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重返修炼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

写在前面的话

“我体会面对面讲真相不难,就看你会不会被常人心带动。好多同修到大街上,讲几个、五个十个的,没有人退,就灰心回去了,这样,明天又讲几个,又没人接受,又回去了。这样永远也突破不了。我觉的就是多讲,终归有善良的、有相信的、有能得救的。多讲,他不信,我再跟下一个讲,要都那么好讲,就轮不着咱们做了。”

“如果一共五十个台阶,走到了三五个,其实前边再走一点就到了,我们就不走了,可惜不?如果一天一共讲五十个人,前边二十个都不相信、反对,后边三十个都相信,都愿意三退,可是我们讲到第二十个就回家了,你说你可惜不?就差我们再继续到走下去了,而且我们有师父,只要肯做,师父还加持咱们呢!”

“众生都伸着脖子等着得救呢!我们就不往前再走一点吗?碰到那个不相信的、反对的,我就当没遇到,不被他带动,继续给下一个讲,往往下一个就相信了。遇到那个能得救的善良人,他千恩万谢的,你都不用说什么他就相信,谢谢你。”

一、少年大法弟子沦为常人 荒废十年修炼时光

我十二岁得法,全家人都修炼,可是刚刚修炼一年多,中共邪党就开始了迫害,一两年之后,象我这样的少年大法弟子,由几十人剩下了三三两两的几个人。更不幸的是,这时妈妈又被非法判了三年冤狱。全家人修炼状态一天不如一天,我又上学,又干农活,学法炼功越来越少,学习成绩也一降到底。开始变得像其他孩子一样,贪玩、看电影、追星、喜欢摇滚、叛逆、向往色情,一天一天的混日子。心里知道大法好,就是想不起来学法炼功。

这时,有一个本镇上的同修大爷怕我学坏,把我带到他家住,每天督促我学法炼功,教我做饭。可是好景不长,他的常人妻子不愿再留我。这时爸爸来了,说家里最近被偷了,家里所有的钱——五千左右的现金一下全丢了!爸爸伤心痛苦的不行,感觉无依无靠,要接我回家。

离开同修大爷,我又放下了大法书,每天放荡不羁的玩。三年后,妈妈从唐山劳教所回来了,我们抱头痛哭,妈妈给我找了一份学校做饭的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由于三、四年不学法,又是十八、九岁贪玩的年龄,我就精進不起来了。每次放假回家,妈妈都叫我学学法,我就极不情愿的学一小会。叫我炼功,我总是躺在床上说“嗯嗯”,连眼都懒得睁一下,妈妈也拿我没办法。

转眼十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学徒变成了一个厨师班长,但是已经混同于常人。就在这时,我遇到了成家的问题。我有技术,挣钱不少,虽然个子不太高,可长相还行,人品气质都可以,是大家心目中的好小伙儿。可是没想到谈恋爱屡屡受挫,谈了几十个对像都没成。到最后,好几个媒人都嫌麻烦了,不想给介绍了。同事和亲朋好友都不敢相信,象我这样人品相貌的人会找不到对像。

我那时已经二十六、七岁,在农村更算大龄青年了。我最后对自己说,只要人家不挑我毛病,我就跟她谈。结果一个媒人介绍了一个非常胖的姑娘,比我胖两圈,长的还难看,我说谈,只要她愿意就行。可是就这样,对方也没看上我,我的心里那叫苦啊!

邻居开始议论纷纷,说他家学法轮功的,说不上对像。朋友见面就问我搞对像的事,家人总是打电话问,看着朋友的小孩都很大了,我就痛苦的不行。这时工作上也出了问题,员工不听管理,食堂收入大幅度下降,老板总找我谈话,给我施压,我感觉身心疲惫到了崩溃的边缘。

二、重返修炼路

就在这时,我想起了大法,我突然想起了佛法是无所不能的。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想找个离单位近的学法小组,突然想起了附近有一个同修,就找他把我带到了学法小组。大家每天晚上七点开始学法,但是我只能七点半到。于是趁白天休息,把少学的大法补上,学完法回来再吃晚饭。

那时我早上五点就开始做早饭,一天工作十一个小时,但是坚持天天去集体学法,就这样,我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

三、得福报 岳父母、妻子修大法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大法是有福的:二零一三年夏天,我结婚了,我那年二十八岁,妻子是邻居,离我家就隔了两户人家,这是修大法才有的福份。

我们全家修大法,被非法抄家多次,全村的人都知道,一些不明真相的乡亲还总来我家门口看笑话,其中就有我的岳母。她当时还说:看他家学法轮功的,孩子都那么大了没对像,看谁家把闺女给他家?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神奇,我岳父觉的我家人都不错,他听我妈说过大法的真相,知道大法不象电视造谣那样,想让我们俩谈谈看。我和岳母谈了一次心,她觉的我这个人还不错,答应了我们俩的婚事。

结婚后,我岳母真正的明白了真相,开始修大法了,她多年的糖尿病和高血压在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全好了,亲自见证了大法的神迹,我岳父一看岳母病好了,也开始修炼大法了,脑血管轻微堵塞的病也好了,不再流口水了,他们二老到现在快三年没吃过药了。

我岳母在我们村子里是有“名气”的,抽烟喝酒,耍牌赌钱,脾气暴躁,骂人打架,老俩口几乎是到不了三天就骂翻了天。结婚前,就有人和我说,你怎么敢找她当你丈母娘,那还好的着?我心想我学大法的,为人正,谁都会认同的。

现在,我岳母在我们村又有“名气”了,村里人都说她学大法学好了,不抽烟喝酒了,也不骂人啦,也不耍牌赌钱啦,还正经的找了工作上班了,这么大的变化,村里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迹。

我们两家离得近,经常在一起吃饭,走几步就到了老丈人家,过年过节特别方便,亲戚朋友都很羡慕,这是修大法带来的福份!原本对谈恋爱成家都失去希望的我,突然有了媳妇了,工作也顺利了。

我们结婚后,为了让妻子认同大法,我按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她看到我和常人真的不一样,没有不良嗜好,对大法有了好感。我每天到学法小组学法,她很好奇。我说,我和几个老太太阿姨一起学法看书,她们都想见见你,你也和我去吧,你有文化,认识字,和我们读会儿书吧。她很好奇的去了。

