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去人心 走向成熟

更新: 2016年12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小时候在家人的帮助和督促下开始修炼,虽然一直坚持修炼,但心态上总把自己当成小弟子,三件事尤其讲真相做的不够好,随着学法不断深入,逐渐成熟,认识到时间的紧迫和作为大法弟子的使命。

一、诉江过程中的提高

诉江之前,我晚上经常会做一些相似的梦:我要去赶车,总是有各种琐碎的事情阻挡,最后时间晚了,没有赶上,望着车开走,感到说不出的难过。我悟到,自己的确在修炼中不够精進,虽然学法炼功每天都不落,即使学业再忙,也挤出时间学法,三件事多少也在做,但是在心性上没有真正的提高,极度的自我,不向内找,执着于名、利、情。我深知是师父点化我,抓紧时间赶快精進。于是,我开始参加学法小组,和家人同修配合发真相资料,同时给身边的同学讲真相。

不久,开始了诉江大潮。家人同修都说,我不用参加。当时我研究生即将毕业,正在找工作。我知道她们怕我实名诉江,对我有影响。但是我说:我有我的决定,我一定要诉江。九九年时,我还小,不懂得去维护大法,如今,我长大了,一定好好把握诉江这次机会,为揭露邪恶、制止迫害尽一份力,无条件配合正法形势,圆容师父所要的。况且我的亲人同修中也有曾受过迫害的,用这样的合法形式维护公民的权益,更没什么怕的。这样,我一气呵成写好了自己的诉江控告书,也帮助家人整理好稿子,顺利的邮寄成功。很快就接到了邮件妥投的短信。

接着,又有几位周边的老年同修写好诉江稿,拿来让我帮忙打字,当时虽然还有答辩和未完成的课业,但是我欣然的帮她们按照控告书的格式整理并打成电子版。同时将稿件录入明慧网,帮他们查询邮件是否成功到达。后来稿件越来越多,我开始变得有点儿不耐心了。一天,有六、七份稿子需要整理,我发现同修在写作中经常语句逻辑前后不畅,写自己的经历时不具体,修改以后,他们还不认同。我只能照他们的原样打出来,心里有点儿抱怨。这样马马虎虎整理了几份,但自己心里很难受。

为什么心里难受?我开始向内找,心里难受肯定是有拧劲的地方了。我想起师尊讲:“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1]

其实自己本来就知道帮助同修诉江是一件最有意义的事情。周边的确有很多同修修炼的很好,但没有太多文化,又不会打字,整理诉江稿很难。但他们精進的毅力和诉江的决心令我由衷的佩服。我是青年大法弟子,有能力写稿、打字,帮同修是义不容辞的。我们同修是一个整体,帮助同修也是在配合整体、默默圆容,共同兑现誓约的过程。想到了这些,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自私、自我、爱抱怨、糊弄事儿等执着心。稿子是他们写的,怎么能让他们符合自己的意思呢?那岂不是太自我了吗?再说事情到了我的面前,肯定有我要修的,每一份诉江稿都会起到震慑邪恶、证实大法的作用,我怎么能因为耽误自己的时间就抱怨呢?那不是太自私了吗?同修的表达也许不够规范,但他们质朴的语言才真实的表达了他们的想法,更有说服力。

我立刻用心把同修的稿子从新整理,耐心与他们沟通,按照他们的思路和想要表达的意思把语句理顺,做到尽量的规范。这样一来,同修们看到整理完的稿子都很满意,还说我的格式清晰,都愿意找我打字整理,有的在我家里排队等着,整理完再拿走。我的心态摆正了,周围的环境都变了,同修们也都成功投递了诉江控告书。我明白了,这不是我们在共同揭露邪恶、助师正法吗?这不是师父给我的一个与同修配合、共同提高、去掉执着心的机会吗?

