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伟在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被殴打

更新: 2016年12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吉林省长春籍法轮功学员张宏伟二零一五年在武汉又一次遭迫害,被非法判五年,于二零一六年五月再次被送到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

一直以来,范家台监狱不给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应有的权利,如通信权、购买基本生活物品的权利等。在监狱打电话是特定的电话卡,可是范家台监狱一直用各种名义不给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电话卡,以此阻拦正常通信。

另一方面,监狱从生活上迫害,每个被关押人都有一个现金卡,而范家台监狱不给法轮功学员现金卡,家里汇来的钱因上不了账而不能用,以致不能购物,连基本生活用品卫生纸、牙膏、肥皂、洗衣粉都不能购买。

张宏伟至今未能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因为环境已发生很大变化,很多人不参与迫害,有的已转变认识,开始同情法轮功,当时包夹犯人(是范家台监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从服刑犯人中挑出来的监视管理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也不敢下手。

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八日,教导员陈珍明将张宏伟带到四监区二楼的小办公室,当着几个包夹犯人的面用鞋底抽张宏伟的脸,几个包夹便效仿陈珍明开始殴打张宏伟。张宏伟从此落入地狱之中。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当时监狱从广东调来一批服刑人员,他们看到包夹犯人将张宏伟毒打的场面都感到震惊,看到包夹犯人将被打得不能动的张宏伟抬进办公室,这些广东调来服刑人员说,不敢想象,范家台是这样一个地方,竟然包养了一伙牢头狱霸,这哪是在坐牢,这都做成打手了。在今天社会,在社会上这样寻衅滋事、殴打他人都要付法律责任,我们很多人都是因为这个被判的刑。范家台这里反倒可以打人。打人可以得表扬减刑、可以不用参加劳动,这样的“改造”太好了,就是我们虽然犯法坐牢,但良心未泯,下不了手。

打人的几个包夹犯人都是平时被服刑人员称为“稀烂”的几个。

包夹犯人俞东,三十来岁,是范家台监狱俞总的亲戚,小个,八斗脑袋,八字脚,喜欢打足球,自称是“梅西”。

包夹犯人胡玄,四十岁左右,斗鸡眼,湖北省京山县人,多次坐牢惯犯,靠奉承巴结,总是表述过去坐牢怎么折磨人的手法,其实是一些已经不能被现在社会接受和允许的牢头狱霸手段,被恶警看上,让他带新班(才入监的犯人),他也表现的积极,每天收工都让新犯人背对监视器在监室内干活,图表现,摆出一副老大的样子,新班犯人一举一动要向他请示,他这套手法是过去监狱牢头狱霸的惯用手法,折磨人玩,不想被折磨就向他进贡,此人也不要脸地享受这一切,虽然坐牢还能受贿。

包夹犯人柯尊桐,湖北大冶人,平时靠一张嘴四处骗吃骗喝,骗别人的东西,因赌博长期欠债,也没有想还,此人经常做出一些违纪的事情,如将生产现场的焊接用清洗剂、酒精等东西偷回监室生火烧吃的。

二零一六年九月,他把一瓶装在矿泉水瓶子中的清洗剂送给监狱的狱警喝,狱警发现不对,才发现柯尊桐偷回去的东西,最后也只有不了了之。因为柯尊桐说他掌握了这些警察违法犯罪的证据,要不行就都给揭发出来。二零一六年五月他故意写了一封举报信扬言要交给来监狱检查的领导,上面内容是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教导员陈珍明将犯人埋在土里的一部白色华为8818手机挖出后私吞,并说教导员陈珍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三日收走一部黑色联想手机,也被私吞了。另外还有现任狱侦科长沈建军、狱政科长肖天波的违法事实,等等。

这些包夹犯人和狱警互相勾结迫害法轮功学员,柯尊桐每天不干活,监区安排柯尊桐打扫厕所,同时监管张宏伟和另一个精神不正常的服刑人员,柯尊桐却将这些活让张宏伟和另一个叫杨哲的精神不正常的服刑人员干。

张宏伟他们连上厕所都被限制,每次上厕所都要向柯尊桐和胡玄说半天,才被允许。

柯尊桐他们还逼迫精神不正常的服刑人员杨哲让家里每个月都来探监,这样每个月都可以买东西,柯尊桐他们就用这种方法骗取杨哲的东西,不仅自己吃还用来送人。

范家台监狱恶警就是这么勾结利用一帮流氓混混来迫害法轮功学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