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汾西县法轮功学员16年被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综合报道)汾西县,属山西省临汾市。因地处汾河以西而得名。与吕梁市交口县、晋中市灵石县、临汾市洪洞县、隰县、蒲县、霍州相邻。人口十四万。下辖永安镇、对竹镇、勍香镇、和平镇、僧念镇、佃坪乡、团柏乡、邢家要乡等八个乡镇。是一个以旱作农业为主的山区农业县。

上世纪九十年代,法轮大法也洪传到这个偏远的晋南山区小县,不少家庭甚至全家几代多人同修大法,促进和带动全县的民俗民风更加淳厚。但正当法轮功学员精進实修,得法人数呈不断扩大趋势之时,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犯罪集团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一时黑云压顶,红色恐怖笼罩中华大地,汾西县的法轮功学员和人民也经受了令人发指的严重迫害。

迄今为止,据明慧网报道所作的不完全统计,在持续十六年的迫害中,中共汾西县当局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四百四十多人次,其中非法判刑、劳教有六十七人次,送洗脑班迫害几千人次,被非法游街示众三十多人次。已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给法轮功学员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百万元。

一、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汾西县已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崔小喜:修大法癌症患者生命延长,因迫害受家人阻挠修炼,健康恶化离开人世

崔小喜,男,六十岁,汾西县对竹镇下庄村人。一九九八年冬崔小喜被医院诊断为食道癌晚期,最多能活到第二年六月份。当时的崔小喜已经不能吃饭了,每天只能喝点糊糊,身心极度痛苦。九九年正月,崔小喜已经学了法的三儿子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希望大家帮帮忙劝他父亲也学法,因为他母亲脾气暴躁,他根本说不上话。于是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劝说下,崔小喜走进炼功点。那天炼功点正放师父讲法录像带,看了录像的第二天,崔小喜到炼功点就跟大家说:“昨天晚上我梦见李老师。”并指着电视上的师父说,“就是这个人,老师叫我不要怕,老师还告诉我说是给你净化身体,你就好了。同时我感到老师在我胸口拨拉一下……”从此,崔小喜每天坚持到炼功点学法炼功。过了几天,正月二十,郭家庄的法轮功学员组织开法会,崔小喜也想去参加,可是因为他长期吃不下饭,身体已经很弱了,往返二十里山路,他恐怕自己吃不消。后来在其他法轮功学员的鼓励下,崔小喜跟大家一起走到郭家庄。奇怪的是,一路上他不仅没感到身体疲累,反而觉得很轻松,走路生风。开完法会后,崔小喜能吃下饭了,当时居然吃了三个馒头一碗菜,法轮功学员都由衷的为他高兴。从此崔小喜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当时十里八乡的乡亲都称大法神奇。崔小喜的生命因修炼大法而得到延长。然而崔小喜的妻子不但不支持,反而阻止崔小喜学法炼功。接着4.25、7.20,江氏流氓集团开始公开对法轮功残酷迫害,崔小喜的妻子、女儿、女婿更是因为害怕受牵连,见风使舵,对崔小喜炼功百般阻挠、谩骂,最后崔小喜无奈的告诉其他大法学员:“不炼了,家里不让炼!”在放弃了修炼大法后,崔小喜刚刚好转的身体逐渐垮下来。到九九年底,延长了半年寿命的崔小喜遗憾的离开了人世。

郭福龙:关押、劳教、毒打致下肢瘫痪,七年痛苦煎熬后含冤离世

郭福龙,男,六十三岁,汾西县它支乡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有高血压等疾病,学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郭福龙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期间被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打手“临汾娃”、张斌以及看守所恶警阎玉喜、赵韶峰多次毒打,最恶毒、最流氓的是狠狠踢打他的小腹,直到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时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就这样被迫害致残。经历了七年的痛苦煎熬后,郭福龙于二零零六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李记云:七年五次被绑架关押,承受到极限不幸离世

李记云,女,六十九岁,汾西县法轮功学员,九四年开始学炼法轮功,家里一直是集体学法炼功点。九九年中共迫害后,因坚持修炼,累计被非法关押长达两年,分别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十二月;二零零零年二月、十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先后五次被当地不法人员绑架非法关押,家人受到敲诈勒索,其中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七年来一直受到当地恶人不停的骚扰与恐吓,精神受到严重伤害,特别是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这一次被非法抓捕殴打,关押一个月后精神承受达到极限,非常恐惧再次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四月份当再一次听到恶党又要加紧迫害后不久,于四月二十一日不幸离世。

郭菊庭:劳教判刑七年,在村外山洞里含冤去世

郭菊庭,男,汾西县桑原乡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大法前有严重的皮肤病等疾病,痛苦不堪,学了大法后身体恢复健康。一九九九年大法被迫害后多次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先后被非法劳教、判刑三次共计七年,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精神失常。郭菊庭曾告诉他妹妹:他什么酷刑都受了,他不行了。最终于二零零六年春在村外的一山洞内含冤去世,被发现时尸体已腐烂,在此情况下还被当地公安局解剖。

