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报告:2016年7月1054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据明慧网信息统计,二零一六年七月份,883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171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共计1054人。另有4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58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逮捕。还有5名法轮功学员的亲属遭株连绑架。法轮功学员被敲诈勒索现金三十一万八千七百四十元。

被迫害致死的4位法轮功学员是辽宁省辽阳县姜德亭、甘肃退休女教师许惠仙、河南周口市鲁秀荣,和新疆克拉玛依市的赵淑媛。

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中有建筑师、设计师、企业高管、学生、教师、离休老区长、老局长、区工委副书记、银行副行长等。被绑架最年长者九十岁,最小的才二岁。

四川万源市九十岁的离休老区长潘光兴、离休局长陈大忠、六十六岁的退休区工委副书记赵以乾被非法抄家;安徽合肥八十七岁的赵清华老人七月八日被绑架。福建泉州吕春夏女士和二岁的女儿七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河北承德市七十多岁的退休教师吴俊云因控告江泽民,七月五日至六日遭警察骚扰,出国护照被取消,不能再出国。

目录
一.被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按地区分布
二、姜德亭、许惠仙、鲁秀荣、赵淑媛被迫害致死
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折磨的部分案例
四.中共打压失民意——公安警察、检察官听真相 法轮功学员平安回家
五、中共打压失民意——百姓支持法轮功

一.被绑架、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按地区分布

图1:二零一六年七月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按地区分布
图1:二零一六年七月份大陆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人数按地区分布

表1:二零一六年七月份,88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区域绑架人数罪恶排名区域绑架人数罪恶排名
辽宁1451广东1713
山东1182安徽1713
吉林803上海1614
河北774福建1315
湖北725云南1216
四川646天津1017
河南427陕西1017
重庆348浙江618
江苏329山西618
湖南2610贵州618
北京2511内蒙古419
黑龙江2212甘肃419
江西2212宁夏320
合计


883人

从图1可见,绑架最严重的省份,前十名依次为:辽宁145人,山东118,吉林八十人,河北77人,湖北72人,四川64人,河南42人,重庆34人,江苏32人,湖南26人。

图2:二零一六年七月中国大陆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按地区分布
图2:二零一六年七月中国大陆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人数按地区分布

表2:二零一六年七月,171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区域骚扰人数罪恶排名区域骚扰人数罪恶排名
四川301江西511
河北232天津412
山东193云南412
重庆164江苏412
北京125浙江313
吉林116河南214
辽宁107广东214
黑龙江98陕西214
湖南79内蒙古115
湖北610甘肃115
合计


171人

从图2可见,骚扰最严重的省份,前十名依次为:四川30人,河北23人,山东19人,重庆16人,北京12人,吉林11人,辽宁10人,黑龙江9人,湖南7人,湖北6人。

因中共封锁网络、掩盖罪责,本文的数字为不完全统计。

表3:七月份,中共警察抄家抢劫的部分现金统计表

姓名 省份  抢劫现金(元) 
邱青华 山东青岛37000
于秀莲 山东烟台7000
綦瑞珍 山东青岛1000
一名学员山东 100
王月珍 山东平度1000
孙宗香 山东临沂2000
罗威 辽宁鞍山40000
董女士 辽宁沈阳3800
李明辽宁抚顺10000
王彩霞 吉林长春17000
腾世军 吉林吉林20000
薄长城 吉林榆树500
刘桂香 河北承德20000
唐荣花 河北保定1000
耿红艳 河北保定1000
李桂玉河北 1500
潘成英 江苏南京100000左右
李晓平四川成都2000
周自玉四川成都2000
张明红四川成都2000
刘淑玲四川成都2000
赵德芳四川成都2000
范大姐四川成都2000
毛凤兰 北京 10000余元
齐秀华北京 100
陈淑红天津 10000
王洪新天津 10000
米加隆重庆 5000
张惠琴陕西西安140
李明湖北襄阳8600
合计 318740

