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直接问我她应该怎么做才对

——在反迫害过程中使有缘人得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

警察都不愿执行迫害我的指令了

我被取保回家后一年,公安分局来了一个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找我。后来得知,那次谈话是要给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所有相关人员看的,所以全程录像录音。当时我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一点都不害怕,進门就对着摄像头开心的笑起来,可能我在潜意识中就是想通过这个摄像头给公检法人员讲清真相吧。

开始我还在想:怎么给他们讲真相呢?那个分局警察样子很凶的進来了,一时气氛很是紧张。事先派出所的警察曾暗示我:这次要好好的说,稍有差池就抓走了。我还没想好怎么说,那个警察没好气地问:“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我一听就乐了:这不是给我机会让我给他讲真相吗?我刚才还在愁不知道怎么讲呢。呵呵,师父就在这里呢。于是我一点也不紧张了。我侃侃而谈,一直讲了两个小时,把那个开始看上去凶神一般的警察,讲的面目和善了。我才发现,被邪恶附着体的众生看上去多么邪恶,其实是多么的可怜,背后的不好的东西一旦清除,明白了真相,变成一个好人后,相貌都变了。那天我顺利的走出了派出所。

从那天起,我越来越不怕那些公检法的警察了,他们是人,我是走向神的修炼者,他们是管不了我的。我和他们的关系,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和被救度的关系。

后来还有检察院的绑架、法院的非法审讯,对我来说已经构不成大关大难了,只是一步步的给他们讲真相和進一步证实法的过程。期间我被六次非法批捕,弄到看守所都被拒收。派出所的人都不愿意再找我麻烦了,他们说,都找不到愿意执行对我進行绑架、关押、送监的人了。

法官直接问我她应该怎么做才对

在法院,一个女法官接了我的案子,我感觉那是师父安排让我救度的一个善念尚存的法官。我放下一切人心,仔细的给她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讲了善恶有报的真相,讲到了现在“打老虎”、“拍苍蝇”中落马的高官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反贪腐只是一个表面的理由,现在很多高官都不是因为腐败落马,而是直接以违法违纪拿下的,比如本省的公安厅厅长、省会城市的检察院检察长、本市的法院院长等,他们都是小老虎,可是再到下面,老虎就不够了,那是迫害法轮功那一个链条上的苍蝇,到了你们这一级,可能连苍蝇都够不上了,你们为了执行他们交给的迫害法轮功的任务,把自己搭進去值得不值得?将来遭天报时你们不是替罪羊么?她听得很仔细,很入心。

当我说到“六一零”头子李东生遭恶报时,非常奇怪的是,她不知道什么是“六一零”,可见大法弟子给公检法迫害人员讲真相,要讲明白、讲清楚,还需努力落实到实处。如果当地被该法院判刑迫害的近百大法弟子都放下生死,给法官们讲清真相,那样大面积的迫害还能发生么?

当这个女法官听明白真相后,直接问我她应该怎么做才对,我告诉她,善待和营救你所碰到的所有大法弟子,尽你的力量帮助他们。她问应该怎么帮助我,她的力量很小,她要顶着干就没饭碗了。我理解她的难处,告诉她,只要她尽心了,就是为自己摆放了好的位置,人在做,天在看。她真的尽力帮助了我,为了帮助我,去找了他们法院院长想办法,后来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尽量的起了一些正面的作用。

当我被非法判刑的时候,她称病不出,找书记员塞给了我一纸判决书,以证实这样的判决不是她判的。我理解她是不愿给自己加上一个冤判大法弟子的罪名,她明白了善恶到头终有报,到了那一天她将无法面对。我虽然被非法判了重刑,可是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不仅没被关押,我的环境也是非常好的。这在当地大批冤判、关押大法弟子的邪恶形势下,很多同修都觉得很奇怪,很难想象,甚至不敢相信。

儿子恍然大悟

每次我被传讯、所谓的批捕和送看守所关押时,儿子都是始终跟随的,过程中他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大法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和认识。

