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中修炼真幸福

更新: 2016年10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今生能与师尊同在一世,做师尊的弟子,我感到真荣幸。师尊的呵护,大法的超常,多次发生在我身上,下面举一个例子,来表达我对师尊的敬仰和感恩。

摔伤胳膊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份,为了让外孙们尽早穿上棉衣,我顾不得吃饭、睡觉,连夜赶制。就在给外孙子送棉衣的路上,我跌倒在冰雪的路上,把胳膊摔成了重伤。

到了女儿家,亲家母和女儿就让我去看医生,让女婿送我到医院治疗。在路上,我给女婿讲真相,说我不去医院,我有师父保护,保证会好的。女婿是常人,理解不了,只相信去医院才能治好。这时,我就对他讲我在大法修炼中受益的事情,讲大法的美好,讲全身的病不治自愈,十几年了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除在劳教所被迫害外),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错的,讲大法的超常和神奇,让他们放心。

他们明白了真相后,强求送我去医院的念头没有了,把我送回了家。晚上,我没有吃饭,也没感到饿,躺在床上,胳膊痛得闹心,全身不舒服,感到手放哪都不行,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持续了好几个小时。

痛得实在不行了,那一刻我想到了师尊,在心里喊师尊救我。当时胳膊就缓解了,不那么痛了,一会就睡着了,一个多小时后,就又开始痛,师尊讲:“业力是一块一块的消”[1],痛得还是受不了,师尊还讲:“一会又上来一块,就又开始痛”[1],那个滋味难以入睡。

这时我就下床炼功,只能一只胳膊动,五套功法炼下来后,就又上了床,躺下不一会儿,又睡着了。一晚上,五套功法炼了两遍。

等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发现摔弯了的胳膊不弯了,手背上凸起的骨头包没有了,不动时,胳膊也不痛了,身体也轻松多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替我承受了。

医院诊断

上午儿子回来了,关心的问:“很痛吗?”我说:“不痛。”他不相信,担心、着急。电话通知他两个姐姐,他们要求我到医院做检查,在强烈要求下,孩子们陪我去了本地医院,做了拍片检查,结果是:右手腕几处粉碎性骨折。大夫让儿子办理住院手续,我坚决不同意,起身就往外走。大夫跟出来,不让走,喊着我:“大姨,你的胳膊伤的很厉害啊!”我只当没听见,就继续往前走,这时,孩子们也跟上来,要求我住院治疗,我执意不肯,儿子哭着要在我面前下跪,千方百计要求我住院。儿子的心情我理解,劝说他:“我不会有事的,请你们放心,咱们回家。”

法轮功功法的超常

回到家,由儿子照顾我,给我做饭。自摔跤后,通过炼功,胳膊恢复的很快,几天后,就能做饭了。有一天晚上,我正在炼功,被儿子发现,他说了一句:“你真厉害呀!”我知道是师尊在用他的嘴鼓励我。

有一天,儿子突然问我:“娘,您怎么不发烧啊?”他觉得不可思议。我就给他讲真相,告诉他:炼功的人的身体是带有能量的,给他讲了大法的超常,讲了他们也在受益。告诉他师尊讲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道理,过程中他听的很认真。

通过炼功,我的胳膊恢复的很快,一星期后,右手手指就有知觉了,手指头会动了,半个月后就能做家务活了。做活时,我习惯用右手,可受伤的恰好是右手,所以做活时就比较难一些。

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其实我觉的难与不难,看对什么人讲”[1]。谨遵师尊教诲,大法开启着我的智慧,什么困难也挡不住,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这是常人想象不到的,没有大法指导,我自己也做不来的。我知道:是大法的超常,是师尊给了我能量和一切。

修炼中的幸福

转眼到了二零一三年除夕,家家户户都在包水饺,我也剁好了馅,和好了面,准备包。这时二妹打来了电话,说她一块把我家的水饺也包了,包好了,给送过来。一会儿,三女婿又来送水饺。他们想象不到:我的胳膊从发生事故到能包水饺时,还不到四十天。

还有,在胳膊受伤期间,我用胳膊挎着砖块铺路、扫雪,人们也都看到了,这件事也见证着大法的超常和神奇。

常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还得打针、吃药、住医院治疗。然而,我们炼法轮功的人,不用打针、吃药,有什么病时,炼炼功,很快就好了,怎么能比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