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体悟师父的慈悲呵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我的老家在西北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想把大法的福音传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们,于是在一九九六年春我带了一箱子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教功带、回家洪法。还在老家给同修们买了录像机,先后几十人走入大法修炼,得到了大法的福报。

从此家乡的同修成了我的一个牵挂。迫害发生后,我更是牵挂他们,虽然我所在城市距离老家大约有二千五百多公里,但我那时还是年年回家把大法的资讯,正法的形势带给家乡的同修们,同时对那里同修遭受迫害的情况也十分关注。

老家的同修大部份都是不识字的老年妇女。迫害最厉害的那几年,市610指挥不明真相的各乡派出所所长、村书记随时去大法弟子家骚扰、绑架大法弟子。我听到后就给各乡派出所的所长、村干部邮寄劝善信及真相资料。他们看后不但没有收敛行为,还到处打听谁寄的信。听到这些情况后,我非常着急,决定立即回老家讲真相,救度那里的众生。

一、给家乡村干部讲真相

一般情况下,村办公室很少有人。他们要么下队办事,要么回家给自己家干农活。师父慈悲,为了救他们,早给安排好了。我去讲真相那天叫他们都在办公室等着呢,据说村书记浇水刚赶回来,村干部都到齐了。我走進办公室简单的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告诉他们我来的目地,就给他们讲了中共邪党的本质,中共搞的历次运动杀死了八千万同胞,如:刘少奇、彭德怀是怎么死的、杀害六四学生等等,怎样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现在是人不治天要治它了,又讲到了贵州的藏字石。

接着又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们师父传出大法是为救度众生的。告诉他们谁破坏大法、谁迫害大法弟子谁就有大罪,将来都得承受的。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唯独中共邪党反对。我在办公室大声讲着,门外也有人听着。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没有一点怕心,就是一心想救他们,平时不怎么会讲话的我,师父给了我智慧,讲的句句在理。他们感受到了我的真诚,是为了他们好。

我讲完了,他们问了一些个他们不明白的问题,我又一一的给他们做了解答。他们明白了真相,说:以前都是上面压下来的,其实我们也不愿意干,都是乡里乡亲的。这时屋里一片祥和的气氛,不象我刚進屋时对我那种敌视的态度了。

我问他们:有我们大法弟子的这个生产队跟别的生产队一样吗?他们想了一下说:“确实不一样,原来你家这个队最不好,事情、矛盾最大,尽是是非,三天两头出问题,不是他的东西丢了,就是谁的鸡丢了,连大猪都被从猪圈里偷走,经济效益也不好,可是现在各方面全好了,风调雨顺的,真的很好。”我说:“这就是法轮大法带来的福份,是我师父教大法弟子做好人变好的”。他们都认可了。

自从这次讲完真相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听说他们再去骚扰我们村的同修了,使他们没有更多的对大法犯罪。

二、心正念正师父呵护

在迫害最严重时,市里同修不敢和农村同修接触,因为那时他们也没人会上网,我怕老家同修落下,几乎年年回家,特别是有了师父的新讲法时,更着急给他们送去。每次回家都和同修们切磋交流,大家都能在法上提高,有很大的收获。因此我已经在老家挂了号了,市公安局专门安排了几个人监视我,其中还有我家的亲属堂弟,公安局还说谁能抓着我奖赏两万元钱。

所以每次都是我一到家,市公安局就知道了。一次我到家时间不长,同修知道了让我到他家,说我难得回来,和大家切磋切磋吧。我刚出去不久,市公安局的车就来了,家里家外没找到我。但看到地上放的礼品,就追问是哪来的?当然家人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有一次我是晚上到家的,他们不知道。我和同修们把该做的事都做了。第二天早上,我穿上大弟弟的衣服让侄儿用摩托车把我送到另一个村去搭车。结果等我到了乡政府门前换车时,市公安局的警车就从乡政府开出来从我面前向我家的方向开去了(他们不认识我)。我还没有等到公交车来,在乡学校做饭的侄女来告诉我说:她妈打电话来了,叫她来看我坐上车没有,现在公安局的人正在家到处找人呢。

还有一次我回去后,晚上抓紧时间就给同修放师父讲法录像,因为有几个新進来的同修没有看过,其他同修都吓得不敢放。我这一放,同修家的不修炼的家人也都来看了,炕上、地下、满满一屋子人。快看完时,弟妹叫人来告诉我:她家里去了几个人找我,已经上她家了,让我不要回去。大家一听都为我担心,都说先别看了。这个说先到她家躲躲,那个也说先到她家躲躲。就在这时,一个同修接到电话说他城里的侄女今天来看奶奶,明天上班,今天再晚也得走。当时我就想,这不是师父派人来接我来了吗!我立刻搭她的车回城里了。结果我刚离开,市公安局的警车就到了。

还有一次我去农村把事情办完后已回到城里了,半夜里公安局好几个警察野蛮的把门敲开,直奔弟弟家的卧室,那天正好没电,他们就拿着手电筒到处找,连被窝里都掀开找,并问:“孩子的大姑哪去了?”

象这样的事还有多次,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有惊无险,我一次次的平安脱险。这些事村里的干部都知道。村书记还曾问过我:“奇了怪了,公安局怎么抓不住你?”我说:“我有师父保护!”