到小组,奶奶们亲切的和她交谈,我们一起读书。我每天都去,她也就每天随我一起去了。晚上回来,我再给她买好吃的,把晚饭补上,为了让她认识大法,我中午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也不睡了,中午下班就和她一起看书学法,就这样,把师父的四十多本讲法看了一遍,她也认同大法了。以前她有很多不良嗜好,如抽烟喝酒,痴迷网络游戏等等,修炼一段时间,她全都戒掉了。

就这样,我们两家并成了一个大家,都成了大法弟子,开始修炼了,我却哭了好多好多回,感恩师尊没有放弃我,让我惊醒了。

三、去人心 突破打真相电话难关

我对自己说,这么多年我都干什么了?我荒废了那么多时间,师父在正法救人,让我们救人,我这么多年都在干什么啊?我内心痛悔不已,我要救人,我要讲真相,我要听师父的话,追上来精進!

我去找协调人,说出了自己的心愿,要做讲真相的事,问同修们我能做什么,我不敢面对面讲真相,害怕,还想救人,我能做些什么啊?同修说,他在打真相电话,有两种,一种简单,按几个键就行,自动拨打劝三退,就是效率比较低;另一种是直接拨打,对那些接听时间长的号码,你再直接打过去讲真相劝三退,这个有些难,但劝退效果好。我说,那我就用直接打的这个,那个简单的让岁数大的同修用。就这样,我高兴的从同修那拿回来一堆电话号码和一部手机,自己和妻子晚上就出去打电话了。

那是第一次出去,开始还高兴的找地方。可是到了地方开始打时,那个紧张啊,心都要跳出来了,妻子在旁边看着。我鼓起勇气拨了一个号码,心跳急剧加速,对方接了。“您好,您听说过法轮功吗?”一句话没说完,对方就立刻挂断了,我心情难过的不行。接着,我看看手上拿着的手机号码纸,手心和全身都出汗了。呆呆的看了一会儿,鼓起勇气又接着拨了一个,结果也是这样,然后又咬一下牙,决心拨了第三个、第四个,结果都是一样。那时是冬天,天气比较冷,我看着妻子,说:“我们回去吧!”当时我心里难过痛苦的不行,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事不算完,我一定把它做成!

回去后的几天里,我上明慧网,大量浏览直接打电话的文章,一篇一篇的看,把自己觉的好的都复制下来,然后反复看这几十篇文章,抄下来自己要用的话,结果抄了好几页纸,终于整理好了,满怀信心的又出去了。我说的都是同修打电话时说的话,可是做了这么多准备,本来是牺牲休息时间抄的,付出了很多辛苦,可是结果还那样,没有一个接听的。好几页纸的字两句话都没用上,心里的打击和痛苦,使我体会到了救人的不容易。我向内找,为什么人家不听呢?我得想办法突破啊,不知从何处下手。后来我决定要先归正自己,把自己修好,能量场强,就能改变,师父会管我的。

于是,我从那天开始,严格要求自己,每天精進起来,早晨五点钟上班,上午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休息,这半个小时,我就多发半个小时的正念,或者背半个小时《论语》,下午一点下班到下午四点上班,中间的三个小时学法,晚上七点半下班了,就出去打真相电话。不管对方听不听,我就一直打,直到有接的为止。每天精進起来,三件事都要做,终于有了很大变化,开始有听我讲真相的了!

最开始接听的一个人,他没有挂我电话,可是他就是不认同大法和我抬杠。抬杠四十多分钟,手机也没电了,话费也没了。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又高兴又心痛。高兴是有一个人听我讲了,没有挂断电话;心痛是他不认同大法,总是抬杠。

我回去后,向内找我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这样的事?看看我是不是也爱和别人抬杠,我找出了好多相似的问题,于是我就改,在法中归正自己。第二天,充上电话费,手机充满电,晚上下班后,继续打电话,就这样又有了很大突破。有一个人听真相后同意三退了,当时我心里说:谢谢师父鼓励,谢谢师父!

以后我每天晚上下班出去在马路边上,坐着打真相电话。同时,每天对照接听电话人的反应,对照自己向内找,改掉自己的不足。遇到的人什么样的都有,有骂人的,有发脾气的,有听着接受的等等,我一一对照,改自己的不足。

时间不长,我手机讲真相有了很大突破。晚上从八点打电话到十点,两个小时时间能劝退三、四个人,当时自己觉的很不错了。从开始拿着两大页纸去读,到自己总结改成几段,后来又改成一小段,后来不用带着稿子了,拿起电话,我就跟人家直接说。仅仅几天的时间,从无人接听,突破到了能退三、四个人。

有一天,我也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看周围没人,就开始打,可是当劝退完一个人后,我一回头,忽然看见一个人伸着脖子瞪着眼睛瞅着我,他可能听了好长时间了,我吓一跳,赶紧回去了。

第二天,我就找协调人,问他我单位周围有没有其他同修,最好有汽车的,愿意和我一起打真相电话的,坐在车里打,外面听不见,他还可以给我发正念。很快就找到了,我们约好后,我坐在车里很高兴的开始打电话。以前每天自己在马路上冻着,冬天又冷,自己坐在马路边,现在好了,有汽车了。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有了安逸心,劝退效果马上不行了。打两个小时都没人退,于是我向内找,去除这个安逸心。后来同修没提前告诉我,就骑着自行车来找我了,我心想,刚找出安逸心,就没有汽车了。他说,汽车可能存在安全问题,骑自行车好,于是我坐着自行车和同修出去。

可是又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同修专找人多的地方去,说人多手机多,不容易被监控,安全。他把我带到广场、小区门口,哪人多往哪带。我刚要生起埋怨心,就警觉了,想到现在两个人,就是个小组,就要配合好。配合就不能挑对方毛病,全是我的问题,我改自己,我想到那个怕心不去不行,总得去。于是,我内心发出一念,我两眼一闭,同修带我去哪,我就去哪,把我放哪,我就在哪打电话。他把我放在广场人堆边,我找个座,就开始打;放小区边上,人来人往的,我就在那打,劝退效果非常好,又有很多三退的了。