侯郭锁:被毒打致半身瘫痪,又遭不断骚扰恐吓而离世

侯郭锁,汾西县它支村法轮功学员。妻子从小就体弱多病,结婚后更是成了一个药篓子,成天闹病连家务也干不了。一九九六年妻子喜得大法。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不但病痛全消,而且深感大法的慈悲伟大,从此坚定的走上了洪法之路。在她的带动下全家五口人都认识到大法的威力,也开始炼功,在大法的指导下一家人生活的安康幸福。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被邪党迫害以后,因妻子修炼大法,坚定的做“真善忍”的修炼人,邪党对她和一家人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她先后十几次被邪党人员非法抓捕、关押、劳教,身心受到摧残,几次出现生命危险,每次都是凭着对大法对师父的坚定正念,在周围同修的帮助下,奇迹的康复。侯郭锁生性怯懦、老实巴交,虽修炼大法深知大法好,但眼睁睁看着邪党人员一次次非法抓捕他的妻子而伤心难过又无能为力。在妻子受到不断迫害的同时,侯郭锁本人也受到直接迫害。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侯郭锁被汾西公安局从家里绑架到巡警大队进行迫害,因不写所谓的“保证书”被一姓杨的恶警毒打,同年腊月十五突然得脑溢血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而且几年的迫害使侯郭锁一家的经济十分拮据,看病是看不起的,好在有大法,妻子除了肩负全家的重任以及每天照顾丈夫外,每天坚持同丈夫一起学法、炼功,渐渐的侯郭锁能走了,能自己吃饭了,能上街了,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了……。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可是时间不长,二零零七年正月,妻子再次被隰县恶警伙同汾西恶警及临汾地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非法关押到洪洞县看守所进行迫害,期间恶徒一边敲诈勒索家人,一边对妻子进行残酷迫害,除了被男恶警毒打得口鼻出血外,还被戴手铐十五天,脚镣七十二天(其中戴死刑镣铐四十四天),过程中不得换洗衣服……家里的情况更是一筹莫展,儿子在这期间被迫害得关进临汾市看守所,侯郭锁本来就生活不能完全自理,面对这样的家庭状况,再加上村委、派出所、乡政府不法分子不断的骚扰恐吓,高压下侯郭锁失去了精神支柱,形同槁木,在妻子被关押了九个半月,释放后不几天,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

郭记龙:七旬憨厚老人被骗洗脑逼写三书,健康恶化三月后终离世

郭记龙,男,七十岁,汾西县勍香镇云城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左右,云城村村长曹甲元偕同村民郭三丢,以请求郭记龙帮助他们到加楼乡买牛为由,把郭记龙骗到汾西县阳光大酒店二楼“610”洗脑班非法监禁七天。期间汾西县“610”头子张俊奇等以强迫做游戏、画画等手段,进行所谓的心理测试,实则是用卑鄙的心理暗示使老人的心理失衡,用所谓“领导”讲话、看录像等手段,逼迫郭记龙违背良心放弃“真善忍”信仰,郭记龙不愿听从,张俊奇等就厉声呵斥,使憨厚的老人无所适从,站也不是,坐又不让;靠前不行,靠后不能。恶人们甚至对老人罚站、勒令老人上厕所要打报告,进行种种精神折磨。更有甚者,以张俊奇为首的多人,还围成一圈象文革时斗“四类分子”一样戏弄老人,逼迫年已七十岁的郭记龙违背良心写下放弃信仰“真、善、忍”的保证书、悔过书等,才放老人回家。郭记龙在此前一直身体健康,乐呵开朗,邻里亲友无不羡慕,当年他还独自一个人种十几亩地,喂着一头牛;被绑架前一天,他还扛着成捆的玉米秆给牛拌料。短短的七天迫害后就使他判若两人,回家后的郭记龙像变了一个人,整天唉声叹气,精神萎靡,茶饭不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三个月后,郭记龙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含冤离世。

王还有:被剃光头游街示众,又被非法判刑,出狱后离世

从一九九四年开始,王还有全家四口修炼大法。自己、老伴和女儿王秀敏由原来的多病、焦虑而生活无望,因修大法而变的健康、快乐。九九年七二零后,全家遭受严重迫害。老伴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二年被汾西县公安局派出所多次绑架,被劳教一年,因不愿背弃良心,不写“保证”被加教半年,回家后常被骚扰。大女儿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五年被汾西县公安局派出所多次绑架,先后两次被劳教四年,出来后家庭危机严重,艰难度日。小女儿王秀敏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三年被汾西县公安局派出所多次绑架,被汾西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在山西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整个背部麻木,局部疼痛,严重的妇科大出血,四肢异常冰冷,腿脚痉挛长达十年之久,各种莫名的病症等等。回家后,工资被降级、扣除,工作被挂起,生计艰难。王还有不修炼的儿子工作也受到影响,长期不能正常升迁。本人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期间被汾西县公安局派出所绑架多次,被戴手铐,被剃光头,被游街示众,被判刑三年,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三年半后被释放时,原来全家用以维持生计的磨坊完全报废,直接造成经济损失达数万元,加上家里多人被多次迫害关押,家里完全失去经济基础,自此无力再投资做任何营生,以致后来一直生活窘迫,最后于二零一一年被迫害致死。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二、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迫害案例

