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观念障碍 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名中专学校的英语教师。在中学读书时就喜欢钻研文法,喜欢抠字眼,甚至跟自己的语文老师争论语法问题。我一辈子就是喜欢挑毛病,不管是对同行还是对学生,是对社会还是对家人,对别人还是对自己都是看缺点多,认为知错改错才能進步。

正是这几十年的习惯,造成我在初期学法时不仅喜欢抠语法、抠字眼,还喜欢怀疑这,怀疑那,尽管我认识到这是不敬师信法的表现。像我这样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学法,因为有着较多的专业知识(后天观念),受过更多的所谓科学思维的训练,不盲从,总是自觉不自觉的用后天得来的所谓科学观念来衡量大法,用我的文法知识来看师父的讲法,因此影响了对师父和大法的信。

就拿文法的问题来说吧。即使从常人的语言学理论上讲,语法也只是约定俗成的语言规则,有其主观性和随意性。只不过一旦约定了,它就成了一定之规,一般情况下大家都要遵守。语言规则这种约定俗成性决定了它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总是随着语言在使用中的变化而改变的。尤其是特殊的历史时期,特殊的场合,特殊的人物,都可以突破语言规则的束缚,从而改变了语言规则并被语言学家所承认,最终被语言规则所接纳。

在历史的今天,师父用中文开传宇宙大法,还有什么时期,场合,人物比这更特殊?这是任何特殊都不能比拟于万一的!“今天”,“大法”,“创世主”,只有我们大法修炼者才能理解并领会其中的伟大、深刻、难以用任何词语来尽述的含义。其实,关于语言规范问题,师父有一段专门的讲法。从师父讲的法上来看,常人的语言规则怎么能从表达方式上限制师父传宇宙大法呢?

影响我学法的不只是我迂腐的文法观念,还有所谓科学、常识等观念让我总是对法中说到的一些现象和事情充满疑惑,觉得难以置信。我看常人书籍的习惯是喜欢思考,联想,质疑,所以在初期学法时总是抱着找疑问的心去学,几乎每读一遍《转法轮》我都会发现一些新的疑问,当然也有疑问得到解决的时候。每当一个疑问得到解决的时候,我会很高兴,并像嘲笑那些无神论者那样嘲笑自己的无知,最终错的还是自己。

其实我在初期学法中总是怀疑这、怀疑那,还是因为受常人的“怀疑一切”的思想影响。怀疑一切,在常人中,特别是在知识界中是对的,甚至是必要的。为什么呢?因为人的思想、知识和科学都不是完善的,都是在不断的進步和发展。要想進步和发展就必须有怀疑一切的科学精神才能突破前一个高点或已有成就的禁锢。而神给人的东西,对人来说就是最完美的,人不可能再发展它,因为人不可能超过神。例如中医的经典《黄帝内经》就是神传给中国人的。后世不管出了多少大医学家,在中医的基本理论上都没有超过《黄帝内经》。《周易》、八卦等,也都是后人无法超越的。所以人对于神是不可怀疑的。

由于我是锁着修的,师父所说的炼功中应该出现的现象,我几乎都没有遇到,也因此总是造成我对法的疑惑。这时我就想,修炼前我身上那些医院治不好的病怎么好了呢,这难道不也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奇迹吗?应该说是神迹。其实所有的疑问和不信都是我们从小被灌输的无神论思想和后天在学习、生活中形成的观念在作祟。

思想形成了观念它就根深蒂固的扎根于人的思想中,甚至成为一种下意识东西。虽然我早就抛弃了无神论的思想,可无神论的观念总是在无意之中,不自觉之中起着作用。要想清除掉这些无神论的观念是非常难的。耶稣传教时,跟随他的那些门徒亲眼见到并亲身经历了那么多的神迹,可是一旦遇到危难时,他们的第一反应还是逃跑,置老师于不顾!反而是一些没文化的百姓比他们这些天天跟随在耶稣身边的门徒们更信耶稣。因为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更少有错误观念的干扰,也就更容易做到信,更容易迷信。

“迷信”,在迷中仍能坚信,实际上也是一种悟性。人身处迷中,以为眼睛能够让他看明白,科学能够让他理解明白,殊不知恰恰就是他的眼睛欺骗了他,科学的观念蒙蔽了他。人对神,只能“迷信”。这是我修炼这么多年在信与疑的苦苦挣扎中得出的认识。我还深深的认识到,要想做到这“迷信”,对受过多年科学教育的人,对于有着许多后天观念的人,特别是所谓聪明人来说是很难,很难的。我经常想起大家都知道的那个“金佛”故事中跳油锅的情景,也经常问自己,如果师父让我跳,我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吗?“滚油能烫死人”的观念会让我胆怯、犹豫吗?是的,滚油能烫死“人”。可是,当师父让你跳的时候,你能信师信法,放下了生死,你就成佛了。佛还能被烫死吗?也有可能是,你看见的那滚油是幻化出来的假相,师父用它来考验你的“信度”。我们大法弟子知道,自从大法开传以来,大法显示了无数的神迹,这岂是释迦牟尼和耶稣当年所显神迹可比的?而且在每个大法弟子的身上几乎都出现过神迹。我们简直可以说都是开着修的!

个人认识,层次所限,局限性和错误在所难免,恳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