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态纯净 只想要做师父就帮

更新: 2016年1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看了明慧网页及《明慧周刊》773期交流文章“一位技术同修的苦恼:同修们请不要依赖崇拜我”一文,感触很多,与大家交流。

一、在纯净心态下,想做什么师父都知道,就会帮我们做好。

同修的苦不堪言的心情,我很理解,因为谈到“技术”,很多人都觉的高端科技,那是专业人士和年轻人的所属,一般人不会。人类社会就是这样,所谓“隔行如隔山”,各类行业专业化庞杂的令人眼花缭乱。你需要什么,打电话就可上门服务。所以,有很多大法弟子,特别是一些老年大法弟子,对电脑、打印机、手机、还有一些电子产品望而生畏,觉的使用这些东西离自己很遥远,产生畏难情绪,如有人做,就顺水推舟,让别人做吧,有事找技术同修。

大法修炼不同于常人,这里有大法给我们开启的智慧,有师父的看护、点化,同修们也感到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二十几年的修炼中,体悟到: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就要我们的这颗心,你有这个愿望,师父就会帮你,什么都能帮你做,师父还把荣耀都给了我们。所以,大法弟子在这社会中,在证实法的路上,出现了数不清的奇迹令人难以置信,而且不分年龄、不分男女的超常发挥,连常人都觉的大法弟子什么都能做。如:安装大锅、电视插播等等很多都是没有专业知识水平的人连想都不敢想的。就拿搞技术的同修来说,哪个地区都有搞技术的同修,可是,大部份甚至是都不是学这个专业的,都是修炼大法之后才有的技术。

我在2004年开始一个人在资料点做资料,上网下载,开始时有个同修教我上网,可是我那时没想做的时候,怎么也学不会,看到鼠标快速的在我眼前晃动,有时眼睛把鼠标跟丢了,他越着急,我的大脑反而一片空白,思维就象凝固了一样,把教我的同修气的不想再教我了。

做什么要有自己主动想要做的想法才行,这个很主要的。所以当我一个人做资料的时候,自己不知不觉的什么都会了,自己还意识不到,直到有一天,我要给师父做贺卡,想移动图片,怎么也移不动,反复的做了几次,也没着急,继续做,结果我的手和大脑就象就是有人告诉我一样,很熟练的就移动了图片,然后再去做就忘了,一会又会了,而且想要做什么样的,就自己会了。这时,我才真真切切的知道了是师父教我的,师父帮我做的。

为了上传文章,我设计文档的时候,文字一会儿就没了,一会又拖不动了,要学的东西太多,但是,我只想要做,师父就帮助我完成了。

后来,我就教同修做资料,那几年,几乎我地的机器都是我买的,而且机器出问题了,难度不大的,我自己就会修好。真是,你想什么,师父都知道。

2004年,我在明慧网上看到一个图片,“冰天雪地曼哈顿”:一个西人同修,抱着一个酷刑展板站在雪地里,头上戴的棉帽子上面挂着白色的雪花,一动不动的站着。我看到这个场面后,眼泪不住的流,心里说:大陆大法弟子受迫害,海外大法弟子做酷刑演示,揭露迫害,吃了那么多苦,令人感动。我们自己受到了迫害,为什么不能做酷刑演示啊?几天以后,外地一个协调人让我去他们那里开交流会。开完交流会之后,协调人告诉我,姐,明天我们做酷刑演示,你别走了,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真的很激动,眼泪差点掉下来,我知道,师父知道我有这个心,才安排了这个事情,成全了我的心愿,谢谢师父。

同修B也让我很感动,她已经75岁了,还曾经是30多年的癌症患者,可是,她从不把自己当作老人,每天骑个电动车到处走,当年,迫害初期的19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上访,被抓回来,关押在行政拘留所期间,那次,她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被非法提审,把那些警察气的说:老太太都这么顽固,年轻的就更别审了。结果,两天之后,把被抓的同修都放回来了。到北京上访,她也没落下。2001年,她到商店买了一大卷子白布,扛着,那年“513”之前,做了100多个条幅,一天晚上,大家一起出去挂了几十个条幅,一个条幅早上8点多还在楼上飘着。这些年,她给同修买打印机,到外地背回来,自己有几个打印机,做资料,刻光盘,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付出了很多,电脑虽然不完全通,但她能做大法的项目。和她在一起很少有畏难的情绪。诉江的时候,她也是积极的走在前面,还把自己的控告状邮寄给当地的政府官员等。

