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救人中修去人心

更新: 2016年12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五十二岁,跟随师父修炼十八个年头。这么多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一直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有酸甜有苦辣,也有剜心透骨的去人心执着后的提升。当然感受更多的是:众生明白真相后的那种幸福与快乐。

一、不负使命多救人

我深知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是我们的使命,因为我们下世前与主佛签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才能来到世间成为令众神羡慕的生命——大法弟子!

八年前因遭到迫害,我提前退休了。打那时起我几乎把自己的一切全都用在了修炼上了。这是因为我的一切都是大法师父给予的。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多救人,与身边的同修配合救人。

这几年通过同修们大面积的讲真相,城里的世人基本上都听过了,明白真相的世人也越来越多。我与同修商量下乡到空白地区及学员少的地方讲真相救世人,我们计划从不同方向一个村一个村的讲。我们骑着摩托车到偏远的山区送资料、讲真相。

山区离我们远的有一百多里地,往返路程就要两、三个小时,开始那里的人受谎言的毒害,讲真相不听、给资料不接,有的就说不识字,甚至打电话构陷,这样的事情在去年的一年中就发生过四次。

记得一次我与同修在往回返,中午我们刚从山上下来,有一警车迎面而来。我突然意识到,有人打举报电话了。但在心里还是正念否定它,不允许邪恶干坏事。因为路很窄,警车与我们擦车而过,坐在摩托车后座的同修回头一看,警车开始掉头了,我俩大声喊:“师父救我们!”多亏正好路过一个村庄,我马上拐進一个胡同,摔倒了又爬起来,同修连拉两家的门没拉开,接着拉开了第三家的门,我们進了一户人家。

户主大姐对我们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有戒心,不敢留我们,待我们平静下来说明真实来意后,户主大哥在里间听到声音,睡眼惺忪的出来对我们说了声:進来吧。然后又回屋里睡去了。那时正是中午休息的时间,看起来大姐也很想休息,说下午还要去浇地呢!我与同修互相对视了一下,然后我和大姐说:大姐这个时间打扰你们,太对不起了,大姐你先休息吧,我们到院子里去暂留一会。大姐说院子太热了,我和同修边说边走到院子里,找了个马扎坐下,这时的大姐也完全没有了睡意,又给我们洗了一些黄瓜、甜瓜端了出来,与我们一起坐下了。这让我们有机会给大姐全面讲了真相,大哥也起来了,给他们全家讲明了真相做了“三退”,四十分钟后我们谢了大哥、大姐,离开了那个村庄安全的回家了。

还有一次我与另一同修骑摩托车到山区讲真相,正好是收小麦季节,大道两边全是晒小麦的,我们先到预定的村子一边发资料,一边讲真相,从村子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两边晒小麦的人也少了,我们边走边讲,在这过程中什么人都能遇到,有信的有不信的、有恐吓的、有感谢的、也有被邪恶控制不理智的。

我们一路上边讲、边发、路上有合适的电线杆就贴不干胶,就在我们离家还有四十里地时,同修刚贴完一张不干胶,就有一警车向我们驶来。在警车刹车掉头时,正巧路西就是个村子,我俩迅速的骑车左拐、右拐拐進一户敞着门的人家,甩掉了警车。半个小时后我们感谢了这家人,顺利的离开了。那天我们劝退了九十四人。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了,我没顾上吃饭,首先给师父上香谢谢师父!师父:没有您的呵护,我们做不了任何事。没有师父的呵护,我哪能走到今天呢?

记得还有一次,天气不好。如果不出去(救人)就会感到今天的时间又这样浪费了,俗话说:“过了这个村就没有那个店了”。想到此,我还是带上雨衣单人骑摩托车出发了。刚進村来到一户人家,就下起了雨,户主很热情的让我把摩托车推進去,我给他们一家讲了真相,做了三退。雨还继续下,我经过户主的同意,把车放在他家,然后我就挨家挨户讲真相。雨越下越大,人们有三三俩俩的聚在门楼子底下正好听我讲真相。我又来到一家,正好有七、八个人在过道里打扑克,我一一的给她们做了三退,这时从正屋里出来一个中年男人,凶巴巴的对我嚷: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干这个?不做好事我就打电话!我面带笑容平静走过去告诉他:大哥你看我哪像干坏事的?我是来教她们干好事的,你看“真、善、忍”哪个字不好,就江泽民反对真、善、忍,好人哪有反对的?大哥你说呢?当他听我反复的说“真、善、忍”三个字马上改变了态度,不好意思笑着说:好那我就不打电话了。这个生命了解了真相,心里升起了善念。我又来到一家街门口,男主人明真相后连声说谢谢!我说就谢我们师父吧!他那一百零一岁的老母亲招手再让我坐会。因为我还有很多人没救完,我跟老人握手告别。

