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诉江救人 师父为我安排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六岁,幸得师尊慈悲救度,成为众神瞩目的大法弟子。十多年来几乎是天天讲真相,救众生,历经艰险阻碍,都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自觉的产生了自满的心,求安逸心等。在这次诉江中,就让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人心。

刚听到有的同修开始写诉江控告信时,自己就想:自己先不着急写,看看同修写后情况怎么样。这个不正的念头刚冒头,师父评语“金佛”的故事就出现在脑中,我立刻惊醒:认识到这颗极其肮脏的心,接着又想起了师父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差距拉开的越来越大了,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精進要旨》〈挖根〉)

我认识到:师父已给我们铺好了路,就差我们迈出那一步,况且正法進程已到此时,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顺应天象的变化,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承担起救度众生的重任,做师父所要求的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于是我毫无顾忌的按照明慧网的模本要求把控告江泽民的两封信分别寄到“两高”,随后两天收到回执。

邮完控告信以后,我才告诉老伴,因为我没有手机,写的是他的手机号,因为座机无法接回执。老伴听后,吓了一跳说:“你不把我也给递出去了吗?”我说:“怕什么?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担。你也是在摆放你的位置。江魔头迫害死这么多大法弟子,难道还不应该告他吗?”因老伴平时也总看真相资料,也没再说什么,只是埋怨我:“不该写现住址,写身份证所在地,不就行了吗?好不容易消停了这几年,这一下又全暴露了。”我说:“大法弟子是修真的,不能有怕心,不能掺一点假。”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八点多钟,突然听到敲门声,我随口问道:“谁?”就听回答:“派出所的。”我顺手就开了门,片警随即進了屋,问了我的姓名,并说:“你写了诉江信?”我说:“是。”他说:“你写这个干什么?”我说:“谁做了什么都得偿还。”他掏出手机就打电话,告诉对方我在家,用不用到派出所做个笔录?这时一丝恐惧掠上心头,以前被绑架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我赶紧对着片警发正念,不允许他再犯罪迫害我。就看他默默的听了一会儿,好象有点失望的样子放下了手机。

于是我就开始给他讲真相,告诉他:“聪明的警察都看清当前的形势,因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恶人都陆续的遭到了清算,对法轮功的事,能不管的就不管,你可不能犯傻。”并问他以前在哪个派出所管过(迫害)法轮功没有,他说以前没干过管(迫害)法轮功的工作,现在才接手。我说:“老天真照应你,没让你造这个业,犯这个罪,说明你是善良人,挺幸运的。”

听了这话,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欣慰的样子,向我介绍了他的姓名,并说:“自己干不了几年,就要退休了,还能图个啥?”(其实他才四十多岁)随即,我又向他讲了我得法的受益情况,他连连点着头,听得很认真,但最后还是说让我能配合他工作,明天到派出所去一趟。我说:“明天有事,不能去。”他说:“不去也行,在家等我电话。”我没应声。诉江的事他再没提一个字就走了。

第二天晚上近九点钟,片警来电话说:“打了一天电话,你没在家,才回来啊?”我没回答他的问话,只问他有什么事,他说:“你明天是到派出所来?还是约个时间我到你家?”我说:“都不需要。要说的话我都跟你说完了,你再这么打电话,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他停了好一会儿,没说话,我突然间觉得他好可怜,就平和的和他说:“你放心吧,大姨不会给你找麻烦的。”就听他有气无力地说:“那好吧,我先不找你了。”

由于以前经常受过警察的不断骚扰,接到这个电话后,怕心冒了出来,心想把电话撤了。第二天到小组学法后,和同修交流,下午又照常和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很快心里也就稳定了,打消了撤电话的念头。我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真相还是没讲到位,有些问题没回答到点子,缺乏慈悲心,因为片警毕竟没答应三退。

第二天,我刚要到小组学法,又接到所居住的社区人员的电话,说社区正在搞什么活动,需要家访,问我在不在家。我说现在没时间。我心里明白这是片警告诉了社区。后来他们来我家时,因为我没在家,老伴接待了他们。我回家后,老伴告诉我,他们一直不敢直接说来的目地,是老伴一语道破,他们惊喜的问道:“原来你知道啊?”老伴说:“我能不知道吗?她没手机,用的是我的手机接的回执,那些年,她深受迫害,现在有这个条件,她能不告吗?”社区主任问道:“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啊?”他说:“我没炼,我支持法轮功。因她炼法轮功二十来年了,从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好,我能不支持吗?”他们和老伴唠了一会儿,留下小纪念品,问了老伴的手机号,走了。

第二天,老伴说:“我在单位又接到他们的电话,他们说往家打电话,你不在家,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一听,不见面他们好像不放心,他们这是需要听真相得救啊,我得到社区去一趟。

于是,拿着他们送的礼品,刚好看到社区主任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我乐呵呵的走到她面前和她打招呼,她一看我手中的礼品,也就是知道我是谁了。很热情的把我让進她的办公室,并说:“这东西不是特意给你买的,是搞活动给的。”我说:“我们修炼人有修炼人的标准,我得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做。”她也就很自然的把礼品接了过去,接着坐在我对面,面带笑容的看着我,也不说话。

我立刻想到这是等着我跟她讲真相啊。于是我就从我得法受益,四二五万人上访开始将,讲了江魔头迫害法轮功活摘器官,善恶有报的具体例子,贵州省藏字石,三退大潮,一直讲到控江大潮等等。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全神贯注的认真听着,怕打扰,把手机也关了,来人了,她就赶紧打发走,使我深切地感到一个生命明白的那一面得救的渴望,我不知不觉的讲了一个来小时,她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最后我给她退了党。

我走出社区,想着刚才的情景,不觉心一酸,眼泪流了下来,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啊,真的谢谢您,替弟子安排好了这一切,回想诉江的整个过程,都是在师父安排好的,在慈悲看护我这个人心还很多的弟子,推着弟子在往前走啊,叩谢师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