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大法向内找实修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我在黑窝被迫害近十三年,是仅靠以前背的经文、《洪吟》加上坚定信念走过来的。

回来后,我立刻调整自己的状态,投入到大量的学法实修当中,同修们给我送来整套的大法书和明慧资料,帮助我鼓励我跟上正法進程;我如饥似渴的在家大量从头学师父的各地讲法,读背《转法轮》,学法时每当悟到法理对照自己向内找时,时时都能体会师尊那无限洪大的慈悲,常常不自觉感动的泪流满面,同时能感受师尊不断的往上推我,梦中法轮也带着我飞速的往上旋,真是感觉一天一个变化;独自在家中大量学法三个月后,我开始参加当地的学法小组,并渐渐的溶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

在过去的短短的一年里,我经历了心性的百般魔炼,深刻的体悟到师尊讲的“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觉的自己才刚刚领会到修炼的实质内涵。

一、剜心透骨去执着

这么长时间的迫害,我觉的自己与在家同修有很大差距,因此修炼中我一直对自己很严格,用修炼如初的标准要求自己,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跟上同修的步伐,这期间我开始接触电脑打印技术,通过艰苦的学习,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很快掌握了电脑装系统以及打印等技术,又学会了手机刷机等,开始解决一些同修的电脑、打印、手机技术方面的问题。

回来一年多后,看到本地同修在整体配合中的欠缺,并存在着长期的一定间隔,我逐渐主动担负起这片的协调,与整个地区整体更好的配合。刚出来做时,同修对我担负协调各执一词,有认为应该有这么个人可行,有的担心我又起做事心再次受迫害,还有的不敢与我接触(认为我是当地重点,可能有监视跟踪等),所以在做协调时,有的就不愿接纳配合,当有需要整体配合揭露邪恶时持一种不参与的状态,我也知道同修背后议论我,说我不注重学法做事心强、刚回来应该象新学员从新开始等等。我能体会到周围同修对我的一种关心和担心,可我的学法状态体悟等不想跟同修去表白,学法时师父在加持往上推我,就象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的状态,法理不断的在脑中展现,看一遍一个样,回来两年我从头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各地讲法十一遍,在大量学法中,也清晰的知道修炼人该如何走好正法修炼这条路,可能每个人的愿不同,看到当地间隔状态,我觉的大法弟子人人都有责任主动打破间隔,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整体更好的证实法。

虽然被迫害多年,我的心态一直是积极向上严格要求自己,在与同修接触中看到同修不那么抓紧时间,有时安逸懈怠不精進,我心有时很急迫,把自己的观念强加给同修,往往心态不祥和,所以同修指出我证实自我的心强,有时到别的学法小组去,没见过面的同修都提醒我“把握好自己呀,多学法少做事”,可见同修对我都很关注。在协调过程中也遭到过冷遇,总有对我人心的撞击,此时这颗不被人认同的心搅的我说不出的难受,觉的同修怎么对我这样,我又不是为自己,但一想修炼人哪有偶然的事发生啊,为什么同修有这种表现?过后与同修交流,又不断的学法深刻查找自己,才逐渐的意识到自己的一大堆执着:显示心争斗心做事心证实自我的心,还有一颗强大的名利心,总想证明自己行,让别人认可。觉的我虽然被迫害这些年我依然很精進,跟上正法進程走在前头,有一颗高高在上沾沾自喜的心。

当挖到这颗心时我震惊不已,好可怕,同修对我的不接纳不配合不正跟自己的心有关吗?还总怨同修,真是羞愧呀!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师父的引导,我能做什么?我又能做成什么?

修炼很严肃,真的是一颗人心都不能留,让每颗心完全暴露无遗,师父正是利用这个环境促使我向内找到自己隐藏的执着,提高上来。我逐步对照法归正自己,摆正做事的基点,在一思一念中纯净自己,渐渐的同修也在转变了对我态度。

二、扩大容量

前年末,我地区出现多人被绑架,地区协调人也在其中,几个库房东西都被非法抄走,损失很大。这一下对整体冲击很大,人心浮动,救众生证实法也受到很大影响,而站内大信箱此时也出现问题,整体处于封闭瘫痪状态。我与被绑架的同修有联系,曾经常沟通,一时间对我的种种猜测都涌上来了,有的说我被跟踪了,让我千万注意安全;有的说现在不动你有可能在等时机,放长线;还有同修说在家静修一段时间哪都别去了,我们小组因为你来都暂时停了,别再给同修带来安全隐患。

同修的各种表现触动了我的心,一时我也反映出怕心有些消沉,我大量的长时间发正念清理邪恶的迫害因素,铲除邪恶干扰和间隔,逐渐感觉心态很稳,空间场很清,发正念时念力强大。我悟到不能让我们的整体环境受到干扰和冲击,证实法不能受到影响,营救同修也需要去做,我从新建立了本地的大信箱,把过去收集到的公检法地址电话发到信箱,让同修配合写信打语音真相电话,同时又发给外地同修帮助我地区写信打电话,并发到RTC平台,又制作了揭露这次迫害的粘贴,虽然做时困难阻力都存在,我用大法衡量该怎样去做,师父说“心中有法,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大法需要,想做什么就做什么”[2]。无论同修有什么样的想法是否配合,我只有一念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很多同修也都默默的在做,找家属请律师,和家属到公安局国保要人发正念,我们逐渐的形成一个整体。

正当我默默做这些事时,一次到A同修送参与迫害人员电话号码,一进屋里感觉A同修的眼神有些异样和平时不一样,在门口也没往屋里让,当时没在意;过两天又去了另一同修那里,偶然提起他们学法小组议论我,他们听这次一位被绑架同修家属(也是同修)说:“那些与她总接触的同修都被绑架了,她倒一点事没有”,怀疑我在这次绑架迫害中起了不好的作用,当特务出卖同修等传言,还说以后有啥事都别让我知道,我听了很吃惊,觉的那位家属同修说出这些不着边际的话,这不扰乱人心吗,太不负责任了,觉的莫名的委屈,也不可思议听到的同修怎么就不去理智分析,用法来衡量呀?我的怨恨心出来了。

回到家心里还是不平衡,和其他同修说起时心里满是怨言,同修提醒我,你向内找,你归正了,一切自然就变了。我想就多学法找自己吧,邪恶钻人心空子在整体上制造间隔,我不会上当的,我不但要修好自己还要一如既往的做下去!

一次在学法中,自己思维一下打开了,师父说:“那是一种洪大的宽容,对生命慈悲,对一切都能够善意理解的状态。用人的话说都能够理解别人。”[3]顿时自己感觉一下变的高大,心的容量无限宽广好象无边无际,体会到对一切生命的慈悲与宽容,师父的歌词反映在脑中“大海是我的胸怀”[4],我的心一下就空旷了,委屈怨恨荡然无存,当体会到这些我热泪盈眶,感受师父的无量慈悲,利用各种环境苦心点悟愚钝的弟子,同时体悟“大法”这两个字的无限内涵,体悟到真正向内找升华后的那种玄妙。

我悟到大法中的一粒子无条件的按师父的要求做,无条件的向内找溶于法中,做任何事基点都应是为他的,无私的,纯净的。再次遇到A同修,她主动坦诚提起来修炼应用法来衡量,不能受别人影响被带动。我再次感到大法的威力,一切间隔心结都在我向内找中打开了。

生命只有在法中无条件向内找才能不断的升华,谨以此文无限感恩师尊对不争气的弟子苦心点悟、慈悲苦度,弟子无以为报,唯有对照大法实实在在的修,弥补不足更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四》〈大海是我的胸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