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给公检法部门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二零一三年我地区县有位农村同修跟外市同修配合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在监狱里不配合邪恶,遭到毒打,家属一连去了六七次监狱都不让见。监狱不断传出被关押的其他同修挨打,罚站,不让睡觉等。我们市里同修一直配合发正念,同修们交流两三次,我也参加了,交流如何向内找,怎么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分清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等。商量如何去做?谁去配合家属面对黑窝及公检法部门讲真相,把坏事变成好事。当地同修说找不出陪家属的同修,他们做不了,配合发正念没问题,希望我们市里做。

其实我们市里同修也没做过,同修和我说要我们两个人上监狱,指营救同修的事,问我谁去?我说那我去吧,不知道从哪儿做,那见到人讲真相总没错,就这样参与营救同修这个项目。

说起来容易,做就不一样。我和一同修陪家属去监狱会见,接见我们的狱警说管这事的六一零头目去外地“学习”去了,要求家属有当地派出所的证明,没让见。我们开始请律师,市县同修配合发正念,被监狱关押的四位同修家属都请了律师,六位律师一起去监狱要求会见,监狱很震惊,律师敢给法轮功说话,有很多同修去近距离发正念,监狱还是不让律师和家属会见,律师从法律层面告诉监狱在违法,监狱骗律师下午来,下午也没有让会见,监狱警察和律师吵起来了,律师去监狱管理局控告监狱的违法行为。家属在监狱不走要求会见,监狱耍流氓,威胁和恐吓家属,把当地的国保公安找来了,家属不动心,给他们讲我们要求会见,是我们的权利,国保他们走了,这次还是没人会见。

我们参与的同修在一起交流,做的同修建议我们去控告。我们四家找律师写了控告信,我们写了真相信,我们拿着信轮流去检察院、监狱管理局、司法局、省人大四个部门去讲真相,我和家属首先去检察院,我是第一次直接面对政府官员,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们的发正念配合,我脑里装的是如何是讲好真相、让众生不犯罪,所以等我见到检察长的时候把控告和真相信都递给了他,在揭露监狱违法不让我们会见一事上讲真相,一直讲了四十多分钟。检察长答应接了这个控告信要调查,由开始讲难听话到后来认可真善忍好,过了一天通知我们去会见。

我们去了其它几个部门,我们四家轮流去四个部门控告,四个部门给监狱打电话,监狱同意正常会见,四家同修都给相关部门及来办事的人讲了真相,效果很好,常人说法轮功要平反了,这么多来告状。

在和同修的配合过程中,也出现了矛盾。因为我们是两个地区的同修在一起配合做营救同修的事,一天我们正要去监狱讲真相并要人,另一地区的同修就非要说一件事情,我说等我们从监狱回来再说,他要现在说,他说了一些事,然后我就解释了几句,不是那么回事。同修过来阻止,我们就不说了。我们和家属往监狱去,一路上我就不断的向内找,其实解释的本身就是在掩盖,还找到了妒嫉心、争斗心、瞧不起人等,也认识到这些不是我。我们那天到监狱给六一零头目讲真相,效果非常好,而且监狱的六一零头目也表示说共产党不好等。

虽然我们发生了矛盾,但及时向内找了,所以那天我们讲真相效果很好,我们去的同修就把这个过程录下来了,回到住地。外地被关押同修的家属就要借用我们的录像器材,他们到监狱去要求会见,录像器材被监狱六一零抢去了且报警要抓他们。由于师父保护,同修正念配合,不让众生犯罪,所以去的同修和家属从监狱跑出来了。

等我们下一个月再去监狱会见的时候,监狱就不让我们会见,并说我们录像了,犯了法等等,而且还不见我们。一连两个月都是这样的状态,我们参与的同修在一起向内找,找出了很多的不足,决心修去它,还得往前走。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1]

再去监狱的时候就是我自己和家属俩人去,因为录像是我直接给六一零头目讲的真相,他挺生气。他打电话报警,我们不动心,只承认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不让他犯罪,我不断的讲真相,真实发自内心的为他好;我看着他说:不管怎么说,我们每次来,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为你好,没有想让你失去工作,也没想整你,你完全有这个能力和智慧处理好这个事,我真的是为你好,我也好,我们都好。

当我说到这个的时候,脑子里有一个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大穹的声音,“我们都得回家啊!”我的眼泪当时都要下来了。监狱六一零主任当时正在雷霆大发的喊,一下就住嘴不说了,我感觉他明白那面真觉醒了,他一下子走到走廊拐角的地方呆了好几分钟才回来,然后领着同修的孩子去会见了。这就是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后来我又去,六一零头目还是拒绝家属见被关押的同修。在去之前师父点悟我,要从最底层和他讲真相。从早上八点四十到下午一点多,这段时间我一直在给他讲真相,这个人听到真相也很多了,虽然知道很多真相,但是行为上做到善待及帮助大法弟子才是他得救的机会。所以我心里守住一念:今天你一定得让同修会见,这是你得救的希望,解体邪恶旧势力利用我们同修之间的不足操控众生犯罪,他是为法来的生命。家属很有正念,在六一零头目办公室不出来,坚持到下午一点多,六一零头目就同意会见。

以后也正常会见,后来这个人不干这个职位了。随着同修们和家属不断的坚持,监狱环境有很大的改变,现在监狱的狱警见到我们也乐呵呵的,也不做所谓“转化”了。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