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老人修炼二十年的体会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我今年九十三岁,农村人,小学三年级文化,种了几十年的果树,在东北三省种果树圈子里小有名气,曾经多次给上千人讲过课,还被评为省、市、区、乡的劳模。

我虽受人尊敬,但脾气也大,在家里、在果园里,经常打人、骂人。幸亏在一九九四年得到《法轮功》这本书,修炼了法轮功,我知道了自己诸多的不足,明白了真、善、忍才是做人的标准。如今我修炼二十一年了,把自己在修炼中的一些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珍惜修炼机缘

是1994年春天偶然一次去侄子家,经他介绍喜得大法的。当我请回家《法轮功》的那天,看了一整夜。感到这本书里讲的太好了。第二天我又去了长春市,侄子带我到一书店,我又请了10本大法书。回家我就开始向亲朋好友、邻居洪法,先给了哥哥的孙女,后又向村里的人介绍大法,很快书不够用了,我又几次去长春给大家请宝书。到了1997年我们村有40多人走入了大法修炼。后来成立了学法组,集体炼功。春秋农活忙就起早炼功,晚上学法、打坐;盛夏就中午炼。当时我特别愿意炼功,炼完功一身轻,心情舒畅,就是寒冷的冬天我们也在外边炼功,不但不冷,身体还发热。

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我就和同修上省政府和平请愿,回来后二道乡派出所两次骚扰我。第一次因害怕我写了一句不该写的话,后来知道自己做错了。第二次我坚决不配合,因大法在我心中已扎根了,不论电视、广播造谣撒谎宣传,也干扰不了我,外边不让炼,就在家炼。

二十一年来,我非常珍惜修炼的机缘,不放松自己,每天早上3点多起床,洗漱完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这几年我们当地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周三次,我基本上不误,直到今天。我也很重视发正念,四个整点不落。

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讲学法的重要性,我也由原来的每天学一讲到今天看两讲。或看完再看一本近期讲法,还背诵《洪吟》,每周《明慧周刊》不落的看。这次诉江我一听同修说就明白,这是新的正法形势,我一定紧跟,很快我写完诉江状,女儿帮整理完,6月中旬就发往北京最高检察院。已妥投。

二、救人急

我知道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首先是去亲朋好友家,为了讲真相,我多次去九台的几个侄男和外甥女家,还去长春市、东辽白泉、辽宁省后老伴的兄弟姐妹家。参加婚礼也带上真相资料,抓住时机救人,有一次在婚礼上讲退了九个人,还发了九评书和护身符。

二妹家的大外甥是大队书记,离我家一百多里路,我去了两趟他都不退,我真想放弃了,可一想他将来生命的可怕去处,就又去了。那一天我带上了真相资料,倒了三趟车,先到侄女家住下,第二天一大早就走四里多山路,天刚亮就到了他家。外甥很惊讶,我说怕你出门,所以起早来,今天又是为了告诉你退党的事而来的。可能是我这颗心感动了他,很痛快的三退了。还接过了我给的九评书和真相资料,我吃过饭离开他家。我内心感谢师父救了这个生命。

亲属讲的差不多了,再去朋友家,到原来住过的老家去讲。这两年我住在城里,就经常和家里的同修去商场里讲,因为我九十多岁,能和老人搭上话,每次都能劝退几个,多时能劝退十几人。现在住在农村儿子家,交通不方便,讲真相的机会很少,但我明白,我的存在就是证实大法。

三、坚信大法 闯过生死关

记得1999年有一天,东辽白泉村村长开车接我去帮助他们设计及上地的果园,说还给200元钱。我一听高兴了,与老伴坐车就跟去了。先把老伴送到九台女儿家,我随之到来东辽白泉。刚到不一会儿,感到自己迷糊,还拉肚子,四肢无力。他们看我这样就赶紧送我去九台,到那里已是半夜了,本打算住下,但我感觉越来越严重了,就和老伴说必须回吉林,快走!孩子们说这个地方半夜哪有车呀,东辽的车还走了。我说打出租车也得回去。他们看留不住我,只好送我们到九台车站。真没想到有一趟去吉林的火车。到吉林站,还有50多里路就打车到了家。这时已是后半夜3点多钟,我心里还明白这一路是师父帮忙了。怎么这么顺利啊。到屋我一头扎在炕上,什么也不知道了,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爸,爸!我微微睁眼一看,屋子里站满了人,再抬头看,院子里有好几台汽车。三儿子说:爸,该炼就炼,该上医院就上医院吧。我顿时精神起来了,大声说:“医院治不了我的病,我炼功十多年来,没吃药,没打针。就信大法,坚决不去医院。就是我真的死了,你们就给我做一套黄衣服就行了。”三儿子无奈和二女儿发了一顿火走了。

