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五人惨遭迫害 吉林龙井市梁秀珍含冤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省龙井市法轮功学员梁秀珍一家遭中共各级人员残酷迫害,其中五人八次被非法判刑、劳教,遭酷刑、药物等迫害,女婿蔡福臣被迫害致死。2016年1月18日梁秀珍在山东威海的租住房内含冤离世。

梁秀珍曾在劳教所内被强行打了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从二零零二年以来这么多年左腿疼痛,以致不能正常走路,常年瘫痪在床,骨瘦如柴,并从2013年开始渐渐失去语言能力。

梁秀珍的儿子这么多年既要照顾瘫痪在床的母亲,还要一边打工赚钱维持日常生活,苦不堪言。

梁秀珍一家的凄惨遭遇,足以见证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有多惨烈!以下摘自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吉林省龙井市一家五人惨遭迫害 一人被害死》,内容稍有改动,是梁秀珍生前的口述:

我们全家于一九九四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在大法修炼中受益匪浅,我丈夫修炼三天,肝腹水就好了。我们全家人身心在修炼中都有很大的受益。

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家人坚持修炼,遭到中共当局的残酷迫害。

为法轮功讨公道 遭邪党绑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们于七月二十日当天去省市政府,向政府说明“法轮功修炼者都是修真善忍的,都是一群善良的人。”结果当天下午就被恶警劫持到当地拘留所。

回家后,看到邪党宣传喉舌铺天盖地的诬陷法轮功,我们就给邪党魔头江泽民写信,告其:我们信仰法轮功是为了做好人,为身体健康,我们对政权不感兴趣,我们必须有一个修炼的环境。恶警私拆私人信件,还把我们家人全部绑架到看守所,一关就是三个月,连新年都没有放我们回家。

为了为法轮功讨个公道,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我和丈夫踏上列车,到了天安门广场,被五、六个警察抓住我的头发连拉带拖,弄上警车后狠狠用警棍打我们。两天后又被绑架到当地,当地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姜英芬指使恶警猛力的打我的嘴和头,把我的头打的头昏脑胀鼻口出血,边打还边骂“叫你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轮流上阵,并把我丈夫打倒在地,恶警金应允用皮鞋狠劲踩我丈夫的手,一直打到起不来。

二零零二年,在恶警姜英劳指使下,我被强行打了一针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我左腿疼痛多年,至今不能正常走路。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女婿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四年,我的女婿蔡福臣打印真相资料,被延吉市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十年,在吉林市公主岭监狱受尽残酷迫害,恶警经常将他关小号,多根电棍电击,还用电棍电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将蔡福臣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五年,恶警再次绑架我丈夫及儿子,恶警卜宪全逼我在所谓的非法抓捕令上签字,我不签,卜宪全就用皮兜猛力打我的脸,踢我的腿和腰,从第一天上午一直打到第二天半夜三点,打得我不能行走,腰直不起来,成九十度。

二零零五年夏天,我丈夫及儿子被绑架到九台劳教所。劳教所给的饭恶劣不堪,一次盛汤的桶里盛出个大老鼠,就这样还逼人喝。

二零零六年五月,恶警再一次抢劫了我的家,抢走一本《转法轮》,并再一次绑架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达十个月之久。后将我非法判四年,劫持到黑嘴子监狱。我不放弃修炼,恶警教唆犹大及邪徒用各种方式折磨我,如逼罚站,从五点起一直站到晚上十一点半,二十天后,我的脚痛的不能站立,双脚肿的穿不了鞋,突然感到浑身冒汗,心慌胸闷摔倒在地,一邪恶之徒还扬言“监狱给死亡指标了,死几个人算什么”。

经济迫害 非法停发养老金

二零零九年十月末,我出狱回家。但我的退休金却被邪党人员私吞了。我找到原单位,原单位说是“610”让停发的。我找到“610”,“610”主任李浩对我叫嚣:“你被开除了,不给退休金了。”

我咨询律师后,律师讲,停发养老金是违法行为。随后,在我据理力争下,单位才不得不补发我的养老金。但二零一零年后,他们再次非法停发我的养老金,至今还在经济上再次迫害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