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四年时,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王秀敏,女,三十六岁,大学生,园艺师,汾西县农委法轮功学员。因不昧良知,坚持正信,被中共汾西县委勒令工资降级,并被“610”剥夺工资,至今仍然以所谓“保证书”要挟(原单位领导是刘记珍)。九九年七二零后被多次被汾西县公安局非法关押,被汾西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法庭上被剥夺辩护权利,上诉被驳回,被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第二中队,被强制干重体力劳动,被强行灌食,被扒光衣服侮辱殴打,被隔离单独关押,被侮辱剃阴阳头、被身上抹屎等,被下毒迫害,出现整个背部麻木,局部疼痛,严重的妇科大出血,四肢异常冰冷,腿脚痉挛长达十年之久,各种莫名的病症等等。回家后,工资被降级、扣除,工作被挂起,生计艰难。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

王维莉,女,三十五岁,大学生,汾西县第一小学法轮功学员。她的工资被中共汾西县委、“610”剥夺,因去北京上访讲真相,被多次非法关押,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榆次山西女子监狱期间饱受酷刑折磨,包括关禁闭、电击、野蛮灌食、强化洗脑等。

郭金娥,女,汾西县黥香乡堡落村法轮功学员。因上访讲真话、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在榆次山西女子监狱期间被巡警队恶警用电缆拧成的绳子抽打、戴背铐毒打,导致大小便失禁,还被强化洗脑。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还有:王还有三年、王秀清一年、王云秀一年、冯青梅一年、郭金明一年六个月。郭菊廷也曾被非法判刑三年。

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迫害案例

从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零六年,就已有法轮功学员三十六人次被非法劳教。

郭菊廷,男,大法学员,汾西县桑原乡农民,因去北京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一年、三年),在永济劳教所、新店劳教所期间被多次毒打,长期戴背铐,强化洗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长期的迫害导致他的家庭破裂。除此之外,郭菊廷还曾被非法判刑三年。最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死在野外山洞里。

郭晓英,女,大法学员,汾西县它支乡小学教师,工资长期被县常委、610剥夺,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并多次遭到原公安副局长乔福记毒打、非法罚款,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新店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

马灵香,女,大法学员,汾西县对竹乡荆滩子村人,因上访被非法关押、非法劳教二年。在汾西县看守所多日被戴背铐的情况下,遭恶警毒打致昏死过去,掐人中掐醒后继续毒打,被恶警指使男犯毒打。在新店劳教所被强行洗脑等酷刑折磨。

周云花,今年四十九岁,汾西县佃坪村法轮功学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丈夫是个罗锅且身体瘦小,周云花学法以前也是个体弱多病的人,患有羊角风、结核病等多种疾病,当时,她家除种几亩地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家境异常贫困,一个孩子已经辍学。学炼大法后,周云花身体的疾病都逐渐消失,家庭情况也有所改善,用她自己的话讲:“我们一家活着就是因为大法。”亲身受益于法轮功的周云花,面对中共邪教对法轮功的野蛮打压,知道这些都是错误的,她本着善念和良知,希望更多的人也能从苦难中解脱,带着美好的愿望想把法轮功的美好及受迫害的真相告诉人们。然而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她与另一老年同修到蒲县克城镇北辛庄散发传单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到公峪派出所,被绑架后非法关押于蒲县看守所,期间周云花被蒲县政保科长陈双景、看守所所长黄高山、犯人刘丽毒打,有一恶人打周云花打得手腕都打黑了,甚至四个恶人抬起周云花往地上掼。汾西县“610”头子田俊平和佃坪派出所恶警刘水旺曾到蒲县公安局,在他们的怂恿下,向另一老学员勒索了三千五百元钱后将其放出。因周云花家实在没钱,他们便以周云花态度不好为由,伙同临汾地区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共同非法判处周云花劳教一年半。

闫亚飞,男,汾西县年轻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太原市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太原市恶警非法抓捕并劳教一年,因在劳教所遭受迫害,身体和精神上受到打击,现身体比较虚弱。

