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 四川彭山县妇女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 2016年1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四川省彭山县法轮功学员邓建刚遭非法判刑五年,遭五马坪监狱摧残致生命垂危,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晚被释放,当时体重只有六十斤左右,失去记忆,连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认不清。回家仅一个月,就在极度痛苦中去世。生前只要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他就惊恐地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邓建刚的妻子姜献涛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8月5日,国保警察杨华富杨华富和徐树安闯到姜献涛家,就姜献涛“诉江”进行诬蔑、恐吓。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至今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姜献涛女士在控告书中说:“仅仅因为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就被非法拘禁,一次被非法判三年劳改,数次(6次之多)被非法关押,非法洗脑,610人员、派出所、国保队等多次施压威胁,所谓的‘敏感日’更是不分白天黑夜的上门或电话骚扰,蹲坑等卑劣手段进行人身攻击。丈夫邓建刚也因为修炼法轮功,更是受尽酷刑、毒药迫害、牢狱之苦等迫害,最后被迫害致死。十几年来,我被迫害的家败人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致使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并造成现在社会道德急速下滑,社会秩序混乱,经济下滑,尤其是司法系统的混乱黑暗。

下面是姜献涛女士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和丈夫邓建刚一直经营中、西药为生;家有一个女儿和年迈的双亲。丈夫修炼法轮功后,我看他慢慢的身体好了,600度的眼镜也不再戴了,对家人体贴、关心,再也不骂脏话、怪话,不再烦躁不安,前后判若两人。由于丈夫修炼后的变化,我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从此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真正的好人。

可是半年不到,江泽民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疯狂镇压和血腥迫害使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被击得粉碎。

1999年4月25日为了师父的清白和证实法轮功是真正的正法修炼,我们夫妻俩分别于4.25当天去成都省政府上访讲真相,却反而被抓。我地10多名学员当晚7点左右被当地公安押回彭山关在县拘留所受审,并遭遇到辱骂、诬陷和威胁。

2000年2月14日和其他学员一样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我们又被抓。恐怖的警车又将我们送往不知名的地方,最后转到眉山驻京办事处地下室关押了数天。期间县国安科长肖德元当着20多个学员的面又辱骂师父和法轮功,并没收了全体学员的钱2万多元。回彭山后分别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邓被关了2个月,我被关了一个月,我们被罚款9000元。

2001年12月我们夫妻又先后第二次进京向政府讲大法真相;还没有到目的地,就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燕郊一个车库内,不准说话、不准大小便……这次经济损失约3000元。后由当地公安押送我们回彭山后关在拘留所,判了我一年监外执行,期满后骗我去公安局说点事,结果将我游街侮辱后加半年刑期(在彭山体育广场)。

2008年2月份不知啥原因,彭溪镇派出所来我们家绑架了我们夫妻,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光盘、播放器以及1000多元真相帀等私人财物全部抢走了,也没留下清单。我被关在看守所7个月,非法判三年劳改,送去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而邓建刚则被非法判五年劳改,送去了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年幼的女儿正值高考,遭遇父母重判进监,孤独无依,没了生活费只好辍学在家自谋生路,幼小的心灵受到极大的伤害。

2011年我从监狱回家后,公安、610、先后两次骗我去洗脑班强自转化,我不想再遭迫害被逼离家出走。有家不能回,亲人不得见,过着流浪的生活就这样也没有逃过第三次进洗脑班,在2014年7月份再次被县公安抄家,绑架到洗脑班强行转化。

而我丈夫邓建刚则屡遭迫害,受尽凌辱,遭受各种酷刑和毒药最终含恨离世,年仅50岁。

邓建刚,彭山县凤鸣镇人,中医,在当地是有口皆碑的好人。邓建刚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两次被中共非法劳教,曾被迫害致肋骨骨折、脊骨骨裂。二零零八年邓建刚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乐山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

以下是明慧网报道邓建刚生前遭迫害事实:

四川彭山法轮功学员邓建刚、姜献涛夫妇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晚被彭山国安绑架,被关押数月后,二零零八年九月四日上午,被彭山法院非法判刑,邓建刚被判五年劳改,姜献涛被判三年。邓建刚因被查出患肺结核三度,五马坪监狱拒收,彭山县警察将邓建刚拉回又关进彭山看守所,之后到该地县医院秘密检查,据目击者说,邓建刚身体非常虚弱,当时是被二人架起进医院的,检查结果仍是肺结核三度,警察不死心,打电话上报省级政法委、“六一零”机构,据悉由省级施压,五马坪监狱将邓建刚收监迫害。

邓建刚在乐山五马坪监狱遭受四年迫害,身体虚弱,出现严重的吐血症状,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被送到乐山犍为医院,因为病情严重当地医院无法医治,于当天下午五点被转到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现在邓建刚已经神志不清,说不出话来,但即使在昏迷状态下仍被四肢强行绑在医院床上,无法动弹。刚到医院时神智清醒,但不到一个星期已经神志不清。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报道:因为邓建刚已经昏迷,病情严重,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一方面称已经向五马坪监狱汇报了邓建刚病情,但说到放人,五马坪监狱每次都含糊其辞,说放人的程序很复杂。另一方面四川省司法警官总医院却有警察说,说邓建刚只查出是肺结核不属于重病人,监狱还称邓建刚不转化,不属于保外范围。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报道: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晚,成都警官总医院通知邓建刚的家属去接邓建刚回家,亲人看见邓建刚已奄奄一息,被一个犯人背下来,躺在车上,四肢已毫无活动能力,亲人叫他也没有回声。但送他出院的一个警察却凶狠狠的说,邓建刚的身体已恢复,就是不听话,不守规矩,要严加管教。这个警察的警号是 5118235。

晚上十点二十分回家后,邓建刚四天四夜睡不着觉,眼睛一直合不上眼,人惊慌、烦躁,不时的用手抓脖子和胸口,说难受,不停的呻吟,一位医生来看邓建刚的瞳孔,说瞳孔放大,有中毒症状。吃不下东西,精神恍惚,失去记忆,认不清人,连自己的妻子和女儿都认不清。六月十六日拔了尿管,拔出的尿管都在滴血,拔了尿管就排不出小便。亲人给他擦汗,只要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他就惊恐地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七月十八日二十三时四十九分,饱受十年非人摧残的邓建刚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