我知道我修去了人心,师父加持我了,后来他又带我去人少安静的地方了,可是我已经对地方没有了分别心,在哪都一样打。我们到了一个地方,他开始发正念,我就坐在那心里平平静静的,开始拨号。一听到电话那边彩铃响了,就开始发出强大的正念,求师父加持众生得救,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对方接了后,我就开始说:喂?您好,真心的希望您能平安幸福,全家都能幸福,这么晚,耽误您一小会……所以打电话告诉您一个保平安的好方法,很简单,我可以给您起一个化名,就用这个化名帮您把曾经入过的党团队从心里退出,脱离无神论,以后老天报应共产党时跟您没关系,您是党员吗?上学时入过团吗?那您肯定戴过红领巾,您贵姓?我用化名帮您退出党团队,脱离无神论,以后天灾人祸碰不着,平平安安好吗?

人心去了,再加上同修发正念,打真相电话有了很大進步。经常两个小时劝退五、六个、六、七个,没有骂我的了,最多他挂我电话不听,还有很多感谢我的,真是千恩万谢的,有人接听电话,三退了,说:“小子,你在马路边上打电话吧。”我说:“是。”他说:“天这么冷,一会就快回去吧……”说了好多真心的话。还有要和我做朋友的,问我在什么地方,以后能不能见到我,我说真相大显那天,善恶有报时,也许你一眼就能看到我。还有遇到外地口音的人,他听的懂我说话,我听不懂他说话,可是他一直听,我问他是否入过党团队,他告诉后,我说:我给您退了,他答应了说行。

还有一个说他不是党团队员,可是就是听我讲真相,听了半个小时左右,他说:“小伙子,你知道我在哪吗?”我说:“你不是在北京吗?咱们离得不远。”他说:“我告诉你吧,我家在北京,我现在在海南,你打的是长途电话,你快挂了吧,你是用自己的电话费吗?”我说:“叔叔,我用的是自己的电话费,不图您别的,就图您能平安,善恶有报时您能好好的。”他被感动了,他说:“刚才你问的其实我都是,”我说:“您是党员?”他说是,我说:“我用×××这个化名帮您退了行吗?”他说“行!谢谢!”

四、师父加持 突破面对面讲真相难关

我十二岁得法,荒废了十多年的光阴,二十六七岁时才大量学法,严格按修炼标准要求自己,每天做三件事,在师父的加持下,很短时间就突破了直接打电话讲真相,也能说自己是大法弟子了。

再次走進大法的第二年十月底,我辞去了原来的工作。在师父的安排下,找到一份每天上班五、六个小时的轻松工作,而且老板是新同修,这样就有了大量的富裕时间。我们成立了一个四人学法小组,有配合我打电话的夫妻同修和老板同修,每周一次集体学法。自己每天上午学半天法,下午出去打电话,晚上下班接着打。我发现白天人们都在上班,劝退效果差。我就想有个突破,小组学法时,我说师父让咱们救人,咱们也要多救人,看看怎样突破一下面对面讲真相。这时,新同修说咱们明天就出去,每个人讲五个人!

第二天中午一点钟,我们四人到齐了,一起发正念后,新同修开着汽车把我们拉到了市中心的广场。当时,新同修也许没觉的有什么,不就是找五个人讲真相吗?可是我们三个老大法弟子一直没出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心里那个怕,还停留在那个邪恶疯狂时期呢。可是已经到地方了,下车,心一横,讲吧。

当时,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就要跳出来了,浑身是汗,身体哆嗦的不行,脚都不知道是怎么迈的步了。找到了一个人,就开始跟他讲,到现在我都想不起我那天讲的话是什么了,东一榔头西一杠子,说说大法好,说说这个说说那个,最后又说三退。是师父鼓励我,反正那人同意三退了。到了四点,我们都回到了汽车旁,回到车上,我全身还在哆嗦。我退了三个人,有个同修退了一个,另外两个同修讲了真相,没有人退,可是我们都迈出面对面讲真相的第一步了。

回来的路上,我就对自己说,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第二天的下午一点,下班发完正念后,我背起书包,出去讲真相。可是我走出大门时,真的不知道腿往哪边迈,就随便的顺着马路边走着。心想昨天是同修们都一起出来的,有个外在的形势逼着自己,今天没有了,不讲就可以自己回去呗。可是我出门前发正念,请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身边,好给他讲真相,让他得救。现在我脑子很麻木,也不知道怎么讲,跟谁讲。这个不象打真相电话,谁也看不见谁,心里平静的随便谈。

我正心里不知如何是好时,路上拉脚的电动三轮“摩的”人就问我:“小伙子你坐车不?”我说不坐,他开走了。我继续走着,一会又过来一辆,同样问我“小伙子你坐车吗?”我说不坐,就这样一连几辆过去了,我还在想跟谁讲呢?突然间马上想到了,对呀,问(我),我就跟开“摩的”讲。

不一会,又过来一辆“摩的”,问我坐车不?我说坐!上车后,他问我去哪?我就被问住了。赶紧想去哪里,想一个较远的地方,有时间讲真相。我说去公园,有二十分钟左右的路,车开后,我心里这紧张啊,心想赶紧讲,不讲就没时间了,车钱就白花了。我就开始讲,豁出去了,真是记不起那时是怎样讲的了,反正到地方下车时,他同意三退了。我感谢师父啊,鼓励我。

于是到公园里,我就想找一个人呆着的,再和他讲真相。公园里很大,我就满公园里找,终于看到有一个人单独呆着,就壮着胆子过去讲,最后也讲退了,心里平静多了。一看到了上班时间,我又坐“摩的”回单位,坐上车,我就开始讲,就这样又退了一个。一个下午,三个小时劝退三个,心里很激动,这是面对面劝退的,是一个突破啊,谢谢师父加持!

我从那天开始,每天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每天退三个,可是同修一天劝退好多,我也得突破啊!我就想自己的时间耽误在哪里了?

