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我的生活全变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我叫李文华,是教师,家住辽宁省大连瓦房店市,我是通过母亲接触法轮功的。一九九七年,母亲一改以往的状态,每天不再是靠吃安眠药入睡,完全没有了以往的病态,整天面带笑容,原因就是学了法轮功。

我母亲以前一直身体不好,还有精神病史,无论她自己和全家人都很痛苦,我父亲因严重的忧郁症,在压力下自杀了。自此,我拖着也是多病的身体,一手抱着幼小的女儿,一手拉着精神和身体都有病的母亲,去多家医院为她治疗。医院对她的病状也很无奈,因为全身都是病,用药产生的副作用会导致身体更糟。我还有工作的压力,家庭生活的压力,苦不堪言。而母亲经常因一点小事骂儿子、儿媳,还有邻居,全家人生活在无尽的痛苦之中,我已经麻木了。

母亲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让我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家里还有其他人都去听过讲法录像,从此以后全家都处在乐融融的气氛中,我也由此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放下利益 轻松生活

在修炼之前,我就一直在寻找能够指导自己做好人,做更好更好的人这样的书,《转法轮》满足了我的心愿,这就是我寻寻觅觅很久的宝书啊。开始,我还不是很懂什么是修炼,但是我非常认同书里讲的做人的道理,在之后遇到的人和事时,不自觉的改变了过去的方式,按照书中讲的方式去做了:为别人着想,当个人利益受损失的时候,心里越来越坦然,不平衡的心态没有了。

最典型的例子举两个,二零零零年,我担任班主任,因为我对学生像亲人朋友一样,用心对他们好,那个班级被评上院里、大连市、辽宁省的先進,其他老师都说,这个班级得到了这么多的荣誉,班主任被评上大连市先進,肯定是没问题的。结果是:我连院里的先進都没有评上。当时我的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但想到书里讲的道理,不应该去争这些名啊利的,心也就放下了。

再一个就是评职称的事了,现在都要省级指定的重要刊物上发表指定字数的论文,现在大家都知道,学术造假太普遍了,不造假才被看作不正常呢。有的人找了好多书,然后“借鉴”成一篇自己署名的论文,这算是好的(现在直接到网上搜集下载了,更方便了)但也要掏钱找人才能给发表,都是明码标价,象卖商品一样;有的干脆省心省力多掏点钱直接买论文。我丈夫也写过论文给我用,还有单位与我要好的同事带上我的名(不是第一作者),但是我最后也决定舍弃不用了,后来评高级职称的想法我也放弃了,我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是嘴上说说,是付诸于行动,必须严格要求自己。

开始别人都不理解,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改变说法了,谁一有利益得不到而想不开时,就会有人说,你看看李文华,人家什么都不争,看看人家反而活着多轻松快乐,越来越年轻。在我面前说,唉,我们都达不到你那样的境界。是啊,如果我不学法轮功,我也做不到啊,我也会跟其他人一样随波逐流的。

改掉了坏脾气

自从学了法轮功,我改掉了以往得理不让人的坏脾气,即使是受委屈的事,也都能宽容大度,真正做到放下对名、利、情的执着。

过去,在家里,总是看不上丈夫,总是挑他的毛病,每次吵架都是必须我胜,孩子偷偷管我叫咱家的“母老虎”,我一发脾气,家人都不吱声,连我家的其他亲戚都知道我的脾气,背后叫我“驴脾气”。

最能形容我脾气躁的例子是,孩子不听话惹祸了,我要打她的时候,谁都拦不住,丈夫肯定是不敢拉架,因为我会拿起笤帚连他一起打;家里的碗、碟还有其它的易碎物件,经常添置。因为我生气了,经常会把这些东西砸碎了解气。影集的照片,丈夫都藏起来了,因为我剪碎了很多。在单位领导要是惹我了,一样不管谁谁,照样发脾气……