那天,我就这样一户一户的走着,身在雨中可心却享受着众生得救后的喜悦。等我回去推摩托车要回家的时候,户主家里又来了一大帮打扑克的人,我又给他(她)们一一做了三退,户主看我一大兜子的资料送完了。问我:你们的钱是哪来的?我告诉他:都是我们自己省吃俭用省下来的。他竖起大拇指说: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这个雨天我收获可大了,一共有四十五个生命明白真相得救了。当我回到家里时,丈夫已经做好晚饭在等我了。

这样的事太多了。随着正法的推進,明真相的世人也多了,经常能听到感谢声。记得有一个党员,我给他讲真相,他说我看就你们法轮功行,你们里边有能人。我随手拿出一张写有“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告诉他这五个大字谁看了谁好,看见的人不能大声念也会默念,谁念都会得福报,我就贴在这个电线杆上,告诉他你好好看护着不要让人撕掉了,会功德无量的。他爽快的答应:好!我家就在这住,我几乎天天在这里。

还有一次我与同修到山里讲真相,我们分头讲,我到一户人家那个大姐明白真相后,给我一个大苹果,我告诉她:我不能拿你的东西,大姐说了好些感谢的话把苹果硬给我塞進兜里了。回来的路上同修说回家给师父供上。谢谢师父!因为在去这个村子之前,上个村的人要打电话举报我们。回到家,我给师父供上了大苹果,还上了香,叩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不管环境怎样变化,我们救人的心决不动摇。

二、救人路上险象环生 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另外,我们还以学法小组为整体做好救人的事。我所在的学法小组从成立到今天已经有五个年头了,同修们的年龄从三十到五十多岁之间。我们来自本地区的东南西北方向,是大法把我们连在了一起,共同肩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来自不同的家庭,通过我们对法的认识、提高,突破一切阻力,我们做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做到了人人都是资料点,人人都是协调人。我们长久坚持的有四人,多者无限,可所谓是聚之成形,散之为粒。

我们每周有一次集体晚上开车到乡下发资料,去的路上我们都默默的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阻碍众生得救的一切干扰因素,回来的时候我们齐背师父的《论语》及其他经文。平常可以自由组合两人或一人骑摩托车到发过资料的村庄再去讲真相,这样效果较好。我们其中有两位同修家中有上小学的孩子,每次发资料不管早或晚他们都要等妈妈平安的回来才能睡。记得,去年快要过年了,白天我们同修六人一起出去到百里外的空白区讲真相,被村文书构陷,有两位同修遭绑架,其他同修第一时间利用各种途径查明了构陷人的信息,及时曝光并通知各片同修发正念,加持被绑架的同修。还有一部份同修陪着遭绑架的同修家属去了派出所讲真相要人。当被绑架同修看到我们進了派出所,眼睛一亮(过后听被绑架的两位同修说,她们看到我们时心想你怎么来了呢?邪恶不是都认识你吗?)当天晚上就有一同修不配合邪恶,在送去拘留所被拒收,正念闯出。另一同修由于认识上的差距,在所谓十五天拘留书上签字,默认了他们对自己的非法迫害。我们整体发正念,加强被绑架同修的正念,又在星期三接见日有同修陪伴家人去拘留所与被关押同修交流、沟通,告诉同修不能默认迫害,不能承认十五天,我们不应该在这,使被绑架同修转变了认识,并嘱咐同修不要为了她浪费大家们的时间,她会做好的,六天后正念回家。又从新投入到讲真相救人的行列中。

在发生绑架的一周时间内,我们整体配合,发挥整体的力量。我们共去了三次构陷同修的村庄、镇驻地(往返六百里地),给构陷同修的村文书讲真相;家里的同修及时的制作出给某某村父老乡亲的一封信、不干胶,发到每家每户及他们周围的村子;又把诉江大展板贴到了他们村庄的政务公开栏内;待我们第三次去的时候诉江展板依然纹丝未动,那天晚上是个大雾天,能见度只有几米,道旁的树都看不见,车走的很慢,俩位同修打电话给孩子不要等了睡觉吧,可家里的孩子一直听到妈妈的平安声,才安静的入睡了。我们那天回来后已经深夜了。虽然很辛苦,但是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为了同修能早一天平安回来,我们值得!