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还有:侯宝莲、侯玉良、王丽珍、曹耀进、崔广福、李记云、王秀清、李海娥、郭红红、马三花、李宝兰、王云秀、郭记明、王水林、王维宁、王震宇、李元兰、阎玉爱、阎季林、郭梅香、王润英、牛明子、要贵平、贺英、朱英平、海英、石全兰、任会兰、郭爱英、郭福龙等。

四、被送洗脑班迫害案例

从九九年七二零至今,被送洗脑班迫害的汾西县法轮功学员已有几千人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山西省和临汾市中共“610”的直接操纵下,汾西县“610”头子、政法委书记张俊奇与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长田俊平,欺骗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以领工资、领低保、买牛等谎言,把十多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从家中诱骗出来,绑架到阳光大酒店二楼办洗脑班。被绑架的有勍香镇八人、对竹镇一人,教育系统一人。“610”动用教师、律师、心理学家、医生、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村、镇领导、家人等五十余人,实施洗脑迫害。整个酒店二楼全部封锁不准出入,每个法轮功学员与陪同的亲友一间房,不准随便走动,连上厕所也要喊“报告”,手机都被屏蔽,楼梯口有武警站岗,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被切断。至此受骗的亲友才如梦方醒,有的痛哭流涕说自己愧对亲人,不但害了亲人也害了自己,而家中的亲人则毫不知情,心急如焚到处寻找。

李宝兰,汾西县第一小学教师,因修炼法轮大法被不法之徒停发工资十年之久。“610”人员以谈恢复工资为由,欺骗家人及亲友给李宝兰施压,最后教育局出车将李宝兰送到阳光大酒店二楼非法监禁。其后的几天,李宝兰被限制不准下二楼,手机被屏蔽不能与家人联系。期间李宝兰血压一直很高,头晕眼花不能自主,洗脑后情绪失常,甚至涕泪交加,最后在迷糊状态下被迫写下所谓“保证书”才被释放回家。回家后因写下不实东西的悔恨使其日夜痛苦难安,家人也跟着痛心不已。重新修炼“真善忍”成了她唯一的活下来的精神支柱。然而邪党所谓的承诺恢复工资却大打折扣一推再推……

贾齐家,汾西县对竹镇掌里村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在家里,被对竹镇武装部长孟×、对竹镇派出所所长贾立、野村村长王玉宝、贾炎平等邪恶之徒绑架到阳光大酒店二楼洗脑班非法监禁。贾齐家后堂堂正正走出洗脑班。

郭记龙,汾西县勍乡镇云城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左右,该村委曹甲元、郭三丢(本村杀牛的村民),以请求郭记龙帮他们到加楼买牛为由,驱车把郭记龙拉到阳光大酒店,又以时间不早了先吃点饭的借口,将老人骗至二楼非法监禁,开始恶徒以好吃好喝诱惑,后来看七十岁的郭记龙不愿违背良心放弃精神信仰,张俊奇等就开始厉声呵斥,勒令老人上厕所打报告、罚站、进行精神折磨,还围成一圈象文革时斗“四类分子”一样戏弄老人,七十岁的郭记龙的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在心智混乱的情况下被迫违心写下放弃信仰“真、善、忍”的“保证书”、“悔过书”等才得以被释放回家。

郭玉爱,汾西县它支村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前后几天,它支村村长郭宝德及郭燕华,乡政府纪检书记郭庆文、郭根民、郭雪华父子、侯乔喜、郭建平、郭鸣,派出所张兵兵、红红等邪恶之徒窜到郭玉爱家,承诺给家里老人办低保,好吃好喝,给补助男每天五十元,女每天三十元,说你们去应付应付,想听就听,不想听就把耳朵堵住,不用写任何文字应付一下上面检查等谎言,让郭玉爱到洗脑班,郭玉爱不为所动,而后恶徒恐吓家人强制实施绑架。郭玉爱被家人胁迫绑架到阳光大酒店二楼非法监禁。

张玉爱,汾西县它支乡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左右狮子崖王春子,峪里的侯玉锁,它支的郭建平到张玉爱家,逼她到洗脑班不得逞,第二天一大早就打门骚扰,同时叫来张玉爱大儿子李平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叫开门,连哄带骗将张玉爱劫持到洗脑班。洗脑不成,迫使其儿子李平写下书面材料才得以接他妈回家。

郭红,汾西县西村人。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左右,被本村支书郭瑞明用电话通知到洗脑班,后在勍乡香镇镇长武×及村长游说下进了洗脑班。蔡××代郭红写下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让其抄下后释放回家。

贵珍,汾西县掌木庄村人。恶徒以办低保、孩子上学、参军等,诱惑家人把贵珍劫持到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据知情人披露,临汾市政法委一副书记及“610”头目郭某某于八月二十日到汾西县,敦促汾西县政法委、“610”再次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汾西县政法委、“610”布置各乡镇,各乡镇又布置各村委,要求各村委所在地的法轮功学员参加洗脑班,这个无理要求受到法轮功学员的坚决抵制。最后,各村委干部只好掏钱雇不明真相的人顶替参加洗脑班。邪恶的洗脑班不但受到法轮功学员的抵制,同时也受到明白真相的世人及村干部的抵制。