修大法后,一切都改变了。做好人,在家里、在社会,处处都按更好更好的、超出常人要求的好人标准来做人。即使被冤枉了,我也会抑制自己,不跟人发脾气,而且在心里还不生人家的气,只有正法修炼者才能做的到的。后来,我亲戚逢人就夸我:“简直像换了个人,换了十个八个人都不肯!(老家的话,意思是比过去好十倍八倍都不止)。”

在工作单位,曾经来过两位瓦房店安全局的人来调查我,我的部门领导对他们说:如果单位里的人都能象她那样对待工作,单位就会好的;如果社会的人都能象她那样做人,这个社会就会好的。我没有给领导送过礼贿赂领导,而是领导目睹并肯定了我们这些修炼人的为人,从而也能体现出我的领导也是个很有良知的人。

我要修炼真、善、忍,现在在家里,对丈夫、对孩子都特别的体谅、理解,遇到争论,首先找自己的问题。有一天,我问丈夫:“我还有哪里不够好,你告诉我,能看到,我都改,还有自己看不到的,你帮我呀。”丈夫笑着说:不用了,现在就够好的,这样就不错,挺好,挺好。

现在我对自己还不满意,我还要不断的按真、善、忍的更高、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继续去发现自己的缺点,继续改。

胃痉挛、头痛、风湿等全好了

因为过去脾气不好,也身体一直不好,爱生气嘛,胃病很严重,胃痉挛犯起来,是要命的痛,什么药都不管用,只有莨菪片管用,所以衣服兜里一定不能忘了带这个,一旦觉的胃不舒服,就得赶紧把药放進嘴里,晚了一点,就会痛的满地打滚。

还有严重的头痛,是读初中时受了委屈,有很长一段时间失眠,后来得了忧郁症,又留下了头痛的后遗症。医生对我父亲说,如果再读书这孩子会疯掉,我告诉爸爸不会,因为我父亲一直对我很偏爱,我不想让他失望,他希望每个孩子都能考上大学。我的三个哥哥相继被生活所迫辍学后,我发誓一定要考上大学。尽管我带着病痛,但是我仍然考上了。

但是大学的课程对于当时的我来说还是有难度,只听半小时的课,我的头痛的就受不了了,用了很多办法,都没好。爸爸曾经带我找著名的医生针灸,扎上时,感觉好一点,过后又恢复原样。这个病也害的我很苦,加上大学期间当运动员,冬天训练维护不当,得了风湿,真是苦不堪言。脾气也就更糟糕了,自己对自己都没信心了,后来接着是父亲的自杀,多病的母亲,身体也是多病而且叛逆的女儿,工作忙的经常半夜回家、帮不上多少忙的丈夫,单位里也是互相排挤倾轧的挣扎和压力……这一切让我感觉:人活着真是说不出的苦啊,但不想活还必须得活着。

直到学了法轮功,才体会到身心健康的快乐。我第一次把腿盘上,那时还不会盘呢,就是把右脚放在盘着的左腿上,腿很硬,右腿的膝盖还翘的很高,手结着印,这个样子连半盘都算不上,可就是这样,就出现了自己意想不到的神奇,腿没有知觉了(也不痛),接着手和胳膊也接着逐渐没感觉了,接着是身体和头,到头的时候,出现了从没有过的美好感受,空了,什么都没有了。过去一切乱七八糟的思想都清空了,那个舒服和美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我兴奋的都不知道怎么好了,就知道我的头痛病好了,彻底好了。

接下来是腿风湿,还有胃痉挛,都在几次消业后,彻底好了。我等于是从比死亡还难受的绝境中一下子回到幸福的家园里,简直难以置信,就象是做了一场梦,就这种感觉。这还只是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受益就更多了。

法轮大法的法理使我获得家庭的和睦、健康

我的女儿十五、六岁时,电话费有一次一月打了四百多,我简直要气疯了,还不敢告诉她爸爸,因为他工作压力加上家里负担(父母多病),曾经上火得了胸膜炎,从此家里的事都是我操心,凡是花钱或者不如意的事,不敢跟他讲,当时我的压力已经到了承受极限了,那时搬到大连五、六年,一百多公里,我要坐汽车,再坐火车,再坐汽车去上班,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经常没座,一直站着到家,几个小时)回家,刚進家门,老师打电话来,快到学校来,你女儿的事,唉,简直要崩溃了……

