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西人新学员的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五年四月得法的。以下是我至今走过的修炼之路。

我是在墨西哥的蒂华纳出生、长大的。现在我是一名律师,我在加州圣地亚哥工作。一次我在等电梯的时候,一位住在同一幢楼的学员向我弘法。这改变了我的一生。此前,我生活暗淡,我生活在忧郁、空虚之中。似乎神忘记了我。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其实师父那时已经在安排我的修炼道路了。

学习炼功

二零一五年四月的第一个星期天,我在圣地亚哥遇到了一组同修。他们都很欢迎我。同一天,我得到了一本《转法轮》,从此我开始学法。

我想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第一天炼功的感受,或许对大家今后帮助新学员的时候有用。首先,我记得对开始炼功充满了热情。我迫不及待的想马上开始炼。

在炼第一套功法时,我想:“这很简单”。“我喜欢这功法”,“我能炼”。

在炼第二套功法时,当抱了几分钟的轮之后,我想:“这音乐播放器出故障了吗?有没有人意识到我们的胳膊还举在空中呢?我的胳膊需要休息一下了。我希望没有人注意到。”

在炼第三套功法时,当我在腹前转动法轮时,我听到有人说:“很好!”我想:“好,好,我可以做到。”

在炼第四套功法时,我想:“我要让我妈妈,我姨妈,我爸爸,还有我的朋友们等等都来学。他们会喜欢的。”

现在,我在圣地亚哥参加了两个炼功小组。同时,我还在我的家乡,墨西哥蒂华纳的一个新炼功点教人炼功。在那里大法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

学法

刚开始读《转法轮》的时候并不容易。我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读完一遍。我的思想被常人社会污染的太重了,我人的观念太强了,我的认识太浅了,因此我读法读的很艰难。

从那时起,我读两种不同语言的《转法轮》总共读了十五到二十遍。我参加了三个不同的学法小组。学法与交流帮助我悟到了师父的法理,也帮助我克服了磨难与干扰。

得法后的经历

走入修炼的几个星期之后,我经历了我人生当中最有意思的一件事。那时我正在申请绿卡,其中一项要求是要成为美国永久居民,必须要有体检报告以证明我是健康的。体检中唯一一个具有伤害性的测试是肺结核测试。测试时,需要在皮肤下面注射一些病毒。两个护士和我在测试室,一个擦洗我的胳膊,另一个准备注射。

我寻思: 这不是很可笑吗?要证明我是健康的,他们要让我先带上危险的病毒。但是不管怎样,我还是准备坦然面对。

当第一个护士试图用细细的针尖扎我的胳膊的时候,她没成功。她又试了两、三次。两个护士又仔细检查了我的胳膊,又在我皮肤上摸了很多次。第二个护士又来试图给我扎针,她也没成功。她们又检查了针头,针头是好的。我能看到她们脸上的迷茫和我皮肤上的红点点。于是她们什么也没说,离开了测试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第二个护士拿了个新针头过来。她说:“前面那个针头坏了,我拿了个新的。”于是她又开始准备给我注射。

师父说:“我们有个学员到医院把针头给人家打弯了好几个,最后那一管药都哧出去了,也没扎進去。他明白了:哎哟,我是炼功人哪,我不打针了。他才想起来不打针了。”[1]

我想不起来那时我对这段法是怎么理解的。但是现在我意识到师父的法身已经在看护着我这个新学员了。

最近我经历了一次大的净化身体。我开始觉得胃不舒服,然后每隔二十到三十分钟呕吐一次,我试图读《转法轮》并发正念,但是我的思想不能集中。五个小时以后,我开始接受治疗。事后我非常沮丧,因为这一关我没过去。当我能静下来的时候,我开始读《论语》,这时我感到非常平和。

两天后,当我心里还在为没过去关而郁闷的时候,我读到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没做好不要紧的,那就下次把它做好,找找原因在哪里。”[2]“你后悔多了又是在执著。”[2]

我知道怎么做了。我有可能会面对同样的考验。不过这一次我已经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了。

一个星期之后,我和两个同修一起到中领馆发正念。结果当天我就开始胸口痛,咳嗽,流鼻涕,流眼泪。但是我没有太在意这些。我照常做三件事,参加小组学法,讲真相及推广神韵。

