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正念显威力

更新: 2016年10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

绑架

去年,我县同修参与诉江,后受到干扰很大。最开始,警察拿着控告信走访,城乡被骚扰的同修大概有二百人。等到十月份,警察开始绑架大法弟子。我们也不承认迫害,及时曝光。我忙着营救同修,忽略了修自己。

有天晚上,我梦见自己是古代的一个侠女,有强盗找我来了,我就用轻功飞到房顶,看着由远而近的强盗,毫不客气的用暗器,收拾了一批又一批。我進屋以后,发现又来了一批,已经快到我家了。我飞到房顶一看,有六、七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强盗已经离我很近了。这时,我手里就剩下一把剪刀了,我就想着怎样才能对着走在最前面的强盗头子一击毙命,只有这样,我才能不被他们围住。正想着,我就醒了。

对于自己做的这个梦,也没在乎,白天还在为营救同修忙着,晚上又下乡。等到第二天一早,我家大门还没开呢,派出所的警车就停在了我家门前,有六、七个警察進了屋。

他们進屋就四处看,要搜查,我不让,他们就要带我们夫妻二人走,我不让丈夫跟他们走,还不能让他们搜家,因为头天晚上刚拿家很多大法资料。

我就和他们讲了一会真相,他们还要抓我们。我说,我自己跟你们走。我和这些警察刚走到外面,就听我婆婆喊那个所长:“你把我家剪子放哪了?”所长说:“放到外面窗台上了。”

我当时还没听明白,后来到派出所才想起来,走在前面的原先不认识的派出所所长正是我梦中梦到的强盗头子。他進我家屋里后,就害怕放在走廊窗台上的剪刀,就偷偷的藏了起来,那时,我才明白原来师父已经点化我强盗马上就到我家里,可我就是不悟。头些天警察也找我好几次,都没找着,我就放松了。

他们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后,把我丈夫也抓走了,怕我知道,就把他关到另一个派出所里。

整体配合 发正念 显神威

警察把我们夫妻都绑架后,就开始非法搜家。他们发现了很多大法书籍,要拿走,我公公说:“你要我的命,我都可以给你,就是这些大法书,你一本都不能拿走。”那个警察看看没动,发现了我用的真相手机十多部,也没多想,就放到了一边,其余的资料在师父的加持下,他什么都没看到。过后,同修就把手机拿走了。

第二天,警察又到我家来,明说要找昨天的那些手机,翻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就走了。

同修听说我们夫妻二人都被绑架后,大家都很重视,第一时间把相关责任人的信息都上网曝光后,大家自发的在一起发正念,有的同修到我家,一发正念就是好几个小时,有的在其他同修家一起发正念。有协调同修到我家鼓励我公公婆婆去公安局、派出所要人。

我公公和婆婆那天去公安局要人,协调同修组织大家发正念,他俩走到公安局大门,没费劲儿就進去了。等走到一楼门时,也有人给开门,大门都是用指纹识别的,没有内部人开,门外人根本就進不去。

我公婆打听到国保大队在三楼,到了三楼,也是有人给开门,一切都象安排好了似的,国保大队门锁着没人,我公婆就進了挨着国保大队的那个屋里,和那里的警察讲真相。那个警察不认同,就和我公婆争论,刚争论不久,就看那个屋里的电一下停了,电脑爆了,紧接着,挨着的另一个屋电脑也爆了,就这样,整个三楼电都停了,电脑全都爆了,在电脑前坐着的警察吓得“妈呀”一声往外跑。看到这样,我公婆就回来了,到了晚上,同修听认识的警察说:“那天公安局损失的得有好几万元钱,电脑都不能用了。”

我公婆还去派出所找所长要人,给他们打电话等等,这是他俩头一次参与营救同修,整体配合的事情,对他俩的触动很大。

等我七天回家后,我婆婆高兴的和我说:“那几天,大家配合的太好了,同修都很上心,正念发的也可好了,在另外空间看,一定是把公安局(的败坏物质)都给‘炸’了。”我明白这都是师父的加持,同修配合的结果。要不,那些真相手机他们看到都和没看到一样,这不就是师父在保护我吗?!真是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同修平安回家

在把我抓到派出所的当天晚上,国保大队长非法审问我时,告诉我,那天他们是统一行动,骚扰了好几个同修,其中有一个同修大哥,在他家搜出来电脑、打印机、硬盘,还有一百多张邮寄诉江的快递回执单,国保大队长和我说,你不用核计他了,这次他指定撂里了,没有个五年八年的肯定回不来,而且市局一直在我县成立专案组调查,他们一直在找谁是带头的,他指定是头了等等。

我当时很担心这位同修,在看守所的七天,我一直在给他发正念,等我回来后,我和同修们交流,同修们也一致表示必须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用各种方式讲真相,同时我在心底里发出一念,三十七天之内,同修必须回家,最后在三十七天,同修真的回了家。

师父救了我公公的命

在前几天晚上快到十一点了,我婆婆开我屋门,喊我夫妻俩起来帮着我公公发正念,我俩马上穿好衣服,到我婆婆屋里看。我公公坐在炕里说,他从晚上八点左右,右侧肋叉就开始疼,一直不见好,实在挺不住了,才让婆婆喊我俩帮着发正念。

我们就坐在旁边发正念。过了十二点以后,我公公说,你们俩回去吧,不见效,还是加重状态。我当时就说,不行,必须坚持发正念。当时看我公公被折腾的状态和我娘家妈妈几个月前临去世时的样子很像(我母亲是常人,在今年五月底因为心、肺衰竭去世,我亲眼看见她在医院从开始有点难受,一点点发展到死亡)。

我公公说疼痛的位置到了心口窝,脸的颜色都变了,把晚上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我问他是否有去医院的想法,他说不存在,我把自己都交给师父了。我说好,这是邪恶取命来的,咱们必须坚持发正念,另外空间的邪恶都清除了,这个空间的身体才会发生变化呢,千万不能怀疑正念的威力。我公公说,也许我业力太大了,你们回去吧,我自己承受。我马上说,不对,这不是消业,这是迫害,我们决不能承认。

虽然头几年我公公对法犯罪了,但是他已经认识到了,就是有不足,有师父在,有法在,也不能允许邪恶迫害的。我一直坚持发正念到第二天早上将近八点,共发了九个小时,看我公公才好转,平稳的闭上眼睛,睡着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