二、姜德亭、许惠仙、鲁秀荣、赵淑媛被迫害致死

1、辽宁省辽阳县姜德亭被绑架九天即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报道,辽宁省辽阳县法轮功学员姜德亭在被绑架九天后,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当地警察迫害致死。

被非法关押后的姜德亭
被非法关押后的姜德亭
姜德亭的后背有伤
姜德亭的后背有伤

姜德亭是小北河镇将军房村居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辽阳县公安局便衣警察伙同小北河派出所警察闯到姜德亭家,以了解情况为借口将姜德亭绑架,非法关押在辽阳县看守所。七月七日,警察通知姜德亭的家属带房照到辽阳县公安局去办保外就医。家属到那一看,姜德亭人已经不行了,后背有伤。姜德亭被接回家后,当天下午就去世了。家属怀疑姜德亭遭酷刑,有内伤。第二天,来了几个人到姜德亭的亲戚家,把他们偷偷地接走,想私下解决。

姜德亭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遭酷刑迫害。他妻子因控告江泽民被非法判刑一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

2、甘肃退休女教师许惠仙被迫害致死

甘肃省镇原县太平镇退休优秀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许惠仙,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兰州女子监狱被迫害致命危,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清晨一点多被送回当地,家人请求狱警不要拔掉氧气,救人要紧,让先把人送到庆阳市医院,监狱送人的说要一千五百元他们才送,否则不行,家人只好同意(只有六十公里路途)。许惠仙于七月八日离世,终年七十一岁。

许惠仙被送进庆阳市医院急症室,人瘦得皮包骨头,她丈夫见了吓得说,他活了快八十岁了,没见过这么瘦的人,不敢相信监狱把一个好端端的人迫害成这样,乡亲们看望后都说,太可怕了。

许惠仙回家后身体极度虚弱,不说话,除了睡觉,醒来就无法控制的烦躁,不知监狱医院给用了什么药。

3、被冤判七年 河南周口市鲁秀荣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城关镇法轮功学员鲁秀荣遭长期迫害,二零一四年被冤判七年,在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离世,终年六十八岁。

鲁秀荣
鲁秀荣

鲁秀荣女士一九九八年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之后,原本多病的身体变得健康,并撑起了一家的生活重担。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凌晨五点多钟,郸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警大队及南关派出所不法警察,闯入鲁秀荣家里绑架了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并对每人都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及个人物品。

鲁秀荣被非法关押在周口市看守所。因长期关押迫害,鲁秀荣身体出现严重病情。在病情严重恶化时还被迫出庭受审,被非法判刑七年。

4、工程师赵淑媛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克拉玛依市钻井公司环评监理工程师、法轮功学员赵淑媛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新疆女子监狱迫害致死,赵淑媛的儿子要求赔偿被监狱拒绝。八月八日,赵淑媛的遗体被火化。

法轮功学员赵淑媛
法轮功学员赵淑媛

赵淑媛因帮助老年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被克拉玛依市克拉玛依区公安局绑架。克拉玛依区法院在没有给律师送达开庭通知书的情况下,对赵淑媛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赵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监狱,仅仅两个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折磨的部分案例

1、抚顺第一看守所狱警指使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报道,辽宁省抚顺市第一看守所还非法关押着抚顺地区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清源县张守慧、金凤芝、徐平;抚顺市段淑梅、李玉环、许桂芹、贺立中、赵静、田彩英、李丽珍、张文卿。

狱警指使犯人对徐平三次野蛮灌食,并侮辱、殴打。强制灌食中,这些被教唆的二十来个犯人一拥而上,有的踹生殖部位,有的拔阴毛,有的拽乳头、掐大腿根内里的肉……最后一次折磨是在徐平身体急剧消瘦、虚弱的情况下灌盐水,导致徐平胃部受到伤害。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酷刑示意图:摧残性灌食