现在汾西县的老百姓通过法轮功学员十四年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已经知道了法轮大法好,也看透了共产党的“假、恶、斗”的本质,一些基层干部说:“谁愿给共产党背黑锅,现在的共产党嘴里唱的是为人民服务,背地里干的尽是贪污腐败,徇私枉法的勾当,现在都是为了钱,一级骗一级,都是忽悠鬼呢。况且共产党卸磨杀驴,谁愿意跟共产党去陪葬。共产党反对法轮功,我们认同法轮功真、善、忍。”

五、被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迄今为止,汾西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关押达四百四十多人次。其中有的法轮功学员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如法轮功学员李记云五次被非法抓捕关押。郭菊庭多次被非法抓捕关押,其中仅非法判刑和劳教就有三次七年时间。侯保良先后被十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还有的法轮功学员一家多人被多次非法抓捕关押。如法轮功学员王还有,全家有四人被多次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被非法抓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除去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送洗脑班迫害外,大多被非法拘留,并被罚款和勒索钱财。绑架关押往往伴随暴力人身攻击。为避免被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以下为部分案例。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间的绑架案例: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法轮功学员郭福龙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期间被政保科打手“临汾娃”、张斌以及看守所恶警阎玉喜、赵韶峰多次毒打,最恶毒、最流氓的是狠狠踢打他的小腹,直到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时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就这样被迫害致残。法轮功学员郭菊庭多次被非法抓捕并被关押,劳教判刑,受各种酷刑。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王云秀被绑架到汾西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以绝食的方式反对不法人员的野蛮行径。被野蛮注射毒针。佃坪乡派出所所长贾建伟与警察刘水旺,半夜闯进圪台头村法轮功学员畅玉清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因当时畅玉清看管一个吃奶的外甥)随即将其丈夫,儿子绑架到永安镇派出所,殴打其儿子,恐吓逼供,勒索罚款五百元。

二零零二年大抓捕

二零零二年四二五前后,为防止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中共强迫人人写保证;非法组织三百多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监视,发现有散发真相材料的法轮功学员就立即抓捕并抄家。二零零二年七月,圪台头村法轮功学员孟文奎被贾建伟、刘水旺等绑架到佃坪乡派出所,上背铐殴打逼供,抢走大法书籍,后又绑架到汾西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半月,罚款三千元。回家后,恶人还不断恐吓、骚扰。此外还有李强等十几人被抓,分别关押在汾西和霍州看守所。另有孟俊兰、杨富珍等五人被迫流落在外。期间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压力与威胁,其中一法轮功学员被家人四处寻找,于七月二十三日被强行从外地带回,并送入精神病院。

汾西县公安恶警的上述犯罪行为被明慧网几次曝光,恶警们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电话后,不但不知悔改、收敛自己的恶行、善待法轮功学员,反而变本加厉,开始到处乱抓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家,半夜时被恶警无故破门而入强行抓走。有一农村法轮功学员,公安去抓她,她说我无罪不上车。第二天公安出动了四辆警车到她家,强拉硬扯、见人就抓、又踢又打,把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女婿(未修炼法轮功)和两岁的儿子都一起抓走,连串门的都没有落下,所有被抓去的人都被追问是谁上的明慧网。抓去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戴上手铐、挂上牌子,在大街小巷游街示众、侮辱人格;有的被绑架到精神病院;有的被劫持到外地被非法审讯。到八月份为止至少有三十多人被绑架。

十月份,派出所就以所谓的“国庆”和两会为由,先后非法抓捕关押了王黄有、李海娥、侯保良、记明、贺英、元兰、英平及逯花娥等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逯花娥被公安城关派出所非法抓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三年绑架案例:

二零零三年八月五日,法轮功学员侯郭锁被汾西公安局从家里绑架到巡警大队进行迫害,因不写所谓的“保证书”被一姓杨的恶警毒打,同年腊月十五突然得脑溢血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又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郭菊廷。

大陆北方某县法轮功学员写诉状状告政治流氓头子江××对其的迫害,因消息泄露,在去北京上告途中被绑架,被关押于当地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绑架案例: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李记云被非法抓捕关押。

二零零五年绑架案例: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闫亚飞在太原市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恶人举报,被太原市恶警非法抓捕并劳教一年。

二零零六年绑架案例:

二零零六年七月三十日,法轮功学员刘慧英、郭兰香、郭银斗、马耀林在讲真相、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汾西县和平乡派出所恶人张斌斌跟踪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汾西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天后,郭银斗,郭慧兰被转捕。郭慧兰被迫害精神失常后送入精神病院。刘兰香(因查出有脑梗塞)和马耀林被释放。

