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十七年综述(中)

——610实施“群体灭绝”

更新时间: 2017年09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九日】(接上文)

六、非法劳教,酷刑致残、致死

劳教制度是现代文明的毒瘤,世界上除了共产邪党执政的国家有这种奴隶式的关押强制劳动制度外,没有任何一个文明国家认同这样的制度存在。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劳教这种无需经过法院审判程序而又完全等同于监狱劳役迫害的手段,也就被中共当局非常普遍的加以运用,无疑,劳教所成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由于劳教所施多种酷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此暴行被海外媒体曝光,中共在国内外强大的压力之下,劳教制度被迫取消。在劳教制度被取消之前,茂名地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遭受劳教迫害。

1、茂名地区非法劳教人数众多

茂名610对法轮功学员动用劳教这种迫害手段的时间很早,最早被非法劳教的有梁少琳、吴励文等。

茂名地区仅发布到明慧网上、有姓名可查的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到105人。在广东省各地级市中,这个数字是非常突出的,而且有的学员被非法劳教二次、三次,有的同时遭受过非法劳教和非法判刑。

请参看文后附2:《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105人(部份)》

2、遭受三水劳教所“五马分尸”酷刑

茂名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主要被送往广东省三水劳教所迫害(有极少数留在当地看守所关押迫害)。三水劳教所迫害手段极其残酷,是名副其实的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黑窝。

黄柱峰,男,高州人,自1999年7月之后,多次被非法拘留,在监牢中被折磨得全身浮肿,医生断言他活不过10天,派出所怕出人命,急忙把他抬回农村老家,法轮大法的神奇功效使他很快恢复了健康,又能正常生活了,然而他又被610无理抓走关押,直到他被折磨致残。

黄柱峰经受了各种各样的酷刑迫害,而最骇人听闻的酷刑是“五马分尸”。

2001年8月2日,黄柱峰被茂名610非法抓捕,并判劳教。他是在广东三水劳教所恶警第一次设立酷刑室期间被恶警送去进行迫害的。他被手铐铐着用力拉到胳膊脱臼,造成终生残废。这次参与迫害的恶人主要有:张青美。

恶警把一些棉被里的棉絮压实打成“方包”,高度为人蹲下时两臂伸平的高度差不多,重有几十斤。恶警再用两个手铐分别铐住学员的两只手再铐到“方包”上,然后向两侧平拉,使学员只能蹲着。有时恶警指使坏人用力向两侧拉,来折磨法轮功学员,腕部的皮肉马上就会裂开,有的已经见到了骨头。在第一次设立酷刑室期间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经受过这种刑具。黄柱峰开始也是被恶警们用了这种刑具,并且恶警指使值班人员对他进行暴打。

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酷刑演示:撬嘴灌食

为了抵制恶警的迫害,他开始绝食,几天后恶警卢金虎(认识它的学员都公认它是最邪恶、最恶毒的恶警。)开始用铁钳子夹住他的嘴唇,把嘴唇都夹破了,撬他的牙齿,给他灌食。后又用电棍电黄柱峰的嘴,把他的嘴都电烂了,他就是不屈服。后来恶警卢金虎又用布包住他的头,然后用手猛烈地撮、揉、摇他的头,摇到头昏呕吐,直至把颈椎摇坏,头、脖子动不了了,即使这样也没有动摇他对大法的坚定正念。后来送去劳教所的医院就医。被“专管大队”劫持的学员声援此事时,恶警们竟厚颜无耻地说黄柱峰是骨质增生,不是他们搞的。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中共酷刑:五马分尸

当他的身体刚有一些好转时,恶警们就迫不及待把他送回酷刑室继续进行迫害,它们想在年底多拿奖金,想“立功”。据消息透露,三水劳教所狱警“转化”一个学员会获得2万元奖金。这次是由另一个恶警张武军(也是最恶毒的恶警之一)为打手。他自己连同他指使的坏人一起,使用古代“五马分尸”的酷刑,铐住黄柱峰的四肢拼命向四个方向拉,最后把黄柱峰的左肩关节拉开,关节周围的韧带被拉断,左臂无法活动。开始恶警们没当回事,几天以后一看真的不行了,才送去劳教所医院,后又转佛山市一家骨科医院。在那里住了七天院花了两万多块钱,原来的关节软骨已经损坏用不了了,就填充了其它材料进去。但根本就没有治好,现在黄柱峰的左臂向前只能抬到胸部,侧面只能张开30度左右的角度,已经残废了。自从他在佛山市就医回来后一直被关在三水劳教所医院,据说当时他已经到期,但恶警们不敢放他回家,因为恶警们无法向他的亲人和世人交代。

