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打印机终于“修”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技术同修,母亲同修有七十多岁了,二零一三年,母亲同修萌生了建家庭资料点的念头,我帮她配了电脑和打印机,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陆续教会了她开机、关机、打开网络、点小鸽子破网访问明慧网、下载小册子、打印小册子。这朵小花顺利开放了。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觉的母亲的思想状态长期停留在个人修炼状态上,这次终于突破了,非常想帮助母亲更快的迈出这一大步,产生了一种急切的心。母亲每遇到什么操作上的障碍,我基本上都是随叫随到,尽管母亲住的离我较远,大约有近一小时车程。期间打印机不断有小“状况”,一有故障,就得跑一趟。

因为去一趟不容易,而且母亲的电脑基础差,学东西慢,前教后忘,对打印机稍微发出点响声,就怕的不行,开始我还能守住心性,每次去的路上都记的发正念——“清除自己烦躁的心理,清除旧势力制造的间隔”。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就守不住了,每次母亲叫我去,心里都很烦躁,但念着不能耽误母亲做资料、讲真相的大事,又都去了。但每次去要么是心里带着情绪,一声不吭,進门就修机器,要么就是用常人式的方式激将:“你面对面发小册子都不怕,打印机发出点声音,怕什么呢?你不修去怕心,机器怎么能好呢?”都是眼睛向外看,从来没有好好找一找自己心性上该有什么需要提高的地方。

就这样,反反复复,我俩的状态也时好时坏,打印机也时好时坏,坏的实在修不了了,只好换,不到三年,就已经换了四台打印机。

这时,我的心性容量已经到了顶了,终于有一次,母亲再来上门找我说打印机怎么怎么出了什么问题,她知道我不太愿意去,就问我怎么排除。我一边忍着烦躁,一边听她描述,脑海中很快有了解决方案,由于操作不复杂,我不打算上门去修,耐着性子教她怎样排除这个小故障,但母亲还在重复描述问题是什么样的、她想了什么办法、办法是什么样的,怎么还是解决不了,根本没有打算按我教的办法排除的意思。我一下子忍不住了,魔性大发,冲她大吼大叫……

自此以后,我们俩停止往来好长时间。当时和事后,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举动非常不好,但由于心性没有真正提高上来,没有及时扩充容量,心里的怨气却没有消退多少,还是满满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母亲同修打电话说打印机不好用了,要买一台新的。正好我和另一位技术同修要帮其他同修买打印机,就顺便帮她捎了一台送过去,但从進家门、到装配机器、调试打印成功、离开家门,我始终板着脸,说话也呛呛的,一刻也不愿停留,弄完就走了。

回来路上,同修和我交流,说你怎么对你母亲那样,规劝我态度要好一点。我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结着的坚冰好象松动了一些。

最近,母亲又通过常人亲戚捎来一百张十元钱和纸条,说打印机卡纸了,要我把这些钱打印成真相币,再托常人亲戚带给她。

一看到这张纸条,我心里的烦躁又起来了:“我的打印机黑墨盒有问题打不了”、“怎么能托常人做这件事呢,(恶人)发现了怎么办”、“把这些钱原封不动的退回去”等等念头同时浮现,可能是这段时间修炼比较精進,学法也多,在那一瞬间,突然这些杂念象被定住了一样,凝固了,本性的一面占据了主导,极其冷静的“审视”着这些念头,这些念头一下消退的无影无踪。

我决定将自己的打印机墨盒更换好,把真相币打印好,抽时间送过去,同时再看看母亲的打印机器卡纸是怎么回事。

时间飞逝,各种事情缠身,又一个双休日,我要帮一名被绑架的刚正念闯出的同修转移做台历的机器,第二天还必须到外地去。转移完机器,真的不想动了,但想着今天不去,下次不知又什么时候才能去,还是克服了疲惫,到了母亲家。

刚开始,还是有点隔阂,加上时间紧,想赶末班车回去,我一声不吭的拆机器,这次母亲好象懂得配合了,不再问东问西,指这指那,很快拆到中间,把夹在里面的卡住的纸拿出来,再回装,还是比较顺利。可是装上连供墨盒,测试打印图案,发现青色不见了,一点点都没有,反复检测,依次排除了连供漏气、排除了气泡、排除了墨盒芯片沾染墨水,拿下装上十多次,期间母亲没怎么说话,我心也很沉静,在每次装上墨盒开机自检的几分钟时间里,静静的发正念,但直到晚十二点发完正念,最后还是没解决。