法轮功学员田彩英,刚进号里,可能只因为不报数,或不背监规,就被打耳光,罚站,不让人睡觉。甚至还有一天,被多个打手施以拳打脚踢迫害。

看守所每天强迫在押人员做奴工,制作直径大约一厘米的各种颜色的小花骨朵,十二朵为一束。一个屋二十人左右,分几个组,每组四人,哪个组最后完成的,就要罚站,有时从晚八点五十站到早上五点五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还要被强迫奴役。

2、沈阳市132名法轮功学员依法诉江遭报复性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报道,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依法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提起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沈阳市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操纵公、检、法人员对依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等迫害手段。

截至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沈阳市依法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十一人被非法判刑,有十三人被非法庭审,有二十五人被长期关押,有七十七人被绑架迫害,有六人下落不明。

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是宪法和刑事诉讼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公检法的执法人员是执行法律的,如果仍然按照领导或者“610”的指令,麻木的参与绑架、冤判法轮功学员,那就是助纣为虐。

3、重庆七十八岁退休教师被洗脑班打毒针肌肉萎缩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报道,重庆市合川区七十八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被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非法组织绑架到五尊洗脑班,强制注射药物,造成肌肉萎缩、视物不明、记忆不清、人形枯瘦……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重庆市合川区“610”出动五辆警车,以头目黄京、张红睿、赵高兵为首,带领区国安、云门镇派出所、社区刘禄建、唐胜兵等二十几人非法围捕七十八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警察将他强行抬上警车,绑架到五尊洗脑班。

在洗脑班,郑开源老师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彪形大汉凶狠的说:“我要你先死”,说罢就有五个人,将年迈的郑开源死死压住不能动弹。他们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强行打针,在郑开源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强制毒针后,郑开源老师出现神经错乱、肌肉萎缩、人形枯瘦……警察做贼心虚,害怕郑死在洗脑班,仅两天,由六个警察送郑老师回家。

那针药毒性很强,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昼夜难眠,小便失禁,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炼功打坐都难以坐稳。

如今郑开源老师骨瘦如柴,只能躺在床上吃点流食,他的身体状况令人堪忧。

近期在重庆合川区五尊洗脑班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 陈德新、文泽强、徐安众、田川、陈实、黄京、何洋、蓝梦宁、龙仲勤、左川、黄赞、何友荣、唐鹏、刘劲、赴容、李宗泽、何文龙、陈方贵、张情、黄华琴、胡天龙、高文利、雄琳、孙炳强、杨为、章新福、何茂平、刘国平、唐忠义、徐峰、张志芬。六十多岁的张志芬在看守所里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又被劫持到五尊洗脑班继续迫害。

4、秦皇岛市权五洲被关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或四日)上午将近八点,河北秦皇岛市海港区建设大街派出所四名警察,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权五洲(舟)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及相关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而且两次查抄,并绑架了权五洲,把家中老父亲吓的够呛。

权五洲被劫持到秦皇岛市精神卫生中心(秦皇岛市精神病医院),恶警扬言整个暑期两个月都得在那待着,并逼迫权五洲的哥哥到精神卫生中心签字,家里每月还得给精神卫生中心一万多元钱。

据悉,警察绑架权五洲的借口是,中共邪党要在北戴河开会,警察污蔑权五洲是恐怖分子,威胁他老父亲要给他判刑,权五洲曾被秦皇岛海宁路派出所绑架劳教一年,在唐山荷花坑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一年,被恶警打折了一条腿,不给治疗。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精神卫生中心,权五洲每天都要遭受被打毒针、逼他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电击等残酷折磨迫害。去看他的亲友仅十几天没见,明显的感到他的记忆力已经减退,两眼发呆,问他许多事情他根本想不起来。亲友相见伤心的直哭。

一个正常的好人只因坚持信仰了“真善忍”而被警察劫持关押在精神病院,遭受身体上的伤害及精神上的非人折磨,而那些警察与所谓的白衣天使们却麻木的对一个生命的摧残,这种漠视生命、视生命如草芥的现象,自江泽民犯罪集团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在劳教所、监狱、看守所直至今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有许多人甚至几次被送进精神病院遭到迫害直到死亡。

