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长期被迫害 河南司法干校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日】河南新乡市河南司法干校女教师叶会明,因患类风湿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很快获得了健康的身体,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后,叶会明多次被入室抢劫、绑架关押,多次被送往劳教所,长期被扣发工资、奖金,多年被非法监控,如今被迫流离失所。叶会明的丈夫徐发领(大家公认的好医生) 两次遭非法劳教,二零一零年八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六年半,仍在郑州监狱遭受迫害。

叶会明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请最高检察院对被告提起公诉,追究相关责任。具体事实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基于当时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氛,叶会明被迫写了检查,交了大法书。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叶会明去北京上访,被单位接回后,被新乡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一个月。在此期间,她吃不饱,还记得一桶稀汤面条里面漂了几片菜叶,一层菜虫子;睡不好,十几个人一个大通铺;让干插纸盒的活,每个人都有任务,手指上磨的都是倒皮;限制用自来水,更不用说喝开水了;出来时还收三百多元的生活费和照相费。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后,单位没让叶会明再上课,一直当勤杂工用。

二零零一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叶会明因向司法厅厅长写信揭露真相,被单位三次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关押“转化”,还美其名曰“出差”,终因放弃修炼而导致旧病复发。

二零零四年起,在正常上班的情况下,叶会明因继续修炼,被单位长期扣发工资或奖金。年终考核多次被定为不合格或基本合格,不给正常涨工资。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中午,新乡牧野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钱霖一伙劫持着叶会明的丈夫徐发领敲门入室抢劫,从叶会明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DVD,录音机,mp3和大法资料等,价值近万元,至今对所抢财物未出任何手续。并将叶会明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徐发领被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新乡司法干校领导知法犯法,对叶会明实行二十四小时非法监控,并将原来所发的福利费作为迫害费发放,以达到对法轮功人员经济迫害的目的。每位参与非法监控的职工每年可得到一万多元的奖金。恶人自知迫害善良不得人心,于是无耻的将迫害费的发放与校领导的年终考核挂钩。只有他们的年终考核达到百分之一百的“优秀”率,迫害费才百分之一百发放。在这赤裸裸的权钱交易下,个别职工就变得丧心病狂起来,对叶会明实行贴身跟踪,电话骚扰,上门骚扰等手段,给叶会明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这种迫害持续到二零一三年单位并入河南省司法警官学院才停止。

更邪恶的是,新乡丹阳派出所张保良、董法战、程卫东、曹国政等人,在非法监控人员马思贞、赵永海、王继红的配合下,于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和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对叶会明家进行了两次入室抢劫,先后抢走了大法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和mp3等财物,并将叶会明两次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共计十五天。后来得知他们抢走的财物都交到卫滨分局周志强处。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叶会明的丈夫徐发领在新乡开往原阳公交车上讲真相,被恶人诬告,被公安非法抓捕到原阳看守所非法拘留。叶会明去丈夫单位转移电脑、打印机等财物被恶人发现,追到放物品的同修处。八月二十五日晚十一点多,新乡市公安局樊建峰、牧野分局钱霖、朱震、南桥派出所张晋鑫、曹国政等人劫持同修敲门,闯入叶会明家中,抢走现金三百多元、银行卡三个、U盘五个、手机两个、卫星接收锅一个、电脑主机、键盘、DVD、存折、大法资料等,将叶会明劫持到新乡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一天,并非法罚款五百元,索要体检费二百元,未出任何手续。

在关押拘留期间,警察将叶会明劳教二年,送往十八里河劳教所,因叶会明不配合体检返回。九月六日放叶会明回家,警察对单位施压,单位又扣发叶会明工资二年。

叶会明的丈夫徐发领被非法判刑六年半,至今仍在郑州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五日早上七点四十分,叶会明上早市买菜,有精神障碍的妹妹在家里。期间,新乡市公安局和新乡市卫滨区分局南桥派出所张晋鑫、王翔、于庆军、高新展、刘杰等分两伙用开锁技术,闯入叶会明在新乡市南环绿都城一处住宅(家里无人)新乡司法干校院内居住处(妹妹在家),掠走笔记本电脑、移动DVD、手机十部、播放器两个、移动硬盘、U盘、读卡器两个、五十元充值卡一张、电子书、全部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部分真相资料。

八点三十分左右,叶会明走到司法干校大门口,三个便衣警察拦路抢劫,抢走叶会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包里有现金、医保卡、手机、钥匙、日常用品等),叶会明不跟他们走,他们用叶会明随身穿的防晒上衣绑住其双手,强行将其抬到车里,劫往卫滨分局将其手脚都铐在铁椅子上不能动。照相过程中,叶会明不配合,恶警于庆军骂骂咧咧还卡住叶会明的脖子打了她,打了还不承认,还说:“谁打你了?我打你你哪受伤了?”另有一不知姓名的小警察拽叶会明的头发。下午去体检,叶会明不配合返回。傍晚时分,卫滨分局十几个人劫持叶会明去医院,有一坏头子还说:“两个人架住她,把她夹在中间。”到医院不顾叶会明死活强行按住叶会明抽血、做B超体检,那场面就像日本侵华的七三一部队再现人间,体检完还有人恬不知耻的说:“还是人多力量大。”

叶会明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里,叶会明滴水未进,七月十八日晚八点多警察通知单位同事将其接回家。回家后被迫交三千元保证金取保候审,否则不给家门钥匙和医保卡。被抢的其它物品至今没有归还,未出具任何单据。

警察的贸然闯入,使叶会明的妹妹受到惊吓,无人照顾的情况下,长了一身痱子,导致其病情加重,整天骂人,自言自语,认为新乡人太坏,劫道的都劫到家里头来了,还说他们是警察,吵着要离开新乡。

二零一五年一月,王翔、于庆军将阴谋加害叶会明的案卷移送到卫滨区检察院起诉,叶会明不得不放弃工作单位,带着有精神障碍的妹妹离开新乡,流离失所。

以上事实,皆因江泽民发动迫害导致,叶会明请求执法机关维护法律尊严,惩恶扬善,对江泽民及其帮凶提起公诉,予以严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