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救人忙

更新: 2016年12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我今年八十多岁了,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跟随师父修炼十八年了,摔倒了再爬起来,跌跌撞撞的熬过了多少的关和难。尤其是过病业关时苦不堪言,师父也为我这不争气的弟子承受着太多太多,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洗净,给了我全新的生命,真是师恩浩荡,师恩难报啊!回忆起来,泪流满面。

我时刻不忘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克服各种困难,每日拄着拐棍上街讲真相,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风雨交加的日子,我都在外面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坚持以自己最大的能力外出救人,将我家附近的两条街的上学的孩子,几乎全劝退了队。成人如入过党团组织的也退了一部份。街上老百姓基本都熟悉我。

我心中牢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严格要求自己,有时下半夜起来发完正念,打完坐,背法直至天亮,接着发正念、炼动功,上午外出回来抓紧学法,中午一般不舍得睡觉,白日最少每日学法三、四小时,夜间挤出两个多小时学法炼功,有时通宵不眠。

有时外出回来感到很疲惫,觉得自己是老了,当看到一张张三退名单时,感到今天没有白过,很充实,很欣慰,很神圣,这时精神焕发也不觉自己老了,疲惫的感觉一扫而光。有时候也会情绪波动,但都能坚持向内找自己,修正不足。

下面讲几个我在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中的小故事:

五十多个孩子退队

一天我吃过早饭后,上街讲真相。遇到了一队骑自行车,戴红领巾的孩子。我正在想着这五十多个孩子应该怎么救他们。当我走到一个大酒店前面时,这队骑车的孩子过来了,骑到我跟前时,突然前面第一个孩子倒下了,接着后面的孩子一个一个全都倒下了,好像是专门要到我跟前听真相的。

我指着一个孩子胸前的红领巾说:“这红领巾是猩红的血染成的,当天灾、人祸、地震、海啸、大瘟疫来时戴红领巾的孩子全都会被淘汰了。孩子们,你只要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有幸福,三退了才能保平安。赶快来报名吧,放学回家时不要再戴红领巾了。”

这些孩子从地上爬起来,扶起自行车,边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边跑过来围着我报名退队。就这样,五十多个小生命得救了。这都是师父安排好了的。

回到家中,我捧着水果去师父的法像前敬贡时,看到师父在向我微笑。

老家三十多口人得救了

二零一五年前过大年时,我小儿子与媳妇要回山东老家为父亲上坟,想把我带上去老家看看。我犯了踌躇,自己年纪大了,几年没出过远门了,这能不能行啊?但当我想到,老家一个村都没有大法弟子,老家人几十口没有人去救他们。我站在师父法像前说:“我一定跟儿子回老家,去救这一家人的生命。”师父向我微笑。

我跟儿子回老家了,家里人全在等候改迁。我就利用此机会讲了真相。大侄儿是村委邪党书记,带领全家人做了“三退”。就这样,老家三十多口人得救了。我感到很欣慰。

我的天目有时能看到东西。比如每天晨炼时,我都看到那些护法神日日夜夜的巍然站立着,一动不动,那么神威。

过世老干部要三退

二零一四年春天的一天,我看到单位去世几年的老干部到我家来了,他站在我家客厅饭桌旁边,大约有五分钟,我看着他,他也没讲什么,就走了。当时我没悟到他的来意。到了秋天,是一个小雨的天气,我站在门口看路好不好走,结果在大约两米远的地方,看见他向我招手,带着很期望的眼神,然后就走了。这次我悟到:他要找我“三退”。

次日上午,我拄着拐棍去他家中。走了大约二里路,找到他家妻子。我简单给她讲了真相,说明来意,并描述她老伴穿的什么衣服,戴什么帽子,穿的什么鞋子,他找我的意思是什么?说明后,他妻子说:你讲的一点都不错,老头走时,我就这样打扮他的。她说:为了保平安,你赶快把那个邪党给他退了吧。我回家后,给他做了三退。从此他再也没来找我。

师父的看护

本地公安局分管迫害的女头目,被人称为笑面虎,曾参加过周永康亲自布置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会议,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干将,她表面伪善,一脸笑,心里歹毒。几年来,因她上报后被抓,被判刑,被劳教,被拘留本地区的大法弟子接近三十人。

二零一三年元旦前,我给她送了一封劝善信。她当时就让司机把车开过来,亲自押我回家,说要认认我家的门。我明白她再回来就不一样了。我没有害怕,做好了她杀回马枪的准备。

果然不出所料,元旦后第四天上午,她给我市里的大儿子打了电话,说:“你妈到处写劝善信,处处去发材料,不看她年纪大早就抓她了。现在通知你们,我们现在要上你家去了,看情况再定。”大儿子立即打电话告诉本地的小儿子,小儿子气呼呼的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家待着,公安局要来人找你了。”

十点三十分左右,她带着国保大队长来了,敲开门坐在沙发上,还笑眯眯让我也坐下,她一边双手紧握住我的双手同我说话,一边示意国保大队长進内屋乱抄乱翻,把所有的大厨小柜都翻了,也没找到什么东西。她问这问那,我说我刚搬来不久,没看到什么材料。她问我:“你给我的信,是你亲自写的吗?江泽民怎么不好?你叫我别跟他的路线走,才能有个美好未来。”我回答她:江泽民不好老百姓都知道,都骂他。你不跟他路线走是对的。她问:“你对你的儿女也这么说吗?”我说:是,也这样讲。她问:你与炼法轮功的人来往吗?我说我只是炼功健身,不认识谁。她问这功能健身吗?我说我多种疾病都好了,确实好。于是这两个人交换个眼色,站起来走了。在师父的呵护下,邪恶的目地没有达到。

师父的鼓励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医生,她丈夫是部队的参谋,因家庭出身是地主,费了大劲,才入了邪党。老俩口现在都退休在家。他们一大家子人,四个邪党党员,五个共青团员,其余全是少先队员。

我一连三趟到她家给他们一家讲真相。她家离我家约十几里路,前两次我是打出租车去,最后一次是搭公共汽车去,走了很远的路,终于将他们一家子党、团、队员全都劝退了。

这天我回到家时筋疲力尽,坐下喝口水,休息一会打算学法。当我走到桌前书架时,看到一个金灿灿的小婴孩儿站在桌头下面金色的莲花盘里,金黄色的头发是卷着的。我悟到,看到这个婴孩是师父在鼓励我,疲惫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

我要跟随师父一修到底,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向内找,尽最大的努力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圆满随师父回家。有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