不久,听说我帮忙整理稿子的一位同修,被非法拘留了。同修去看她时,她特意让转告我,在家好好的,先别出去工作。其他同修怀疑,我被暴露了。我听到此事,也感到有些茫然。但立即想到,此事不是偶然。我说:“我相信那位同修不会这样做。”

有的同修们也很气愤,让我不要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做讲真相的事了。我当时很着急,这个时候更需要讲真相 、发资料,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和诉江大潮,才能减轻迫害、救度更多众生,怎么能不做呢?这时我感觉怕心在翻滚,压力很大。但我想到了师尊的教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于是心里定住了一念:我不承认大家的这个猜测,我相信同修不会把我说出去。正告邪恶和旧势力,不要用任何方式迫害我们的整体,不要用任何方式让我们互相怀疑、不信任,从而瓦解我们整体,影响配合救众生,坚决不让邪恶的伎俩得逞。

我照常还和家人同修一起贴真相不干胶,没有停止三件事。十天后,那位同修回来了。后来得知,她并没有说出我的信息。由于我对同修的正念,师父帮我去掉了怕心。

后来我又做了几次相似的梦:自己赶车出发,我紧赶慢赶的赶上了车,那时车上就剩下几个座位,我跑着上了汽车,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上,车马上就启动出发了。我知道这次诉江是师父给我的一次提高的机会,师父鼓励我做对了。

二、打真相电话救人中去人心

不久之后,我和家人一起参加了打电话讲真相的项目。我深深地体会到,打电话救人的过程是一个修去人心的过程。

起初,刚刚开始对打,心里没有底,很紧张,不知道怎么说,三退成功的几率很低,大多数情况是说不上两句,对方就挂断电话。有的态度相当不好,有骂人的,有被谎言毒害很深争执不下的,有不理智和我哭诉自己苦难的,有想和我见面的。对打电话讲真相的过程,真是修心性的过程。

慢慢的,我明白了,对打讲真相的效果如何,受到我们目前的心性和学法状态好坏的直接影响。修炼状态好时,心态较稳定,能常怀慈悲和善之心,自然打电话时的语气、用词等都会更善,更容易让人接受。因此,我在去打电话救人之前,都要学好法,发正念清除阻碍众生听真相、得救的邪恶,请师父加持我的正念,多救人。一直保持着正念和平稳的心态,讲出让众生既能信服、又能轻松接受的话,就能在不触动他们负面因素的情况下,让他们得救。往往是善的力量先打动了他们,他们明白的一面认同了真相,背后的邪恶就不敢再操控了,他们自然就得救了。

当我悟到自己有不让人说和不能忍的执着心时,遇到骂人的情况,我就能做到不动心了。一次,一位男士,一听到我说三退保平安时,就说:你有病啊?随后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没有动心,告诉他:骂人对你自己不好,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善待佛法才能有福报,否则将受到惩罚。接着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和三退的重要性,最后他三退了。

还有一次,一位阿姨接到电话,听上去很善良,但没听完就挂断了。我觉得自己可能没有讲明白,但是不能这么轻易的放弃她,所以重拨了电话,她又接了电话,果真没有听懂我讲的真相,我又耐心的讲了一遍,问她听懂了没有,最后她们全家三口都做了三退。我心里由衷的替他们高兴。

过后我向内找,发现是自己觉得讲的越来越好,起了欢喜心,而且讲真相也不够耐心了,所以差一点儿错过了善良的人。我悟到,讲真相一定要心系众生,耐心、细致,不错过任何有缘人,这样才能不辜负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信心和敢于冒着返不回去的危险下到三界的巨大勇气。

有时,往往对方一直和我争辩,有的大谈政治观点,有的和我探讨中国社会问题,起初,我的争斗心很强,总想把自己的认知强加于别人或者说服他们,这时对方都固执的自执己见,无理取闹,后来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争斗心,不与他们争论了,而是避开争论的焦点,启发他们的良知和对自己生命的珍惜,最后他们往往都能相信真相。

