员,因为我不能炼功,我就使劲想炼功的那些动作,这样我的腿就会发热,以前一到冬天我的腿总是冰凉冰凉的很难把它焐热,现在冬天有时热得都不想盖被子。

开智

师父更是给了我开智开慧。我没有上过一天学,只是小时候妹妹教我认识了几个字,看书根本看不下来,我娘请来《转法轮》后,一开始是我父亲帮我们念,后来我们自己念,我比我娘学得快,到现在不管是《转法轮》,还是师父的讲法经文,还是周刊小册子我都能看下来,而且我还背过一遍《转法轮》。

几年前,我萌发了想上明慧网的念头,因为同修给我的周刊都是过期的,我想看到明慧网上的最新消息。所以我就和父母商量能为我买台笔记本电脑吗?商量了几年,就在去年父母才同意为我买台笔记本电脑。我娘还请来同修教我上网。这样我学会了上明慧网,每天我都可以看到明慧网最新的信息跟上正法進程了。

就在今年我和我娘也邮递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诉讼状。而且,身边同修的诉江登记表都是我填写的。

感谢师父和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不但能祛病健身、提升人的道德,还能开启人的智慧,这就是正法的力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