二零零六年八月七日,法轮功学员周云花与胡兰英到蒲县讲真相时,在蒲县克城镇北辛庄村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被非法抓捕关押于蒲县看守所,期间周云花被蒲县政保科长陈双景,看守所所长黄高山殴打,被犯人刘丽毒打,有一恶人打周云花打得手腕都打黑了,甚至四个恶人抬起周云花往地上掼。汾西县610头子田俊平和佃坪派出所恶警刘水旺曾到蒲县公安局,在他们的怂恿下,向胡兰英家人勒索了三千五百元钱后将其放出。因周云花家实在没钱,他们便以周云花态度不好为由,伙同临汾地区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共同非法判处周云花劳动教养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绑架案例:

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郭记明、侯保良、杨玉爱、张雪莲、秀爱、贵珍、玉秀七人在百忙之中不畏艰险,背着干粮,徒步几十里到隰县给善良众生讲真相,希望更多的善良众生能有美好的未来。晚十时左右因被人举报,在隰县岭上村口被隰县恶警绑架。半小时后狂风大作,雨雪被狂风裹挟着纷纷扬扬撒落下来,转瞬间白茫茫一片,自此以后二十多天当地一直阴霾不散。七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被邪党分别遣往古县、侯马、襄汾、曲沃、洪洞五个县非法关押迫害。六十多岁的郭记明(女)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后家人接回。侯保良被隰县恶警伙同汾西恶警及临汾地区“610”非法关押到洪洞县看守所进行迫害,期间恶徒一边敲诈勒索家人,一边对侯保良进行残酷迫害,被男恶警毒打的口鼻出血外,还被戴手铐十五天,脚镣七十二天(其中戴死刑镣铐四十四天),过程中不得换洗衣服……九个半月之后才放回。

二零零七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十时左右,法轮功学员石全兰在集市上讲真相时,被永安镇派出所廉价雇佣的社会人员绑架。永安镇派出所恶警用刑把石全兰双手十字背铐,关入铁笼子里用警棒毒打,拷问石全兰资料点在哪,资料从哪里来,下午三时左右石全兰无法承受迫害,被迫从所在三楼窗口跳下,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后被送入汾西县医院,三天后转院到介休市一家骨科医院。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时左右,汾西县永安镇后加楼派出所恶警协同后加楼村委不明真相的村干部十多人,非法闯入村里所有法轮功学员家,抄走大法资料书籍等,并把三名法轮功学员(云花、秒兰、陈马喜)非法带走,并交与公安局强行关押。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四日中午吃完饭,郭记明从女儿家往回走,刚下车就被守候在此的汾西县国保大队长田俊平带领隰县公安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绑架。

二零零七年七月,佃坪乡派出所所长贾建伟伙同永安镇派出所,非法闯入李元兰家中,抢走大法书和录音带,将李绑架到永安镇派出所恐吓逼供,随即送进汾西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七天,勒索罚款三千元。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晚,汾西县610头子田俊平和一马姓恶警伙同汾西县勍香镇派出所、隰县610头子常和平等十六、七个人,窜至汾西县勍香镇东庄村牛宝爱家,田俊平一进门就指着牛宝爱说:“这就是牛宝爱。”勍香派出所的人回答:“是。”田俊平说:“拿手铐铐上”。接着又在家里翻箱倒柜非法搜查,搜走两块锈有“真善忍”字样及法轮图形、莲花的门帘、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晚23点钟左右又窜至汾西县勍香镇佐木掌村郭会生家,当时家中只有郭会生一人,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绑架了郭会生,郭会生被非法关押在隰县看守所,牛宝爱被非法关押在蒲县看守所。

二零一零年非法抓捕案例: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山西省和临汾市中共“610”的直接操纵下,汾西县“610”头子、政法委书记张俊奇与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长田俊平,欺骗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以领工资、领低保、买牛等谎言,把十一名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从家中诱骗出来,绑架到阳光大酒店二楼办洗脑班,实施洗脑迫害。

二零一一年非法抓捕案例:

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下午,法轮功学员要红梅、要玲娟、贺英,在浮山县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构陷,被非法抓捕羁押在襄汾县看守所。

二零一三年非法抓捕案例: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三日上午,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曹跃进,在临汾市尧都区段店乡口子村儿子家为孙子过周岁生日,被恶人举报,遭绑架。七月中旬,曹跃进非法批捕。

二零一五年非法抓捕案例:

二零一五年三月十四日,汾西县法轮功学员刘记香、逯花娥、郭烽峰在上海浦东新区金桥镇附近发放真相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汾西县法轮功学员要林娟被霍州市公安、国保警察绑架。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汾西县对竹派出所在通知所有诉江大法学员进行审问过程中,绑架了对竹镇下庄村的村民法轮功学员崔广福,并非法搜家,强行拿走其所有法轮功经书,和一些阅读资料。

