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真的变了

更新: 2016年12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是搞绘画教育的,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当时生出的欢喜心使我在人的表面行为上表现极端,说话不被别人理解,因而家人对我说三道四,指责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家人非常恐惧,变本加厉的对待我。由于自己不能在法上认识,不向内找,并不断的指责别人这不行那不好,因此许多矛盾长期不能解决,让我陷入了许多矛盾之中。

邪党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一度使我丈夫不敢和我出门上街,怕别人知道我和他是一家人。由于平时对家属院的人讲真相,劝三退,大部分的人都明白了真相,许多人见我很亲切,说这才是个好人啊。

当我知道丈夫怕和我一起同行后,我决心打开他的心结。一天我对他说,今天我们学校发东西,你推着车我们俩一块去领东西,我不说话,你看看他们是怎样对待我的。他答应了。于是我和他一起去学校领东西,迎面坐着一群家属院里的人,问你们俩去领东西呀,我美美的应了一声。往前走碰到一群老师,我和他们开着玩笑,再往前走,两位领导和我热情打招呼,我也热情打招呼回应。到了领东西处,老师们说让我先拿,并说你拿我搬,热情的很。

这一切丈夫全看在了眼里,心结打开了,从此和我一起出门同行,送我去讲真相,和我去旅游。我校的老师竖起大拇指夸奖我说:你真棒,是你使他变好了,敢和你一起来旅游了。

丈夫变了,他真的变了。这块顽石终于化开了。他一个个心结解开,一个个真相明白。有一位同修来我家说,我是不是走错了门?你丈夫原来不是这样的,他现在是一位温和的老人。他的变化一方面是师父的法使我开了窍,向内找,在实践中我改变了以前的做法。另一方面同修的正的做法使他看到了大法的美好。

中国大陆的人受邪党的党文化教育几乎人人都会撒谎,遇到矛盾人人都会指责别人。在这大染缸中,我本人从小在课本中,在邪党的造谣宣传中,争斗心、显示心等等一堆人心,这些人心极大的影响讲真相救人。通过学法,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讲真相,你得顺着他的执着,尽量不触及他的负面因素。

我的丈夫是名工人,不爱说话,只喜欢吸烟喝酒,不爱看书,每天只知道看电视,给他讲真相、给资料不听不看。师父告诉我们对家人讲真相首先把他当成众生一样讲。当我这样做时,明显不一样,要救人的心态使我态度、语气差别很大,这不是装的,而是从心里发出的呼喊,震撼人心。

丈夫看电视,我想制止,他当然不听。我想对他不能强硬,应循序渐进的、耐心的。于是他看我也看。当看到一个满脸乌黑、恶狠狠的面孔时,我说停止,这是一部八路军打仗片,我说如果你经常看此片,你与他一样丑陋。他立刻关上电视,我说你应该多看古装片。于是他开始看古装片,看了几部后我说,你发现了吗?这部电视好像皇帝多么的笨,都听妃子的指挥,真实的历史根本不是这样的。过去皇帝将相都是非常信神的,敬神、拜神的。变异的现代人用邪党文化造出来的人只是穿着古装而已,写成电视,宣传邪党文化毒害世人。他立即关上电视不看了。让他看康熙王朝,他看了,并且反复看。他看新唐人电视台的《笑谈风云》历史片又吸引了他。我开始给他读《转法轮》和其他各地讲法,使他渐渐醒悟,他说没有想到大法书这么好。

另外对丈夫讲真相,用讲故事的形式和他探讨。我没事的时候就和他散步讲真相,讲的时候说这件事情本来是他的问题,而我却说有这种人指别人,而他就以为是说人家并不是说自己,于是就和我谈论起来。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丈夫听进去了,我一个个真相讲给他,他一个个心结被打开。

我的生母不断的在我的修炼中制造麻烦,指使我丈夫跟我离婚,让我丈夫到公安局举报我,到单位找领导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把我放到妹妹家的大法书要回来烧了。她的行为使我心里憎恨她,一年多不去她家,不去看她。后来,我改变了以往对她的态度,开始对另外空间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势力和因素,给她讲真相,清除她头脑中听信谣言的流毒。生母病了我日夜守护着她,经她同意,让我给她念《转法轮》。她临去世前一个月对我说,你对我是真正的好,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给你留下任何东西。她还对我的妹夫说,你姐说的对,她拿的小册子你好好看看。妹夫平常听她的话,于是妹夫三退了并要了小册子,并且也让他姐、姐夫做了三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