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娇小姐 如今的贤妻良母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至今为止,我修炼法轮大法十四年了,师父对我的恩情实在是无法用世间的言语全部表达清楚,下面请允许我粗浅的举几个大法让我身心受益的事例。

身体受益——腰椎盘突出、鼻囊肿不治而愈

我十五、六岁的时候,因为被选上练跳高,结果不慎把曳尾骨摔伤,后来演变成了腰椎盘突出,根本不能拿重东西,走路时间也不能太长,否则稍不注意就会犯病。当时我还不到二十岁,每年就要犯几次病,每次大约两、三周。犯病的时候,只能在床上躺着,上厕所都困难,那种滋味真的是痛不欲生。

父亲带着我跑遍了各大中西医院,都说只能暂时减除痛苦,不能根除。一位医生朋友给我照完X光片,惊讶的对我说,“如果不认识你本人,只看这X光片子,肯定有人以为你都六十多岁了,干过很多体力活,才把腰伤成这样。可是你却还这么年轻,将来恐怕会影响你的生育。”这番话对于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我来说简直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出了医院,我放声大哭,对未来的婚姻生活甚至开始不抱希望。

不久后,我决定要出国进修,父亲因为我的腰病怕无人照顾而极为反对,但是我还是不顾劝阻,一个人开始了我的异国留学梦。

来到海外半年后,我开始了在一家星级酒店里的实习工作。这天我正独自在酒店前台工作,进来两位西人老太太,一看到我是中国人,就开心地回到车里,给我抱回了很多不同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和光盘,让我看。因为当时我还有两个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想问她们,可是无奈我当时的德语水平还无法跟她们沟通。于是,过了几天,她们又找来了一位年轻的华人法轮功学员,来解答我的问题。这位华人学员当时就解答了我心中的不解,然后我当场就要学功。就这样,我开始了我的大法修炼生涯,而这位华人学员后来也成了我的先生。

在我刚炼法轮功一个月的时候,有一天,一个同学让我帮她把大行李箱搬到楼下,因为我住的小阁楼上没有电梯,于是,我没有多想,就帮她把将近三十公斤的箱子从顶楼搬了下去。等到晚上,回想起搬行李的事,才想起来我的腰本来是无法抬这么重东西的,可是,我搬动之后,却神奇般的轻松自如,完全没有不适的感觉。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法轮大法的神奇。而且,就连我怀孕期间,身体也都是如此之轻松,前七个月,甚至都感觉不到肚子的重量。

除此之外,在修炼前,我的鼻子也患有鼻窦炎,鼻软骨侧歪,鼻囊肿等多种疾病。所以,经常会有咽部肿痛,鼻子里也会经常堵满了黄脓。我出国前还做过鼻囊肿的手术,而且当时医生跟我说,这种囊肿大约每一两年就会再出来,一般每过最多三年就要再做一次手术,否则一旦大了,就有压迫视神经的危险。幸好我修炼法轮功,至今近十四年,所有这些顽疾都不治而愈。就连曾经给我照过X光片的医生都感到难以置信。

心灵洗礼──与母亲的关系从“敌人”变成了“亲人”

我这代人基本都是独生子女了,可是我还有个弟弟,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他们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所以我从小就被奶奶用圣经中做人的道理来教育,每当我受了欺负或委屈,奶奶经常会说:“人家打了你的左脸,你还要把右脸伸过去。”小时不是十分理解,但是还是逐渐的养成了宽容的心态,受了欺负从来不记仇,哭过就完事了。

可是,我母亲认为我这是傻,反倒更喜欢我弟弟的“精明”。十二岁开始,我跟父母一起住之后,我每天就几乎没好日子过,我母亲严重的重男轻女再加上看不惯我如此之“笨”,所以每天对我非打即骂。最疼我的奶奶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也不敢吭声。所以,每天晚上熄灯了,我就只能在被窝里偷偷的哭泣,也曾多次想过自杀,但总感觉天上有神佛在看着我,冥冥中我感觉到将来有件很重要的事要等我做,所以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自杀,但是在我十四岁那年,为了逃避母亲的暴打,我离家出走了。

后来父亲把我找回来,在那之后,我跟母亲几乎就再也没有平静的相处过,我俩就像是势不两立的仇人,同在一屋檐下,却相见如陌路人。

在我第一次读《转法轮》的时候,所有的这些恩怨似乎就一下子都了结了。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我明白我肯定是前世欠了母亲的,所以才让母亲今世对我如此之冷酷,万事皆有因果,如果我不能放下这个执着自我的心,就无法修炼。