后来,黄柱峰的母亲苏淑琼对三水劳教所的罪行向检察院和法院提起了控诉。

高州法轮功学员吴有清,也曾遭受过三水劳教所的“五马分尸”酷刑。

3、遭受三水劳教所饭中下毒毒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林燕梅,女,现年五十三岁,电白区法轮功学员。她因为坚持修大法、做好人,屡遭迫害,被绑架八次,非法劳教二次,时间长达六年。她在三水劳教所不配合狱警的所谓“转化”要求,被施加各种酷刑,遭受非人的折磨。狱警指使其他犯人对她踢打、暴打、抓住她的头发把头按在地板上用力猛撞,当时就使她晕死过去了,醒来后作呕,头晕,第二天两手红肿疼痛难忍,左腿更是痛的不能走路,一个星期后,才慢慢好转。还有,长时间不准上厕所,罚站、甚至通宵不准睡觉,经常单独监禁,有时还不给吃饱饭,不给买日用品等。狱警恐吓犯人:“谁给她东西,就加期。”狱警威胁她说:“不转化就送你去大沙漠,永远不能回去。”后来才知道,有些法轮功学员失踪就是被劫去活摘器官。狱警看她软硬不吃,便采用更加恶毒的方法加害她,多次秘密在米饭中放入不明药物,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她食用,致使她的身体出现各种不良状况,头疼、头晕、神智不清、记忆力衰退,身体疲累,手脚无力、两腿肿得象柱子等,吃什么吐什么,整整一个星期,当时的脑袋疼的象要爆炸,无法形容。出狱后这么多年,她身体还留下后遗症:头疼、晕倒、记忆力差、胃痛等症状。

梁少琳、吴尉文、潘争、杨秋娟、李源东、邓归、蔡华兴等多名茂名法轮功学员都曾在三水劳教所饱受酷刑摧残,甚至有的被残酷迫害致死。

3、茂名地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三水劳教所迫害致死

在三水劳教所的酷刑迫害下,仅茂名地区就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包括:

(1)茂名人事局科长黎亮,被三水劳教所迫害致肝脏大出血、不治身亡;

黎亮
黎亮

(2)茂港区坡心镇山辽管区法轮功学员田惠英,在三水劳教所内“被车祸”身亡;

(3)黄伟,化州法轮功学员,被三水劳教所长期酷刑迫害,特别是在他饭中下毒,注射不明药物,致使他不治身亡。

黄伟
黄伟

此外,郑保等法轮功学员也是被三水劳教所间接迫害致死……

七、非法判刑,不断加重

虽然,在实际迫害中,中共的洗脑班和劳教所的酷刑和整人手段丝毫不亚于监狱,甚至超过监狱,但是,如果按法定的正式刑罚来说,判刑无疑是最严重的一种。例如,被洗脑班迫害的学员多数不会被单位开除,被劳教迫害的学员有相当部份不会被开除,而被判刑的学员则大多数会被开除。

中共茂名610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一开始就运用判刑这种手段,企图吓住法轮功学员,当看到法轮功学员为了“真善忍”的信仰无所畏惧时,610的迫害方式逐步不断升级,判刑也就越来越重,茂名地区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最高刑期达15年……

1、茂名地区冤案频仍,被非法判刑人数众多

2000年,茂名610指使公检法系统,迫害写“联名呼吁信”的学员,判处胡丽君三年、张振飞一年。

2000年,茂名610指使公检法系统,迫害上访学员,判处徐恩生三年、吴祖强三年、吴先金三年。

2001年,茂名610指使公检法系统,迫害进京上访被迫跳楼逃生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判处吴永坚七年、袁洁玲七年,周达琼四年、李建英四年、刘玲三年、袁洁敏三年,刘惠荣三年(缓刑)。还对三个年轻法轮功学员判重刑:何耿庆十一年,陈向前十三年,陈亚艳(陈向前之妹)五年……

2002年,茂名610指使公检法系统,迫害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分别非法判处李坤、李鑫华父子十四年和五年。当时,李鑫华是高一学生,还不满十八岁。同一冤案非法判处吴金成十四年刑、……

2006年,茂名610指使公检法系统,非法判梁锦春七年(曾于2001年前后被判四年)……

2009年9月,茂名610指使公检法系统,非法判:梁少琳九年、韦金刚五年。

2010年,茂名610当局迫害讲真相学员,判卢洪飞(女)十五年、李建十二年、成丽十一年、张伟容六年……

茂名是广东省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占全省的相当比例,仅仅是发布到明慧网上的、有名有姓的、茂名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就有60人之多,而且不少学员被非法判刑达二次,很多学员兼受过判刑与劳教迫害。请参看文后附3:《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62人(部份)》

