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学法点的同修

更新: 2016年07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修炼了十几年,我常常有这样的感觉,和同修一起紧紧跟随着师父走是我最大的幸福,是我生命永远的荣耀。

我们这个学法点多则二十多人,少则十几人,有流离失所的同修,有周边散落的没有学法组的同修,有本村的几个同修,我们每星期大组学法一次,长时间发正念半天(半小时学法、半小时发正念),晚上接着白天学,资料点同修天天集体学法,好几年了从未间断。在我家租房的住户都是明白真相的,都在维护我们这里的环境,我经常给予租户提供帮助,他们都说我这个法轮功婆婆好。

我们的资料点在东头(学法点在西头),每星期做一千五、六百份资料,每次学完法,同修都拿资料回去发。我们每天集体晨炼,六点钟发了正念开始学法,天天如此,同修只要到我这儿来,真相资料、真相币随时都有。Z同修因家庭魔难、病业关过不去了,从医院直接到我家,我们一起学法、炼功,白天帮助做资料的装订,身体恢复很快。去年七二零那天,早晨炼完功后,Z同修说她的肚子痛、腰痛好了,我俩背着二、三百份真相资料步行到乡下发,边走边发,走了三个小时发完了,正好也到了亲戚家。Z同修说她的肚子、腰直到现在也不痛了。

十几年来,我和本村的同修到很远的乡下发真相,从未间断,周边农村基本铺了好几遍。有一次到一村里发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拦住,抓住我的衣领,并拿出手机要举报。我告诉他,你不要这样做,我们是为你们而来,明白真相,生命就有未来。他们不听,我说:你打电话是在害你自己,还牵连你的儿女,我们不要你们的一分钱,告诉你真相,让你们在天灾人祸来临时“得救避大难”[1],他的女儿也在一边,硬是让他的父亲放手,说:把人家老人放了,别拽人家。我说:姑娘,你是个善良的孩子,将来有美好的未来。

还有一次在农村发真相资料,二男三女村民将我和同修围住,要打电话报警,我告诉他们:我真心为你们好,我们和你们有缘,你们村的人了解真相在劫难中能保平安。有一女村民执意要报警,我善意的告诉她:我不拿你们的一分钱,自费走这么远的路,送救命的真相给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这样?你去领奖金,不但害自己,还害了你的家人。男村民要报警,我对他讲:大哥,你们都是善良人,受电视宣传诽谤佛法谎言的蒙蔽,你报警害不了我,我是修炼人,害的是你自己和你的家人!最后,他们让我们走了。我们在发真相的过程中不惊不怕,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时时在呵护着我们。

我的老伴和大儿子、儿媳都是支持我修炼,支持资料点的,每次拖回到院子里的一箱箱耗材(车可以直接开進大院,不打眼),都是老伴扛進屋然后用厚布盖住,大儿子、儿媳天天看新唐人电视。去年一天我和同修去乡下发真相,我的老伴和大儿子、儿媳在家,L同修匆匆忙忙来告诉我儿子:今晚有大搜捕,资料点赶快搬走,片纸不留,叫你妈别回来。我儿子和老伴几次打电话让我别回来,我第二天早上搭乘头班车回到家中,看到资料点乱糟糟,我的老伴和大儿子、儿媳都很害怕,忙乱中已经叫了两个人把二台电脑、几台打印机、各种耗材、几万元的真相币等等都堆到邻居家里,打印机墨水泼的到处都是。当天下着大暴雨,我和儿子冒着大雨又将电脑、打印机等搬回屋里,盖上油布。

我当时没守住心性,非常生气,怨恨同修:给我家人带来这么大的压力,老伴不让在家里做资料了,同修辛辛苦苦建立的资料点,平稳运作了多年了,你的一句话,就给破坏了。当时我根本不理L同修的道歉,对她说:你搬两台机子回去,别再从我这儿拿资料了。协调资料点的同修、修理机器的同修都非常难受,在集体学法时见到L同修时就争吵起来,互相指责埋怨对方,为自己辩解。过了几天,我们都平静下来了,知道师父在很多的讲法中说了遇到任何矛盾要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保证都是自己有问题。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利用同修没修去的人心,对我们资料点的干扰和破坏,是对我们整体同修做好三件事的干扰,我们互相指责埋怨对方,正好上了邪恶的当。在矛盾中暴露出来的人心,正好是我们要修去的。在集体学法中,同修纷纷向内找,说自己的不足,不再指责和埋怨,有同修笑着说:这种低级的错误不会再犯了。我们的资料点很快恢复运作了,我的老伴和大儿子、儿媳现在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在有限的时间里,我们要努力做好,完成自己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回天是彼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