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屡遭迫害 山东霰春伟和妻子仍被非法关押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青州市法轮功学员霰春伟于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被非法抓捕,至今与妻子李祖平一起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

霰春伟的家人多次受到当地派出所等恶警的骚扰甚至入室抢劫,致使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庭几乎支离破碎。而这所有的迫害只是因为霰春伟、李祖平坚定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

霰春伟,男,现年四十三岁,山东省青州市弥河镇壮汉庙村法轮功学员。

霰春伟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二十二岁),修炼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大学毕业后就职于青州化肥厂尿素车间。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霰春伟及家人多次遭到青州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的骚扰和迫害,霰春伟本人则多次被绑架、拘禁、酷刑迫害,三次被非法劳教,累计时间长达六年。

李祖平,女,霰春伟妻子,现年三十九岁,潍坊市潍城区北关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大学毕业后自学技术,打工生活,在工作单位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经常获得雇主好评。二零零五年与霰春伟相识,共同的信仰使他们走在了一起。

以下是霰春伟遭受的迫害

一、遭青州化肥厂恶人多次非法拘禁、人身伤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青州化肥厂厂长侯春涛、党委书记常成树在所谓“上级”授意下,伙同保卫科长于江生以“转化”为名强行将霰春伟拘禁在该厂冰冷的车库,并将车库窗户钉死,大小便不准出屋。霰春伟不堪忍受折磨,逃出后进京上访,后被青州国保大队非法囚禁一个月。出狱后,霰春伟又被该厂书记常成树等人多次长期非法拘禁、虐待,二零零零年十月,该厂又企图非法拘禁他时,霰春伟实在不堪忍受,从化肥厂逃出后流离失所在外。

二、被青州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日,霰春伟在租房内与几名法轮功学员聊天时,被青州国保大队恶警强行绑架,同时,租房内的个人财产和物品被恶警抢劫。随后,只是因为霰春伟坚持信仰法轮功,就被以左恒法为首的青州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强行送到山东潍坊昌乐劳教所迫害。

在潍坊昌乐劳教所,霰春伟始终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因此遭受恶警及恶警指使犯人的体罚与迫害,劳教所还以不放弃信仰法轮功为借口,给霰春伟非法加期九个月。

三、被青州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二年

霰春伟出狱后,牵挂着遭受中共迫害、迷惑的昔日同修,找到他们耐心的讲真相,希望他们能分清善恶,认清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青州国保大队长左恒法却以“反转化”为由,于二零零五年六月,再次执法犯法,将霰春伟再次非法劳教二年,并被强行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囚禁。

在王村劳教所,霰春伟因坚定自己的信仰,拒绝中共荒唐可笑的“转化”,被囚禁到所谓的“严管”组,“严管”组集中了最凶恶的警察,采用最残酷的手段强制“转化”,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做超负荷的奴工生产,几乎每天都要加班。

四、被青州国保大队非法拘禁于潍坊奎文洗脑班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青州国保大队又绑架霰春伟到潍坊奎文区邪党党校洗脑班遭受迫害。

五、被青州公安局、青州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霰春伟到青州市青州路派出所取自己的身份证时,被该派出所恶警非法扣留,紧接着被一小个子胖恶警(其警号后四位为四百二十一)殴打,过后一个自称所长的恶警居然毫无羞耻的叫嚣:“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打人?”霰春伟后被青州国保大队恶警杨海峰、张来安等人非法囚禁到青州洗脑班(原青州瓜市派出所),而随身所带钱物被国保恶警抢走。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在洗脑班上,恶警们将霰春伟反铐在铁椅子上,用铁链子锁着双脚,浑身不能动,并强迫保持这种姿势二十四小时不变,前后共三十五天。这期间,恶警轮流值班监视着不许霰春伟睡觉,一闭眼就拳打脚踢;国保大队恶警张来安和弥河镇计生办恶人祝刚、弥河镇城管中队张××还吩咐洗脑班刘××买来二锅头酒强行给霰春伟灌酒,还往他头上、脖子里泼水。国保大队的恶警天天喝酒、打人、骂人,杨海峰、潘洪民、张来安等恶警还扬言:“是局里领导要我们这样干的,我们也没办法。”

为抵制与抗议这种非法拘禁与人身迫害,霰春伟开始绝食抗议。六月七日,国保大队长左恒法将霰春伟拉到益都中心医院强行插管灌食,霰春伟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做贼心虚,怕别人听到、看到他们的丑行,将霰春伟带回洗脑班后恶狠狠地叫嚣:“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青州国保大队恶警左恒法、杨海风、潘洪民还窜到潍坊霰春伟未婚妻的家中非法入室翻抄,并恐吓其未婚妻和她的家人。恶警杨海风、潘洪民又窜到潍城霰春伟租住的房子非法入室翻抄,并骚扰房东和邻居。

青州市公安局长杨学昌、副局长杨希涛一心迫害法轮功向上级邀赏,硬说霰春伟有一台电脑,杨海风说:“杨局长要钓大鱼,不交出电脑就劳教,我们也没办法。”这样,在未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编造了几个可笑的理由将霰春伟劳教。

