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后的轻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我是一名中年大法弟子,跟着师父正法修炼走到今天,已过十九个年了。下面是在一次剜心透骨的修炼中,向内找的体会。

有一次,我去A同修家,同修和我说:“老同修说,你告诉他你挣钱不造业,你还说他老儿子(挣钱)造业。”我一听,心里就不舒服,我也没说过这话呀!为什么这么说我呢?

从A同修那回来,我就去了老同修家,我问老同修:“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家老叔挣钱造业?他也没偷没抢,凭劳动挣钱,造什么业啊?别说我学了十几年法了,就是不学法的人也不能说出这话呀!”老同修说:“那年上你家借身份证贷款,你不就说了吗?”我说我没说过这些话,又解释了一番当时是怎么回事。

从老同修那回来,好大一会儿才平静下来。我给师父敬香,跟师父说:弟子错了,不该去问同修,能不能给同修增加心理负担?我得向内找,把不好的物质去掉。一找一大堆,发正念清理完,觉得好了不难受了。

第二天,学完法,B同修说:“我们交流一会儿。”我就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这时同修就笑,就你不知道。C同修说:“老同修当我的面不是这么说的,我想你是生气了说这话,人家也没扒工人的钱,你怎能说这话?!”B同修说:“什么事都不是偶然的,向内找,还是有你要去的心”。C同修说:“你就是说话得罪人,那年土豆的事,还有给她三儿子发正念的事,她始终记着(她三儿子未修炼法轮功,有病,她让所有同修帮着发正念,交流时,我不同意发)。”我说:“我是得注意修口的事,我也是站在法上和她交流。”C同修说:“你是站在法上和她交流,她没在那一层次,能理解吗?再说,当时有外地的同修在,她面子上过不去。”我说:“这些年帮她干的活,她怎么不记着?用钱,她怎么不记着?”一股不平衡的怨恨心、委屈心涌上心头,我的泪水流了下来。B同修说:“别哭了,啥你都没少帮她,她就记着那两件事。你就得找自己,有你修的,就你自己在家,也得给你提高、提高了。”

回到家,老同修和各位同修的话在大脑中翻江倒海。看着师父讲的法,心终于平静下来了,认真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多的执着心,怨恨心、争斗心、显示心、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等各种的心,全都暴露出来了,还得修一修口。我请师尊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所有不符合法的一切私心杂念、及另外空间操控我和同修出现间隔的邪恶因素,让它们彻底的解体毁灭,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只归师父管。

我现在才真正的体会到要想提高自己,必须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在自己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对自己思想上出现的每一思每一念都不能放过,分清正邪善恶、分清是神念还是人念?谢谢师父巧妙的安排,又帮助弟子提高层次。

第三天,我到学法组学法,同修没到齐,我跟同修说昨晚真是正邪大战,一直发完十二点正念才睡觉。C同修说:“我问老同修了,不是你说谎,就是她说谎;老同修说她没说谎。”我说:“那意思就是我说的谎呗,她怎么能这样?跟她交流也交流不明白,这可怎么办呢?”女儿说:“都是同修,别说了,都把心放下,向内找。”

学完法后回到家,心里更堵得慌,我说:“C同修真会问。”女儿说:“这就看你放没放扎实,我和我爸不常在家,不得在同修之间给你提高吗?要不怎么把你这些不好的心暴露出来。”我想我得在法上提高。

拿起《转法轮》,一翻就看到了师父讲:“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可我呢?按照师父的法做了吗?都学了十几年的法了,遇事向外找,不向内找自己。师父讲:“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1]当我看到这时,一切心荡然无存,回头一瞧,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可笑。

在向内找时,心里十分痛苦,总是看到别人的不对,认为自己没有错,还觉得自己够委屈的,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还是向外找。在深入向内找时,发现自己的后天形成不善的心、不忍的心、怨恨心、维护自我的心竟是如此坚固的拴系着我,使我不能自拔。

我也深深地感到了向内找时,人念难舍的痛苦。原来真正向内找触及灵魂深处是绝不会轻松的,当自己真正认识到了,把常人心放下来时,那种卸下包袱的轻松感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的感觉。这正是用尽人间语言也难颂恩师,唯有精進再精進,跟师父回家,让师父少一些操心多一些欣慰。

当我和各位同修再见面时,她们也都在向内找,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在法上归正,使我们这个小整体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