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指一周自动接上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二零零一年五月份,我与别人合伙开办一家服装厂,在装修时,因小事与合伙人意见不同,对方正在高处用射钉枪往墙上射钉子,他猛然回身就对我开了一枪,等我反应过来,发现我的脸、眼睛和耳朵,全糊满了枪沙子。女儿哭着说:妈,咱回家吧,不办厂了,我不念书了,你不用辛苦挣钱了。对方在梯子上冷笑着说:你告我毁容罪,我就告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很平静的说:我不怕你告我炼法轮功。法轮功我是炼定了,修真善忍没罪。我有师父管,我也不会毁容,我可能前世欠你的,这次还了。我低头把浮在脸上的沙子用手擦一下。第二天嵌在肉里的沙子也逐渐的掉下来,很快全好了,一点疤痕也没留。

为供小女儿上学,我到别人的服装厂去做裁剪,有时间又到另一家打样板,同做两份工很累,每天要起大早裁剪。我们生产棉裙套,复合棉铺八寸高,顶刀走。有一天,由于刀太热,底盘的棉花粘在一起,刀就不动了。我一急忘了关电,左手伸进去拽棉花,就觉得左手中指冰凉,拿出来一看中指最上一节就一小点皮连着,我大声的喊:手指怎么分家了!老板听见跑出来,急忙掐一叶芦荟,将芦荟叶子和手指一起按上,芦荟的浆汁和血混在一起流了下来,血流如注。老板说:去211医院缝上吧!我说:不用,用纱布包上就行了,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让我去打坐吧。老板说:你把这七百多套棉裙套裁完配料,就去吧。我心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忍着痛,把活干完,就去打坐。就这样,我天天坚持上班,每天干完活,就打坐,坚持了一星期。因为手包着干活很不方便,第八天我就把纱布打开了,手指竟然长上了。现在不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和正常手一样。

大女儿的儿子,七岁那年秋天得了重感冒,高烧不退,烧得头晕晕呼呼的。他妈让他吃药,他说:不用,我读法就会好了。我大女儿不炼功,她怕我不高兴,第二天就把孩子带到她单位的幼儿园去了,想背着我在那里给孩子服药,外孙不吃,女儿就硬逼着他吃。外孙想:吃了我就吐出来。结果真就吐出来了。晚上回来,我女儿又逼着孩子吃药。外孙示意我把废纸篓拿过来,他就把药又吐出来了。他和我说:姥姥,快陪我学法吧。我就和孩子一起学师父经文《洪吟三》,先是我抱着他学,后来他就自己坐着学。当《洪吟三》学一多半时,他说:姥姥,我头不那么晕了,我好饿。我就煮面条给他吃。第二天,同修来我家,外孙和同修说:你猜我的病是怎么好的?我是读《洪吟三》好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