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集体学法 学会向内找、正念除余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二零一二年底,我家搬進了新居,忙碌了很长时间,不能自拔,导致右脚膝盖以下严重扭伤,这是我放松修炼造成的,被旧势力利用来加大我的魔难。

不久,我家的资料点停了,学法小组也停了,我经常接触的同修也不再联系了,我成了一只孤雁。但我头脑是清醒的,时常着急流泪对师父说:师父,我要修炼,我要回家,请师父不要落下我!师父点悟我:迫害初期怎么做的?我一下精神起来,忙说:“谢谢师父的指点,弟子知道怎样做了。”于是自己打印真相资料出去发,制作不干胶出去贴,同时我增加时间学法、抄法,来扭转局面,使自己精進起来。

二零一五年三月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在买菜时遇见了同修,我就象归队的大雁,又有了活力。同修们带着我一起集体学法,近距离发正念,一起与外地同修切磋交流,使我提高很快。脚扭伤以后,不能双盘的腿又能双盘了,又回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感觉人也年轻了。和同修们在一起,比学比修,向内找,找出了很多执着心,也暴露出我在修炼上的不足。

一次在学法小组上,我说:“现在的油条不能吃有毒,我昨天早晨吃了油条到中午就上吐下泻的很难受。”同修说:“不是油条有毒,而是你买油条时的心态有问题。你是抱着什么想法买油条的?”接着同修自言自语地摇着头说:“还是不会修!”我听见了,心里很沉重,回家后,脑子里全是同修说我不会修这句话,我坐下来静静地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了:我说油条有毒是向外找了,当时我看见油条,心想很久没吃了,立刻买了油条,站在那里就大口大口吃上了,有种迫不及待很想吃的感觉。长期以来我在吃的问题上很随便,有什么吃什么,别人认为不好吃的,我吃还行,没那么难吃;别人认为好吃的,我吃也就那样,没那么好吃。自以为做到了师父讲的“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1],没想到今天我在吃的问题上还有这么强的执着,习惯性地向外找,而不是向内找。这时我似乎觉得修了这么多年,没有真正的修自己,天天说“要向内找自己”,都成了口头语了,并没有真正找自己,也就是不会修。

同修的一席话,对我修炼帮助很大,通过吃油条坏肚子这件事,使我认识到并修去了两颗不易察觉的心:长期养成的向外找的心和对很久没吃的食物执着的心,在这点上我终于知道怎样修自己了。

又例如,我女儿大学毕业,回到家中,本来很听话很温顺的女孩子,现在跟我说话很冲,没大没小的很霸道。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往往是在说的挺开心的时候,突然她会大发脾气,只为了一句随口说说或开玩笑的话,狠狠的把我说一顿,最后还要我向她赔礼道歉才肯罢休。我在学法小组和同修交流时说:“现在的大学不能上,好好的孩子到大学去就变坏了。”说到这我意识到不对,马上笑着说:哦,不对,不对,上大学不会都变成这样,为什么别人家孩子上大学不会变成这样呢,还是我有问题。

还有一次,我看见同修脚穿厚底拖鞋,忙说:“哎呀,这厚底鞋不能穿,前年我就是穿厚底拖鞋才把脚扭伤的。”说到这,我马上不说话了,我意识到我又错了,我又向外找了。我穿厚底鞋扭伤脚是因为我当时有执着,放松了修炼,而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空子加害于我才扭伤的。

如今,通过多次的魔炼,我变了,遇事会向内找了,不乱发表意见了,也不随便说话了,多听听同修的意见,不足的地方默默地补充圆容,渐渐我变得成熟了一些。

去年五月在明慧网上我看到了同修写的诉江状,当时没有引起我的重视,不紧不慢的也在考虑写诉状的事。一天傍晚,女儿突然对我说:妈,师父都讲了:“上士闻道,勤而行之。”[2]妈,我们要做上士呀!我一听眼泪差点掉下来了,知道这是师父在点我,颤抖着声音说:“是,我们要做上士。”于是我放下所有事,先把控告状完成,花了两天时间,于六月五日完稿,第二天把要邮寄的“刑事控告书”准备好,按上手印,连同附件证据,身份证复印件,一并通过邮政快递EMS寄往最高检察院。整个过程我的感觉是无比的神圣,无比的高大,正念是无比的强大。六月七日,我收到回执:“您好,您的……号邮件当前的状态是,已妥投:最高检单位收发章签收。”

八月十三日下午,我丈夫紧张的打电话告诉我:“等一下610要上门来,你赶快收拾一下。”我说:“没事,没事,我写了诉江状,他们是来核实的,这说明他们不但收到还看了诉状,是好事。”对这个一开始我就有心理准备的。不一会儿,来了四个人,一男三女,都三十岁左右,面带笑容。我首先问:你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心虚的说是街道的,指着一位说:这是居委会副主任。我不相信他们都是街道的,但我想不管你是哪单位的,来了我就给你讲讲。先聊了一下家常,然后,男的用手比划着大信封的样子笑着说:你写了这个……信吗?我说:“写了,是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我觉得写的不全,还有很多没写上,准备重写。”他们一听我要重写,忙说:“你可千万别写了,这是犯法的。”我说:“写诉状是公民的合法权利,是合理合法的。我们的个人信息,姓名、地址、电话,可都是真实的,我所受的迫害也是真实的,你们阻止我控告才是犯法。我能控告江泽民,也能控告你们执法犯法。”

男的说:“你为什么要写呢?”我说:“第一,今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下达了一份文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第二,迫害法轮功有十六年了,有多少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关進牢狱,有多少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有多少同修被活摘器官;第三,还法轮功清白,还我师父清白;第四,我按真善忍做好人,被无端迫害,我要求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和经济损失。”一位女的哀求说:“你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呢?”我说:“他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当然要控告他。那些直接迫害我的,我先不控告他们,给他们悔过的机会,他们要再干坏事,就是我不控告他们,老天也会收拾他们的。”

我再一次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还说是街道的。其实我在跟他们交谈中就猜到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一个是居委会的坐在一边不说话;一位是我单位里的后辈,坐在一边玩手机,也不说话;一位是派出所的;一位男的是610的。男的用笔在本子上写什么,我说:“你写什么?我可以看看吗?”他说:“没什么,记一下地址”。一会儿,他们要走了,我对他们说:“现在江鬼自身难保,你们还年轻,不要替他卖命,要为自己未来着想。”他们都笑着走了。

风风雨雨中修炼这么多年,无不浸透着师尊的慈悲呵护,我只有在有限的时间里,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多学法,修好自己,无条件的向内找,与同修们互相配合好,正念正行,利用各种方式多救人,以报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