我们六、七个同修在车上一起打电话,各说各的,声音会互相影响,有时周围同修声音大了,我会停下来等她讲完,或者帮她发正念,然后自己再接着打,反而救的人更多了。这就是认识到师父讲的 “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的力量吧。这样,我从最初一次只能劝退一、两个人,到四人、六人、七人,甚至十来个。我知道那是师父鼓励我,其实师父真的都铺好了路,我们就是动动嘴而已。谢谢师父帮助弟子在救人中修去人心。

三、摆正心态去情魔

我从小就走入大法修炼,明白了来世的意义,也知道要修去各种常人的执着的法理,所以对同学们喜欢的明星八卦、名牌和各种社会交际都不热衷。更是没有想找对象的心。但是亲戚同修经常谈论,也使我有时人心浮动,有时反感、逃避,摆不正心态。

一次,陪一位亲戚去办事,遇到一个外貌比较出众的男办事员。通过这位亲戚的介绍和说服,让我最终带着好奇、尝试和长长经验的心,同意和他在微信上聊天相处。我们没有单独见过面,只是在我陪着亲戚办事时见过几次。但是他办事的用心和工作中爱拼的劲儿让我很欣赏,也对他有了一点儿好感。

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在微信上聊天。如果哪一天没有他的消息,我都会惦记着,没事儿看看手机,是不是错过了信息。平时从不玩微信的我,现在成了“微信迷”。学法时,也无法静下来了,炼功时,脑子里也会经常想着关于他的事。后来,没有他的消息,我开始坐不住了,可是又有自尊心,不愿主动找他,就心生气恨,后来他发来信息,我也不回。但他打来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时,我才一下子又消了气。我知道,那种隐忍是为了得到情而产生的懦弱。我知道自己已经起了强烈的依赖心,陷入情中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带着“甜蜜的负担”,因为和他聊天,耽误了大量学法炼功的时间,三件事也受到了影响。

明知道现在的时间紧迫,正法已近尾声,众生都在等着被救,自己修不好,背后天体中的众生将都被毁掉,而情是修炼人必须修去的执着,我怎么还能搂着不放呢?我开始反省自己,我不想找对象结婚,并不代表自己去掉了情,心里还有对它的向往。由于这个人的外表符合了我的审美和欣赏类型,所以起了色心,才同意了和他接触,中途投入了情,这样才影响了做好三件事,不但没有修去情,反而加强了执着。师父在讲法中说过:“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4]这样下去,不想学法,时时刻刻都是常人心主导思想,太危险了!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5]“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5]。作为修炼人,走在神路上的人,就要完全跳出对情的向往与追求,修出去掉情后的慈悲之心,纯净无为,金刚不动。我要排除阻碍我修炼的一切干扰,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于是,我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把对方看作有缘的众生,慈悲的对待。我通过打电话的方式,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但是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定力没有想象中的强,反而是依赖心、追求美好感受的心越来越强。于是,我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从新精進起来!后来,师父真的帮了我,一次通过偶然的机会,我们和平结束了。谢谢师父!

这次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月,但对我造成了不小的干扰。结束联系以后,我在最重要的考试中失利,增加了找工作的难度。我还经常想起那时的场景,执着于微信公众号里关于情的文章。我知道这不是我,是旧势力和邪恶抓住我残留的执着,放大和加强它,以此往下拖我。我只能求师父加持我,发正念排除干扰,学法,不断控制自己。

后来,还有在各种情况中对我的考验,直到写稿时,感到这颗执着情的心才真正修了下去。谢谢师父的加持!

现在亲戚家人再和我讲找朋友的事情,我说:“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修炼人可以结婚,在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的基础上做真正的修炼者,但真正能在物质的情中放下心却十分不易。我能有幸在儿时就得到大法,现在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珍惜这无上的机缘和荣耀,修好自己,救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

现在,我因为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而感到压力很大,但我相信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都是好事,修炼提高是第一重要的。在找工作的过程中,我认识到了自己求名利、自傲、强势、不能吃苦、不让人说等等人心,在慢慢的修去它们。师父说:“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6]

如今,我已经不是小弟子了,我要珍惜万古的机缘和师尊为我们延长的时间,不辜负师尊的慈悲呵护,做个真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