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

更新: 2016年12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师父为我化解了心中的恩怨

一九九二年六月份,我做了皮下埋植结扎手术。由于医疗事故,意外怀孕,于九三年一月份产下一子,被知情人告到县纪检委,我被开除教师队伍,丈夫被降两级工资,并限期交罚款一万三千元,否则丈夫也得被开除。我们东挪西凑总算在限期内交齐了一万三千元的天文数字。此时我们已经负债累累。为了还债卖掉了仅有的两间砖瓦房。丈夫住進婆婆家,我带着孩子们到外地去给人当幼儿教师,背井离乡六年多。期间我吃尽了人间苦,身体累垮了,一九九九年一月回到家乡治病。当时严重的乳腺病使我连衣服也不能洗,酸菜不能切。我把这笔仇恨都记在了告我的人身上,下决心要给她放火或买凶打断她儿子的腿,让她也别过安宁的日子。

恰在这时,一九九九年三月,修炼法轮功的姑母来到我家,给我带来了宝书《转法轮》。师父在书中说:“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我才知道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业力轮报的结果。是大法为我化解了心中的恩怨,避免了冤冤相报的恶果。从此我走上了修炼的路。

提高心性 遇事能替别人着想

大法的法理象磁石一样吸引着我,每天晚上都看书炼功,有时还教小朋友炼抱轮。教小朋友做真诚、善良、大度忍让的好孩子。大法荡涤着我的心灵启悟着我的善念。在我教的孩子中有一个是先天性心脏病的患儿,都六岁了才上幼儿班。由奶奶天天背来背去的,雨天奶奶就更费劲了。我就主动帮着早上顺路到他家给用车驮来,放学再用车驮回去。直到奶奶买来新车学会为止。奶奶非常感激。

在开幼儿班时经常要给学生進一些食品:雪糕、饮料、面包、方便面、香肠等。发现老板钱收少了,就抽时间送回去。一次在当地批发部批货,发现老板娘少收一箱方便面钱。放学后就给送去了。老板娘说:“你太好了,你不说我也不知道。”我说:“不是我的钱我不能要。”还有一次过“六一节”到邻镇進的货。回家后发现老板少算了香肠钱。再次進货时,我给补上了。老板说:“你是信主的吧?”我笑着说:“我不信主,我信的是佛家大法。”他说:“信大法的也这么好!”后来再去上货让我自己报数她算钱。

由于我家周边没有同修。刚开始我属于独修。直到有一个周日才接触到邻县的同修们,以后每个周日我都去和同修们看师父在广州的讲法录像,纠正我的炼功动作。大家在一起沐浴在法光中非常幸福。直到七月里的一个星期天,我去邻县一个老同修家,她正忙着把大法资料大法书籍打包。她说现在派出所正让上交大法书和资料都毁掉。她是挂了名的,不知书和资料放哪里安全。我一听就很气愤说:“政府怎么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如果人人都学法轮功,治安状况就变好了,社会就安定了,警察都不用了。真是好坏不分。这些书我拿走,不能毁了。”老同修很赞同。并告诉我,大家联名写上访信证明法轮功对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于是我也到辅导员那在联名信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很沉重。一路上小心翼翼地看护着这些珍贵的大法资料。心想这就是“火种”我一定要珍藏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我再去邻县时,迫害已开始了,很多同修被抓,大法书,资料被毁,整个中国大地被红色恐怖笼罩着。我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只能默默地学大法。

讲真相,救众生

二零零四年一月份,我因多年严重的乳腺病去省肿瘤医院看病回来,遇到了邻县当年被抓的辅导员。她告诉我说:“放下那颗心吧!没有病了。”并把师父发表的经文《快讲》交给了我。回到家中学背经文,知道正法進程已到了全面讲真相的阶段。大女儿说:“妈妈真心修炼法轮功吧,一定都会好的。”从那以后我把买来的药都送给了有乳腺病的常人,决心坚定跟师父修炼到底,讲真相救众生。

我买来彩纸和信封,和孩子们一起合作制作真相资料、标语,内容有:“诚念法轮大法好,保平安得福报”、“法轮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等内容一百多份。晚上和孩子们在本屯贴在电线杆上。到屯外往医院门里放。

一次我在一本小册子上看到了:法轮功是什么?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内容。就摘抄下来,刻成蜡纸油印出二百多份,和孩子们在大年夜挨门逐户的发送。当得到一份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风景区带“中国共产党亡”图案门票的真相传单时,就把它作为素材增删内容以题为“不花一分钱天赐洪福保平安”制作真相传单。先后复印一千八百多份。部份用信封封好,邮往外地的亲朋好友;部份装上自封袋到方圆几十里的村屯发送;也曾两次坐火车到亲戚住的村屯发送并讲真相救人。特别是到寒暑假期间就想办法印制真相传单。去年寒假期间,又印制了五百多份真相资料,和孩子们到附近的屯发送救人。几年来,无论是坐车还是购物,我花的钱几乎都是真相币。我还用手机编短信救人中,当看到回复“谢谢”的字样时,真为生命得救而欣慰。

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

我努力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努力去各种执着心,提高心性。走到哪里都要把真相讲到哪里。不忘自己来时“救人”的大愿。不知不觉中,慈悲的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三叉神经痛、颈椎酸痛、后脑皮麻木、腰痛、痔疮等各种病都去掉了。特别是折磨我多年的乳腺病也根除了。慈悲的师父不但为我净化了身体还救了我的命。

二零零四年的春天,我和丈夫一起用手拖翻山地。由于山地高低不平,地头还是斜坡。为防止翻车,我一直在车头的低位置推车头。不料转弯时,车把丈夫挑起来甩掉。失去平衡的车直奔我冲过来。我本能的向后退,车却翻着跟头追我,当我被茬子绊倒在地时,车头也压在了我的大腿上不动了。冒着蒸气的开水洒在我的手上,流進了裤子里。惊恐的丈夫把我从车下救出来,我却哪都没破,毫发无损;只是手背有些发红,但也不疼。丈夫感慨地说:“好险啊!捡条命。”我说:“是师父救了我!”大法太神奇了。

十几年来,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限于篇幅不能一一呈现。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