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由执着心招来的麻烦化解了

更新: 2016年11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一日】今年九月初的一天早上,我和同修照例去大街上讲真相、发资料救人,十点多钟时,刚走到一个公交车站旁,突然有人从身后将我的手抓住说:“不准走!”我回身说:“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手。”那人说:“我们是城管的。”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被绑架了。

修炼十几年了,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心里有点慌,腿也不由自主的在发抖。这时我想,别抖啊,叫邪恶看见了多丢人啊。这念头一出,我就跳了起来,双手在空中挥舞,大声喊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都要记住这九个字,你们就有美好的未来。”我不停的跳,不停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喊声越来越大,跳的越来越高,脚下象安了弹簧,轻飘飘的就弹上去了,落地也是轻飘飘的。同修告诉我说我跳得很高。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人都被震撼了,大家都静静的听着。此时警察来了,把我们送上了警车,我大喊:“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是被迫害的。”上了车我还在喊。

等我停下来不喊了,我发现我腿不抖了,心里也不慌了,很平静,刚才的紧张情绪一点都没有了,就象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加持我!如果不是师父加持,我一个八十岁的干瘦老太太能跳那么高吗?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喊吗?当时同修也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警车开了一会儿,警察叫我们下车,说是到了什么派出所,我边下车边在心里求师父:这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明天我们同修还要来我家学法呢,求师父救救弟子,我们今天一定要回去!这样一想,心里踏实多了。

一進派出所,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就七嘴八舌的对我俩说挖苦话、讽刺话、恐吓话,我俩都不做声,问我们年龄、住处等等,我们一概不做声。其中一个警察说:这两个太婆是哑巴。这时我俩同时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不停的喊,他们叫我们别喊了。这时有个警察说:她们什么也不说,把她们送分局去由分局处理吧。

我俩走出门时,有个警察对我小声说:“你们到了分局以后,也象在这里一样,一言不发,他们今天就会送你们回去的。”正法進程到了这一步了,许多警察也明白真相了,也在利用他们的方便在帮助大法弟子,他们也在摆放他们自己的位置。

中午时分,我们被送到了公安分局,来到一个办公室,有个胖胖的警察(好象是个头)问我们姓名、住址,我们都不作声,胖警察说:“年龄总要说吧。”我做了个八的手势,“啊,你八十岁!”他转向同修,“你呢?”同修做了个七的手势,“啊,你七十岁了!”“你们站起来照个相。”我们不站起来。他说:“不站起来也要照。”他对着几个警察招手说:“你们都过来,把你们的手机拿出来,同时给她们照。”我一看有六个警察,都把手机对着我们,同修直摆手说:“你们不要照,照了你们手机会坏的。”我们坚决不配合,都低着头,我心里不断求师父,叫他们照不成。

不一会儿,一个警察叫起来,我的手机怎么这样了,坏了!其他人也先后都说自己的手机坏了。胖警察就动气了,吩咐拿照相机来,站在我身边的一个警察说:行了,别照了,她们不知道有什么功,照相机还是要坏的。胖警察就说,把她俩分开,同修就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去了。

我被带到里面一间屋,说是要做笔录。里面的警察就过来抢走了我的背包,翻出了包里未发完的真相资料、粘贴、真相币,还有我的老年证,电话簿,摊开在桌上准备拍照,我急了,求师父让他们照不成。一个警察问我东西是谁给的,文化程度等等,我一概不回答,叫我签字,我也不签,后来他们自己写上,零口供、拒签。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一句话:你血压升高,心动过速。我马上要求上厕所,我站不起来了,双腿发软。过来一个女警察扶我,我身体往下沉,又过来一个女警察,一边一个扶着我。

从卫生间回来,听到他们在小声议论:这个太婆连站都站不住了,赶快送回去吧。回到一间屋里坐下后,女警察问我哪儿不舒服,我说我可能血压高上来了,心里发慌。她叫我休息一下,她去帮我倒水,我说不用,我包里有水。

师父告诉我们:“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当时我心里很平静,想到师父教我们向内找的法理,我肯定哪没做好,才招来这次麻烦。仔细的回忆我今天所做的事情:我们一路走来,发了一些真相资料,劝退了几个有缘人,后来就看到一辆城管的车,我正准备往车里放真相资料时,同修叫我不要发,说周围眼睛太多。我当时没听她的,我也未发正念,我就往车里放了资料,当时我还很高兴:我这不是发了吗,显示心、欢喜心、不配合的人心全都出来了,就是这些人心惹来了这次麻烦。找到了执着心,我赶快去掉它,心情舒畅多了。

这时一个警察对我说,把你孩子的电话报给我。我问干什么?他说,叫你孩子接你回家。我不想惊动孩子们,我说一个号码都不记得。警察说那好,你的同伴家里来人了,你就等着跟他们一起走吧,但是那个太婆要送去体检,证明她有病我们才能放她,否则我们就要按上面规定办,把她送到洗脑班。这时我要求见见同修,警察说去劝劝她吧,别一直对着墙发呆,一言不发的。见到了同修,她说她一直在发正念,没有想到向内找。我说赶快说你身体不舒服,去体检时求师父加持,今天我们一定要回家!

他们送同修去体检了,我等在那里,正好给在场的警察讲真相。進来一个警察,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修多高了?”我说:“这个不好说啊,总的说来我没修好,否则我就不会被你们‘请’到这里来了。”我说完,他就出去了,不一会他又進来了,“我再问你,你们每天出来跟别人说什么东西,还说是救人,你们自己都没修好。”我说:“我原来一身病,现在我八十岁的老太太每天出来讲真相,不是我师父把我救了,我能这样吗?我们师父教我们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比好人还要好的人’,我们夏天顶着烈日,冬天冒着严寒,没有年、没有节,放下生死出来讲真相救人,你说我们不是好人吗?我们发资料讲真相是为了救你们,因为邪党坏事做多了,连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这样惨绝人寰的事都做的出来,天还不灭它吗?!你是它的一个成员,它被解体了,你不就成了陪葬品了吗?”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接着说:“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一堵墙要倒了,我告诉你,那墙要倒了,赶快离开它,你不但不听,还要靠着它。这个墙倒了,你是什么下场,这不是很明显的答案吗?”听我说完,他又出去了,一会儿又進来问我:“你刚才说天要灭它,谁告诉你的呀?”“石头告诉我的。”“哪个石头?”“贵州省贵阳市平塘县掌布乡有块二亿七千万年前形成的石头,五百年前掉下来,裂开成两个石头,长七米,高三米,宽一米,裂开的断面上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中国科学院院士等十三人参观鉴定后,一致认为自然形成,没有一点人工之作……你没有看见过天上的神仙,你可以去看一下地上的神石,我去看了的,非常壮观、殊胜。”我说完,他又出去了。

好一会也没人進来。我就发正念、背法。快下午六点了,同修体检还没回,警察说,我把你们社区的主任请来了,你先跟他回去吧,我心里一惊,怎么把社区的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老年证上有地址。大概七点左右我就到家了。同修大约在晚上九点多钟也平安回家了。

一场由执着心招来的麻烦,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加持下化解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