于是想明白了,决定不去公园了。我就坐“摩的”满市里转,上车就讲真相,对自己说“不讲,钱就白花了。”这样一下午能劝退好几个,心里这个美啊。放假回家时,和母亲同修说:“妈,我讲真相老花钱。”我妈说:“那也不是办法啊,也得突破啊。”于是我就想还得突破。这回不花钱了,我就直接讲,不坐车。

我的单位在市里,超市门口一大遛的“摩的”车,有十几辆。各个校区门口、广场都是长长的“摩的”车队。我对自己说,走过去直接讲,不坐车。下班了,我走到那个大超市门口长长的“摩的”车队,从这头走到另一头,一个没敢讲。又走回来,还是没敢讲,心跳的不行,害怕,紧张,全身出汗,哆嗦。我想起师父讲法说过:“大法弟子”、“大法弟子” 啊,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这是第一称号,第一伟大的生命。”[1]我对自己说:“大法弟子,你连腿都不敢往前迈,还行?讲!”我说:“叔叔,今天不坐车,我送您个护身符,保平安的,”就开始讲,谁知一连说了四、五个人,都把我撵走了。当时我伤心啊!我就想回去,不讲了。可是看着这一大群车队,刚讲一个最前头儿,对自己说,讲到最后头,他听,我就讲,不听,我也得讲到最后一个,然后再回家。谁知啊,接下来有好多接受的,一会儿就劝退八个人,我一分钱都没花。

当时,我心里想是师父鼓励啊。从那天起,找到超市门口、小区门口、广场大街上、商场门口的等活拉脚的“摩的”车,我就开始讲,坚持好长时间,市区徒步走了好几遍,劝退了好多人。

讲真相遇到了形形色色的司机。又一次,在一个小区门口,我从最后一辆一直讲到头,还有两三辆车就讲完了。讲到一个司机,我说:“大爷,我送您一本书看,您在这待着等活有时间……”把真相期刊给他,他接过一看,还没等我讲,他就大嚷起来了:“小小的孩子,你干这个?跟我上公安局!”说着,啪一下把车门“咣当”一声打开,急了!大声叫骂!我当时愣了,一看他这么大反应,我立刻静下心来说:“大爷,您别生气,您不要,我就拿走,我学真善忍做好人,不寒碜,到哪都能说。”他更加大声叫骂!我于是想快走,可前边还有两个车没有讲,我说,不走,讲就讲完。前边这车和他紧挨着,我就说:“叔,给您一本,您看看,”谁知道,这个人就接受了。师父鼓励啊!他听了真相,就退了,叫骂的这个司机一看,气的把车“嗖”一下开走了。最后一个我也讲了,那个人也认同了,可就差一分钟说三退了,来了乘客了,他就开走了。

路边“摩的”车我不知道讲过多少了,有非常感谢的,也有骂两句的,把真相期刊从车窗往外扔的,我低下头捡起来,继续把真相送给旁边的下一辆车,不被他带动。有时车多,劝退忽然忘了刚才有个司机的化名了,又不敢走回来问,我说得问,好不容易劝退的,得问,我忽然想出了办法,是师父给的智慧,我从包里拿出一个不一样的期刊,走到那司机跟前,对他说:“刚才忘了给您了,我这还有一个不一样的期刊,”他说:“好,谢谢。”我说:“您记住刚才送您的化名了么?”他说:“记得。”我说:“叫什么?”他说:“×××。”我高兴的说:“好,对!祝您平安!”

讲真相的内容,我自己总结了三点,我和谁讲都差不多这些话:一个是先说大法好,怎么教人做好人;二是说一两个真相;三是说善恶有报,三退保平安。

“摩的”车讲的差不多了。我还得突破啊,我们这儿,广场路边到下午都是摆地摊卖菜卖水果的,卖小吃的,我就一个挨一个的讲,很快也突破了。

做买卖的,更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一天,从一头摆摊开始讲,到中间一个老太太,我说:“大姨,送您一本小书看,了解了解真相,您知道吗?法轮功是……”还没说完,她就拿期刊卷成一个筒,“啪!”打我一下,大声嚷嚷说:“打你也不多,这么小岁数,你干这个……”当时她声音特大,路边的人都看着我,我没生气,知道她是被邪党蒙骗了才这样的,我平静的说:“您是不知道,这个事没落到谁家身上呢,我妈就是因为学真善忍做好人,被非法劳教三年,在监狱里,我叔叔被警察用电棍电,差点电死,法轮功学员某某在监狱被警察强奸,谁家没有爹妈父母啊?它干这事是畜生,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活摘了器官虐杀,您说说谁好谁坏?”她当时也不嚷了,低声的问我:“这是真的啊?那得告它啊!”我说:“是啊,我们二十万人告江泽民啦!您看看这小书,心里发个善念,退出它的党团队,天灾人祸报应它时,您别受牵连。”她说她这么大岁数了,没上过学。我说:“那您就记住大法是好的,不是电视上说的歪的邪的,您都会有神佛保佑。”她笑着答应了。旁边的人都看着我,我有点不想往下讲了。一看还有一半路没讲完,我就继续讲,没被自己的人心带动,又劝退好多人。

五、不被常人心带动 抓紧一切机会救人

市里的路我不知道走了多少遍,我说再去哪讲呢?去远点的地方吧,下午下班背着真相期刊,我骑电动车往远处的地方去。路上碰见闲着的人,就停下车来讲,送他期刊。有一次,到一个十字路口,路口边有几个拉脚的司机,我下车给他们讲,都三退了。

刚要上车走,一个人骑着电动车停住了。我一看他等红灯,我想讲不?讲!一看红灯30秒,赶紧跑到他跟前说:“大哥!”他愣住了,我急忙说:“大哥!我送您一本书,您快看看吧,好人遭祸害呢,我们学大法的做好人,这样的好人给害死了,他要遭报应,您心里发个善念退出党团队,老天报应共产党杀人害命时候,您得好好的,您什么文化?”他说初中,“您入过团吗?”他说的我现在记不清了,我说:“我用某某这个化名帮您退出团、队?跟共产党就没关系了,保您平安行不?”他说行!正好说完,红灯变成了绿灯。这三十秒钟,他一边不停的看我、一边不停的看红灯。三十秒钟,劝退了,我又骑着车走了。