还有一件事,让我看清了做事时的心态很主要:同修B给我拿了三十个条幅,A3纸打印的,一张纸两个条幅,再用压模机压模,一侧打两个孔,系上绳子,绳子的顶头拴上铁疙瘩或石头块,可以扔到大树上、电线上等高处,但每次去挂的时候,都是5、6个缠在一起,分开的时候就容易互相搅着不易分开,很费劲的。我当时什么也没想,很轻松的,虽然不知道怎么做,但是只知道不想他们那样的缠在一起。当我拿来要做的时候,还是没有为怎么做而苦思苦想的,结果,我好象自己想的一样,拴完铁疙瘩就去找透明胶,把铁疙瘩用透明胶粘在条幅上,这样,每个条幅都是独立的,拿起来很方便的,大家觉的这样做太好了,可我也没去想怎么做,也从没想过用透明胶粘啊,就只管去做,不畏难,不犯愁,很平静的心态时,反而事半功倍,效果还特别好,那是大法的智慧,是师父帮着做的,我也没想什么,就去做了,真的不可思议啊。真是我们就是动动手动动脚,其实什么也没做,就是师父在做啊。有些事情我就有这个感受,不着急,内心平静,也是信心足的表现,不走人的思维,有师在有法在,一定会成功。但有人心的时候,就什么也做不好了。

在做大法的项目上,或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有的同修总是说不会呀。明慧网大陆法会已经召开了十三个年头了,这是大陆大法弟子自己的法会,大陆有多少同修参与了?很多没参与的都是说:不会写呀?或者写什么呀?我也没有做什么呀?就好象是在写自己的“功劳簿”似的,这个思维都不对,想的都是自己如何如何的,没有证实大法的神圣超常和师父的威德,那当然不会写了,因为我们离开了师父和大法什么都做不成。

二、搞技术的同修也是修炼人,不是常人的专业技工,矛盾中就有修炼的因素

看到写文章的同修的苦恼,我也想到了我在迫害早期的一些经历与所悟到的一些问题与同修交流。首先,作为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是修炼的人。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把自己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与自己有关联的事情、与自己发生矛盾的事情甚至是看似与己无关但是让我们看到了的事情都当成是修炼!

搞技术的同修不要把技术看成是单纯的技术,同修们也不要把技术问题看成是单纯的技术问题。这里有我们修炼的因素在里边,比如,搞技术的同修,现在都成了修理工了,我看到我地区的同修有时候满手的五颜六色的墨水,机器在家里摆了好几台,这是我看的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其它地区的问题可能更复杂了,因为同修多啊。你想,这么多要修的机器,还有其它的要解决的问题,同修哪有时间学法呀?就是学法,脑子也不静啊。所以我遇到问题的时候,总去找常人的商家那里维修,尽量不占用同修的时间。也有的同修把机器抬来抬去的在同修家,也要考虑同修家的环境。

明慧网上有好多文章提到了机器出现了故障,不是单纯的机器坏了,这里有我们要修的东西,希望他悟到,在做大法的事情同时修炼自己。就象同修在文章里提到的:有同修开始什么事情都找我,有的要我修mp3,其实我根本不会修mp3,同修就说我从前修好过(其实从前我只是把mp3格式化,又重装了一下,误打误撞,mp3就正常了);还有的让我研究研究苹果ipad,说不着急,多长时间都行;还有的同修问我,说《转法轮》里面的某个字怎么念;有的同修有不正确状态了,同修很愿意让我去交流交流。发展到后来,好多同修都找我,协调工作找我,手机升级找我,买手机找我,装手机找我,打印机的事情找我,上网找我,写文章找我,搜集资料找我,装系统找我,营救的事情也找我,说是我行,说我状态好。我感到很苦恼,与同修交流,一位同修说:“那当然都愿意找你了,因为找你放心。”往往是同修来找你的时候,容易大包大揽的接收了,那些小小不言的事情,告诉他们自己就能做了。

