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党文化因素 家庭和睦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是在中共邪党文化的灌输中长大的,儿时一入学“文化大革命”开始,还没认识多少字,就开始批判“师道尊严”。我初中一毕业,“文化大革命”正巧结束。我的整个学生时代是在邪党灌输的“假、恶、斗”中度过来的,我全身以致骨子里充满了党文化的毒素。

师尊在法中说:“常人难知修炼苦 争争斗斗当作福”[1]。修炼前,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把争争斗斗当作福的人。因为我得理不饶人,抓住把柄不撒手,我的人生不太平,生活中总有对立面。谁一旦惹着我,不战胜对方,绝不罢休,在党文化的观念中,去求索真理,苦中不知苦,为一口气,死去活来的与人争、与人斗,充当亡命徒。因而,本村的地痞都得敬我三分,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厉害。不到四十岁,我的身体垮了,重病缠身,在死亡线上苦苦的挣扎。

《转法轮》这本天书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修大法后,我改掉了从前称王称霸的恶习,从表面上看,象个大法弟子。其实我的内心世界仍有党文化的因素在充斥着,时常在党文化的驱使下,从社会到家庭,与人明争暗斗,违背大法的事情在我身上时有发生;导致在修炼中麻烦不断,甚至被迫害,关進监狱。

出狱后,我加强修掉自己的魔性,在社会上,我不与人争;可是在家庭矛盾中,面对丈夫在外找女人,心里忿忿不平,大吵大闹,没有意识到是党文化因素在作怪,这个家庭关断断续续过了两年多,过程中,自己被丈夫打伤两次。

身边同修建议我好好看看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师父说的“有的就象那火柴一样了,一划就着。就象那个地雷,一踩就响。”[2]我是对上了号。师父的《曼哈顿讲法》发表后,我又看了多遍,师父说:“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3]

对照师尊的谆谆告诫,自惭形秽!法理清晰后,我终于闯过了家庭关。后来,丈夫一旦冲击我的时候,我反击后,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与常人发生矛盾就是大法弟子的错。自己提高心性后,丈夫也变了,不再与外边的女人来往了。我们终于过上了和平日子。

近年来,家庭成员逐渐增多,儿子娶了媳妇,又抱了孙子,五口之家,三世同堂,人多事多,我的心性关也在不断的过,与媳妇、亲家母之间的磨合很难。所以,我的抱怨心不断出现,抱怨丈夫当初不该非要二胎不可、抱怨儿子懦弱、抱怨自己德小,遇到了个厉害亲家母。在常人的圈子里转,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党文化的怪圈圈里转,给自己搞得心烦意乱。当儿子受到委屈时,自己在媳妇、亲家母面前,当面充君子,背后做小人,给儿子出谋划策,千方百计不能让儿子吃亏。我的“阳奉阴违”恰恰符合了党文化,因此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难以承受的病业关过了一个月。

我从正面吸取了教训,跌倒后爬起来,有时间就学法,师父说:“有坏思想的人,想不正确的东西的时候,在你场的强烈作用下,也能改变他的思想,他可能当时不想坏事了。可能有人想骂人,突然间改变思想,不想骂了。只有正法修炼的能量场,才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所以在过去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叫作“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就是这个意思。”[4]我用在大法修炼中修出的善去对待亲家母。她终于被感化了,彼此能够和睦相处了。

修炼中,自己曾抱怨生活对自己不公。几年来,丈夫、儿子都打工,家里二十亩田基本都我一人来管;另外家里大小事、柴米油盐、洗衣做饭都是我一人承担;有时还得带孙子。做“三件事”,我只能挤时间,大多数从睡眠里抽时间做,时常默念“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5]这两句法,时不时人心还是往上返,抱怨媳妇不孝,抱怨她不该不为我分担一些,正如师父所指出的那样:“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6]自己因此活得累,活得苦。

师父讲:“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4]当我读到这段法时,我豁然开朗,好象一下子破开了紧紧束缚我的一层厚厚的壳,心里平衡了。从此,我无论多忙多累,都要求自己无怨无恨,以苦为乐。

我的心静了下来,媳妇也变了,她变孝顺、勤快了。农忙时,她帮我种菜,偶而和我一起下田干活;农闲时,她也不用我带孩子。她时常告诉我说:“妈,有活儿,您就招呼我。我帮您干。”最值得庆幸的是她明白了大法真相,非常支持我修大法。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的深刻内涵。

作为一个修炼人,得用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己能做的就自己做,尽量不麻烦媳妇。家里的活儿绝大部份还是我一人干,我累时,却又被党文化操控和利用,抱怨媳妇的心又生出来了。一次,我跟老伴发牢骚,他知道我是声东击西,破口斥责我,当时我脸一下子热了:我还不如人家常人,赶快把话拉了回来。

作为大法弟子,必须以法为师,明辨是非,认清善恶,才能从党文化的桎梏中自我解脱出来,才能溶于法中,才能修好自己,才能在神的这条路上走正。

《明慧周刊》上的另一篇文章《记一位闭塞乡村里的老年同修》,同修写的是八十八岁的老同修,从不拖累儿女,啥事都自己做,柴米油盐都自己管,一修十八年,从不懈怠,从来都想听师父的话,不抱怨生活,不贪图人世间的任何一点安逸和享受。我被这位老同修震撼了,自己也修了十八年,还在抱怨生活,自己才五十几岁,还赶不上八十多岁的人,相比之下自己太渺小了。

我开始彻底清除解体自己几十年来在党文化中养成的畸形观念,不要它,销毁它,把它连根拔掉,落实在行动上,高高兴兴忙碌,勤勤恳恳干活,“吃苦当成乐”。之后,我感到自己空间场是天清体透,拥有一片浩瀚的蓝天,任由自己在那里欣然翱翔。

我意外的获得了大丰收。老伴下班后,经常主动帮我抱柴火,烧炕、烧暖气;孙子变得很乖,不再死乞白赖的缠着我;媳妇天天主动帮我抱柴火,还帮我洗衣服、提水饮毛驴、包粘豆包、做面食饭、做菜等。

最可喜的是她的房间也摆放上了明慧台历,贴上了有“法轮大法好”的福字。在我准备把福字发给乡亲们时,她乐呵呵的主动帮我一张张分拣,再卷成卷,用毛线绑好。她很支持同修们来我家学法,发自内心的说:“来吧。你们学吧,我和孩子不打扰你们。你们这帮老太太,身体好比啥都强。”

每当我忙证实大法的事时,老伴、媳妇都主动帮我分担家务,减轻我的负担。幸福又回到了我们这个农家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