一天,我在床上起不来了。我的头裂开似的痛。浑身疼痛,发烧,发冷,不停的咳嗽,流鼻涕,于是我决定呆在家里,在床上歇着。一天过去,我的情况越来越糟。于是我拿出书,看着师父的照片。我想请师父帮我。接着我又想也许我的身体需要净化,所以我又忍住了。学过法之后,我又看着师父的照片,这次,我请师父帮我了。

当我继续读师父讲法时,有个关于病业的提问,师父这样回答的:“该做什么做什么”[3]“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他病业一下又好了。”[3]

我就这么做了。到第二天,我几乎恢复正常了。

讲真相

当我决定讲真相的时候,我试图记住乔高-麦塔斯报告中的一些事实,因为我想用更多的事实说话。

我的第一个讲真相活动是在墨西哥蒂华纳市举办的一次约三百到四百医生参加的医学会议。我设了一个展位用于提供关于在中国的器官活摘的消息并收集签名,并向这些医生介绍反强摘医生组织。

在这次活动中,我向医生出身的蒂华纳市市长讲真相,也向在同一地点参加另一会议的美国驻墨西哥总领事及相关人员讲真相。感谢师父作出的这一安排。

此次会议中,我的律师事务所要做一个关于过境医疗旅游的法律问题的报告。我事先做了研究,并为我老板准备了报告内容。但是在报告前半小时,我老板由于家庭紧急事宜必须马上离开,他就把做报告的事交给了我。

一开始,我非常紧张。我从来没有在这么大规模的会议上向这么一群听众做过报告。缓了一下,我想起了自己是个修炼人,这是师父的安排,我知道我必须要做这事。我向师父说:“好,我做,请帮助我。”

我的报告就这样开始了。总体上讲,医生们和其他医务工作者的反映还是相当不错的。我知道,我也能感受到师父自始至终在我身边。这是作为一个新学员的一次难以忘怀的经历!

此后,我参加了第二个在墨西哥召开的医学会议。我也访问过不同的医疗组织,如家庭医生,整型医生,去讲真相并收集签名。我目前在与另一个医学组织联系以参加他们今年十一月举行的一医学会议。我想师父可能看到我身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一些技能,我乐意接受这种安排。

正念

当我决定要参加全球发正念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些干扰。在我设置了发正念闹铃的二十四小时之内,我在单位安排工作,我觉得我身体非常沉重,我的工作整个乱了,问题一个接一个。这天结束时我思考了一下,我觉得我可能需要这一经历来感受我们的念力有多强大,也用此让我发现我自身的漏洞。第二天,我的冰箱坏了,我不得不给房东打电话。第三天,我的厕所漏水了,我不得不又找房东,因为渗水,我不得不把墙打开,移掉地毯,我不得不再找房东。我想给房东讲真相,但我又觉得在这个时候给他讲他可能不会接受。所有这些麻烦干扰了我的生活和学法。但是我的正念慢慢加强了。旧势力给我们制造了魔难,但是因为师父在正法中给予了我们能量,我已经可以与他们抗争了。

师父说:“所以发正念这事大家一定要重视起来,不管你自己觉的有能力和没能力,你都应该去做。你清除你自己思想中的,那是在你自己身体范围之内起作用的,同时你要清除外在的,那与你所在的空间是有直接关系的,你不去清除它们,那么它可不只是迫害你、抑制你,它还要迫害其他的学员、其他大法弟子。”[4]

法轮大法如何改变了我

我前面提到,在修炼前,我的日子是沉闷的,空虚的,我感到孤独与失落。法轮大法给我带来了光明的未来。他使我找到真正的我,让我一点点去掉人的执著与人的观念。我对以前那些用来充满我生活的那些没用的东西没有什么兴趣了。

在工作中,我学会了去用慈悲之心对待客户,而不是去抱怨他们。现在,当我遇到问题时,我总是向内找。当我发现了执著,它立即就消失了。我也开始注重与他人交流的方式和我的言辞后面的意图。我不再被不愉快的记忆带动,我开始感激我的生活经历,因为这些都是我向内找,溶于法的一部分。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二零一六年旧金山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