有一次出去讲真相,讲一下午,都快上班了,只退了一个人。我不灰心,能救一个是一个,能救两个救两个,我听师父话,出去讲真相,不执着数量。上班时间快到了,快骑,我的车能跑七十迈。可是看见路边有一个待着的,咔!一下把车刹住,跑到那人跟前。我说:“大哥,咱哥俩有缘见这一面……”讲完真相后,他高兴的一下退了。就一会功夫,我走走停停劝退了好几个,到单位时间刚好,没晚。

我经常骑车路过一个学校门口,也是有一大堆等拉脚的车,可每次都不敢去讲,因为他们这些司机总是在车外一起聊天,我还没讲过这样的。有一天,我说得突破突破,今天就去那讲,听不听在于他们,我得去讲。

到那后,我把车停一边,走过去说:“几个叔叔,你们待着有时间,送您一本书看。”我就一人发一本开始讲,这些人没有一个相信的。这时,我看前头也有一个司机,开始在车里看我,然后下车往这边走,我就走上前送他书,他一边往这些司机这儿走,我一边讲。无意中,回头一看,有一个司机,把一本期刊用双脚踩在了脚下。我赶紧走过去,把他的脚轻轻推开说:“叔,您不要,我就拿走,别糟蹋了,这是我自己花钱做的,”还没说完,我拿起来一看,期刊下边有两大口粘痰和一个烟头。

当时,我心里就酸了,不好受,那时是冬天,还穿着羽绒服,我没有带纸,我就拿着期刊往胳膊上蹭,谁知道粘痰越蹭越多,我就往自己胸脯上蹭,用手抹掉上面的脚印。当时他们看着我,都不说话了。我对那几个看着我的叔叔说:“您看,有信的就有不信的,很正常,可是不要糟蹋了。我自己做的,我不要大家钱,什么都不要大家的,就送大伙一个平安。”说着,我的眼泪就要流。那个脚踩期刊的人大声撵我:“赶紧走!赶紧走!”

我拿着期刊,刚要走,看到最后还有一个司机没下车在车里。我就对他说:“叔,送您一本书,”他接受了,三退了,我的心情很不好受,想赶快走。刚要上摩托车,一看车边的草坪上有几个工人,正在从下水道往上抽电线,我对自己说,说完再走。我走过去了,给他们真相。我说:“大哥,送您一本书,就希望您能平安……”眼泪就在眼睛里转,讲完后,他三退了,我骑车走了。

我体会面对面讲真相不难,就看你会不会被常人心带动。好多同修到大街上,讲几个、五个十个的,没有人退,就灰心回去了,这样明天又讲几个,又没人接受,又回去了。这样永远也突破不了。我觉的就多讲,终归有善良的、有相信的、有能得救的。你一天讲五十个人,我就不信没有几个相信的、同情你的善良人。多讲,他不信,我再跟下一个讲,要都那么好讲,就轮不着咱们做了。

如果一共十个台阶,走到了三五个,其实前边再走一点就到了,我们就不走了,可惜不?如果一天一共讲五十个人,前边二十个都不相信、反对,后边三十个都相信,都愿意三退,可是我们讲到第二十个就回家了,你说你可惜不?就差我们再继续到走下去了,而且我们有师父,只要肯做,师父还加持咱们呢!

众生都伸着脖子等着得救呢!我们就不往前再走一点吗?碰到那个不相信的、反对的,我就当没遇到,不被他带动,继续给下一个讲,往往下一个就相信了。遇到那个能得救的善良人,他千恩万谢的,你都不用说什么他就相信,谢谢你。

有一次,遇到一个拉脚的司机,很年轻,大不了我几岁,我就跟他讲真相。他不说话,最后他说一句:“你说的这个没有意义,我不信你说的,我也当好人,我也对父母好。”我都要走了,听他说这么一句,心里不是滋味,对他说:“大哥,我每天下班出来送人期刊,有信的有不信的很正常,可象你这样的好人,对父母好,今天我没把平安送给你,我心里不是滋味,我也不问你叫啥,也不问你姓啥了,我就送你两个字得福,得到福气的意思,这是化名,不是真名,这个假名就代表你有这个心意,共产党遭报时天灾人祸碰不着你,前边出车祸了别挨着你,你平平安安的,我用得福这个化名,帮你把那个破少先队员退了,天灾人祸碰不着你,平平安安的,行不?”他刚才还在撵我走,这会儿说:“那咋不行啊,行,我还得谢谢你呢!”就这样他退了。

六、组成面对面讲真相小组 更大力度救人

我自己每天出去讲真相,有一天骑着电动车找人时,看见草丛边有一个人,我就赶快停下车来。我走过去,她站了起来。我说:“阿姨,您在这挖野菜呢,”她说是,我说:“耽误您一小会,送您一本书,”讲完真相后,她高兴的退了,还在诉江征签上签了名字。最后临走时,她就象妈妈似的对我说:“小伙子,你骑车慢点,注意安全,心里别老想着这事。”等等。她还说:“指着你这个说法,能说几个啊?”我说:“能说多少说多少。”可是等我走以后,自己想,是啊,我自己做的好,能救几个人啊,于是我就想叫醒身边不出来的同修,让他们都出来讲,多救人。

经过几次交流后,好多同修都想走出来了。有一个阿姨说就想让我带带她,我说行。我问她:“您不出来讲,有什么难的地方?”她说:“我也不是害怕,我也会讲,知道讲什么,我就是不想张嘴,看见人后,你看我,我看你,就不想张嘴,就走开了。”我说:“好,那咱们就突破这个张嘴。”我们去了一个人多的地方,我从那一头说到另一头,然后到了马路另一边,我就让她说。她不说,说人太多,想回家。我说,今天干什么来了?她说突破张嘴,可是今天状态不好,回去调整调整,明天说,她自己会说的。我说,那咱们去个人少的地方,她说要回家,去厕所。我说,这有公共厕所,她说就是想回去,我说,那您上车吧。