那几天由于曝光及时,据知情人透露,通过邮局发给构陷人的信件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邮寄过来,据说构陷人的朋友接到资料后,马上打电话给构陷人说:“伙计你怎么干那个事啊?”众生都在觉醒。

象以上这样的例子,很多。每当发生迫害事件,我们都是第一时间,组织营救。减少了同修被迫害的程度。但尽管我们尽心尽力,几年来,当地还是发生了几起被邪恶绑架判刑的例子。救人中每当发生干扰的事情后,我们都向内找自己、修自己、归正自己,争取能在今后的救人中避免邪恶事件的发生。

三、相互配合 修去人心

有一次我们六人晚间开车到乡下发资料,我们根据自己的心性、心态,看见人就讲,没人时就发资料。到了村头还有一群人,可我的资料发完了。另一同修没发完也回来了,我看同修的兜里还有资料,我说那边还有一大群人你发了吗?她说:没有。我说:把资料给我。我不假思索的拿上资料回头给街头乘凉的十多人发了。第二天同修问我:昨天你向我要资料时,有没有显示心?我说:没有啊!因为我正发到那儿没有资料了。同修很诚意的告诉我:当时自己有怕心没有过去。回家后我想为什么同修这样问我呢?是不是在我的潜意识中确实存在着显示心,自己都感觉不到了呢?再一想,那时我应该叫同修和我一起去发,既达到了互相配合,又能削弱我们各自的人心。再深挖自己:发现我这个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埋藏的很深。我真心的感谢同修的直言,使我能及时发现自己的不足。在救人的路上我们互相配合着、鼓励着!修去了很多人心。

在下乡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感人的事情,这里就举一、二例:有一次,我们开车来到一山村,同修各自分头逐户讲真相,中午了我来到一户人家正在吃饭,大娘赶忙起身让我吃饭,我一看她窗台上有新年挂历了,我说大娘你们有挂历了?坐在身旁的大叔说:是你们同伴在大街上发的。他家里还坐着一个外人,我就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并告诉他们我们是来给你们送平安的,知道大法好的人都能得救。听说我们是大老远从城里来的,他们都很感动。大娘一再谢谢我:并热情的让我吃地瓜,还说:我们山里的地瓜好。我说:现在都在家吃饭,我们快抓紧时间逐户走走。大叔告诉大娘说,她们好几个人呢,意思多给我们几个。大娘的热情,使我不好再推脱的接过了,她给的好几个大地瓜。回来的路上同修们吃着大娘给的地瓜,美美的、甜甜的。真可谓是“苦中有甜”啊!我们就这样享受着众生得救的喜悦,美极了!

四、我被推到了协调人的位置上

二零零九年,由于邪恶的迫害,原协调人被绑架判刑,特别是抛头露面的几个协调人和技术同修都被判了重刑。我所在的地区协调工作几乎陷入了“瘫痪”状态。乡下与市区大都断了联系。那时装电脑、修打印机只能找常人。更何况有很多事需要大家共同参与,这就需要有人来协调。当时由于迫害很严重,同修们自我保护的心、怕心还是很重的,虽然各自都还做着证实大法的事,可真正走出来做协调的还是寥寥无几,因为这几年做协调的同修,一茬一茬的都不同程度被迫害过。部份同修甚至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错误的认为做协调就是被迫害的对像。针对种种情况;我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开始协调;

其一、寻找有能力的同修和技术同修入手

我记得,零九年我们地区做的神韵光盘不是打盘贴的,当我见到标准盘贴的神韵光盘时,我就想:如果我们也能做出这样的神韵光盘多好啊!众生会更喜欢,救人的效果会更好。当我的正念出来,一心想要做好神韵光盘时,恰好明慧网上很快就发表了打印光盘贴的教程。通过这件事,让我更明白了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当我悟到这层法理后,我决定自己必须参与当地的协调工作中来。想到后,我立马行动,先找有能力的同修共同参与协调。让原先有技术的同修能发挥他(她)们的作用,协调同修们能拧成一股绳,让更多的同修能走出来救人。

协调工作可不象个人修炼救人那么简单。时时处处都表现出相互之间人心的碰撞。当我接触当地的A同修,我发现该同修不仅有技术,工作能力强,又年轻又有学问,可以说A同修干什么什么行。整体多需要这样的同修啊!可是当我们真正在一起配合做事的时候,出现了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很多事情都事与愿违。那时的状况对我来说:用“苦其心志”[2]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旧势力就利用着我们没修去的人心,间隔、误会、拖延浪费着师父用艰难的承受而赋予我们救人的时间。虽然那个事情做了,但是就是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事做完了还要在A同修的小范围内起一些后“效应”。

我觉得这样下去如不能及时归正是很危险的,旧势力会钻我们的人心空子的。当时的我用人心看问题想离开此地,不想再继续表面维持下去了,真想退出做协调的事情。

师父慈悲不断的点化,法理中也明白我应该提高了,可就是心性不提高,没有别的办法就硬撑吧。艰难的参与整体上的工作,内心深处陷入痛苦之中,感觉压力太大。由于种种原因A同修不来大组学法了。我不止一次、两次的到A同修家交流,表面是在法上,可还是想改变别人。因此我们过后还是“我行我素”。