六、人格污辱和人身迫害

在长达十六年的持续迫害中,汾西县“610”和公安系统采取了各种令人发指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污辱、精神迫害和人身暴力伤害。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郭记龙被欺骗洗脑,被迫违心写“悔过书”而愧疚抑郁而死;侯郭锁被汾西公安局从家里绑架到巡警大队进行迫害,因不写所谓的“保证书”被一姓杨的恶警毒打,同年腊月十五突然得脑溢血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郭福龙因上访被多次非法关押,期间被政保科打手“临汾娃”、张斌以及看守所恶警阎玉喜、赵韶峰多次毒打,最恶毒、最流氓的是狠狠踢打他的小腹,直到最后被非法劳教两年时下肢瘫痪。郭菊庭受尽各种酷刑,导致精神失常,孤身死在野外山洞里。

(一)、剃光头挂牌游街示众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汾西县公安局对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了十分邪恶、野蛮的戴手铐、剃光头、在大街小巷挂牌游街示众的方法,来对信仰和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污辱。据二零零四年的统计数据,被非法游街示众的大法学员就已达二十六人次。但是,法轮功学员修心向善做好人,当地群众都有了解。这种迫害好人的恶行只能引起当地群众对政府不法人员的反感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同情;只能是让人们更明白真相,更加看清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现在老百姓一见警车就说:土匪又来了。

(二)、送精神病院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有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从外地带回,并送入精神病院。

(三)、暴力人身伤害

打耳光,皮鞋踢: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一位法轮功学员在高压下被迫流离失所,下落不明。公安以找人为理由疯狂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五月二十六日恶警两次闯入一法轮功学员家中,欲绑架未得逞,就以问话为由半夜将该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也是法轮功学员)强行带走。到公安局后又是打耳光,又是用皮鞋踢,边打边骂。五十多岁的人被恶警折磨达两个多小时,一直打得老人站立不稳,两眼发黑,几乎昏过去。老人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一条腿至今还是一瘸一拐的。即使如此,警察还是不放松对老人的迫害,回家没几天身体稍微有所好转,六月四日又以保外期为由把老人强行送入看守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戴手铐、脚镣:法轮功学员侯保良在被非法关押在洪洞看守所期间,除了被男恶警毒打的口鼻出血外,还被戴手铐十五天,脚镣七十二天(其中戴死刑镣铐四十四天),过程中不得换洗衣服……

戴背铐:法轮功学员孟文奎、郭菊廷、郭金娥等在被派出所、看守所、监狱非法关押期间都曾被施予戴背铐酷刑折磨。

抬高往地上掼:二零零六年,法轮功学员周云花被非法关押在蒲县看守所期间,被蒲县公安局政保科长陈双景、看守所所长黄高山、犯人刘丽等人毒打,有一恶人打周云花打得手腕都打黑了,甚至四个恶人抬起周云花往地上掼。

关铁笼子用警棍毒打:法轮功学员石全兰讲真相时被安镇派出所恶警雇佣的社会人员绑架,恶警用刑把石全兰双手十字背铐,关入铁笼子里用警棒毒打,石全兰被逼从三楼窗口跳下,造成右腿粉碎性骨折。

注射毒针、下毒:法轮功学员王云秀被非法关押在汾西看守所时,曾被恶警王丽军、王世华、恶医郭宏伟等人注射不明药物,导致昏迷,四肢麻木。法轮功学员王秀敏在山西女子监狱第二中队被非法关押期间,曾被下毒。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七、经济迫害

据不完全统计,多年的经济迫害,致使汾西县法轮功学员造成的经济损失达上百万元。这对于一个山区农业小县的普通百姓而言,损失是相当巨大的。

罚款:二零零二年,在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过程中,法轮功学员被抄家时凡是搜出大法资料者一律罚款三千元。

扣发工资:汾西县“610”胁迫机关事业单位对所属的法轮功学员扣发工资。王秀敏、王维莉、郭晓英、李宝兰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工资被长期扣发。

勒索钱财:汾西县“610”及公安人员一贯向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勒索钱财。二零零六年周云花与胡兰英到蒲县讲真相时,被非法抓捕关押于蒲县看守所。汾西县“610”头子田俊平和佃坪派出所恶警刘水旺怂恿蒲县恶警,趁机向胡兰英家人勒索了三千五百元钱后才将其放出。因周云花家实在没钱,便以周云花态度不好为由,非法判处周云花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郭记明、侯保良等七名法轮功学员在隰县讲真相被绑架,在田俊平的操纵下将七人分五地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被勒索钱财十多万元。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劳教、判刑之后,田园荒芜、磨坊荒废、牲畜饿死,间接的经济损失更是无法计算。

八、迫害责任人及恶人恶报

迫害责任人及恶人榜:(邮编031500)

中共汾西县委:

