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工作中修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七日】我于二零零四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总是习惯性地把自己当作新学员。由于自己一直没有工作,时间相对比较宽松,因此在同修之间走动较多,看到一些必要的证实大法的工作便主动承担,比如传递周刊、通知集体发正念、寻找小组学法环境等等。

直到有一天,两位协调人受到邪恶的干扰,一时间本地协调工作缺乏衔接,有同修推荐我做协调,由于自己一直处于等、靠、要的状态,面对整体协调工作,大脑里一片空白,甚至到处瞎忙乎,许多事别人问到我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由于自己的不成熟,确实留下了一些遗憾。比如一次同修们集体发正念解体洗脑班时,一位被警察追找的新同修突然来到发正念现场,当着所有同修的面说她的住所被警车包围了,一时间整个现场的气氛很紧张,大家都觉得她不宜在此久留,更不该到这种场合来,万一警察跟踪到这里岂不酿成大错,后来尽管一同修把她带走了,可还是有人提出让大家散去,接着有同修开始离开。当时我竟然木讷的不知所措,很被动,象往常一样好像在指望着谁、依赖着老协调人拿主意,我好久才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责任,才决定让同修们逐一离开。等到所有的同修安全离开后,我才松了口气。事后有同修当众指责我:就是怪你没把握好,导致失去了一次集体解体邪恶的好机会,白白浪费了大家的时间,更严重的是本来邪恶就在到处追找同修办洗脑班,这倒好,更加涂上了一层阴影,要是老协调人在,绝不会这样的……

同修直言不讳的话,使本来就沮丧的我心中的压力更大了,心想这协调人的责任太大,真想甩手不干了。可冷静下来后,觉得同修说的对,要是当时我及时让那位突然到来的新同修到一旁单独交流,并正念对待,那邪恶的假相就会被否定,更不会把负面思维带到整体之中,影响了大家的正念。这一次教训让我成熟了很多。

紧接着有同修提出环境紧张,建议把大组学法停止一段时间,并直接打电话给提供环境的同修让他不要继续提供环境。受过一次挫折的我,这次表现得很清醒,心想:大组学法绝不能散,本来上次搞得我们很被动,再一散,本地同修形不成整体,岂不更让邪恶得逞了?第二天我找来另一协调同修切磋,她也与我认识一样,并叫来那位打电话的同修当面交流,相互鼓励着,就这样大家又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整体,有怕心的同修也逐渐走了出来,不久邪恶的洗脑班解体,环境很快稳定下来。

同时,我抓紧时间大量学习师父有关辅导员与大法协调工作方面的讲法。师父说:“谦虚才会把事做好。声望是对法学的好而树立起来的。”[1] “大法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2]我对协调工作也有了新的认识,对同修的不理解、不认同甚至埋怨和指责,我都不放在心上。出于对大法负责、对本地形成整体负责的心,我没有灰心,也不气馁,就在做协调的工作中修正自己。因为师父说了:“有师在,有法在,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3]

我主动找其它项目协调的同修、资料点的同修、技术同修沟通,诚恳的求得他们的帮助,谦虚的对待一切。就这样,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各个项目没有因为本地协调人的一时离开而停滞不前,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進行着。

真相台历是一年中季节性的项目,以前我只知道有现成的台历、挂历,可怎么协调制作,现在成了摆在我面前的一难题,但我有这个责任做好这个项目,要去克服一切困难。我找到以前配合做台历的同修,将耗材、装订设备很快一一配齐,在有经验的同修配合下,一本本精美的真相台历、挂历,成功的摆放在我们面前。由于开始的量较小,我尝试着一个组配送二、三十本,过后深入到各小组了解发放情况,得知配送到各小组的台历根本满足不了需要,我赶紧协调加大打印量,增加资料点帮忙,就这样一箱箱的真相台历、挂历,只要一装订好,就及时直接配送到各小组。各小组同修结伴将真相福音传递到千家万户。

同时,我协调让做得好的同修在大组交流发放经验,各小组同修回到小组交流,就这样整体发放台历的积极性一下子调动起来了。

在协调中修炼,我也暴露出了自己许多人心,比如做事心、急躁心、埋怨心等等,由于台历的制作必须是流水作业,特别是装订需要几个人的配合。本来是让甲同修主要负责此项目,可由于她当时正在过心性关,经常是心情不好而影响到工作,到后来经常说来不了、没心情,一开始我还表示理解,可时间长了就有怨言了,心想:多大点事总是过不去,影响了证实大法的正事,都象她这样,这项目无法進行了!根本没想到她在过关中有多艰难,更没有去关心她、鼓励她,还埋怨她不配合工作。

乙同修以往经常配合做台历,整个技术流程熟练,做事挺认真的,可到哪都步行,我嫌她走路耽误时间,总是指出她该骑自行车。乙同修从不辩解。后来她竟然还找了份工作,自然就没时间来帮忙了。我当时就埋怨她,三个孩子都在赚钱,丈夫薪水也不低,根本不需要她去工作等等。后来才知道,她一直恐惧骑自行车,而且她丈夫的工作并不很顺,做工的钱有很多没要回,还面临下一步的投资。我想自己真是太差劲,没有真正站在同修的角度,善意的理解别人,设身处地替同修着想,还一味的将自己的观念强加于人,这不正是党文化的表现吗?

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4]。在学法中,师父一次次指导着我,促進我在大法的协调工作中走向成熟。

当面对同修的赞扬时,我只是淡淡一笑,甚至是苦笑,因为我意识到,别人早已是大戏的主角,自己却还像刚入门的学生:当自己学不好法,感到身心疲惫,觉得协调耽误许多学法时间,想放下手中的工作,关起门来修修自己时,脑海里就浮现出那些长期坚持在一线放下生死面对面救度众生的同修,那些多年走在协调路上的同修,那些长年默默无闻承担各种责任的同修,那些在邪恶的黑窝里依然正念正行的同修……突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渺小,在师父的法像前,我一次次汗颜低下头……

我是一个普通的大法粒子,愿在正法的最后时期与同修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解体邪恶,多救众生,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如何辅导〉
[2]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猛击一掌〉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清醒〉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