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提高 夫妻二十年冤怨善解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近二十年的修炼中,大大小小的关难经过不少,无论是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关押,被别人冷嘲热讽,我从不动心。在这条路上,曾让我最心痛、最难过和落泪的就是对丈夫的怨和恨。

一、努力放下怨恨心

我们的婚姻是父亲经熟人介绍,是给姐姐找的对像,但我的年龄合适,爸妈就让我相亲定下亲事。也许年龄还小(刚满十九岁),爸妈说行就行了,但我们没有感情基础,结婚后也没有共同语言。我又看到他只知道吃喝玩乐,心里就看不上他,不久就开始吵架。

半年后,我突然患了重病,丈夫不闻不问,我就开始对他怨恨。后来又听说他在外面谎称没结婚找了女人。这心里一下就受不了,当时我已经怀孕六个多月了。妈妈劝我不要离婚,等孩子生下来再说。自己心里也舍不得,就这样没提,盼望着他能回心转意。

孩子出生了,我全部精力投入在孩子身上,希望以此缓解我的痛苦,丈夫在外面干什么我不闻不问。孩子不到一周岁我喜得大法,学法炼功时间不长我疾病全消,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心想我可有路了,每天抱着孩子学法炼功。

有一天,我正在炼功孩子醒了非让我抱他,我说一会儿抱,孩子抱着我大腿哭,丈夫从床上起来,从录音机里拿出磁带给摔了,我一下就急了,心想你对我怎么样都可以,决不许动我大法的一点东西。我们吵了起来,动起了手,我非常恨他,我跪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帮弟子吧,我怎么样做才能不恨他。师父告诉我们:“修去名利情 圆满上苍穹”[1],心想那就好好修,我一定要跟师父回家,忘掉丈夫的一切!

就这样我把怨恨埋在心里,心想我得大法了,有没有你这个人无所谓,大法就是我的一切。我开始了天天学法背法,心里很高兴,自己觉的终于放下了对丈夫的怨和恨。这是第一次放下,其实背后是为私为我的心。

二、在痛苦的挣扎中第一次向内找自己的根本执着

江氏集团开始迫害大法,我放下一切進京上访,为师父讨回公道,被绑架送回本市看守所。

我从看守所回家后,丈夫家里人让他离婚,他不肯离。那些狐朋狗友天天找他花天酒地。我忍在心里,当时的忍是含泪而忍。我想:我只要大法,什么也不要,他爱干什么干什么。我天天看书学法,他一看我又炼功学法急了,说:再看全给你撕了!我说:书没了我也没了!那天我妈正在我家,听我这样说,我妈就急了,对他说:我女儿出事,我跟你玩儿命!他一听就说:要想炼离开我家!于是他就找车,我带上所有大法书回了娘家。过了好长时间他家来信让我回去。我回来后,他不再管我了。

有一天晚上他要出去,我问他去哪,他说你管不着!我说问问不可以吗?他上来就打我,一拳打在太阳穴上,我一下摔倒,天旋地转,我爬起来他上来又打我一拳,我又起来他把我又打倒。孩子吓坏了,一边哭一边打自己鼻子,从那天起,孩子鼻子总爱出血,我感觉他的人性到了最低点。一天早晨他又发疯似的拿起师父的法像摔碎了,玻璃把师父法像划了一道白印。我一下就哭了,怨恨、心痛的突然昏倒动不了,看我这样他也害怕了,从那以后我做什么他也不管我了。

随着学法的深入,我也开始了讲真相、救众生。我开始成立小资料点,我白天看店晚上发资料。我把电脑、打印机搬到店里做。我们那条街的所有生意店,都知道我炼法轮功,都看到过我做资料,我没有怕心,我连想都没想过有没有危险,会不会出事,十几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一路走过来,没有发生过任何差错。就这样,我感觉自己活得充实,忘掉所有的烦恼。其实当时就把做事当成修。

有一天,有人告诉我,我在看守所那段时间,丈夫经常把一个女人带回家。这一下又勾起了我那颗最怕碰的心,走过来这么多年一直是这样,我不去管他,他倒越发嚣张了,居然明目张胆的把人领家来。我们这还象个家吗!这还怎么跟他过呀?!是不是缘份尽了,我跟他丢不起这个人!我不吃不喝,那种刻骨铭心的恨、剜心透骨的苦一下子堵住我的心,那种苦是用语言表达不了的。这一次决定离婚,要不是得了大法我不会等到现在,于是我提出离婚。他跟我说:你也不是好东西,孩子是我的吗?我一下懵了,我才终于明白自从婚后他一次次打我,我有病不闻不问孩子出生到现在八岁了,他一点不疼爱。原来他怀疑我(因生气住娘家时间较长)。我把他家人叫来,咱们立刻去医院鉴定!结果他家人把他骂一顿:你看孩子哪不象你,我们看哪都象你。