我开着车一下就走了,路过她家门口,没停直接走了。她说,你咋不停啊?我说,今天不张嘴不回家,我告诉您一个办法,您就找一个人,到跟前,给她一个期刊,您不说话,用手捅他,您给他东西,他不就问您这是什么吗?您就跟他讲,不就行了。她说,天要下雨了。我说没事,别想这个,找人,看马路上谁一个人呆着呢。一会儿,掉了小雨点,看见马路上有一个环卫工人,于是我停车了。她下车走过去,给那人一本期刊,和他说了真相,那人接过,就说:“法轮大法好”,已经退了,我觉的是师父鼓励她,我们回家了。

之后,我叫我们学法小组的一个阿姨跟我一起出来讲真相,阿姨有点害怕。她开始跟着我,听了两天,后来,第三天,她开始讲了,一会劝退了三个人。是师父鼓励她啊,从那天开始,我们两人定好时间,每周四天出去讲真相。我和她说,我们两人要坚持下去,两个人也是小组,我们劝退的人就越来越多。没过几天,又有一个老年同修不太讲真相的,想让我带,于是,我们这个讲真相小组又壮大了。我们三个人出去,在市里,大街小巷,经历了好多故事,都很感人。

有一次,在一个大桥头,有三个人,一个卖水果的,两个闲聊的。我们三位同修那天正去那讲真相,因为大桥两边都是做买卖的,好多人。我过去后,那卖水果的认识我,我经常去那讲。他不信,说:“不要不要,走走走。”我没走,给后边两个闲聊的人讲,那两个人都要了期刊,并且听我讲真相,而且都三退了。其中一个好象很有钱,因为抽的烟是雪茄。他说:“小子,我也送你一个化名吧。”我说:“叔叔我真名真姓早退了,”他说:“把本拿来,”从我手中把记三退人名的本和笔拿了过去。他问我:“你姓什么?”我说:“我姓汤。”他往本子上面写了很大的三个字“汤成功”,说:“我送你的化名,”说着把本子立起来让我看,“汤成功,我祝你们成功!”这时那个卖水果的偷偷的拿起这个人的期刊看着,我当时要走了,因为那人之前讲过不信,可是我没走,又给他讲了一遍,他退了,我当时也很感动,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们讲真相小组呢。

我们小组讲真相,有一次定了个目标,我说咱们三个人要尽快突破劝退四十人。每天早晨七点半出去,到九点半回来,我上班,两个小时要突破劝退四十人。她俩不相信,可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这个讲真相小组,没过几天就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的突破了,而且又有同修加入我们小组,其中我们的那个老板同修,他以前总是说要调整好自己,到一个他满意的状态再去面对面讲真相,我每次回去都告诉他一声,我们今天退了二十人了,我们今天突破四十人了,后来他终于说:“我也跟你去!”这样我们面对面讲真相小组达到了五个人,那天那个老板同修退了七个。有一天,我们小组在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在大集退了六十二个人,谢谢师父加持!让我们一直在突破、在升华。

到现在,我们已经有七个人了,开两个汽车一块出去赶大集讲,什么地方哪有大集市我们就去,其中遇到的事太多了,极力反对的,千恩万谢的,什么样的都有。有一天,我们小组去集市,临行前下着小雨,同修说去,我们小组其他同修有没来的,只有我们三个人那天去了定好的集市,因为下雨,真的没多少人,到了地方,雨又下大了。其中一个同修想回去,可一看我俩都开始讲了,他也就继续了。走到一个打遮雨伞摆摊卖菜的人身旁,我说:“叔,送您一本书……”他说:“小伙子你这是什么精神啊,我看过好多本了,我已经退了。”那天因为下雨,我们三个人一个多小时劝退了二十五个。

我们小组互相配合讲真相,遇到有极力反对的,马路另一边的同修就立刻帮助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都平稳的走了过来,小组成立几个星期以来,每次出去都有好多的收获。

七、成立贴大法真相不干胶小组 配合中去人心

我又和同修商量我们小组添一个项目,每周一次出去贴不干胶大法真相。在这过程中也有很多体会。

1、在去贴不干胶真相的路上,刚走几分钟,同修A看到汽车窗外有辆跨斗摩托车,很好奇,说了几句摩托车的事,当时我觉的同修A没用纯净的心态做真相,而后他说:“你今天看看,这比你面对面讲真相容易吧。”当我听到“容易”两个字时,想起师父的法“你说容易,我说不容易”[2],在这次做真相过程中,他多次忘拿滚刷头就下车去贴,贴时也左顾右看,那次我们五人贴的后来大部份被毁了。

2、我们小组有一次出去,晚上大风,同修B真相标语总是贴歪了或展板贴褶皱了,风一吹真相标语粘合一起,就报废了,他说:今天风大不好贴,我听到后就顺着他的观念想,是风大不好贴,之后一贴也贴歪了,之前我贴时都发正念,贴的挺正的,这么一想就歪了,我立刻警觉了。虽然眼看着风吹着长条不干胶乱摆,是风大呀,可脑子里想起师父的法了,正念强,师父和正神什么都给做。我就对自己说,不是风的毛病,是我修炼有问题,刚这样想完,师父就给了我智慧了,我脑子里突然有了办法,把长条底下也贴一点在杆子上,就马上不怕风了。

3、在车上,同修B一边把不干胶边揭开,一边聊起修炼上的事,当时我说咱们这次是贴不干胶真相,得认真纯净的做这件事,其它的事回去想说再说。后来过了好一会,又到个村子,路上同修B又说起了他与村子的缘份等,我又说要专心,认真把今天的事做好。

当我下车要贴真相标语时,忽然抬头看了看天空,今天晚上天空好多星星,我感觉那些神和师父都在看着我们呢,我联想着,圆满那天,师父来接我,天上众神列队,天幕放着我在一生中吃的苦受的罪,救人证实法的路上做的一切事,我顿时很震撼感动,把我的不干胶贴上,发出正念,求师父救救众生,加持众生得救!心里非常平静,想不起怕呀什么的了。

我们每次去的路上都认真严肃的发正念,下车时把不干胶准备好,站在灯杆底下时,都心生慈悲,发出正念:师父,您救救众生吧,清除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让众生看到心生善念得救!

