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光中的家庭

更新: 2016年1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九八七年,经人介绍我结婚了,婚后三年 ,也就是一九九零年,丈夫因骑摩托车车速太快,为躲避前面行走的妇女和小孩,自己撞到了电线杆上,造成胸部以下严重高位截瘫,大腿多处还被排气管子烫伤,只有大脑清醒,胳膊、手会动。那时我们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大女儿将近两岁,走路不稳,二女儿只有八个月。这对于二十六岁的我来说真是晴天霹雳。我们和公婆一起过,公婆都已经七十多岁,还有一个已离婚的大姑姐住在我们家。我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家中里里外外几乎都是我一个人支撑。

为了照顾瘫痪的丈夫、年幼的女儿、我毅然放弃了有可能转为正式工的民办教师工作,帮助公公开小饭店。那时一天从早到晚象机器一样转个不停,不知这样的苦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九九六年五月七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一天我终于找到了半年前从我家食客口中得知的法轮大法炼功点,喜得大法。宝书中的法理让我真正明白人为什么会经历这么大的苦难。使我的心找到了依靠和最终的归宿。那时初得大法的感觉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神清气爽,从此我修炼大法,一坚持就是二十年。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二十年中,我的两个女儿一个是中专毕业,一个是大学毕业,她们都有了满意的工作。二女儿还组成了幸福的家庭。

丈夫也有了很大的变化,由于在我和炼功人身上看到了真、善、忍的美好和大法的超常,不仅支持我修炼,他自己也捧起了《转法轮》拜读过多遍,虽然没有走入修炼,但他真正从骨子里认同大法好,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好,并且能自己坐轮椅上早市给家里买菜。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泽民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当地片警和镇610人员晚上7点多突然到我家企图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上来拽我,丈夫极力阻止并用拐杖往出推警察,警察躲闪后继续威胁我,叫我跟他们走。

婆婆不让他们带我走,八岁女儿也从后屋出来对我说:妈,你去上北京上访去吧,他们就怕你上北京上访,我在家能照顾我自己。警察一听赶紧跳出门去,一场绑架由于家人的拼力抵抗终于没有得逞。

我因此得知有个洗脑班还非法关押着许多法轮功学员,第二天丈夫自己摇轮椅到洗脑班楼下,花二十元钱雇人把他背到楼上洗脑班,警告洗脑班人员以后不许到我家去骚扰、恐吓,吓得洗脑班人员躲了一下午不敢出来,他乘机赶紧告诉被关押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是非法关押咱们,你们赶紧回家。

由于我坚信大法不放弃,警察就想抓我。二零零一年三月初,公安局局长和“六一零”人员带着搜查证和逮捕证又到我家企图绑架我,他们到我家抓我时,我婆婆就极力护着我,说什么也不让他们抓我!无论警察拿出什么证件,我丈夫和婆婆全都不看,警察对他们说什么,他们全都不听,就是坚持说我信仰“真、善、忍”根本没有错!就这样,我的家人与警察在我家里僵持了四个多小时,无论警察局长,“六一零”非法组织的队长怎么威胁,我的家人就是围着我,不让他们动我。只要他们敢动我一下,全家人就跟他们拼命!最后,警察及防暴队的几十个人都灰溜溜的走了。

丈夫不仅支持我炼功,出去遛弯时还经常跟人讲法轮功的美好,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他自己更是受到了大法的护佑。

二零零八年春的一天,丈夫被迎面开来的微型车撞出四、五米远,然后摔在地上。轮椅车都被撞坏了,人却没事!司机跳下车紧张的看着我们,不知怎么办才好。我走到丈夫身边,告诉他:没事的,师父会保护我们的,我俩都把心摆正,不能难为人家司机。丈夫点点头,说:行!我转身告诉司机:轮椅车我去修一修,你用微型车帮我把他送家去吧。司机不敢动,直说:还是上医院去看看吧,看看有没有内伤,以免以后有什么麻烦。我告诉他:你就只管送他回家吧,什么伤都不会有的!你不用担心,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

后来,我对司机说:今后,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诚心念诵,就会平安吉祥。司机眼里含着泪,使劲地点头,嘴里一边念着“法轮大法好”,一边把我们送回了家。过后丈夫说是大法师父保护了我。

二零一五年秋天,派出所因为我写诉江信到我家来骚扰。恰好有几位同修来我家串门,被派出所警察绑架。我正着急担心时,丈夫听说此事后,说我支持你,你把我推出去,我帮你去要人,于是他自己摇轮椅去用车轮撞派出所门,要求释放被绑架的几位大法弟子。虽然那几位大法弟子没有要回来,但他把被警察抢走的一个优盘要回来了。

丈夫从一九九零年高位截瘫到二零一六年已经整整二十六年了,周围和他有同样病况的人都不在世了,邻居们都说他能活到今天本身就是个奇迹。

是法轮大法使我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我们全家每天都沐浴在法光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