这件事过后,我开始找自己。我对他的怨恨感觉放下了,其实是隐藏了起来,刺激到它时又出来了,还是那么强烈。我明白了,其实我是想修好自己,圆满后离开他。这时,我看到了自己的自私。修炼这么多年,把做事当成修为了自己而修,根本没修去那颗为私的心。师父讲:“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2]自己不愿吃苦,想用学炼大法逃避魔难,这哪是真修啊?!这时,师父一句话打入我脑中:“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3]。我明白了师父是告诉我要慈悲不要人心。可是我就是没有修出慈悲心。

我想还是不能离婚,我不能只顾自己,看着他往下堕落。我心平气和的和他谈了一次,这是结婚以来第一次交流。他同意不再和“那些人”来往,从那以后他变了许多。这也是第一次按真、善、忍的标准找自己,修去自己的执着。感觉心里轻松许多。这是第二次放下。

三、风波再起,师父带我走出魔难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去年三月份有人告诉,我丈夫外面又有人了。我听到后没感觉,心没动。觉的这回我真的是放下这颗心。

师父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4]前两天出租门脸房,租金五万元被丈夫拿走了,我去跟他要,他不给。我说:结婚二十多年了,我们一起做生意,挣多少钱、家里存多少钱,都是你拿着,从来不告诉我,也不给我,这点房租你都不放过又拿走了。我问他:我算什么?他叫喊着说:你什么也不是!我没守住心性一下爆发了。二十年的积怨一股脑的冒了出来,一桩桩、一件件、让我最怕的那种剜心透骨的痛,历历在目……说了绝情的话。

这时我完全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找自己。我绝望的放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哭的撕心裂肺,整个身体象被撕碎了一样。哭自己不争气,这么多年为什么放不下这个情、放不下这个恨,哭自己不会修、哭自己能不能跟师父回家。哭累了,我傻傻的坐在地上发愣。

这时,恰好两位同修来我这里,赶紧与我在法上交流:不能离婚。这满街的门脸加上村里的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会给大法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况且咱们自己不知道夫妻之间是什么样的姻缘关系,修炼就是苦,更不能把自己的亲人往外推,也许他就等着你救呢!

师父讲过:“这世间的人这么往下滑,提供的魔难,不正好是给你提供修炼的机会吗?旧势力可就是这么干的,它们就是这么想的,它在把人有意的往坏变,给大法弟子提供条件让你们修炼,可是它却毁了世间、毁了世人。”[5]我明白了:这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让他变坏,帮我往上提高的。二十多年哪,他是在无知的造业,却是为我付出,帮助我修啊!可是却毁了自己!因为自己学法不深没悟道,却怨恨了他二十多年,他造的业还要自己还。我的泪水顺着脸往下流啊! 痛悔的泪!愧疚的泪!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与丈夫的这段魔难,冥冥之中早就有安排。为什么与我相隔一百多里地和他结合?为什么给姐姐找的对像却娶了我?为什么没感觉却跟他结婚?为什么他不守家外边找人却一直不愿离婚,他这种离而不舍,一直困惑着我。我与他前世一定有着复杂的姻缘关系,今生今世我是不是在还债?我觉的我们就是在了前世的缘。我终于彻悟了我和丈夫之间的这段魔难的由来。我只知道自己苦,其实他比我还苦。我心里喊着:我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就要师父给我安排的一切。

自己悟到了,师父也梦中点化我,象一部电影一样给我展现:我和丈夫几世姻缘,有我欠他的,这世我得还他,有我们曾一起造的业一起偿还承受。这些业力被旧势力利用,一切都明白了。

这是我第三次放下,也是全部放下情。我体会到修炼是严肃的,必须按师父、大法的要求做,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感谢师父慈悲救度,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操尽了心。

我向丈夫诚心诚意道了歉:我这么多年没有关心过他。丈夫听后也深感愧疚,五万元给了我又给我存单,还买了金戒指给我戴上。丈夫彻底变了。有次对我说:你跟我这么多年受苦了,我对不起你,一辈子都对不起你。

我从二十多年的魔难中惊醒,把丈夫从生命危险的边缘拉回了身边。

再叩谢师父看护弟子,也让我这个家破镜重圆,我代表我们全家叩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