我意识到这是单靠技术解决不了的。于是,放下心来,坦诚的和母亲同修做了一次交流,大意是:打印机是你的法器,是协助你助师正法的,你有没有想到用正念保护它不被邪恶破坏,三年换了四台打印机,这是第五台,这种损耗是不正常的,这些机器都相当于是未到寿走的,与你这个主人没有关系吗?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找找自己心性上的问题呢?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很静,声音冷静但不冷酷,也没有指责。母亲同修不说话,可能是听進去了,按照她的性格,以前可能又要说左说右、说东说西的辩解了,但这次没有。

最后我心里下了一个决定,机器无论如何得恢复运行,不能让旧势力阻挡母亲救人,于是和母亲商量说,今天也只能这样了,要么你再好好找找自己,求求师父让机器变好,要还是不好,我们就送出去,到卖家那里修(当时感觉象是电路有问题,单凭自己是修不了了)。

母亲说,我先求求师父吧。第二天一早,母亲打了个电话,说又试了下,青色的还是没有,而且黑色也没有了。我说那就送修吧,我现在出门办事,等我回来,我们再约,无论是双休日,或是我上班中午休息时间,你把机器直接送到某地,我们在那里会合后,再送到卖家店铺。

在外心里还惦着这事,急着办完事已经到了第二天下午,有点赶不上当天返回送修机器了,我于是打电话给母亲想商量再隔一天送修,没想到一接通电话,就听母亲同修激动的说:“机器好了,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一连说了两遍,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心里松了一口气,默默的感谢师父,同时也提醒母亲不要起欢喜心。我当时悟到,由于我和母亲在这个过程中都提高上来了,所以旧势力阻挡不住了。

回顾整个过程,帮母亲建资料点和维护打印设备的过程中,一开始我掺杂着人心、人情,大包大揽,同时又让母亲生出依赖心,而后我又产生了埋怨心、急于求成、恨铁不成钢的心,母亲又产生的怕心,等等等等,诸多不正确的心理状态。

其实,也多次看过明慧上很多文章提到“修机器先修心”,但在实际中还是过于依赖技术,只想从技术上解决问题。这次,我和母亲都注重了修自己的心性,找自己的问题,在师父的呵护下,旧势力和邪恶因素无空可钻,也只能退让了,于是机器就好了,显出了神迹。

感谢母亲同修,更感谢师父!

后记

邪恶因素不甘心失败,在此篇文章成文后的几天内,又做了两次捣乱。一次是晚上,母亲打电话来说黑墨盒不出墨了,连供的管子空了一大段。这次我不再有包揽心,而是决定在电话里教母亲自己做喷头清洗,经过一番波折母亲学会了,墨也出来了;

但第二天我一上班的时候,又接到母亲的电话,说黑墨又不出了,连供中的空气更长了,我于是在电话里教母亲将连供连着墨盒的一头弯头拔出来,左手用针筒抵住连供通气孔,慢慢注入空气,将连供管中的空气推出来,待墨水到管子尽头,用右手将管子中间掐住折起来,左手腾出来交弯头再塞進墨盒。这个过程中,我的心很平静,一点也没想着母亲同修能不能学会,而以往我会有顾虑,“她年纪大了,本来学东西就慢,这么复杂学不会吧?要不还得我上门一趟”等等,这次一点也没有想母亲能行还是不能行,就是把正确的操作步骤耐心给她讲明白。

等接近中午,我给母亲同修打电话,了解情况,她说空气弄掉了,又清洗了好几次,还是不出墨,我已经弄了一上午了,这次我一定要把它弄好,我感受到母亲语气虽然信心很足、但干事心又出来了,同时也觉的该做的维护操作都做了,再有问题也许不是纯技术上的问题,就与她交流,劝她暂时放一放,不要管机器了,专心学法发正念,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母亲同修接受了我的建议。

晚上电话回访母亲同修询问情况,她说机器已经完全正常,可以干活了。从那以后到现在,机器运转一切正常。我悟到,这次是我和母亲同修通过实修真正提高上来了,邪恶再也没有借口可钻空子,师父就把另外空间的干扰彻底解体了。

再次感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