2、公安局普遍采用刑讯逼供

高州市610头目、国保大队湛杰,从1999年以来一直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是恶性极深的一大恶人,他公开宣称——公安局就是“供”(逼出口供)、“安”(逼不出口供就“安”个口供和罪名)、“局”(用广州白话是“强迫”的意思,即强迫“认罪”)。

茂名地区所有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高州12名上访学员被抓捕,高州610,以湛杰为首的一线打手们,对这些学员就进行一套刑讯逼供,恶警轮班对学员审讯,数天数夜不让学员睡觉,动辄拳打脚踢。

又如:2000年3月,吴祖强、吴先金父子再次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天安门地区分局,被广东省胜利农场派出所派人劫持回当地,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法像,大批大法书,录音磁带,录音机,录像带,录像机等。他们被连续三天三夜非法提审,不准睡觉,罚蹲,罚站,睡觉时用鸡毛掸子打手,用沙包打背,当时一个派出所所长对吴先金说:这里是专政机关,你们就是被专政对象……

3、检察院和法院受610操控,庭审如演戏

吴金成,茂名市茂南区镇盛镇法轮功学员、义务辅导站站长,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1)吴金成曾被茂南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和镇盛派出所四次拘留、罚款、逮捕,家里一百元以上的可动财产全部被强行抢光,拿去市面拍卖,警察还派人到他家里强行要他妻子写下还欠5000元的欠条。2002年1月4日吴金成被无理非法关押在茂名市第一看守所。

2002年4月25日,吴金成和李坤、李鑫华(李坤的儿子)以及刘鉴宗(浙江省人)四人被茂南区法院庭审。

在法庭上公诉人何杰所出示的红、黄色法轮功条幅图片等证据,问是不是他们制造的,吴金成问公诉人何杰二人(另一名女警)以第几条起诉他们,何杰回答第三百条,吴金成要求公诉人解释第三百条各款条例的内容是什么?与法庭出示的法轮功条幅图片的物证能否相符,无人回答。吴金成又要求公诉人在庭上将条幅图片上的内容读给大家听,但公诉人不肯当庭宣读,吴金成再次要求公诉人必须要履行自己的职责,读给大家听。公诉人何杰便叫走庭的人挪过来要吴金成自己看。当时法庭上下法官与旁听观众都默然无声。吴金成要求法庭立即解除无理起诉,并马上无罪释放我们,庭上无人回答,吴金成便提出抗议,庭长这时回答一句说“抗议无效”……

4、法院在610施压下知法枉判

法轮功不违反任何法律,相反,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在一次朋友聚会上,茂名检察院一位检察官对他的朋友(法轮功学员)说:我仔细查过所有的法律,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

2010年10月25日高州法轮功学员吴祖强、吴先金父子被公安局绑架,其后受到刑讯逼供(前文有所述),很多人都知道吴氏父子是好人受迫害,高州法院的法官们也都知道,据说高州法院法官在开会讨论吴氏父子的案情时,所有法官都不出声,最后有个法官说:人家法轮功确实没做什么坏事,法轮功的人来法院讲情况也都很平和,人家也没讲什么,都是讲炼了法轮功有什么好处……会议经沉默告终。

据说,高州法院法官丁齐庭有一次在对法轮功学员宣判时,当堂发昏,他心有余悸,内心也知道法轮功是冤枉的。

法官们私下都抱怨说:我们谁都不想理法轮功的案子,都是610、公安局硬塞过来的……

可见,明真相的法官是越来越多了,但是,有些法官还是昧着良心,知法犯法,在公安局、政法委和610的施压下,继续制造冤案。

2011年4月22日,高州法院对吴祖强非法开庭,在法庭上,所谓的“法官”只是询问吴祖强打印机、电脑、mp3、mp4及现金二万六千元等财物和物品从何处而来。所有从吴祖强家中非法抄走的财物及物品,并没有当庭核实、质证,公诉人,检察院也没有依照法律条款解释证据所能证明的所谓犯罪结果与所谓的涉嫌罪名的关系,也没有当庭宣示, 吴祖强拥有这些物品的行为后果,给什么人、什么财产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与损坏,破坏了什么样的法律实施。特别是现金二万六千元,此乃吴祖强一生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庭审时也没有证人出庭作证。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根本不讲法律,所有迫害的行为很明显都是违法的,甚至明显是犯罪行为。

2011年7月28日,高州法院非法宣布对吴祖强判刑八年。吴祖强向茂名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茂名市中级法院于2011年9月5日非法维持原判。