我很多次的想和A同修能面对面的诚心交流,可当我面对同修投来那不屑一顾的眼神时,我那颗人心又一次次的翻江倒海。有事我再不敢找A同修了。把好事当成了坏事。

我曾问自己:为什么在邪恶迫害那样严重时,都能坚定的走过来?为什么这个人心就不放呢?能带走吗?当我从法理中明白碰到的一切都是修自己的,同修就是一面镜子,看到问题应该反过来修自己,长时间来你错我对的,那是修炼人吗?师父讲:“修炼人哪,大家想想,每个人在世上都走过了相当长的一段历史过程。这个世间的理是反的,你看的是好的,在那边看是坏的。”[3]

“你闻着是香的,那边闻着是臭的,什么东西都是反过来的。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修炼起来是很难,要想保持正念更难。但是呢,正因为这样,才会把那些人心反映出来;做的好的就向正面发展;做的不好的、不向内心找的,就会向反的方向发展”[3]。

我决心修自己,接受正面教训,不向外看,不看同修缺点,只看同修长处,只要对证实法救度众生有利的事,利用哪种形式都行。可是当我对同修完全放下了自己的观念,不再去执着同修该做什么,不再认为同修起反作用的时候,我发现:我再不象以前那样看A同修了,我会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我没有了抱怨,取而代之的是善意的理解,当我再次听到A同修对我的抱怨时,心中不起任何涟漪。内心深处那个舒服啊!是提高、是升华、快乐,那真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现在我们已经拥有了能担当起这一个地区协调工作的一支小小的队伍,本地区同修协调做三件事的状况有了很大突破,整体升华提高了。

其二、共同协调发挥整体的力量

协调工作,千头万绪。时时都得考虑到整体的提高。去年五月,诉江开始。同修们有不同的认识,很多同修认为起诉江泽民是应该,可是担心怕遭迫害;也有的人认为现在起诉应该是那些被关押的同修或遭受过迫害的;也有的认为没有受迫害我不用写;同修们带着各种心等待、观望。当看到明慧网陆陆续续有同修的诉状发表时,我知道不能再等了。应该带领同修一起做好诉江工作。

这时有同修提议针对此事应该交流。我接受同修们的合理建议,我们用了两个中午進行了简单交流,达成共识:认识到起诉江泽民,是天象变化;是师父给予我们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提高的又一次机会;也是到了把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送上历史的审判台,结束迫害的时候;同时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退出恶党,救度更多的世人;绝不可能因为起诉江泽民,再遭受什么迫害。

通过交流,同修们大部份改变了以前的认识,观念转变了,怕心也就不存在了。当同修们能真正的从法上认识上来的时候,大批的同修开始动笔了,六月上旬开始邮寄诉江状。可当时能打字整理诉状的同修太少了。我们调动所有的能打字同修甚至同修的家人参与,当时有的同修家中的孩子也都参与整理打印诉状了。我又把几位年轻的在这方面有特长的同修集中到一起简单的交流,加大力度整理诉状。在这期间同修们都齐心协力,特别是有一些协调同修睡觉很少,各负其责帮忙整理身边同修的诉状,两个月的时间大家没有怨言,细心的查找有没有落下的同修,也给没出来的同修一次走出来的机会。这样我们地区大部份同修在七月底投完诉状了。通过这次诉江,真正体现出了整体的力量,也让我看到了只要同修们能拧成一股劲,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其实我做的这一切,都离不开同修们的互相配合,有很多同修在后边默默的配合着。当我们的资料不够时,同修除了做好自己的项目外,抽空忙闲的再给予我们补充。当然工作中还存在很多不足,需要在以后的救度世人与实修当中去掉,在法中熔炼自己,做正法时期的合格弟子!

在这里我也特别感谢那些为大法默默奉献的技术同修,是你们的不懈付出,才能保证我们当地同修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一路前行。也感谢为了整体默默参与协调的同修们,没有你们的协助、承担,我们整体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还得感谢与我认识不同的一些同修,是同修的意见、看法在我修炼的路上能更加严格要求我自己,不放任自己,使自己的容量扩大,自我在变小。修去自大、抱怨。修出谦卑、包容。在这里我诚心的说一声谢谢同修们!

当然最感恩的是我们伟大的师父,是您造就了我们这些无私的大法徒;是您叫我们走在神的路上。我们会珍惜这稍纵即逝的万古机缘,这条修炼的路,无论还有多远,无论还有多少坎坷,我们会放下人心去面对,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遗憾,能不能达到师父要的,每一步都是脱离人走向神的选择。我会和我的同修们,不负使命兑现我们助师正法这洪誓大愿!

向慈悲的师尊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