第二天早上三女儿才知道,就和二女儿还有一同修来了。叫醒我,当时我冷的发抖,穿着棉袄还披着被,我一天也没吃东西。我知道在发高烧。就硬挺着坐起来。

三女儿说:爸,我们炼功人遇事得向内找啊,你哪做错了?我说了一遍去东辽的事。找到了求名的心、利益心,都八十多岁了,还跑出去几百里地,给人家设计什么呀!一辈子就爱听人家夸奖,这颗求名的心可得去了。交流完我们五人发一小时正念。又学了一讲大法,状态一会儿比一会儿好。第六天就完全恢复健康了。

这一次是个生死大关。修炼中没有小事情,一念之差就出大问题。

从这次以后,我的状态不好时,九个儿女谁也不提吃药、上医院的事了,都知道大法的神奇。

四、修炼太严肃了

前年腊月二十七那天晚上,我浑身发冷,屋里温度已经在摄氏27度,我穿了两件棉背心还冷。三女儿来和我学了一讲大法,我就躺下了。早上第一套功法刚炼完,我腿一软就跪在床边,不能炼功就躺下了。我告诉女儿,昨晚梦见自己打坐时往下掉,掉到很深的地方。我心里知道是点化我修炼有问题了。

我当时不仅冷,还吃不进去饭,咳嗽,一个劲的吐痰。肚子里的大包也鼓起来了,疼的我起不来床。这个包都有几年了,常常疼痛,疼严重时不能吃饭。这次我觉得比以往都厉害。我不断的背《洪吟》中的法,到大年初二的中午,我连正念都发不了,功也炼不了。晚上两个儿子看着我。三女儿给我发了几次正念。到初三我状态好了。四儿子高兴了开车把我拉到饭店,儿女们来了两桌,这几天他们也没过好年,这回紧张的心情放松了。

可到了晚上我又不行了。三女儿叫我背段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她说一句我学一句,反复的背,越背越来劲。夜里还是不停的吐痰,早上没炼功。到初四这天下午我仍然躺在床上。看见三女儿在那看明慧网,突然跑到师父法像前跪下说:“弟子知道我爸哪做错了,他生气时说过不炼了。求师父原谅他,救救我爸。”我说:“是,我说过好几次呢。那怎么办呢?”三女儿叫我快跟师父说啊!修炼可不是儿戏,旧势力会抓住这个漏洞迫害你,夺你的命。我急忙双手合十,对师父法像说:“师父,我错了,我错了,修炼是严肃的,我一定修炼,我一定严肃对待修炼,请师父救我。”到了晚上,又来两个同修,我们一起学法发正念,我补炼第四套功法,刚炼完腿一软就跪在地上了,肚子开始疼起来。三女儿叫我背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她们一起发正念:彻底解体邪恶。大约发了20多分钟。我也坐起来了,又发了40分钟正念后。她们见我行了,就出去发资料了。我一个人在家睡了一觉,好了,半夜自己能起来端水喝了。到初五早上我五套功法一步到位都炼下来了,身体有力气了,心情舒畅。

我跟家里同修说了心里话:“向内找:我在家是爸爸你们都孝顺,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修口,修炼不严肃;还有,原来我认为,做三件事就能跟师父圆满回家,错了,老想回家是有求之心,也不对。我书没少看,可是没入心。太不应该了,我不能老让师父操心了。”

后来我做个梦,梦见一片好广阔的山坡,栽的大葱,长得又高又粗,好多人说,我是这片葱地的主人。三女儿高兴的说:“爸,你带着你的众生冲过去了。”我才恍然大悟,感到师父太慈悲了,不放弃我,救了我的命,还鼓励我。

儿女们见我恢复了健康,都高兴了,全家三十多人聚在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饭桌上三儿子激动的说:“感谢大法师父、感谢大法救了我爸的命。谢谢给我爸发正念的所有炼功人。”大家你一言,他一语,都说法轮大法好。我也很激动,站起来说:“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让我们都来感谢救命的大法吧!”

从这次以后,我肚子里的大包彻底没有了。在我身上再一次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

如今,我已是九十三岁的人了,看书不戴老花镜,耳不聋。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的慈悲苦度;无法形容这二十一年的慈悲呵护。弟子愧对恩师,弟子今后一定要更加珍惜大法,精進,再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