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我走出家庭困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八日】一次我跟儿子聊天,我说等你结婚举行婚礼时让你爸他(后妈)们俩一起上吧,她自己也没孩子,我不上台去谁也都知道我是你妈。儿子说:到时再说吧,我妈真伟大。我说不是妈伟大,是因为这个法伟大,才造就了这些伟大的弟子。修炼大法,才使我这个斤斤计较的俗人,变成了一个高尚的人,事事为别人的超凡脱俗的人。只要他幸福,我一切随其自然。

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修炼不长时间,我的身心变化非常大,觉得这个法真好。最明显的是丈夫生气时,我再“让着他”不觉得吃亏了,不觉得委屈了,总是乐呵呵的。因为我修“真、善、忍”了,师父讲法里告诉我们,女人要温柔,要体贴丈夫,师父让我们遇到问题找自己。

丈夫脾气非常不好,什么事都得听他的,就包括看什么电视节目。遇到不顺心事张嘴就骂人,甚至动手打人。过后又什么事都没有了,他是个很顾家的传统大男人(这是我现在实事求是的评价,当时我觉得我受欺负,他是另类,小心眼。)。我一般不和他直接反击,怕发生暴力,“事事让着他”,可心里真不平衡,我想我什么也不比你差,凭什么天天听你的?我认为我让着他是低他一等,虽然该干啥干啥,但我会长时间不高兴,不搭理他。

我修炼不久(女儿刚刚考上高中),丈夫就莫名其妙的提出与我离婚,并起诉到法院,理由是感情不和。我说我会变的越来越好,你给我时间。他说“你是比以前变好了,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再说很早你就提出离婚,你瞧不起我,不跟你离婚我一辈子心里不平衡”(很早以前生气时我曾提出离婚,并说过伤害他的话。其实我就想吓唬吓唬他,“杀杀他的锐气”,他曾经赔礼道歉,事情就此完事了,他心细我心粗)。

我虽然做了很多方面的努力,又解释又道歉,但都无济于事,他非离不可,说不离婚白刀子進去红刀子出来。法院的人劝我,说对方非离不可,让我签字,最终出于修炼人应“处处为别人好”的想法,就违心的同意了,与他办理了离婚手续。在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方面,我什么要求也没提,都是他决定的:子女每人抚养一个,房子归他(理由是当初单位给他的),其它财产各半。我同意了。同事、亲戚朋友都为我打抱不平,认为我太懦弱,纷纷责备我。我说“家庭都解体了,还争那些共同的财产又有啥意义呢?一切顺其自然吧。”

以前我是绝对做不到的,因我是虚荣心很强的人,是大法使我的心性有了较大的升华,使我表现出来了大法弟子的应有品质,是大法使我成为了一个高尚的人。其实我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处处考虑别人,为别人着想。只要他幸福,我一切随其自然。

代儿子给他后妈道歉

修炼人没有敌人,对待不仁不义的前夫,我没有以怨报怨,而是始终以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他们着想,为孩子着想。

受社会大染缸的影响,现在孩子很不好管,尤其单亲家庭的男孩子,又正处于逆反心理很强阶段,更是不好管。前夫再婚后我儿子有时跟后妈闹意见。一次儿子打电话向我炫耀他跟后妈打架了,他爸跟后妈生气,后妈闹离婚呢?!正好我们同事听到,非常为我“高兴”。我善意的批评儿子,指出他的不足,让他给后妈赔礼道歉。儿子不肯,认为是后妈找茬闹事,不能“惯着”。我们同事说“哪有你这种妈,你儿子受了委屈你还批评他,他为你出气了,你应该鼓励他,他们离婚更好。”

晚上我儿子就到我这儿住来了,说这回“出气了”,我不回去他们肯定就得离婚。我帮他分析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指出当后妈的难处和儿子的问题所在,第二天儿子高兴的回去了。