开始时,对一个正当年的男子汉来说,救妈妈是责无旁贷的,儿子想尽办法找关系、托人,所谓的捞人,都是无怨无悔地做,花了不少钱,但不告诉我。后来再遭绑架时,我就详细地讲给儿子: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那是神的保护,无所不能,你不要找人,不要送钱。儿子十分的疑惑,说:那要不是象你说的那样,你就被关進去了,我就没办法了。我说:我就信师信法。儿子不相信,只是苦笑,那意思是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愚昧,还跟我讲这些。结果我一去体检就不合格,儿子也觉得奇怪,问我怎么搞的,是不是有什么办法啊?我就笑说道:你无论怎么找人,怎么送钱,都是人的办法,用人的办法救一个大法弟子,公安部门谁敢哪?儿子说:要花大钱,实在没人敢做。我说:那不是等于零么?我信师信法那是神的力量,如果你送了钱了,那就是不信神了,不信师信法了,那谁还管你?所以一定不能送钱,不需要找人,师父的力量无人能比。

儿子一次次的见证了信师信法的伟大力量,他也开始信了。一次,公安部门又来找我麻烦,我准备不配合他们,决定离家出走,但是我最担心的还是儿子不要因为我的反复被迫害,使他对大法产生负面认识,觉得是大法弟子不对,不能遵纪守法。走前,我跟儿子认真谈了一次关于迫害和反迫害的认识问题,我告诉他:不是妈妈不好,是这场迫害十分的邪恶,妈妈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你可以想一想,妈妈根本就没犯法,是邪恶在干违法的事情,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讲“真善忍”没有错。我还写了一封信让儿子交给派出所。儿子说,警察让他准备几千块钱做保,他把人看丢了是违法了,会罚款的。我立刻告诉他:不许给钱,那是助纣为虐。他问那应该怎么办呢?

我告诉他有两件事要办:第一,不许送钱。他们不敢要钱,你为了帮助妈妈也不能主动送钱,那是大法资源,你的钱也一样,不能送给邪恶再来害大法弟子。再者,你这次送了钱,下次他们还会以抓我的方式来跟你要钱,那可就真的没有完了。大法是有威严的,妈妈有师父保护,他们不敢要钱。你没有犯法,妈妈没有犯法,是他们执法犯法,妈妈是被迫害的,一定要坚定信念,大法没有错,是中共太邪恶。第二,要帮助妈妈反迫害。

正在这时,儿子倒水,茶壶上的很小的瓶盖一下掉下来,把一个深紫色的很高档的六棱水晶杯砸碎了。儿子奇怪地看着那只被砸的粉碎杯子说不出话来,因为那么个小瓶盖怎么会把这么一只水晶杯子砸的粉碎呢?不可想象啊。我说:今天这样的非常时期,出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现象。儿子说:那你说这个杯子是什么意思呢?我想了想说:这是师父暗示我们,那个黑窝被砸碎了,而且是被你——一个常人,用一个很小的力砸碎了。大法弟子因为自身有修炼的因素在,可能会有些困难的问题,你是常人,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你有心帮助大法弟子是大善之举,所以你用一点点力,就会破除邪恶。儿子恍然大悟。

第二天,果然当儿子把信念给警察们听后,他们随便地发到网上就完事了,没有任何责怪儿子的意思,没任何人提起罚款的事情。儿子说:我妈的事我不管了。他们说那就不管吧。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打电话找我儿子的麻烦了。儿子从我的保人的尴尬局面中解脱出来,感觉很轻松。后来他说:我知道你的那个体检不合格,不是你自己搞出来的,那是搞不出来的,都是师父在保护。儿子得救了。

“看到你就看到法轮大法好”

我最后一次被拉到看守所的时候,因为正赶上午休,一个押送的警察上去叫门,我们都站在看守所门外等着。我不仅是没有怕心,好象没有了思想,没有了人的一切思维一样,静静的看着这个貌似庞大的看守所,觉得它怎么这么小啊?好象只到我的腰那么高。那一刻好象时间都静止了,心中一丝涟漪也没有,但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世界的存在,仅此而已。我想了一下,什么也没有,原来空和无是这样的。

那个叫门的警察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对面,凝视我良久,由衷地赞叹道:“看到你就看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真——好!”然后,我第六次被看守所拒收。

师父说:“这一切只不过是利用邪恶的表现,坚定大法与去掉修炼者的根本执著,从而使修炼者解脱常人与业力的束缚。”[1]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