青州恶警将霰春伟绑架到洗脑班时,霰的家人到处寻找,青州国保大队和洗脑班恶人们都欺骗家人说:不知道,没见人。特别是杨希涛和洗脑班段姓主任欺骗威胁霰春伟家人,阻止他们继续找人。青州国保大队恶警左横法、杨海风将霰春伟身上钱物抢走,耍赖不还。

六、霰春伟家人遭到的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青州市弥河镇派出所恶警刘大勇、郄刚等窜到壮汉庙村霰春伟父母的家中,看到霰春伟父母老实、年纪大,无反抗能力,就以“搜查”为由实施打劫,据霰春伟父亲讲:“那个戴眼镜、脸上有黑痣的坏人(刘大勇)抢走了他攒了半年、准备用来买过冬取暖煤的四百六十元钱,还抢走一包旧磁带和一封信。”

二零零九年元月,在外打工的霰春伟回家看望父母时,弥河派出所刘大勇、郄刚等四个恶徒又蹿到霞春伟父母家,妄图绑架霞春伟,幸好许多人围观并质问恶警为什么抓人,为什么抢走买煤的钱,刘大勇抵赖说没拿钱,又说是经过霰春伟父母签字同意的,可村里人都知道霰春伟父母都是文盲,根本不识字,怎么可能签字呢?况且怎么可能给这些中共土匪签字呢?刘大勇、郄刚等看到村民越围越多,就开始吓唬、威胁村民:“谁不闪开就抓谁”,村民在院子外不肯离去,相持一个小时左右之后,几个恶警灰溜溜的逃走了。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霰春伟到青州市青州路派出所取身份证时,被恶警扣留,被一个小个儿胖恶警(其恶警胸牌号后四位为四百二十一)殴打,后一个自称所长的恶警装模作样地问:你有什么证据我们打人?后被青州国保大队杨海风、张来安等恶警绑架到青州洗脑班(原青州瓜市派出所)进行迫害,将身上钱物抢走,恶警们将霰春伟反铐在铁椅子上,双脚用铁链子锁着,不能动弹,这种姿势二十四小时不变,共三十五天。期间由恶警看守,日夜不许睡觉、闭眼睛就拳打脚踢。国保大队张来安和弥河镇计生办恶人祝刚、弥河镇城管中队张姓恶人让洗脑班刘姓恶人买二锅头酒给霰春伟灌酒,往霰头上、脖子里泼水。国保大队的恶警天天喝酒打人、骂人,特别是杨海风、潘洪民、张来安等人说:局里领导要干的,他们没办法。

为抗议这种迫害,霰春伟绝食抗议,六月七日,国保大队长左横法(音)将霰强行拉到益都中心医院灌食迫害,霰春伟在医院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很惊慌,怕别人听到看到,将霰带回洗脑班说,他们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

恶警左横法、杨海风、潘洪民还窜到潍坊霰春伟的未婚妻家中抄翻东西,恐吓其未婚妻和她的家人,给她们造成压力和伤害。恶警杨海风、潘洪民到潍城霰春伟租的房子里抄翻东西,骚扰房东和邻居。

七、霰春伟在劳教所曾经控告恶警并胜诉

山东省第二劳教所有一个新收严管队,普通类型被劳教人员都要先进这个队严管一个月,而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则直接被送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越来越多,劳教所就在严管队设了一个“攻坚组”,把少数不“转化”且影响较大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个“攻坚组”,由最恶毒的警察和犹大施行最残酷的迫害。

法轮功学员霰春伟走过了这个所谓“攻坚组”的迫害,没有“转化”,但被迫参加奴工劳动。劳教所的奴工劳动非常紧张,几乎每天都要加班。二零零六年夏天的一天中午午休时间,劳教所里正在加班,霰春伟抵制迫害不下车间,恶警张华走过来亮出手掌,劈头向霰春伟打来,霰春伟大喊:“打人啦!警察打人啦!”

从此,霰春伟不再参加劳动,并向检察院写了控告信,交给大队长李勤福。李狗急跳墙私拆控告信,并没收了霰春伟的钢笔,随后,一个法轮功学员利用在餐厅吃饭的时间,找机会向检察院设在劳教所的投递箱中投了控告信,同时又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解教回家。他俩回家后,又写了控告信,邮到章丘市检察院。这样三管齐下,终于使恶警张华遭受罚款五百元的惩罚。

八、现今霰春伟和妻子李祖平再次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傍晚,霰春伟和妻子李祖平、同修孙建春被潍城国保大队警察再次绑架,并非法抄家。被抢走的物品有预备交房租的现金五千余元;银行卡三张,二百余本打印好的台历,自己看的三四十本大法书;还有二十几张光盘;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喷墨打印机;一台台式电脑,三台笔记本;一台未开封的刻录机等私人财物。一月七日,夫妻二人被潍城国保大队非法送入潍坊看守所关押。二月五日(黄历腊月二十七)霰春伟被潍城公安分局非法批捕。

九、潍城公安局、潍城国保大队、北关派出所等单位与恶警迫害霰春伟及家人所犯罪行

非法拘禁罪,绑架罪,抢劫罪,入室抢劫罪,故意伤害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虐待被监管人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等,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