回去后,我亲自给他后妈打了电话道歉,说我当妈的失职,没教育好孩子,你别往心里去,孩子慢慢会适应的,她很感动,后来经常对别人说我好。

修去利益心 前夫说“你变化真大”

为了孩子能健康成长,我主动提出抚养儿子(当时女儿判给我,儿子跟他),他同意每月给我三百元生活费,其它费用他负担。其实根本不够用,但我也没去争,因为我是修炼人,我知道应该把利益看淡。

但心里有时也不平衡,尤其儿子不服管的时候,人心上来就想:房子他们住,过着二人世界,孩子我管着,我图个啥呀?所以有时算的很清楚,甚至还记过帐,看到底一个月花多少钱。一段时间除了买吃的,其它的东西几乎不给儿子买,觉得“应该他爸负担”。因为心里觉得“不平衡”,自然有时也就会显出不高兴来。我知道不对,就是放不下。

特别是又听到同事说他(前夫)又补发多少工资了(我们原在一个单位),外面高薪聘请了等等,心里就更是不平衡(我在他事业方面帮助很大,他自己也承认)了。我知道这是妒嫉心在作怪,还有利益心、不平衡的心这都不是我要的,我该提高了,但真的很难放下,心里很苦。我就多学法,强迫自己不去想,不要那些人心。终于修去了利益之心,再听说他多挣钱我也不觉得妒嫉了、不平衡了。

一次儿子说他爸过年要给我一些钱,我说你爸即便给一万,我也不希望你大手大脚乱花钱。后来我直接给前夫打电话,我说为了教育孩子知道勤俭,你不用给我钱,我现在能负担得起。他同意了,并说“你变化真大”。

用大法法理引导孩子 遇到事情能想到别人

我儿子属于想学又不爱学,而且自尊心很强的那种,上学理科考试时常不及格,还有时逃学。每当考试不及格时;老师找谈话时,或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情时,回家经常不说话或闹情绪,由于缺少理解和沟通,我和儿子也经常发生不愉快,甚至有时我把握不好,我们娘俩打起仗来,儿子把桌子推翻过好几次。

每次过后都是我主动向孩子道歉,缓解紧张气氛。我常笑着说:我又犯错误了,没做到忍,不符合大法师父要求或者说同修又批评我了,说我应该理解你等等。

逐渐的他能主动跟我说一些学校的事情或共同探讨一些问题,我经常用传统文化和历史典故引导他,给他讲做人的道理,还有时有针对性的给他读几句大法。

高三的时候学校开运动会,他们班有体育特长的同学因为跟班主任有意见,都不同意参加,儿子是体育班长,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劝说同学同意参赛,比赛结果获得年级第三名。可是学校发奖时,他们班是正班长去前台领的奖,儿子觉得很失落,到家跟我说起这事愤愤不平,说白忙活了。我说,你当初找同学劝说是不是为了你们班集体荣誉呀?现在你们班获奖了,你就达到目地了,至于谁领奖都是给你们班集体领的。儿子说,所有班都是体育班长领,就我们班不是,我这个体育班长多没面子。我说给你念段《转法轮》吧,有一段讲的是韩信受辱于胯下。还没等我念,儿子笑了,他说:“跟那比,这真算不了什么。”

师父讲:“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1]。我经常引导他做人应该善良,遇事多为别人着想。耳闻目睹的他的变化非常大,知道换位思考了。

儿子对我修炼大法也非常支持,内心里相信大法好。有时放学回来正好赶上我发正念,从来不打扰我。看电视声音放的也很小,而且都是轻轻的门关上再开电视。看到同修来都很礼貌打招呼。高考前,他连续给师父烧三天香,他说大法师父看他笑。最后高考他数学选择题考满分,以高出模拟九十分的成绩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一次又提到后妈,我说你应该尊重她,尽量和她多沟通,她老了你还得养老呢。儿子问我凭啥?我说她既然跟你爸是合法夫妻,你做儿女的就有义务给她养老,赡养老人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儿子说她人还行。现在儿子跟后妈相处的很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