女儿那时脾气也不好,一不顺心就离家出走了,几天都不回来,我该怎么面对这些?如果没有学法轮功啊,我真的不能活着到现在,更不敢苛求这种健康、安乐的状态。

十几年了,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我身心健康,没有再去过医院,也没有再吃过药,人人都说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十几岁,而且女儿、丈夫现在生活、精神状态都好。

令人可喜的是:我母亲现在身体也很好,虽然已经虚岁八十八岁了(农村户口没有退休金),但是生活能自理,也不用我怎么操心。现在我把她接过来住在我家,如果不是学大法,就她的治病医疗费我们姊妹四个加一起都难以承受,她自己也少遭多少罪呀。

家里其他人都因为大法被迫害,不学不炼了,但是从我们的身心健康,也明白了大法的美好和做人的道理,所以他们的为人品质比一般人要好很多。应该说,我的亲戚朋友都借了大法的光了,如果江泽民没有制造谣言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会有更多的人学法轮功。

充当“指标”遭绑架 全家人被卷入痛苦

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开始了诽谤打击迫害法轮功,报纸、电视天天播放抹黑法轮功的新闻,后来就是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单位都停课了,组织、强迫大家看新闻,并且都要签名。当时很多人都很反感,但是,经不住每天的洗脑,人们真的相信了,又都开始跟着诋毁法轮功,我心里非常难受。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瓦房店市岭东派出所的三个警察,还有市国保大队的一位警察,共四位,开警车到我单位,说是学生举报我了:我给学生放录像。于是,他们开始搜查我的办公室、宿舍,当没有搜到他们想要找的所谓证据时,就把我往警车里推,我没有任何犯罪,我拒绝上车,他们几个人硬是把我用力推進车里,后来我才知道,很多单位的同事都看到了这一幕,有的大男人都哭了,他说李姐是多么好的人,就是因为学了法轮功,却被当成了坏人抓走,他们很难受,因为我当时在单位得到非常好的评价。

警察把我拉到派出所,就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了,其实他们也知道我是个好人,所以这些警察没有对我很恶,其实他们也是被害者,明知道我是好人,因为抓法轮功还差一个名额,才抓了我,目地是为了完成任务,可想而知,这样从上到下,多少公检法人员还有各单位的人员,就因为江泽民要迫害法轮功,而参与了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害了多少人啊,全国的人,不仅啊,是全世界的。因为诽谤大法的谎言曾经在全世界传播。

后来,警察将我带到瓦市岭东派出所,要给我拍照录指纹,但正好说机器出故障,修也没修好,看天色已晚,就赶紧又拉我到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人说批了,拘留十天,在戒毒所。这个过程很荒唐可笑。车上警察还很轻松的说,才十天,你回单位后什么都不受到影响的,就十天,很快就过去了,他们竟然来“安慰”我。

在金家街那个戒毒所门口,警察把他电话借我,让我给家里人打电话,当我告诉丈夫和哥哥我现在被关押到戒毒所时,他们感到非常的吃惊和难过,后来我女儿告诉我,我丈夫整整哭了一夜……一个大男人啊,其他家人的感受就更不用细说了,我母亲他们都没有告诉,担心她受不了。

就因为上边要求迫害法轮功有任务有指标,不完成任务的不能拨款(专用于迫害法轮功的专项拨款,拿人民的钱迫害人民),还要挨批,牵连多少人受苦受难,当时我姑娘刚上大学(警察也去暗查过她学不学),丈夫工作压力很大,三个哥哥都住在农村,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那一段时间全家都笼罩在恐惧和痛苦之中。

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即使人能允许,天也能允许这样千古奇冤的事情继续持续下去吗?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罪魁祸首就是江泽民,他必定要接受历史与天理的大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