三、给换届村书记讲真相劝三退

后来村干部全换了,新上来的村干部又不明真相了,配合上面610,时不时领着派出所、公安局的人骚扰大法弟子,还说我是西北法轮功的代理人(注:大法修炼并没有任何代理人之说),所以把我们家作为重点,给我的大弟弟和小弟妹都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先后都送到劳教所劳教两年。使老家的迫害形势更显得严峻,同修们也更害怕了,有的不炼了,有的不敢出来和同修接触了。我还担心这些同修的家人都是常人,一旦同修出事,他们的家人承受不了,会给大法造成更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就决定再次回老家给新换上来的村书记讲真相。

可是这次回家讲真相难度很大,因我每次回去都是到城里小弟弟家落脚。现在小弟妹被劳教了,家里四、五岁的孩子没人照顾,小弟弟不修炼,以前对我象对妈妈一样的尊重,但在这种压力下和痛苦中,再加上每次回家都差点被抓,使他为我担惊受怕,现在家里已经有两个被非法劳教了,七、八十岁的修炼的老妈妈因为思念儿女而含冤离世了,一旦我再次被恶人举报被绑架走了,可怎么办?所以对我产生了怨恨,对我一反常态。他一听我说要去村书记家讲真相,坚决不让去,百般阻拦。我很理解弟弟的心情,弟弟怎么说我都不生气,笑呵呵的听着,但我要救村书记这一念丝毫不动摇,不管遇到什么干扰,我一定要完成此行的这个愿望。

我默默的请师父加持,和善的给弟弟讲:“我理解你的心情,知道你是为了姐姐好,为姐姐担心,可是你知道吗,如果这个村书记不明白真相,不但他自己会继续对大法犯罪,失去未来,还会使更多的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会使更多的家庭像你一样承受这样的痛苦,你说咱们不应该救他吗?”在我坚定的正念和慈悲的感召下,弟弟终于答应了,并建议我晚上天黑了再去。我接受他的建议,但得需要他帮忙找车,因晚上没有公交车,而且从城里到我们村有六、七十里路,还要经过一段有十五里路的戈壁滩,所以没有车根本就去不了。弟弟答应了。

晚饭后,让我妹夫开车,小弟弟也跟着,我们三人就出发了,到了村里大弟弟家,天已经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大弟弟叫他儿子上车带路,把我送到了新的村书记家门口。我一人進了村书记家,当时心态很好,正念很足,心想:我赶了两千多公里的路来到这就是为了给他讲真相救他,不让他再对大法犯罪,不能因为他使更多的同修被迫害。我怀着这样的心情到了村书记家。

村书记家里已经准备睡觉了,突然進来一个陌生人,又这么晚了,开始他们很惊讶。我马上告诉他们我是某某某,是村里某某某的大女儿。因我父亲生前在本地很受人尊重。他们就放心了些,但还是很小心、警觉。我坐下来告诉他们:“我今天来不是求你为我做什么,也不是让你为我们付出什么,我今天是为你而来,是为你全家的安危而来。我是来告诉你们法轮功真相来了。”他们听完我说这番话,心情放松了,打消了顾虑。

于是我开始对他们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大法的美好,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中共邪党在电视广播上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造假和诬陷,我又给他们讲了共产邪党是个什么东西,是怎么起家的,它执政以来历次运动杀死了八千万同胞,如:三反五反、反右、土改、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镇压学生、直到迫害法轮功等,邪党做的坏事太多了;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人不治,天要灭它,讲到贵州平塘县掌布乡的亿年藏字石显现的“中国共产党亡”。不是人工雕刻的,专家鉴定是天然形成的,天要灭共产党是必然的。还告诉他们我们师父传出宇宙天法是救人来了。你如果老带着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去骚扰大法弟子你是有罪的,你将来的后果是什么样?那是很可怕的。他和他的妻子都静静的听着,我越讲气氛越祥和融洽。我感到他们已经被大法弟子这种善的力量同化了,解体了他们背后的一切不好的因素。

接着我又告诉他们我修炼大法十多年没有進过一次医院,没有吃过一片药,无病一身轻。他们听的很认真。听完这些,村书记又问了好些他们不明白的事。当时他有什么问题问我,我都能解答,对答如流。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把智慧打开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当时他彻底听明白了真相,他的妻子在床上也都听明白了。

我们交谈了两个小时左右,最后我问他:“我讲的这些你都明白吗?能相信吗?”他说:“相信。”并说:“整个村子大家都公认,你们家祖辈上德高,所以我们收到了匿名寄来的一万元修路钱,大家猜是你寄的,今天你来了,我想证实一下。”这钱是您寄的吗?我为了证实大法,承认是我寄的了。我说:是因为我修大法,师父叫我们做好人,我看到咱村到城里的路很不好走,给村民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生活上都带来了困难。所以我就把因学大法病好了再不用吃药了而刚省下来的一万块钱给村里邮来了,为生我养我的家乡尽一点微薄之力。这也是学大法以后我才有的境界,否则我也做不到这一点,那点钱当时是我家仅有的积蓄,因学大法前尽吃药住院了,家里一贫如洗。村书记听后很感动,也明白大法是怎么回事了,说要写感谢信邮到我单位里来,还要给我住在村里的弟弟奖励,减少分给弟弟修路的工时,我都谢绝了。

接着我又给他和他的妻子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他们听后,都很痛快的答应退出党团队组织了。我临走时他们非要留我住到他家,我谢绝了。他们想要大法资料,我回城给他准备了《九评》、《漫谈党文化》及各种真相光盘和小册子等真相资料共一大包叫亲人同修捎给了他。从此以后,此人再没有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

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不负此行,完成了救人的心愿,感到很欣慰。过程中,我深深的体悟到,只要你在法上,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把一切都给铺垫好了,而且师父给的智慧源源不断。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万般呵护。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