5、被警察摔伤的八旬老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报道,陕西省咸阳市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袁利琴老人,到秦都公安分局交涉儿女被警察绑架一案,被警察雷少伟摔出门外,导致腰部严重受伤。回家后,袁利琴曾多次出现失眠、昏晕和昏迷状态。六月三日,袁利琴老人再次出现昏迷状态,被三儿媳妇送进了礼泉医院抢救。

八十一岁的袁利琴被摔伤
八十一岁的袁利琴被摔伤

袁利琴的女儿马洁(西航高级工程师)和女婿王大卫(王大伟),以及儿子马明海、儿媳陈喜歌都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王大卫遭中共恶警绑架、酷刑折磨,五天后被毒打致死;马洁当时被恶警戴上铐子吊在空中毒打。

此外,马洁曾两次被非法劳教,马明海也两次被非法劳教三年,陈喜歌三次被非法劳教。

他们家人遭受迫害的详情,请见《丈夫被迫害致死 陕西咸阳市马洁又被绑架》

6、福州仓山区国保警察说“我们不讲法律”

福建省福州市法轮功学员张丽玉和永泰县法轮功学员江艳梅,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遭非法刑拘。

七月十二日上午九点左右,张丽玉的家属到仓山区公安分局要求见国保警察吴德文,门卫通传后,出来两个便衣。家属问为首的那个是不是吴德文警官,他们不回答。

当听到家属说是来问一问抓张丽玉的法律依据时,为首的这个便衣一下炸了似的,一脸凶相地说:“你们不要跟我讲法律,我们不讲法律!”“我告诉你,张丽玉不仅是违法犯罪分子,她还涉及政治问题,你们还想为她翻案吗?”“二十六日我们会把材料报到检察院。”

另一个便衣说他们抓人的依据是刑法三百条,家属追问他刑法三百条和张丽玉有什么关系。他说他认为法轮功是×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家属反驳他,“‘你认为’那是你个人的认识,不能作为法律依据,公安部文件中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你有什么法律依据?”

这个便衣说法律依据就是刑法三百条,让家属自己好好去看刑法三百条。当家属拿出打印好的刑法三百条放在他面前,质问他哪里提到法轮功时,他开始耍无赖,说:“我就不给你讲法律了,我就抓了人,怎么样,你去告我呀,你去叫检察院、法院抓我呀!”

据悉,面对国保警察“不讲法律”,家属已经写信依法向仓山区公安分局陈武成局长投诉此事,要求纠正其下属的执法犯法行为,制止冤案的发生,立即释放张丽玉。

同时家属还分别写信给仓山区检察院卢志坚检察长和福州市检察院叶燕培检察长,举报国保警察吴德文等人涉嫌徇私枉法,要求检察院履行监督公安机关的职责,监督国保纠正违法办案行为。

举报信中,家属还提请检察长依法办案,避免批准国保枉法滥权,非法逮捕无辜的好人。

7、问题青年变好人却被警察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发表了刘晓东的文章:我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在农村集市上发放法轮功资料时,被凌源铁路公安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大河南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天。

回家后的这段日子,我老是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做好人反被抓?疑问把我带回了过去……

我叫刘晓东,今年四十六岁……二零零一年,我三十一岁,在外地做买卖,因没挣到啥钱,觉得回家没面子,仅一念之差,犯了盗窃罪而触犯了法律,在狱中蹲了五年,刑满释放时我已经三十六岁了。

回到家,我百无聊赖,整天混日子。有一天,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个大哥给了我一本书,名叫《转法轮》,让我回家好好学学。

我顾不上吃饭,一口气看完《转法轮》,给我第一感觉,就象一个走夜路的人,忽然见到了光明。我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这本书了。当发小大哥问我想不想修炼法轮功时,他话音没落地,我赶快回答说:“炼!”

