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点悟“用真心” 拔掉怨恨的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很久以来,修炼状态一直不好,虽然也感觉在找自己,也在努力中,去了这个人心,来了那个心,总象有层乌云压在头顶,清凉不起来,精進不起来,常常问自己“怎么办呢?”也常常向师父诉说“可怎么办呢?”由于人心不去,又遇到了举棋不定的事,在师父的慈悲点悟下,我终于看清了那颗一直以来隐蔽很深的、强烈的、自私的、干扰我的人心。

下面我就要把它彻底曝光,去掉它,做师尊的真修弟子。

小叔子家的孩子在读高中时,因离我家比较近,就常来我家,由于和婆家之前的恩怨没真正放下,所以我心里并不愿意,但是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那样,也告诉自己应该对谁都好,这是师父要我们必须这样做的,所以表面上,表现的让别人说不出什么来,可是我知道自己心里是不欢迎他们的,嫌麻烦,虽然好象也在修自己,也在排斥自己诸如怕麻烦的心和其它不好的想法,但没有真正去掉。

今年小叔子家的孩子考上外省大学了,一天,丈夫说,小叔子叫他去送孩子上学,我立刻说:“他自己怎么不送啊?让你送干什么?就是到学校报个到,也不需要额外办什么事情。”心里在说:这样很多费用就又得我们出,光车加油就得上千元,哪有钱啊。丈夫没说什么,我心想:咳!又动了人心,顺其自然吧。其实这个“顺其自然吧”当时也只是无可奈何的人心表现。

又一天,丈夫问我公公:“我儿子考大学时,他老叔给钱没?”公公说不知道,我丈夫说:“他没给拿钱。”(儿子考大学时,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里)我立刻说:“那正好咱们也不给他了。”丈夫说:“那是那么回事儿吗?”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没再言语:有师在,有法在,顺其自然吧(另一个隐藏的想法是希望不给)。虽然这样用师父的法理约束了自己,但心里并没有真正放下。

前几天,大小姑子家儿媳妇生孩子,我得去随礼,因为小姑子和小叔子在一个村子住,而且小叔子家的孩子要上大学,这两天也开学了,我就又问丈夫:“给他们拿钱吗?”丈夫说:“不给了,不欠他们的。”我心里暗暗高兴。

我开车去小姑子家后,碰到小叔子,我说:“让孩子和我一起走吧,一会儿我走时,直接拉着他,到我家住一宿,明天坐车去上学。”其实,我话虽这样说了,但并不完全出于真心,心里盼望着不去最好,但也想去就去了吧。因为很久以来,对于婆家的人一直都是这样的思维和处事方式,一直在做面子上的事情,所以并没认识到这颗不好的心。

后来,孩子和我一起来到我家,晚上我炸了盘鸡翅,还做了几个菜,准备了第二天早晨给他包饺子,然后送他去坐车(他大姐去送他到学校),觉的面子上说的过去了,心里也没有愿意不愿意的,总之就这样了,成了习惯了。

到了晚上打坐心就不静,在想孩子从我这儿走,一点钱不给拿,感觉不太合适,可是要是拿钱,我真的是舍不得,不单纯是我对钱执著的问题,家里有很多外债,丈夫欠的一份五十多万的高利贷前几天就到期,好不容易又借了钱,今天才还上的。而且,许多年来,孩子他大姐、他二姐的……给他家搭的钱,都不知道有多少了。可怎么办呢,拿还是不拿,拿多少?少了拿不出手,多了……咳!纠结不定。找自己的弟弟妹妹说说?找同修说说?……不行,怎么办?

我问师父:“师父,该怎么办呀?”瞬间“用真心”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一下子豁然开朗,一下子明白了许多许多,感觉去掉了一个大大的物质,和孩子之间的隔膜,和他们一家人之间的隔膜,和婆家人的隔膜,那个时隐时现的大疙瘩,瞬间打开了、没有了。谢谢师父,顷刻间让我看到了那个长久存在的虚伪的心,表面上冠冕堂皇,虚情假意,做样子给人看,并没有真正做到师父所要求的真、善、忍的标准,我没有听师父的话呀,一直在用人心看问题,处理问题,一直在假心假意的对待婆家人,那个与真、善、忍对立的“虚情假意”,多年来自己竟没有看到它。

自从我修炼大法以后,婆家人谁也说不出我什么毛病来,可是我知道,我对他们一家所有人都不是真好,都是在维护面子,心里一直在装着怨恨和不满,只是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和常人一样,应该对谁都好,不能给大法抹黑,但却没意识到只改变了表面,更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已经严重的问题。此时此刻我才觉的自己最起码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真修自己啊。

我才意识到这哪里是钱的问题呀,这哪里是给不给钱的问题呀,这哪里是给多少的问题呀,这是我修炼的根本执著没去呀!在此一刻,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点悟下,我不仅看清了这颗肮脏、自私之心,同时也逐一的彻底化解了我与婆家人的恩怨,消除了压在心上的隔膜,我如释重负一般。

同时,我如梦初醒的认识到他们所给我提供的这一切不顺心的事,都是我修炼提高的机会和为得法奠定的基础啊,我真的应该发自内心的谢谢他们。

次日,我给孩子二百块钱,诚心的告诉他说:“大娘现在手头很紧张,刚刚还了一份贷款,你别嫌少,这代表大娘的一点点心意,路上买点喝的吧。”我知道孩子能感受到我的真心,高高兴兴的上学去了。

经过这件事,使我想起诸多往事和我修炼过程中的不足。但此时此刻,我明白了,我真的应该感谢我能够得大法,并在法中提高,得益于婆家人给我制造的所谓不如意。

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是那个“假”挡住了我的真念,它把我本性的一面掩埋;我才明白我与婆家的因缘关系,无论是善缘还是恶缘,都是为我今天得法提高而铺垫的,其它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能够得法,能够真正在法中提高自己,能够真正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能够放下一切人心一切执著,能够圆容师父所要的,能够展现大法的美好、证实大法从而救度众生。

现在,二小姑子双腿患滑膜炎、积液,做饭都不能做了,走路很困难,花了很多钱,中医、西医、针灸、按摩、贴药,都不见起色。以前,她来我家看我公公,我都是假装的和她客气几句话,内心根本就不想和她有来往的。现在我想我真的放下了,师父点悟我“用真心”,同时把那个不好的虚假的物质拿掉了,我觉的我和她之间已经没有缔结了。昨天,我给她打了电话问候了她,并说哪天有空去看看她,我想我真的该去看看她,给她讲清大法真相,希望她能真正明白,希望她能有缘得法,有美好未来。

感谢师父点悟弟子“用真心”,怨恨的根拔掉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