一次一老年同修给我一个MP3,说同修不知道怎么的坏了,不能炼功了。我就拿起来打开,一会还没看清楚就关机了,几次都那样,我问她:充电了吗?她说人说充电了。我说,我也不会修这个东西,那我拿回去看看吧。我想上电脑上查一下,结果我到家就充上电一看,一点电也没有,充一会就好使了。当我拿给她时,说:没什么事,为什么叫我碰上了?她紧接着说:我也有问题,我什么都没看,就给你了。这个事情说明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就是哪里不对了,连想都不想,也不找自己的问题,把一切都交给别人处理,有问题就推出去,既简单又省事,反正有人会,我不会。这样,如果都是别人做,也把同修自己要提高的机会给阻碍了。

当然不是说什么都自己去做,如:装电脑系统那样复杂的问题。我记得有个外地同修说:你给他一碗饭,不如教他如何种地。我觉的很有道理,因为,你不可能面面俱到一帮到底的。往往还容易产生干事心,干事心一出,那就有求必应,什么都答应,什么都能做,直到有一天忙到了不是修炼人的状态了,才恍然大悟:不对劲了。时间长了问题堆的多了,也会产生厌烦的心理,矛盾重重了。这时同修也出现了依赖心,你说这个依赖心是谁造成的?当我们做事时,做好了又有了欢喜心、成功的感觉,觉的都是自己做的,如不注意,就会生出名利心,你们有什么就找我吧,看到别人做了什么也妒嫉了。我就深有感触。所以,我觉的搞技术的同修不要把自己当成了修理工、有求必应的老好人。有机会有条件多教会其他同修,也减轻一下自己的负担,大家都方便,还让更多的同修都成熟起来,走自己的路。

说同修有依赖心、崇拜心,我就有过这个教训。在做大法的工作中,师父给予我能力,那是让我在助师正法、完成使命中发挥作用的,那也是师父做的。可我却被证实自我的喜好心、显示心、名利心、功利心带动,标新立异。总想做自己喜欢做的,喜欢设计一些东西,做完了还有一种成功的感觉,把师父赋予我救人的能力和智慧,自觉不自觉就窃为己有,用在了不该用的事物上了,觉的自己会设计。和我一起发资料和学法的三个同修,同修A让我设计一个贺新年图片,她让我按她的想象设计,我找了一大堆图片,底色打印了一张又一张,都对不上她说的颜色,最后我心有点烦了说:你为什么非要那个图片?她说曾邮寄过这个图片认为很好,正好又要过年了,就想起来这个图片了。我最后就找了一个吉祥娃娃的图片草草完成了。过几天我又把那些打废的纸张烧了还剩几张,就给她送去了,她说我也没地方放啊,我说那你自己解决吧。心里还想:那些我都给你处理了,就这几张,你还往外推给我,太自私了。现在想起来,都是我自己的人心招来的:喜欢设计东西、有成功的感觉、因以前也设计过护身符,还有的被大法网站使用作书的封面了、觉的自己比别人强、比别人修的好,沾沾自喜,高人一等的特殊常人之心。

同修B让我设计光盘贴,因下载的贴太大,还要在空白地方设计书签,后来又让我设计“法轮大法好”等,然后,还说她喜欢哪个颜色的,再多设计几个。过几天,又让我设计条幅,这样的不行,又设计那样的,我不断的给她设计,有一天,我终于不耐烦了,才不顾不好意思的人心,对她说“不!”了。后来她也说自己太执着自己喜欢的东西,没想到你的感受,其实,那些都是观念带动的看这个好那个不好,非要自己设计。明慧网上什么都应有尽有,高水准的太多了,我非要自己多此一举,浪费了大法资源,浪费了很多救人的时间。