二零零七年的正月初二,我正式的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修炼法轮功之后,知道怎样做人,做一个更好的人,我逐渐的改掉了坏毛病,学会了尊重别人。是大法改变了我的自私、粗暴且偏执的个性,遇事能忍让了;我热爱生活,愿意帮助别人,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让我找回了原本善良的真我和做人的尊严;学会了善待他人,能为别人着想的人,我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

特别是与老父亲的关系处的融洽了。当父亲又高声骂我时,我不争辩,顺着他,他这辈子吃苦、受累、操心都是为了我。父亲看到法轮功把一个脾气暴躁、简直就是他的翻版的儿子改变的懂事理了,这功这么好,老头服气了,从心里知道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亲戚、街坊邻居都知道我变好了。

这么好的功法,我想我应该告诉身边的人和更多的老百姓,并必须向世人揭露法轮功遭受迫害真相,还有我的经历。所以便出现了开头被铁路公安派出所警察绑架的那一幕。

我修炼之前,是个混子,干过危害社会的事而被判过刑,为什么我变好了还是要被绑架和非法关押?对此我不能理解,不禁要问: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四.中共打压失民意——公安警察、检察官听真相 法轮功学员平安回家

1、合肥郭琼被非法关押一月后,平安回家

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郭琼,女,于七月一日晚上被黄山公安局七、八个警察、两辆警车到家中绑架,半夜从合肥市押至黄山市,四五个警察连夜轮番讯问,不给睡觉,一直到七月三日早上才给吃饭。

郭琼的丈夫徐本宏委托北京律师担任郭琼侦查阶段的辩护律师。律师七月十五日到黄山市会见郭琼之后,写了撤销案件法律意见书。郭琼家人邮寄给各个相关部门二十多份。

律师会见第三天,安徽省黄山市公安局将郭琼的项链送还给郭琼的丈夫。八月一日,郭琼由丈夫接回合肥的家中。警察自己说,在这期间他们的电话被法轮功学员打爆了。

2、辽宁昌图县检察院听真相 不予批捕

辽宁省昌图县法轮功学员刘亚民、孙洪兵,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昌图县看守所。

八月二日,刘亚民、孙洪兵被构陷材料递交到昌图县检察院,经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检察院相关人士明白了真相,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当天下午,把不予批捕决定送到公安局。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说:明天开会研究再作决定。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下午,刘亚民、孙洪兵结束三十七天冤狱,回到家中。

五、中共打压失民意——百姓支持法轮功

中共对法轮功十七年的迫害已经是穷途末路,尽失民心,现在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公开声援法轮功学员,要求中共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仅举二例:

1、《请放好人回家》请愿书寄送北京顺义政府部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报道,北京怀柔区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孙福义,是当地乡亲口中“万里挑一”的好人,被非法关押半年多。日前,乡邻要求释放孙福义的请愿书与红手印签名、证明书复印件等一起用快递寄送给北京顺义区五个相关政府部门:北京顺义区检察院、顺义区公安局信访办、顺义区信访办、顺义政府办公室、顺义区政法委。

法轮功学员孙福义
法轮功学员孙福义

孙福义,家住北京怀柔区九渡河,是怀柔县电信局的退休老技工,他从小就是个任劳任怨的好人,自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但前列腺炎、腱鞘炎都好了,而且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更是心里总是装着别人,不顾自己,对所有人都象亲人一样,乡亲都说好事都做的记不清,数不清,而且不求感谢回报。

