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电脑、手机样样精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二零一一年秋天的一个早晨,我孙子刚起来拿起它的玩具陀螺,惊喜的发现,陀螺的铁片上面开了十四朵优昙婆罗花,其中一朵开了三年多,鲜艳程度与刚开的时候一样。

我今年七十多岁,出生在山东省一个贫穷的山区,苦难从两岁开始。一九九六年八月,修炼法轮功几天之后浑身的病就都好了。师父一直呵护着我们,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感谢师父!

一、苦难从两岁开始

在我两岁时,邪党在我的家乡“搞土改运动”,把我的父母都关起来,没人管我,我每天在街上,没有吃也没有喝,街坊看到也不敢收留我,怕受牵连,每天只有到晚上,有一个好心的奶奶把我用衣服包回家(怕民兵看见),喂我吃煎饼,喂完之后赶紧再把我放到街上。直到二个多月之后,我的父母被放出来,我才过上有家的生活。 但那时候,胃已经不好了,肚子胀鼓,头也痛。父母看我那样,经常说我活不大。

一九五六年上小学,到五八年赶上邪党的“大跃进运动”,所有的学校都停课,大炼钢铁,当时的情况就与《九评共产党》书中写的一模一样。五八年末,我们全家就随着我大哥(我大哥是当兵的)的兵团到黑龙江省开荒种地。我十四岁就在农场干活,十五岁学习开拖拉机耕地(我是女的),在工作中,我任劳任怨,从不让人说,每天在地里干活十六至十七个小时,回家吃完饭还得义务劳动二至三个小时,在这种非人的工作条件下,多年后,绝大部份的人都患上了多种疾病,我也是。

到七九年返城时,我的身体就已经患上多种疾病,后来每天靠吃安定片才能睡二个小时,再后来就得了神经官能症、神经衰弱、胃溃疡、胃下垂、类风湿、脑神经痛、病毒性心肌炎等病,最严重的那年就在家待了二十五天,其余时间都是在医院度过的。特别是病毒性心肌炎,折磨的我死去活来,我丈夫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在半夜都看看我还有没有气,是否活着。

我不仅自己痛苦,也给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我的心里时常想,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怎么不赶快死了,好解脱出来啊!

二、大法把我苦难中解脱出来

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喜得法轮大法,炼功几天之后我浑身的病就都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由于我没文化,第一遍看《转法轮》看了几个月才看完,不认识字,也不明白书中说的意思,我就到处问,问家人、问同修,半年之后我就能自己看《转法轮》了。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我当时已退休,在一个单位打工。中午我给工人打开水,不小心跌倒,一桶开水洒在自己的左臂上,立刻手臂外侧红肿发亮,手掌皮肤变白。工人们都说:“这个伤上医院,二个月能好就不错了。”

单位领导拿钱让我上医院,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没上医院,钱也没要。我回到家,家人让我上医院,我没去,拿起大法书学法,心中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事。”

因为我只读过一年多小学,识字少,我就让丈夫和儿子给我读《转法轮》。我说:“一个小时后你们看如果没变化,再上医院,如果见好就不去医院。”(因为我先回家的,在他们回家之前的一个小时里,我眼看着,就从手指尖开始,皮肤颜色开始变化,转向正常颜色,所以我才这么说的。)丈夫和儿子轮流给我念书,我认真的听,眼见着破皮的地方不停的向外流水,皮肤逐渐的恢复颜色,丈夫和儿子看到这一切,都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服了。”

两天后我去上班,工人们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们也学。”当时就有人要请书看。

修大法之后,我走出了苦难的人生,开始了崭新的修炼人生,这一切都无法用语言感谢师父。

三、儿子自豪的说:我妈电脑、手机样样精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同修们为了讲真相救度众生想出了各种方法,我也与同修们一样,走上了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路。

后来协调同修跟我说让我做资料,当时我的人心就上来了,怨心和妒嫉心就出来了,说:“我小学一年级文化,家里也没地方,那么多同修有文化,家里还宽敞,为什么不让别人做呢?”协调同修就安慰我、鼓励我,别着急,一点点来,我跟你一起做,先学着打印个通知、打印个真相币。

这样,在二零零九年,我们俩买了一个二手笔记本电脑,同修给了一个旧的打印机,一朵小花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开放了。

由于我没文化,拼音也不会,更不会使用电脑,不知道怎么上网、下载,同修帮助我学会了上网、下载和打印,遇到困难时,我就找同修帮助,同修就来帮助解决,手把手一点点的教,我一点点认真的学,同修把步骤记在纸上,我一点点的记、背、练习,最后终于做出了各种合格的资料,满足了我们这片的需要。

做资料的过程也是修心的过程,我是急性子,做事爱着急,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为了做出合格的资料,必须耐住性子,认认真真的做,在不知不觉中就把这个急心磨没了。有的时候机器出现故障,这时候也知道是自己心性方面有问题,但有的时候找不到是什么心不对引起的,有的时候明知道是什么心,但一时又去不净,所以这时很苦恼,这时就会有同修到我家来说我,帮我提高心性,当心性稍微提高一点的时候,表面看就好象是同修把机器修好了,如果我的心性要是提高不上去,那同修也修不好机器,就是这样的督促我修心。

就是这样,我在大法中开智开慧,一个没文化的老太太,做起各种真相资料来得心应手。连我儿子都觉得很神奇,我这个以前连字都不识的老太太,使用电脑比他都熟,在与亲友聚会时,儿子不无自豪的说:“我妈可了不得了,电脑、手机样样精通,比我都强!”

师父一直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点化着我们,鼓励着我们,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感谢师父,只有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