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也要做好自己该做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日】一九九七年,我女儿突然患一种怪病,四处求医无果,刚刚入学就只能休学在家。看着女儿不能上学,自己常常背地里流泪。有一天孩子的老师对我说:“有一种功法很好叫法轮功,不然你们就带着孩子炼功吧。”

就这样我和丈夫带着女儿怀着忐忑的心情于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份一个晚上走進了小区的法轮大法炼功点。当我看到似曾相识又不熟悉的修炼人,个个面容慈祥,目光和善似有回家的感觉。这一刻起女儿不躁动了,静静的坐在那里听着大家读法,面带微笑恬静可人的样子,我不禁泪水扑簌簌地流了下来。

女儿经过短短的十二天修炼就又能上学了。从此我们一家三口人一起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大法之路。

我出生于一个多子女的贫苦家庭,从小就体弱多病。修炼大法后,我的身体也有了很大的变化,过去的疲劳感不见了,我的头痛病也不翼而飞了。我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严格要求自己,就像师尊讲法中说的:“针织厂的毛巾头过去经常往家揣一块,职工都拿。学功以后他不但不拿了,已经拿家的又拿回来了。”[1]每天早来晚走,工作不管分内分外,闲暇时间还把大法的美好讲给工友,车间工友都说我像换了个人一样。这都是大法的美好,师尊的慈悲,才使我原本愁苦的家庭幸福了、快乐了。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掀起铺天谎言污蔑大法,并打压迫害大法弟子,对我及我的家人打击伤害极大。二零零零年我和我丈夫双双下岗失业回家,上有老下有小,当时女儿正要考初中;后来我丈夫因做真相资料被跟踪迫害关押数月,出来时双腿被迫害成黑紫色,走路坐卧都十分艰难。

当时我非常茫然,一边照看女儿读书,又要看护被迫害惨重的丈夫,此时辖区派出所片警还经常到家骚扰;零八年体弱多病的父亲因承受不了我家的变故打击怅然离开了我们。处理完父亲后事,我时常身体有不适的感觉。有一次无意间摸到自己乳房上有一个豆粒大小的硬块,开始并没在意,后来越来越大,常有疼痛感,有时自己的情绪有些烦躁。自己心里告诫自己必须学好法,多学法,炼好功,发正念放到第一位,心一定要稳,要尽快突破走出干扰。

每天坚持晨炼五套功法,早饭后双盘端坐在电视机前静听、静看师父广州讲法,毕恭毕敬的对师父说:“师父啊,我对不起您、对不起大法,是我从前没有做好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求师父帮帮我吧!”我认真看师尊讲法,句句记在心里。看着看着,眼前出现了大小不一的法轮落在我身上,上下不停的转啊转,从来没有的舒服感,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不久乳房肿块融化了,而且乳房上出现了两个洞洞直往外流异物,一边流我一边听到噗、噗、噗的响声,白乎乎的异物落在地上我低头一看,用手一摸原来是乳房里流出来的烂肉。

后来不长时间两个洞洞渐渐封口了,心里想还有肿块怎么办?我把心一横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走好自己修炼的路做好三件事。后来乳房上又鼓出来个圆圆的大泡,像吹的气球一样。一天晚上似睡非睡感到床上湿湿的,心想一定是泡破了,马上下床去卫生间一边走一边流,丈夫帮我端着盆一边清洗一边擦,大概有少半盆,最后用净水彻底洗净。如今已完好如初。

整整十年无论多么艰难多么痛苦,我都默默坚持着,因为我知道师父为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费尽苦心啊!弟子这样或那样的人心,才是修炼路上的最大障碍。面对下岗失业,我有怨恨心;面对女儿病患,我有忧虑之心;面对父亲去世,我有父女亲情之心;面对病魔迫害,我仍有怕心;面对丈夫被抓被关押,我也有怨恨的心。这都是我修炼路上的障碍与干扰,我必须把它当作修炼中的因素与自己提高升华的环境。

我深深体悟到:修炼路上所遇到一切都与自己提高有关,任何关难都在检验自己信师信法的心,信则意诚,信则心定,对师尊的法理才会有所悟有所感知。各种关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师对法信的不坚定,旧势力无时无刻不在检验着我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