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就听师父的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我修炼二十一年中,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环境下、身体上出现的任何魔难……我都没动过打针、吃药的心,因为我心中有法、有师父,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炼人,难道修炼的人还会有病吗?

有一次,同修被绑架,为了去营救同修,我骑车在马路上摔了一跤。这一跤摔的可够狠的,当时两条腿摔的不会动、不能站立,此时我的第一念就是:“没事。我是大法弟子,请师父加持,回家学法炼功就好了。”

我坐出租车回到了家门口。我家是五楼,上不去怎么办?当时我想:腿不会动,我的胳膊没问题,我就用两只胳膊和两只手爬上了五楼到了家。到家我就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弟子遇到魔难了,我就听师父的话,开始听师父讲法、读法、炼功,不把这魔难放在心上,请师父加持。”就这样,我不需要家人伺候,因为我是修炼人,不能给家人添麻烦,我是大法弟子,我心中有法、有师父,虽然不能站立、行走,可是我扶着东西可以爬,就这样每天除了炼功、读法、听法,我还给家人做饭、洗衣服、整理室内卫生……当我听完师父在广州讲法时,我的腿突然间就能站立了,我又接着听师父在大连讲法,两次讲法听完后,奇迹出现了,我能慢慢扶着东西行走了。

在这期间,家里的亲人一再说服我去医院,我心中有数,我是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法。我对家人说:“我是修炼人,医院是给常人治病的地方,我没有病,不能去医院,我有师父、有大法,很快就会好的。”

师父讲:“我们身体会突然间感觉不舒服,因为还业,它会体现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他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1]我就听师父的话,带着这一颗对法坚定的心,终于走过来了。

当我第一次下楼去买菜时,市场做买卖的人都认识我,他(她)们被我的突然出现都惊呆了,他们说:“你儿子说你摔瘫了,腿都不能动了,还不上医院,你怎么这么快就好了呢?”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修炼人,我每天学法、炼功,就好了。”他们说:“这法轮功真神呀!真是神功!以后我们也炼法轮功。原来电视上说的什么‘自焚、自杀、有病不去医院死了’的等等都是假的,共产党真是个骗子,欺骗老百姓,千万别信共产党那一套骗人的谎言。我们今天看到了你这个炼法轮功的是真实的,你的言行、所作所为,确实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们就相信法轮功,我们心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这个市场做生意的都这样说。有的还让我给他找《转法轮》书看。

因为我的心正,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是嘴上喊的口号,而是体现在我的实际行动中,见证这一切的这个市场的有缘人就明白了大法好,也使他们得救。凡是大法真相资料他(她)们都抢着要,有的还多要几份,说是送给他的亲戚朋友。

走出情魔的干扰,学法救人

自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我丈夫突然间离世后,我被夫妻情带动了。师父说:“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这真是千真万确的。因他离去以后,我的精神压力太大了,整个人都变形了,身体急速消瘦,原来的满头黑发变白了,我从不照镜子,一个多月以后,偶然我一照镜子,我的心一下就被惊呆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简直是个凄惨的老人,满头白发,面部暗淡无华,眼睛无光,腰都弯了,昔日的那满头黑发、红光满面、精神抖擞、愉快活泼、爱说爱笑的风华正茂的神态消失了。

“真羡慕你,你真年轻”这样的话语听不到了。我不敢面对这事实,心中非常自卑,那孤独、寂寞、悲伤的思念,瞬间的摧残,这无形的伤害,就把一个活泼快乐、无忧无虑的中年人变成了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

师父说:“因为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个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你在六道轮回中,你的母亲是人类的,不是人类的,数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儿女有多少,也数不清。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照样还。人在迷中,就放不下这个东西。有的人放不下他的儿女,说如何好,他死了;他母亲如何好,也死了,他悲痛欲绝,简直下半生要追它去了。你不想一想,这不是魔你来了吗?用这种形式叫你过不好日子。”[1]

我一下子明白了,因为我没放下这个情,才造成现在的这个局面,因为“情”太重,一下子掉下来了,所以就变老了。我明白了,全明白了,开始向内找,由于我的情太重,被情派生的败坏物质,想过人的好日子的心、享受人中的快乐的心、依赖心、怕心、思念牵挂的心、怕自己孤独寂寞的心、怕吃苦的心、恐惧心等等。他在的时候,是我的一个好助手,他走了,没有助手了,什么都得我自己干了,怕吃苦的心,找出这些干扰我修炼的人心,我一定要听师父的话,加倍学法,往回返。我上午去偏远的地方发放真相资料、劝三退;下午参加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互相交流,这样提高的也比较快了。

我被这个“情”带动的满身都不舒服,脚痛,因为脚下有脚垫,腿疼,脑袋里象灌满了什么东西,昏昏沉沉不清醒,眼睛看不清东西,象是眼前有一层雾水似的,读法时凭着自己以前背法的记忆,往下顺着读,根本看不清书上的字,这些痛苦都是由于我自己的“情”太重掉下来了,被邪恶钻了空子的一种迫害

我要奋起直追,放下所有的人心执着的情,忘掉这一切,改变人的观念,快速的返上来,所以我每天早晨坚持晨炼,上午出去讲真相、救人,下午参加学法小组集体学法。春夏秋冬,不论是严寒酷暑、风里雨里,坚持不懈,什么脚疼、腿痛的,只要一救人讲真相什么都忘了,脚也不疼了腿也不痛了。

有一天早晨下雪,我想不出去了,可是又一想,我要是不去,今天一个也救不了,我要是去,就是救一个也不少,救一百个也不多。我就坐车去了,到那一看,真是一个人也没有。我就发正念,寻找我要救的人,求师父加持,当我走到南边拐弯的地方,就看到那里有一群人,有的人认识我,他说:“这大雪天你还来了?”我说:“师父说‘救人急’,下雪也不能耽误救人呢!”他们冲着我竖起大拇指一起齐声说:“法轮大法好!谢谢李老师的救命之恩。”我把我带的那些真相资料全部都发给他们了,下午我就去学法小组学法,同修说: “你这么远,下雪还来?”我说:“下雪怎么能挡住我学法呢?”

师父说:“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就在我横下这条心学法、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我的身体越来越好,脚也不疼了,腿也不痛了,头脑越来越清亮。

我记得有一次晚上睡觉,刚躺下,就觉得头顶上转,转了一会儿,头的右侧斜上方就往外拽东西,明显的感觉这个东西象橡皮一样的有弹性,拽出来它就回去,然后再拽,就这样反复的往外拽,慢慢的在往外拽,最后把它全部都拽出来。象这种现象头的左边也出现过几次。现在我的头脑里边非常清亮了,眼睛前边的雾水也渐渐的消失了,学法也不困了,头发也开始变黑了,脸上也有了光泽,人也胖了。同修说:“你又年轻了,象以前那样的白白胖胖的。”我心里清楚,修炼人“心性多高功多高”[1]、“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只要你听师父的话,学好法,坚持每天走出去救度众生,你的一切就在变。

我这样坚持上午讲真相救人,下午参加集体小组学法,晚上做家务已经是五年了。在这五年中,我真正体会到: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无上荣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