孙福义,带过一百多个徒弟,年年被选为先进模范,拿到奖金都给大伙分。单位让他管基建盖楼,当工会主席,他都不干,怕别人贿赂,说:“宁可不干我也不贪污。”但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后,大伙仍然年年选他为模范,到北京市就不批,只因他炼法轮功。原单位领导都为他这样的好人义愤不平,从他劳教回来,610的就上他单位,让单位出人看着他,局长说:“我没人,我们这个是最好的人。”那个工资照常发,奖金一分都不能给他少了,该涨工资涨工资。610的就说,“你这当官的,你还想不想干了呢,怎回事呢,你!”局长说:“我不想干了。”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孙福义与妻子徐俊明到顺义区一集市购物,被顺义区警察绑架到顺义区看守所,徐俊明从集市走脱一直下落不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不法警察构陷他的所谓“案子”送顺义检察院,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被顺义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顺义分局补充侦察。

最近有二百七十八位乡邻为营救孙福义签名按上红手印,并写出多份证明他是好人并要求释放他的请愿书。

乡亲们联名呼吁释放好人孙福义
乡亲们联名呼吁释放好人孙福义

乡亲们的请愿书
乡亲们的请愿书

2、家乡亲人盼好人周光明和赵传文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报道,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法轮功学员周光明和赵传文,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临沂市兰山区新桥镇集市上,向乡亲们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时,遭到新桥派出所警察的绑架,非法关押到临沂河东看守所,至今已经差不多七个月了,临沂市兰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仍然以种种无理借口拒不放人。

周光明,五十五岁左右,是蒙阴县垛庄镇罗圈崖村的一个憨厚农民。赵传文,四十八岁左右,是寺后洼村民。周光明,一九九七年,开始学炼法轮功,身心受益,更加勤劳持家,孝敬老人,家庭和睦。而赵传文与妻子刘凤厚同修法轮大法,身心受益。夫妻两人都曾遭中共当局迫害,赵传文曾被非法判十三年重刑。

二零一六年一月末,国保警察企图欺骗周光明与赵传文的家人在批捕书上签字,家人没有配合。接着,国保警察搜集、捏造所谓的“证据”,与兰山区检察院、法院进一步加害周光明与赵传文,还通知了其家人将要开庭,由于拿不出所谓的证据材料,加上律师的介入和警告,公检法不法人员无法开庭,就拖延关押时间,周光明与赵传文现在已被非法超期关押近七个月。

赵传文和周光明的家人和乡亲们急盼他们平安回家,他们纷纷联署签名、按手印,要求临沂市兰山区国保大队、看守所及相关政法部门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赵传文、周光明这样的好人。

父老乡亲和亲戚朋友的联名、按手印要求无条件释放赵传文和周光明
父老乡亲和亲戚朋友的联名、按手印要求无条件释放赵传文和周光明

六.结语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证实了中共的邪恶本性,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目前在中国大陆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都是前中共恶首江泽民的死党及残余的邪恶势力。

据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明慧网文章《明慧报告:610人员恶报综述(上)》“中国各省610人员遭恶报人数排序表”统计数据表明:迫害严重的省份610人员遭恶报的人员越多。

遭恶报排名前十五名的省份依次是:河北106人,黑龙江94人,山东80人,湖北64人,河南59人,四川45人,辽宁40人,吉林39人,广东38人,湖南30人,北京25人,内蒙古23人,安徽21人,甘肃19人,重庆13人。

严重迫害法轮功的三名中共“610”头目周永康(无期徒刑)、李东生(十五年徒刑)和张越相继落马。中共省一级610犯罪部门的高官现已有二十人遭恶报,其中患恶疾病死、遇车祸惨死、自杀死的五人(宋平顺、金银焕、杨永良、杨兴源、江朝林),被判刑、被处分、被免职的十三人(徐小刚、陈绍基、朱明国、苏宏章、史少林、王昭耀、韩剑飞、白志明、马西林、王林、张国强、丘广钟、吉林)。大量省级610高官被中共内部清洗,这表明连中共内部都有一部份人不想背负迫害的历史罪行,正在与发动迫害的江泽民集团划清界限——这成了当前610官员遭恶报的一种重要形式。

奉劝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官员立即停止迫害,否则,下场是可悲的。

附录1:2016年7月中国大陆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下载(60KB)


附录2:2016年7月中国大陆被骚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下载(24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