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我的610人员也是我救度的对象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三日】我和丈夫是同修,由于丈夫过病业关,一拖就长达七年之久,到最后几年,几乎什么也干不了。我白天忙生意,晚上学完法,又帮他发正念。半夜,他疼醒了,又叫我,最后,我心力交瘁,身心疲惫,学法不如以前入心,心性提高不上来,爱发脾气。去年,丈夫的身体渐渐恢复正常。

我则一边忙着救人,一边忙着挣钱,也感觉自己不精進,但总感觉被什么罩着,精進不起来。去年冬天十二月份,省厅610和国安一行三十多人到我家和店非法抄家,抢走许多东西,我被他们骗到外边,强行绑架到车上。

在车上,省厅610的人对我可凶了,我说:“你干嘛那么恶呀?与人为善,与己为善。”他马上态度就变了。当晚,我、丈夫、我母亲、哥哥被带到县公安局。省厅610的人和我说:“我在车里对你那样,咱现在好好谈,行吗?”我说行。

我和他讲了我学大法的经过和姐姐学法被迫害致死的经过,他听的很认真,中间,他出去后,还拿个桔子回来给我。最后,他说:“你和你丈夫只能一人回家,你觉的谁回家合适呢?”我说:“让他先回家,他身体刚好,然后我也回家,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他说:“可能吗?”我说:“能。(我心里说一定能,我师父说了算)你得帮我。”他一惊,说:“我、我帮你?”我说:“对,你得帮我,我是好人。”他有点勉强,声音较低的自语:“我帮你,我帮你。”

我们又谈了很长时间,最后他说:“××,我和你谈的真好,你这人真好,我帮你,我肯定帮你。”后来,有处长,国安的队长,还有我不知道的人都来看我,都说的一句话是“××,你真好,你说的真好。”后来,我丈夫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以“监视居住”回家,我“取保候审”回家。

回家后,家里与大法有关的书和材料都没有了,望着放大法书的柜空空的,我的心如刀绞一般,以前那么多书,我忙呀忙呀,看的很少,每天看的只有《转法轮》。当地同修少,有两个同修也不敢上我家来了,于是,我和他们借《转法轮》,他说没多余的。我只好每天晚上回忆以前会背的《洪吟》和《精進要旨》里的几首经文,看不到书的日子太痛苦了,真真切切的感到法的珍贵。

我曾灰心的想:也许我走不到正法结束那一天了,能和师父走到正法结束的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我做的太差了,做好了,不就不会被迫害了吗?别人被迫害后,有同修帮着送去大法书,而我没有,没有人管我。

师父看到我想学法这颗心,后来有一次,我女儿跑同修家玩,说我们没书看,如何如何难。同修才决定把书借我们,并说:“告诉你妈妈快点抄,几天还给我。”女儿把书拿回家后,我望着这么厚的书,几天抄完是不可能的,何况白天我还要做生意,后来,想到用手机照像,就这样,我们用手机一页一页照下来。可母亲(同修)年纪大,也看不清,无奈只好我们读给她听。渐渐的,我对省厅610和国安生出了怨恨心。

刚刚过完正月十五,晚上,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让我救他们,早上起来,我和丈夫说:“可能省厅610的要来了,师父这么急的点悟我,看到了我有怨恨心,不想救他们了,我得听师父话呀!我得做好,我今天出门,你自己看店,我下午早点回来。”等下午我回来到店,店门关着,周围邻居告诉我,你丈夫被省厅带到公安局去了,我当时一惊,心想难怪师父这么急着点悟我呀!

我去告诉母亲,我要去公安局看看,母亲担心,怕我去了再被他们抓起来,说在家发正念吧!我说:“不行,我去看看。”

到了公安局,他们让我在大厅等着,我想等就等吧,正好近距离发正念。我记住师父的话:“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大约半小时,他们出来了,我一看正是省厅610的人,我马上上前与他打招呼,他象没看见我似的,我和他说第二遍,他还不理我,最后,我抬高声音说:“××,我在和你打招呼,你没看见我吗?”他才回过身来说:“啊,你回来了。”

在大厅里说了一会话,他们就要走,我说:“不行,不能走,我还有话要和你们说呢!”省厅610的人和随从二人走出公安局大门口,我挡在省厅610的人前面说:“我有话要和你说。”他犹豫了一下,对随从人说:“你们先上车吧!我和她从这边走。”就这样,他和我从公安局走到我店门前。我说:“把你手机号给我吧!”他说:“不能给,上边有规定。把你的手机号给我,十多天后,我还来,来之前,我给你打电话。”我把手机号给他,他上车走了。

十多天后,他果然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今天来,让我们别走。我想你来了,我正好给你讲真相呢!怎么可能会走呢!

我们和他谈话的过程中,丈夫说了一句话,他当时就急了,他认为丈夫在说谎,对我丈夫说话语气可凶了,我不被表面假相带动,对他说话一直笑呵呵的,他可能是觉的自己态度不好了,临走时告诉我:“你不知道我电话了吗?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一惊,和丈夫说:“这是什么意思呀!让我给他打电话,这是师父借他嘴点悟我要救他呀!”

第二天早上,我给他打电话,开始我慈悲心不够,不是真心为他好,有些话说了,我都觉的很勉强,好象在完成任务似的。没说完,他把电话就挂了。

我向内找,调整一下心态,随后又给他打过去,我说:“你把电话挂了。”他不自然的说:“屋里信号不好。”我改变了心态后,我们谈的很好,最后挂电话时,他还嘱咐我以后有事给他打电话。

他是迫害我的人,我认为不怨恨他们就可以了,还要救他,还要尽量符合他,别让他烦感,很难,和他们讲真相与普通常人不一样,他们戒备心很强,开门见山讲,他们根本不听,还烦感,我只好穿插讲一点,用行动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虽然他们是迫害我的人,但我对他们没有敌意,宽容、友善。他真切的感受到了,每次打电话,都告诉我以后有事再给他打电话。

通过和省厅610的接触,我深深体悟到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也是在救人呀!你不用过于表白自己如何好,你的言行证明了一切。面对迫害我的人,要做到“一笑了恩仇”[2]很难,但有大法呀!通过不断的学法,我在法理中不断的升华,真切的体悟到我有师父,我能成为大法弟子有多么的幸运、多么荣耀;常人太可怜了,他在害自己却不知道。

以前,我总说:“师父太慈悲了,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还救他们干什么?”通过这次和省厅610的人接触,他虽然参与迫害法轮功十年,却受邪党欺骗一直不明真相,如果大法弟子不去救他们,他们就将永远失去机缘了。

我开始陷在表面事情如何处理上,找律师,律师告诉我:“你要勤问着点,看案件去哪里了。”我隔一段时间问他们怎么办?他们说:“还不知道呢!还在研究呢!”有一天,我学法忽然明白了,我是主角,他们还在等我救呢?我怎么能去问他们怎么办呢!我不能让他们因迫害大法弟子而犯罪,我开始找与这件事有关的人逐一的讲,告诉他们不要当替罪羊。

这件事虽然还没结果,但我坚信师父,过程中做好该做的,能接触到的人尽量救,别留下遗憾吧!别让期盼的众生失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新加坡佛学会成立典礼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