据知情人说:本来检察院拟的吴祖强刑期是四年,由于吴家亲属坚持控诉610、公安局的恶行和追讨公安在抄家时抢去的现金与财物,公安局为了报复,就向法院施压,最后竟冤判吴祖强八年。

茂名中级法院黄昌文法官,在“上头”的茂名市610压力和指令下,不顾法轮功有益社会的事实,多次对法轮功冤枉判决“维持原判”,实为知法犯法,愧为法官。

5、监狱酷刑

广东省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有四会监狱、阳江监狱、广州女子监狱、韶关女子监狱等,它们直属广东省监管局,监狱管理局则隶属省司法厅操控(劳教所则直属广东省劳教局,劳教局也隶属省司法厅),司法厅又由中共广东省委政法委和“610办公室” 操控。

茂名地区被非法判刑的女性法轮功学员则主要被送往设于韶关的广东女子监狱迫害。韶关的广东女子监狱在2003年迁于广东从化,名称:广东省女子监狱。

最初,茂名地区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轮功学员主要被送往四会监狱迫害,吴祖强、吴先金、徐恩生等都曾被四会监狱关押迫害。

后来,茂名地区男性学员主要被送往阳江监狱迫害,包括梁锦春、李坤、李鑫华父子、何耿庆、陈向前、吴永坚、吴志岐、廖程彬、刘剑宗、吴金成、梁楼图、郑保、柯郑基、陈德光、邓少松、朱石雄等。监狱是如何残酷迫害大法弟子,请看下例:

李坤,男,1955年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他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温馨和幸福,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长期生活在惊恐之中。他遭受到多次非法拘禁、跟踪监控、强制洗脑、非法抄家、非法判刑十四年等。他儿子李鑫华与他同时被非法判刑五年,同他一起在阳江监狱受迫害。在他遭受迫害期间,母亲80多岁被抓去茂名洗脑班迫害,父亲在恐怖之中去世,妻子于2013年在家被茂港区610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现在还在广东女子监狱受迫害。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2002年元旦,李坤与吴金成、刘剑宗、他儿子李鑫华在茂名市区悬挂大法真相条幅、横幅,被茂南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四年、他的儿子李鑫华五年(当时李鑫华还不满十八岁)、吴金成十四年、刘剑宗十二年。他们四人被绑架到茂南区分局,他们遭受:不准睡觉、手铐反铐、戴着脚镣、脚尖踮地反吊在沙发的背后3日3夜。茂港分局自称绰号叫“李黑仔“的刑侦股副股长李刚(音)对李坤刑讯逼供,拳打脚踢,并穿着皮鞋踢他小腿胫骨,痛的他休克。

2003年1月17日,李坤被劫持至广东省阳江监狱迫害。由于他坚决不放弃法轮功、不转化,在阳江监狱长期遭受各种体罚虐待、酷刑残酷折磨,痛不欲生……。

他在阳江监狱遭受的酷刑如下:

狱警交待向李坤施刑的八个犯人(白天6个,晚上2个):说不整死、不整断骨头就行。

1) 拳头暴打、几个人还长时间压住李坤身上的某些穴位,那种痛苦无法用语言形容。中午他们休息时,则逼他在烈日下暴晒……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2) 在工场长时间脚尖蹲着,晚上回到监舍在五楼走廊蹲,有时蹲至一两点,有时两三点,有时三四点,有时五六点甚至天亮,有时睡下床十分钟、几分钟就叫醒一次。白天打瞌睡的时候,恶徒打手就拿一条很硬实的塑料尺敲李坤的额头、脚眼、脚骨、脚趾、手指、手背,被打的地方长年不消肿,头被打的整天是麻木的,被折磨瘦至皮包骨,走路精神恍惚、眼睁不开,连带班的狱警都担心说:“不知你什么时候会跌倒永远爬不起来了,祈祷在我带班的时候千万不要出事。”

3)十三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歹毒残暴:

暴行1:用毛巾捂住口鼻把他的头摁到装满水的桶里,那种窒息的滋味非常难受。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时间吊挂、溺便桶、脏水桶令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时间吊挂、溺便桶、脏水桶令人窒息

暴行2:用手指挖肝挖脾挖眼,勾住鼻孔将人往上提。

暴行3:蹲着的时候,十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这样不定时将他摁住趴在地上,四、五个人摁压住胸部不能呼吸,同时几个人拗脚骨、拗手骨、再加上不能呼吸,一旦蹲久支持不住即拉至厕所,面贴住墙壁,将两手反至背后,将手小臂用力反拗至背后垂直,再用手顶住肘部前身贴住墙上下推动。那种痛苦的滋味不是用语言能形容、能诉说、能表达出来的,他嚎叫到声音也哑了,眼泪也流干了,连人体水份脂肪都干巴巴的,真是皮包骨。黄建才说我就喜欢看你难受的样子,我就高兴。深深切身体会到共产邪党红色恐怖下的种种流氓更流氓手段。