但是即使这样,也存在一些不易觉察的不正心态。不干胶是经过多道繁杂的程序做出来的,而且贵,标语一块钱一条,展板就得九块钱一组,大家抱着这个容易做的心态,都去随便贴,一会儿几百元就贴没了。可是不修心做事没有能量,被邪恶毁了,就浪费了大法资源。如果协调人觉的这个办法好、容易、大家都去做了,自己高兴,觉的这个不干胶很粘,你邪恶要毁也得费力费人工费钱而解气,就无意中偏离了救人,变成了给邪恶找麻烦、气它。比如我刚参与时在路上还时不时的说:这儿给他贴一个不?那儿给他贴一个不?我现在问问自己,你在给谁贴?你说的“给他贴一个”中的他是什么意思?好不容易想出来的粘贴办法,是师父赐给救人的智慧,是在严肃的救人,不是多了一个刁难邪恶解气的办法。

我们还成立了一个发真相小组,每周一次大面积发真相期刊。想把本市里的小区,真相铺一个遍,让小区里的世人都有看到真相的机会,并用这个小组拽着不出来的同修,包括很少做直接讲真相的协调人同修。每周定一个日子,开车到定好的小区,一人一个背包,从楼顶一层一层发,每人发100袋真相。

在发真相当中,同修们的指责心、埋怨心、看不起人的心,都在互相配合中修去很多。我们三个人都参与打印制作真相期刊,这阵子需要每周打八百多本期刊,加上每天还要学法、上班、面对面讲真相等等,我非常的累,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可是协调同修从来不参与准备材料,每次来时,都是给他都准备好了。有一次,我心里想:“他总用现成的,怎么不想想啊?”可刚有了这个心,还没有说什么,就招来他一句话,发完真相后,他对我说包的拉链坏了,该修了。我当时想,同修啊,你也修炼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就不向内找啊,真是当了大和尚的啊,什么都用现成的,我给你书包,拉锁坏了,还要给你弄好啊?当想到这儿时,我发现了自己这个不平衡心和埋怨心,认识到错了,我得改。随后事情就变了,他主动提出要自己想办法解决材料,而且让我吃惊的是下次来时他自己买了个大书包。向内找真是法宝,什么都有变化啊。

八、制作真相资料中向内找 显神迹

我们小组每周一次发放真相期刊,每周一次大面积粘不干胶,每周四天面对面讲真相,所用的真相资料比较多。在制作过程中的故事也是太多太多。

资料点刚开始时,同修帮着买的新喷墨打印机。由于修理机器一点也不懂,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把我们难住了。一次墨盒闪黄灯和光线强不开机,当时给我急的不得了:“新的机器怎么就坏了?”就抱着找技术同修去了。同修看到了一笑,弄了两下就好了。我下定决心,我也要学修机子,遇到问题自己解决,帮助像我一样不懂机器修理的同修。我找到协调人,协调人很快联系了技术同修。开始学我定下一念:这个打印机还没洗衣用的盆子大呢,没什么,肯定能学会。在同修的细心教导下,很快就学会了拆装机。又用几天时间跟另一名技术同修一起修理机器,在师父赐给的智慧下,没过几天,技术已掌握的差不多了,又没过几天我给同修已经修好了七八个喷墨打印机了。

修机器的过程中,有时拆装几遍也找不到毛病,心里开始烦。马上警觉到自己已经起人心了,大法弟子要正念不要人心,我心里反复念着“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3]师父安排我干这个是一定能成的!刚发完正念的一瞬间,毛病找到了!修好了!好多次都是这样。

我没有学过修激光打印机,可是材料等着用,遇到麻烦只好修自己、求师父。有一天,打印真相标语“法轮大法好,诚念得福报”,当打印到“诚念得福报”时,机器就绞纸,不动。我取出绞纸继续打,而后根本不能打印了,打印机不工作了。眼看使用的日子要到了,怎么办?我向内找,仔细看着纸,是“诚”心不够啊!我说我救人一定要心诚。于是我把《转法轮》师父法像那一页打开,双手捧书对着打印机,诚心求师父“师父,求求您帮助帮助我吧,打印机不工作了,邪恶干扰救人,弟子没这能力,您有,求师父清除干扰打印机做真相材料的邪恶因素。”我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着,我看看表,到上班时间,就上班了。

等晚上下班回来,打印机又正常工作了。我告诉了同修这件事,感谢师父加持救人!可是,过了几天,又出现了绞纸。这次是每当打到“全球起诉江泽民”的全球两个字时就绞纸。我向内找,想想是点化我什么呢?最后我悟到“全球”两个字是蓝色的,《转法轮》书皮是蓝色的,是不是我法没学好。于是我放下一切,静心学法。学完法,我来到打印机旁,看看出纸口,螺丝是不是可以调呢?我就拿工具调整,心里想:师父,我修理它,您点化我,请您加持弟子,要是弄坏了,您就点化我别弄了。

我一边壮着胆子一边拧着,嘴里念叨着:师父,您可别让我把机器弄坏了,请您加持。“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3]我反复念着,结果弄完后,一试行了!心中无比感谢师父,我认真学法,师父就给我智慧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打印机又开始绞纸。这次是打到“江泽民”时绞。我又开始悟:黑字江泽民,是不是我发正念除恶没做好啊!于是回想自己四个整点发正念的状态。中午和晚上该发正念的时间,我都在上班,可是最近没向以前那样,下班后一回来就补上。我放松了,糊弄事了,我得改。于是机器又工作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机器打印真相展板时不工作了,打一张绞一张。我开始怀疑是同修买纸的毛病,或是墨粉质量问题。可是静下心来,想起了一个明慧文章。一个打印机不动了,显现的是一个老头,他说:我已经老了,干不动了,结果同修求师父。师父给变成一个新的人了,打印机又工作了。我对自己说,不是机器的毛病,不是纸的毛病,就是我的毛病。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如果正念强,师父与护法神什么都可为你们做。”[4]我就开始找自己的不足,嘴里念着师父的法“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谁干扰我救人,它就是对宇宙正法犯罪,我师父不饶它。我求师父加持,就开始想办法,用一个个不靠谱的办法试验,行了,打印机又开始工作了。

神奇的事真是太多了,只要一心救人,师父就会给我们智慧;只要坚信师父,没有办不成的事。

九、放下借口 快快救人

我听第八届法会交流,有一个同修说:等师父回来时,能到师父跟前双手合十说一声,师父,我尽力了,我就满足了。我对自己说,每天出去讲真相,能救一个救一个,能救两个救两个。我每当遇到困难或到同修家,看到师父法像都会跟师父说:师父,请您加持弟子正念,加持弟子多救人!

