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就是最安全的

更新: 2016年09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今年上半年的一天,我与本地三位同修去一个公园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恶意举报,当地派出所出动了几位警察两辆警车,把我们四位同修带到派出所,把我们的包全搜遍了,把我们带的还没有发完的真相资料、光盘、小册子、真相币全收去了。在车上,我们几位同修就不断的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并不断的请师父加持弟子。

我跟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讲真相,劝他不要迫害好人,我告诉他,大法弟子是按宇宙特性“真、善、忍”修炼的,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出来讲真相是在救人,是在做最大的好事、善事,是我们师父慈悲众生,不愿看到太多的世人被邪党的谎言蒙蔽,从而善恶不分而被淘汰。迫害大法弟子是要遭恶报的,周永康就是因为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

在派出所,我们一直不停的讲真相,劝他们给自己留条后路,不要一条道走到黑,那样会害人害己的,还讲了邪党反天、反地、反宇宙、反人类的罪行,江氏流氓集团的腐败卖国的罪行。用自身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体会,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同时给做笔录的警察用化名做了三退。

一个警察说:“我们打你们了吗?”我说:“我们修炼真、善、忍,第一个字就是真,你们没有打,我们不会冤枉你们的,我们都说真话。”我们几位同修配合,有的发正念,有的讲真相。

一个警察翻我的包时,把我的身份证和女儿的身份证翻出来了,这身份证是前天办事时需要用的,办完事忘了拿出来。他们翻到身份证后,就从电脑里调出来信息,不停的给单位打电话,我没有动心,心里求师父加持,叫他们不要打通,全盘否定他们所做的一切,对我不起作用,警察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

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天国世界的众生,还有那么多没有三退,没有得救的众生都等着去救度,我不能在这里呆着,这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出去讲真相救人,请师父加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间断的发正念。

看时间快到九点钟了,警察还没有叫我们走,因为我每天都要骑车接女儿,怕时间晚了,女儿担心。

这时,我继续找自己还有哪些地方没有做好,利用上厕所的机会,我跟同修说:这几个警察我们该讲的都讲了,我们应该给他们领导讲真相。同修说:他们所长没出面,我们怎么讲呢?

除了发正念铲除邪恶外,我还发出一念,即使我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有师在,有法在,大法弟子会在法中归正自己,绝不认可旧势力的迫害,它们不配。

反思自己近段时间由于讲真相每周基本上能劝退三、四十人,心里起了欢喜心、显示心,对女儿的情也出来了,那执着心原来还有那么多,自己还不觉察,好险啊!立即归正自己。

不一会,一个像领导模样的人走了進来,大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几位同修没有吱声,我回答说:我们是炼法轮功的,所长转身对她们说:那你们怎么不炼呢?你们跟她学(指着我),跟她炼呢?

我站起来正想跟所长讲真相,所长马上说:你们快走吧,今后有时间,我找你们学法轮功去,我说了一声,我们遇到好人了。就这样我们四位同修回到了家。

到家后,我立即打了出租车,去女儿单位去接她,门卫说:“早就下班了,你怎么才来?”在车上,我跟出租车司机用化名做了三退。

回到家,已经十点了,女儿正打电话到处问,见我回来了转忧为喜。回来后,我清理包里的物品,发现我身份证在,女儿的却不见了,心想,遭了,女儿的身份证落在派出所了,心里求师父叫女儿的身份证回来吧。

第二天早晨,我跟女儿讲:你的身份证被我弄丢了。女儿说:没有啊,我找找,一翻她的包,发现身份证原封不动放在她的包里。我知道这是师父帮了弟子,那份无限的感激的心无法言表,泪水从我的眼里流了下来。

事后,同修们说:那天的事好象就是针对你来的,我们坐在一边,都没有怎么问我们,可能看你年轻些吧。我什么也没有说,想起师父说的:“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1]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通过这件事,弟子悟到许多过去认识不到的人心,请师父放心,弟子在师父正法的最后时刻,一定会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多救人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些操劳。

跪拜师父,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