暴行4:中午不准睡觉,深夜至凌晨给躺下一两个钟头,其实不让你睡着的,眼睛一闭上就有人动了,有个恶犯专门守在床边拿着东西攥你的鼻孔、耳朵、眼睛,有时黄建才一巴掌打来,用毛巾捂住他的口鼻,差不多断气了才松开。蹲着的时候,冷不防从背后将你的头颈向左后、右后扭至极限,致使颈骨长期痛,胸部心口不知受了几多拳头,胸口也是长期痛的。

暴行5:每天被酷刑迫害后,所谓的犯医拿着血压仪器来量血压所谓检查身体,然后假惺惺地说你身体正常,要他签字,他要不签字几个人摁住对他又下毒手酷刑折磨。据犯医说姓冯的副监区长交代对他检查身体要他签字。

暴行6:摁住他对着厕所,强迫他喊违心的口号,喊打倒你内心最敬佩的人。在这样完全没有人性残忍无法形容的情况下他疝气加剧。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将他拉至恩平人民医院做手术,手术完之后就拉他回阳江监狱医院。手术一个星期后黄建才在他伤口还很痛的情况下又要他蹲,所谓学习体罚,护理医护的犯人说:你这么快又要人蹲了,刀口还没好,不要逼的刀口又裂开了。黄建才说:裂开了又重新手术。这是完全没有人性的话。手术后一个星期,身体稍微好一点的时候要他开始写歌功颂德的东西,说共产党监狱警察以及那些流氓打手无微不至的关怀他,有病及时送去医院诊治手术,要你所谓的感恩他们,蒙蔽其他犯人,欺骗社会。把你迫害成重病手术,回头还要你感恩歌颂他,感恩监狱领导、监区领导、主管狱警、感恩邪党感恩六一零,感恩迫害你的所谓服侍你的犯人,真的是比流氓更流氓!

暴行7:整天要他脚尖蹲着,后来用所谓“升降机”的体罚他(即每天连续十几小时不断蹲下又起立),这些都不能使他妥协时,又换新的手段——弯腰双手指触地。长期体罚折磨到他支持不住的时候,姓许的主管警察带头对他拳打脚踢,之后三、四个恶犯把他摁倒趴在地下,向后拗他的手臂、脚骨、腰骨,用尽力捏他手脚的麻筋,致使他全身骨头撕心裂肺的剧痛,惨叫声很远的监区都能听的见,喉咙都喊肿、声都喊哑了,无力走路。

暴行8:掐住他的脖子,捏住他的喉咙强行灌药、灌水,致使他窒息失去知觉后,才松开手。

二零零五年三月份第一个星期天,他终于支撑不住,痛至休克、晕了过去,恶徒们将他拖至厕所,剥掉衣服用水淋,淋醒后只让他穿着一条裤衩,赤脚光身蹲在走廊吹冷风。就这样长期体罚酷刑折磨下,身体终于垮了,身体又瘦至皮包骨,体重只有七十多斤。警察叫嚣说:你只有“转化”,不“转化”就死路一条。对你就这样实行什么无产阶级专政。

4)七监区的暴行

他被转至七监区。夏季,高温三十七八度的炎热天气,狱警还强逼他穿着长衫长裤,不给水饮、不给上厕所、不给大小便,一个星期至半个月才给冲一次凉,全身发臭。冬天严寒天气则打开窗要他冲凉半个小时,后面还有恶徒用大块纸皮扇风。夜晚在监舍五楼走廊蹲着,一打瞌睡的时候,被值夜班的恶犯不单是拳打脚踢、还用烟头烙、烧烫。还用手指粗的竹棍戳他膝盖、脚趾等处。冬天严寒天气打开窗,用冷水淋湿他背脊,冷的他全身打冷战。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酷刑演示:火烫(绘画)

以上遭受监狱残酷迫害的只是一部分能表述的,而更痛苦的折磨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年近60岁的李坤,身体健康状况明显下降非常厉害。出狱以后,身体留下斑斑伤痕和许多后遗症:记忆力衰退、消瘦、无力、眼睛视力模糊等,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工作。

监狱是共产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最大黑窝,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死、致精神失常,无法统计。李坤所遭受的残酷折磨只是冰山一角。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