汾西县原县委书记:张北管

汾西县原县委书记:张德英

汾西县原县委书记:亢海宁

汾西县县委书记:邓彩彪

0357-51221580357-268339813753768588(手机)

中共汾西县“610”及政法委:

汾西县“610”办公室主任:张俊奇

0357-5123614(宅)13935759796(手机)

张亚丽(张俊奇妻)电话:15536760466

汾西县原政法委书记:马五锁

汾西县政法委书记:栗俊昌

0357-51221260351-351305113903572918

副书记:张俊奇5123614(家)13994022566(手机)

副书记:贾涛涛5120708(家)13835796195(手机)

综治办:马新明5122964(家)13835702408(手机)

办主任:刘泽兵5126141(家)13015425942(手机)

汾西县公安局及所属派出所:

汾西县原公安局长:郇安成

汾西县公安局长:孟援朝

0357-2681821(家)13903576618(手机)

汾西县公安局原政委(负责610工作):马继文0357-5120294(宅)

汾西县公安局政委(负责610工作):樊宜群

0357-5123156(办),0357-2091953(家),13835766090(手机)

汾西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田俊平

0357-5123623(宅)13994022089(手机)

汾西县佃坪乡派出所所长:贾建伟

0357-5122065(宅)13509774119(手机)

汾西县和平派出所副所长(原公安局政保科610打手):张斌斌

汾西县和平派出所所长:张景杰

汾西县对竹派出所所长:贾力13753528508(手机)

汾西县佃坪派出所恶警:刘水旺

汾西县它支乡它支村支书:郭保德

汾西县它支乡它支村村民:郭龙明

汾西县勍香镇纪检书记:郭庆文

0357-517200913593517360(手机)

临汾市公安局局长:安占功手机:13363571001

临汾市国保大队队长:王亚香手机:13363578256

恶人恶报:

郭文英,汾西县原公安局长。自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听信谎言,不听劝告,到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他指使恶警多次深更半夜闯进法轮功学员家中绑架法轮功学员,造成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几十人被非法劳教。善恶有报是天理。郭因作恶太多,于二零零四年出车祸身亡,其状极惨。

乔福记,原汾西县公安副局长。在职期间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并恶意强迫大法学员游街示众,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现已被撤职查办。

任虎明,原汾西看守所所长任虎明,在职期间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残酷迫害,遭恶报,被撤职查办。

赵得胜、阎玉喜,原汾西看守所副所长,在职期间恶毒诽谤法轮大法,残酷迫害大法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阎玉喜突然瘫痪。二零零三年春天,赵得胜猝死于办公室。

庞利利,原汾西县佃坪派出所副所长,对大法学员大打出手,巨额罚款,情节恶劣,遭恶报,独生子夭折。

贾建伟,原汾西县佃坪乡派出所所长。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常亲自上阵,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使佃坪乡成为全县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乡镇之一。二零零一至二零零六年的五年内,贾建伟在佃坪乡担任所长期间,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先后被绑架,非法拘留,有的被多次骚扰、恐吓、勒索、封门抢劫财物、殴打逼供、劳教等,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二零一四年四月,时任汾西县公安局民爆科科长的贾建伟,因贪污被抓、受审。

王林有,汾西县石家店村恶党支部书记。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跟随恶党,仇视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曾几次导致法轮功学员拘留、劳教。法轮功学员跟他讲真相不听。王林有于二零零六年冬因刑事犯罪,被临汾公安逮捕,父子两人同时入狱。跟随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村干部和恶人也相继出事遭报。

陈秋生,汾西县加楼村委委员,四十五岁。他经常撕毁大法真相资料,暗自跟踪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向村支书打小报告,导致村支书对法轮功学员训斥、威吓,还搜书、不让法轮功学员享受应该享受的待遇。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陈秋生带领乡派出所恶警闯入本村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等资料洗劫一空,连门上挂着的绣有“真、善、忍”的门帘都搜走了,把三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诱骗到乡派出所后,将她们非法拘留了十五天,给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造成伤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善,他都听不进去。二零一一年九月,陈秋生突然昏倒,虽经抢救、治疗,还是落得个半身瘫痪。他的三个儿子都未成家;他患有脑血栓的父亲侍候他瘫痪的母亲;他的妻子靠给别人家做饭维持生活,经常以泪洗面,说自己连轻生的念头都有。

逯嘉奎、逯嘉禄,汾西县恶人,兄弟二人多次在不同场合编快板词、顺口溜等诋毁大法。兄逯嘉奎于二零零二年立秋之日暴死,弟逯嘉祥于二零零三年立秋之日暴死。

郭庆文,汾西县勍香镇纪检书记。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大法学员。从迫害以来连连遭到恶报。第一次,他被人把下巴打错位;第二次开私家车翻沟,摔断六根肋骨;第三次他被人用酒瓶打昏迷。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