想通后,我就主动打电话到家中,还记得那次开始是母亲接的电话,母亲一听是我的声音,就同以往一样,没好气地把电话递给了父亲说,“你女儿!”跟父亲说了几句之后,我说,我想跟母亲说几句,但是父亲愣是拿着电话愣了半天,等我再重复第二遍要跟母亲说话的时候,父亲才反应过来,赶紧开心的叫我妈过来听电话。因为在那之前,我已经好几年没有跟母亲正面说过一句话了,所以父亲想必也是感到太惊讶了,所以才发愣。

第一次跟母亲说话确实感到很陌生,不知该说什么,我就尽量的关心她,她不愿跟我说话,我就找话说,她在电话里又突然发火骂我,可当时我不但丝毫没动气,反而觉得母亲是个很有意思的人,所以母亲在那边大骂我,我却忍不住呵呵的笑出了声。自那之后,我就时常跟母亲通话,她也再没有那么大骂过我了。

婚后不久,我就怀孕了,在儿子出生后的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母亲,我说:“妈,我现在也当妈了,我真切的体会到了您当初的不易,女儿对不起您。”电话那头,听到了母亲哽咽的声音。

就这样,母亲跟我的关系越来越近,甚至很多心里话不愿跟我爸说,更愿意跟我说。不仅如此,从小没给我买过衣服的母亲开始关心起我的衣食住行,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买件衣服呀、首饰啊、零食什么的寄给我。就这样,我和母亲的关系变成了亲近的母女。

从曾经坏脾气的娇小姐 到现在的贤妻良母

因从小跟爷爷奶奶长大,奶奶从来不让我干任何家务,后来跟父母住在一起之后,因为母亲的长年打骂引起了我对做家务的极为反感,同时在跟母亲的矛盾中,也增长了我的脾气,长大后周围追求我的男孩子很多,其中不乏脾气好又会做饭的男孩子,这也就使我更加懒得学做家务,而且发脾气也成了理所当然的事。

所以我在结婚前,母亲就郑重的跟我先生说:“丑话我先说在前面,我女儿脾气不好,而且从小可什么家务都不会干,所以你要是跟她结了婚,以后怎么过,你可要想清楚。”当时也才二十多岁的先生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没事,我都可以做!而且她现在脾气已经变得很好了。”就这样经过一番波折后,父母终于勉强同意了我们的婚姻。

开始修炼大法后,我认识到了发脾气是魔性,而且还会失德。师父说:“业力在转化过程当中,为了使自己能够把握的住,不出现象常人一样的把事情做坏,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1]

所以,我认识到这点后,就认真的在这上修自己,无论是在工作单位,在常人社会中,还是在家中说话做事,事事考虑对方的感受,慢慢的很多人都愿意跟我做朋友,朋友们都说我是善良温柔的女人。

婚后,先生就真的如他所答应的那样,事事都由他来做,下了班,就买菜回家做饭。先生是家里六个孩子中最小的儿子,但是大法使他变得吃苦耐劳,无怨无恨。他的这种精神也深深感染了我。

记得我怀孕后贪睡的很厉害,有一次先生下班回到家,当时我中午吃完饭的碗筷都没洗,等他下班回到家时,我还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我半睁着眼睛看先生回到家会有什么反应,结果我发现他丝毫没有埋怨的意思,甚至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放下手中的公文包开始洗碗,洗完碗筷,就开始很自然的切菜做饭。当时先生的这一反应让我非常感动,感叹大法可以把人变得如此能够忍耐和宽容。

第二天又看到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让我颇受启发,于是下定决心,按大法的要求,要做个贤妻良母,做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从那时开始,我开始学习做饭、持家、干家务活。

几年后,父母来国外看我,他们都非常惊讶曾经在他们眼中动不动就爱发脾气的娇小姐,竟然变得如此能干,如此的温柔贤惠,甚至很多他们都不会做的食品,我都会做。

曾经,父母因一开始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再加上先生因炼功而无法得到去中国的签证,所以原本父母反对我修炼,反对我们结婚,但是当他们看到我的巨大变化时,看到修炼大法的先生的品格时,他们不但不反对我修炼,而且还告诉亲戚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父母还多次都感叹道,“你丈夫确实是个很好的人!”他们非常庆幸我找到了个好归宿。

儿子从小我就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原则教育他,所以在幼儿园,老师都对他处处忍让的态度表示赞叹,在学校,老师多次提到他是班中最听话的男孩。

以上是我得法后的一些身心变化,我们都还有很多不足,还在修炼中不断的一层一层的放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