同修C,一天,他给我发过来一个象闪画那样格式的文件,让我变成文档格式的,做小册子。我设计了一下,不懂那是什么,无法挪动文件和画面,可我又不甘心失败,继续找方法,还是不行,无法進行下去,我忽然悟到:不对了,不能私自改动,否则,明慧网早已发表了小册子,还用我在这费劲吗?我就告诉他我弄不了,他还要找找,非要把它拿下来不可。我说,大法网站的东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能乱改。我说都找找自己,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是不是我们有什么人心?是不是贪心?什么觉的好的都要?他马上说不能再做了,你说的对。其实我的证实自我的心、喜好心,做事心才是真正干扰人的执着心,它让我偏离大法还不自知啊。

2014年,外地一个半开天目的同修到我们地区,直到她离开我们地区半年了,还在异地让我给她设计小册子等,都不是明慧网上的东西。还有设计一个里边有藏字蛋、佛像流泪等神迹的小册子。几个同修说我不该做这个,直到一同修说大法弟子只能证实大法,我才如梦方醒。

一次,她让我设计一个有关中国大陆某地出现瘟疫的小册子,封皮上是几个穿白色全封闭服装戴着防毒面具,抬着染上瘟疫的尸体的图片,看着就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当然这是邪党统治下出现的被掩盖的事实真相。我给同修B的老伴看,他突然很激动的样子,几乎要暴跳如雷了,严厉的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你这是制造恐慌……我就像被他镇住了一样。回家后,冷静的想这个问题,还是自己错了,我这不是乱法行为吗?师父说过重大问题看明慧网的态度,我在明慧网上没有找到关于大陆瘟疫的资料。明慧网有那么多大法资料,既丰富全面、完备又有很高的水准,有的期刊都很及时的更新,几乎是应有尽有,都是对人有益的,是常人的东西无法比的。可我还不满足非要自己设计什么,甚至还花大量的时间在常人网站上下载各种喜欢的图片来设计,自己被干扰的迷迷糊糊,造成一次电脑程序被病毒入侵,手机也不好使了,还丢了一部手机。

经过这几次,我觉的自己在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当时都觉的别人不对,其实都是自己的心招来的,由于自己人心的配合,也让同修有意无意的参与乱法。现在,这些问题我都不象以前那样怕谁谁找我做什么了,不去有意无意的指导谁,不堵死别人走的路。能做的该做的我就做、不能做的不该做的我就说“不!”,在法理上交流。大法弟子维护的是大法,不是什么常人的情面,也不怕谁谁不高兴了。就用大法去衡量对与不对,走正师父用巨大的付出给我们延长来的最最珍贵的值千金值万金的宝贵时间。

三、放下人心 向内找

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修炼的人就是以法为师,坏事好事都是好事,都是提高的机会。有一件事情令我很沮丧:我现在租房子住,结果,每天都被蔬菜水果店的喇叭喊的直闹心,这些天一听到那个声音就很烦,甚至没见过那个喊话的人,就很烦她了,时间一长,向外找的人心就变的越来越严重,有恨她的感觉,甚至想发正念清理这个干扰。每天把卧室的门关的紧紧的,到别的房间学法、发正念。这种干扰的声音以前还是早8、9点钟,下午2-9点,现在是早晨很早就喊起来,中午不休息了,晚上9点半还没消停,我觉的奇怪。学法中悟到:在我身边发生的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没有反应,就我听不下去了,如果我没有厌烦声音的心,这些干扰也不会存在这么久,再干扰下去,师父也不允许呀?今天早7、8点就喊上了,到我儿子房间听一下,声音很小,就我的房间声音很大,我就坐下来学法,心里听到难受的时候,就去那个难受的心,不为那个声音所动,就找自己,不向外求,结果,到下午,就听不到声音了,我问我儿子听到那个喊“九毛九”的声音了吗?我儿子说没听见。以前,发现问题就觉的是干扰,其实,所有的干扰都是人心招来的,你没有那个心,邪恶就没有机会钻空子。

个人的认识,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