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人遭冤判 重庆市青年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重庆市江北区三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向东先生因为修大法,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改掉恶习,从内心深处变好。二零零一年,向东同父母一同被冤判,向东四年,父亲三年半,母亲十年。当时向东被迫害奄奄一息,得以回家,当他坚持修炼大法,十二天后神奇恢复。

鉴于江氏集团对他们全家的迫害,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向东先生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向东先生控告江泽民的部分事实和理由:

修炼大法 改掉陋习

修炼法轮功前,我是一个不知道为什么而活着的生命,读书逃学,贪玩,和单亲家庭的孩子干一些不大不小的坏事,以打群架为乐,经常惹是生非,糊里糊涂的活着。

我妈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经常给我讲大法里边的一些法理,听起来觉得很有道理,但自己却做不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号以后,中央电视台对法轮大法的师父与法轮功学员的攻击和污蔑宣传,什么“杀人”啊,“自杀”啊,“精神有问题”啊等等,当时把我给吓坏了,也弄糊涂了。从我母亲身上看到她修炼法轮功之后的变化,脾气比以前好多了,而且更加理性了。这与电视里面说的有天壤之别,我决定探明真相,了解法轮功。

于是我阅读了《法轮功》、《转法轮》及所有的法轮功书籍,顿时恍然大悟。法轮大法的纯正,大法师父的慈悲伟大,使我知道了善恶有报的法理,知道了生命的来源与去处,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实意义,同时我决定了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行列,改掉恶习,与人为善,从内心深处变好。

二零零零年上访 妈妈惨遭毒打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时任中共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央军主席江泽民,无视法轮功给中国社会带来的巨大正面作用,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利用手中的职权,建立了凌驾于法律、宪法之上的(六一零)邪恶组织,对广大的法轮功修炼者施行全面的抓捕、关押、劳教、判刑以及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与母亲和几位同修到北京上访,向政府说明法轮功是教人心向善,使人道德回升的好功法。信访办的人把我们交给了重庆市公安局驻京办事处,在那里当天就有三个法轮功学员被打,一个身高一米八零的男公安凶猛的抓住我妈的头发拖到另一间屋施以毒打,妈妈的左脚被打坏了,不能行走了,另外两位同修也被打得很惨。第二天重庆当地公安来接我们,我咬紧牙关背着我妈妈走到了火车站。回到重庆,直接把我们投进了重庆江北区华新街看守所,那时我才十七岁。

我们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感觉时间过得真慢,一个月后我被释放,妈妈却被他们转送到重庆市华蓥山洗脑班去了,回到家,发现爸爸也在一个月之前被抓进了洗脑班。

一家三口遭冤判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与爸爸妈妈还有几位同修到重庆大江厂家属区发放《再访四二五》、《江泽民为什么炮制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等真相资料,我和爸爸还有另外一位同修被重庆市巴南区莲石派出所绑架。

在莲石派出所,遭受了刑讯逼供和残忍的折磨,三个男警察和一个女警察把我的双手反铐在墙角的地铁环上,把我打倒在地,当时我身体的那个姿势憋得难以忍受,不知他们拿来一个什么菱角分明的物件,让我跪在菱角凸出的部分上面,痛得我直哭。

在这疼痛难忍的情况下,还被那个女警察不停的扇耳光,七月份的酷暑天,连续几天不给我喝一口水,感觉喉咙象着火似的。几天后,他们放我进了一次厕所,我在厕所喝了很多凉水,整个人才得以缓解,事后,我和爸爸都被关进了巴南区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吃不饱,每天忍受饥饿的煎熬,从早到晚有干不完的活,三伏天不允许我洗澡,全身长满了脓疮,又累又饿,身上的脓疮奇痒无比,仅有的一点休息时间也根本睡不好觉。由于在莲石派出所被地铁环铐的时间太长铐得太紧,在看守所半年多时间,手都没有完全恢复知觉。

几个月后,警察把我带出看守所提外讯。在派出所对我加以刑讯逼供,对我拳打脚踢搧耳光,穿着皮鞋对我全身乱踹。我大声惨叫,胸口被他们打伤了,痛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好转。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在那几个月后,我的身体每况愈下,严重时吃不下东西,一吃就呕吐,全身疼痛发高烧,手握不住东西,脚也站不起来了。后来下肢完全失去了知觉,全身瘫痪,拉屎拉尿都需要几个人帮忙才能解决,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一年零三个月,我被冤枉判了四年徒刑,爸爸被枉判了三年零六个月,妈妈被枉判了十年刑。

奄奄一息送回家 十二天恢复行走

看守所把我送去监狱服刑,狱方看见我奄奄一息的样子,拒绝接受我,看守所又怕我死在他们那里,在他们双方都不愿承担责任的情况下,我才得以“监外执行”,回到了家。是我的幺爸从看守所象抱婴孩似的把我抱回了家。

我的婆婆、外婆以及其他亲人看见我这个样子,都伤心得直哭,都以为我活不成了。但是我坚持看大法书,坚持炼功,短短的十二天时间,我就站起来了,还拄着拐杖到看守所去看望妈妈,看守所的警察看见我时,非常惊讶,问我回去吃了些什么?我告诉他们,没进医院,也没吃一粒药,就是坚持学法炼功,我的身体很快就好起来了,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

在这十多年的迫害中,我曾多次被非法抄家,妈妈被多次绑架,判刑十年,爸爸也被非法判刑、劳教、进洗脑班,他们都被单位开除了。妈妈从监狱出来后,去办理退休,只给了六百多元的生活费,爸爸六十岁去办理退休却不给办理,至今一分钱的生活费都没有,并且长年对我家进行监控、跟踪、骚扰,还到我幺爸、姑姑家去骚扰,搞得家里亲人长期为我们担惊受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