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妇同遭冤狱迫害 河北邢台原农行职工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杨庆华,女,今年四十七岁,原河北省邢台市农行职工。在过去十几年中,杨庆华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获得真正的幸福,却遭到江泽民一伙的残酷迫害,杨庆华和丈夫反复被非法关押、上刑,二零零四年,被分别非法判刑三年和七年。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杨庆华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在大法中修炼的幸福

我是一九九六年底,开始接触法轮功,那时的我患有淋巴结核,体质很弱,听说法轮功的强身健体,功效显著,我就找到法轮功的书籍,这一看,就被法轮功深奥的法理吸引了,他不仅告诉了我做人的道理,更是以通俗易懂的语言揭示出人类、生命及宇宙中许许多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东西。而且从我一看书,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太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就这样在一九九七年春天,我走进了大法的修炼。

在大法中修炼是幸福的,我的疾病不翼而飞。以前的我从小就被淋巴结核等疾病折磨着,爸爸妈妈带我四处求医问药,只要听说哪里有治淋巴结核的好医生,不管中医、西医、还是偏方,都不辞辛苦一次次的带我去看,做手术、贴膏药、扎针灸、喝中药汤、打针,小小的我变成了“药罐子”。

通过修炼大法,几个月的时间里,身体被彻底净化,淋巴结核和鼻炎都好了,也许人们不相信,可这都是真的!无病一身轻,每天炼功学法,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工作上任劳任怨,处处事事严格要求自己,对待顾客耐心细致,想着自己是个炼功人,通过自己的言行把“真、善、忍”的美好传递给身边的人,自己也变得更加善良、宽容和真诚,连续多年我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和业务能手,深受同事和客户的好评。这一切都要感谢法轮大法!感谢我的师父—李洪志老师!

邢台市警察非法拘禁、抄家、勒索

就是这样一部高德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大法却蒙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前国家党魁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国家机器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迫害波及到每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和他们的家庭,以及每一个中国人。

我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告诉世人真相,书写“法轮大法”标语,而被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的警察非法从单位强行带走,并拘禁在农行招待所一个多星期。当时的“专案组”是桥东分局的副局长为首,桥东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吴书起(音)和北大街派出所警察等人具体办案,为了找出写真相标语的工具,我的家被他们翻得乱七八糟,个人电脑被强行拿走,收据都不给开,后来我丈夫去北大街派出所要过两次,片警都推脱责任,说不知道电脑在那里,最后勒索了我八千元(有收据为证),才把我放回家。直到现在电脑都没有归还。

此后单位在市六一零办公室和公安局的淫威下,也参与了对我名誉上和经济上的迫害,在二零零零年底,我被行政开除留用察看一年,工资连降三级。

工作单位参与迫害 绑架到洗脑班

我上班后在努力工作的同时,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同事们也看到了我的不屈从、不放弃。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市分行的保卫处处长、我所在单位副总经理、人事科等一行人用欺骗的手段从单位带走,当时告诉我说是去开会,等我上车开出单位时,才发现还有一辆市分行的车在前面带路,他们把我绑架到任县的洗脑班(即“任县法制教育中心”)。我不进去,使劲反抗,他们几个人连推带搡把我弄进大院,被锁在大门里面,失去了人身自由。

当时他们都没通知我的家里,家人后来才知道,年幼的女儿才八岁,下学直到晚上,都看不到妈妈。和孩子这一分离就是四个月。

在洗脑班里,每天吃的是定量的馒头、咸菜和稀米汤,伙食标准是按每天二十元算,并且伙食费都是从我工资里扣除。

入冬了,盖的是黑心棉的薄被子,晚上经常被冻醒。他们强制“转化”我的卑鄙手段:和亲人分离、失去自由、晚上不让睡觉、夜里把我铐在院子里的铁门上,那都是十二月份了,北方的冬天夜里很冷。对其他法轮功学员也是变着花样的迫害。

直到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家里被邢台市六一零办公室(中共邢台市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勒索了五千元的保证金(有收据为证),我才被放回家。

被迫流离失所

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各级地方政府、司法、公安从未停息过对法轮功学员的监视、绑架、抓捕等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也从未停止过对世人的讲清真相,揭露迫害。

二零零二年夏季的八月份,市公安局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刘朝良(当时已经是六一零办公室的头头),又开始疯狂抓捕、讯问法轮功学员,我和丈夫张保忠(也是法轮功学员)因用家里电话联系其他学员,也成了他们抓捕的对象,为躲避迫害,我们夫妇被迫离家出走,从此流离失所,失去了称心的工作单位,我个人的银行卡和所有存款也被冻结。

再次被绑架关押到“黑监狱”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我们夫妇被邢台市公安局桥西分局的警察绑架,我们的私人财产电脑、摩托车、打印机和用自己积蓄购买的一些讲真相设备被他们强行查抄、没收。他们把我们绑架到矿务局招待所,这里成了他们非法关押、拷打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他们成立了迫害“专案组”,组长是桥西分局国保大队的宋家希,还有桥西分局的政委魏计考,还有叫白红振的,其他警察我叫不上名字。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这个私设的黑监狱,窗帘整日拉着,从不打开,外面的人根本想不到里面正在发生着惨无人道的迫害。我和丈夫被带上几十斤重的脚镣,锁在铁椅子中昼夜被讯问,并给我强行戴上背铐,以酷刑痛苦的折磨一个弱女子,几天几夜不让睡觉,逼问口供。那些“专案组”的警察们则轮流休息。

我的丈夫一进去,就被严刑拷打,被戴上背铐,他的上额和眼眶都被打青,瘀血一大片。我们的脚脖子被几十斤重的脚镣磨掉了皮,露出里面的肉,连上厕所都不给解开。整条腿肿的不敢看,脚肿的变了形,脚镣深深的卡在脚脖子里面。他们这些警察们就是这样对待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们。

夫妻同遭非法判刑 在唐山冀东监狱、石家庄女子监狱遭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我们被非法刑事拘留,并被非法羁押进邢台市第一看守所。同年六月十四日,被非法逮捕。同年,我被邢台市中级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三年,后被送到石家庄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我的丈夫张保忠以同样的罪名被非法判刑七年,后被送至唐山冀东监狱非法关押。

我在石家庄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身心严重受损,所在的第四监区被称作“魔鬼监区”,劳动强度极大,加工的衣服都是外贸出口的,每天从早上六点半出工,到晚上十点才能收工,有时候为了赶产量,到半夜12点才收工,可是监狱对外谎称这里是八小时工作制,实行文明化、人性化管理。

三年里,我的身体和精神遭受了巨大的痛苦。对待法轮功学员,除了这些高强度的身体折磨外,还有精神上的摧残,监狱里办“转化”班,强迫修炼者放弃信仰,强迫写“四书”。

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是人类的耻辱,是江泽民对全人类犯下的滔天罪行,他当政期间,贪腐遍地,社会道德急剧下滑,老百姓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社会问题百出。我知道所有参与迫害的公安民警们和我单位领导其实也都是受害者,他们不一定知道大法真相,被动无知的参与了这场迫害,造下了罪业。对法轮功的迫害全是江泽民一手发动和操纵的,他是迫害法轮功善良民众的万恶之源。鉴于我所亲身经历的迫害事实,现在我要控告起诉江泽民。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