同修B经济很紧张,他认识到是经济迫害。我问他是怎么突破的,他答不上来。我问他:“叔,我告诉您,您一会和我出去两个小时,就能挣两万块钱,到那就拿,您去不?您一定什么事都推掉和我去。我如果告诉您,您和我出去两个小时,能救两个人您去不?您会找各种借口不一定去。”

有一个八十岁多老年同修,病业关好几个月了。我跟她说:“奶奶,师父让做三件事,您做齐了吗?您讲真相了吗?”她说腿脚不好,走不远。我说:“您要有救人的心,不用走,就在家门口,拿十本期刊,门口一坐,过来一个人,您就给他一本,十天还能发一百本呢,也是在救人,有人问,您就给他们讲真相,八十岁了,您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我希望同修们都能出来讲真相。我第一次突破,就是同修用车给强拉出来讲的,我觉的方法很好。咱们都找个伴,会讲的带一个不会讲的,老的带年轻的,两人一组,三人一组。一个人讲,其他人发正念。待一会,换一个讲,其他人发正念。有的人听完大家交流,心性上来了,决定走出来讲真相,可是回到家,又对自己说明天再去,这样一拖,就不知什么时候了。如果约好同修,你不想去了,可同修到时间敲门来了,有个好的促進作用。方法真的管用,互相扶持。做事是说做就做,立刻下定决心。如就订下明天三点至四点就是我讲真相的时间,谁、什么事干扰,就是对宇宙正法犯罪,我师父就清除它。有的同修亲人、妻子、孩子被邪恶操控阻拦干扰,我觉的就得定住这一念“谁干扰我救人,就是对宇宙正法犯罪,我师父就清除它”,看哪个邪恶还敢靠近?

有时候,我带着岁数大的奶奶讲真相,市里走了半圈,也没劝退人。我问她:您害怕吗?她说不怕。您怕累不?她说不怕累。我说,我们出来就是听师父的话呢,在救人,我们走的一个脚印就是神的脚印,我们走到哪都是正的能量,另外空间就能解体邪恶,结果她后来退了很多人。

一次交流时,我说: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谁也不会说自己不是大法弟子。师父告诉说大法弟子多伟大多高时,谁都会往自己身上套,可是,你说你是大法弟子,你干大法弟子的事了吗?全球大法弟子三点五十炼功,你在干嘛?你在睡觉;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你在干嘛?你在睡觉;每天都要出来讲真相救人,你在干嘛?你在家哄孩子、收拾家务、聊大天、看电视、闲遛弯;师父是加持大法弟子多救人,谁不怕困难、放下人心走出来讲真相,师父一定加持。你不出来,师父加持你啥?加持你在家把肉炖的香?把孙子哄乐,躺着睡的舒服?同修们,我们是同门弟子,醒醒吧!快出来讲真相多救人吧!如果一百万大法弟子一天退一个人,就是一百万,一个月就是三千万。有多少人一天连一个人都没救啊!

不出来的同修,如果你真的那么注重钱财、贪图享受、太多人心,到了真相大显那一天,一切都变了。那时也不花钱了,有功的升上去了,执着的都是假的了,什么妻子儿女,谁该是哪就是哪的了。那时也许就会明白,一秒钟之前自己认为真实拥有实实在在的一切都是虚无泡影,所拥有的一切都成了尘埃,就只能看修好的同修归位,站在地上哭吧。

走出家门,哪怕一天只拿出两个小时出门到大街上去讲真相,就去找,那儿有一个人闲呆着呢,走到他跟前送他一本期刊,跟他说说真相,我觉的我们今天就没白活,听师父话了,出来救人了,师父在加持咱们,一定能成功,大法弟子必成!

我给自己制定一个时间表,我每周二、三、四、五上午七点半到九点半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十点上班,下午一点下班,到晚上五点半学法。六点半上班,七点半下班。下班后学习修理机器,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睡觉。早上三点半起床炼功,六点发完正念。周一、二、三、四下午半天学法,周五周六下午去发真相,晚上学法。周六周日周一,三天上午不出去,做其它真相方面的事。比如给同修送资料跑跑腿等。周日下午放假回家半天,周一继续上班。这就是我目前的时间表,有时也有变化,但大体按照安排的时间在做。

前一阵子学法很少,因为我们小组每周至少用八百本真相期刊,八百张周报,还要给其他小组同修做几百真相不干胶和真相展板,我们每周五去发真相,只有周一至周四能做,周日下午还要回家。我每天下午七个打印机同时打印,忙的我实在没有休息时间,还要学法炼功讲真相,发正念。

同修B看我太忙,就说:这样不行,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要的,把打印机分下去,各做各的所用资料。我一下轻松了很多,有了充足的学法时间。还有一个阿姨(同修)把我用的资料也包了,同修说为了让我多学法,说你用多少,我都能给你做出来!每天下午去她家学半天法,我可高兴了。在这里感谢同修们对我的无私帮助,感谢师父给弟子铺就的正法修炼路!

结语

我荒废了十年时间,刚刚捧起大法三年,象我这样的人都能有种种的突破,我想任何一个同修都能,因为我们有无所不能的大法。正法接近尾声了,我还得继续赶紧追啊,能做多少做多少,得尽力啊。

在夜里,我抬头看看天空,那一个个闪亮的星星,满天神佛都在看着我们呢啊,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师父亲传,与师父同在一世,助师正法,在这里,我双手合十,要对师父说:师父,我愿意放下所有一切常人的观念、人心、执着、欲望,请师父加持弟子!加持弟子正念!加持弟子多救人!

最后,想跟师父说一声:师父您辛苦了!

这是我现在层次的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