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张宏旗遭西山坪劳教所迫害两年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二零零四年,重庆涪陵电力职工张宏旗先生因破网观看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视频,从中共多年的谎言欺骗中走出来,张宏旗先生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如沐新生。然而,二零一零年,渴望让百姓了解真相的张宏旗,被劳教迫害两年,在西山坪劳教所遭残酷的殴打和洗脑迫害,对他本人和家庭造成了深深的伤害。

张宏旗先生今年四十四岁,家住重庆市涪陵区,讲述了他的找寻到真理的经历和遭受迫害的苦难。

揭开谎言 找到真理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将其个人意志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操纵整个国家机器和社会资源,一手发动了针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一时间报纸电视电台铺天盖地的批判抹黑法轮功,造谣诽谤和妖魔化法轮功,使当时对法轮功并没有多少了解的我,也被这些谎言欺骗了。

直到二零零四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的网络邮箱中收到了一个翻墙软件,然后通过它突破了国内的网络封锁,得以浏览到动态网、大纪元和明慧网上的真相文章,感觉这些文章有理有据,反映出来的思想非常纯正,才知道原来法轮功并不象国内媒体上所说的那样,也不是搞政治的,他们只是一种信仰,一个修炼群体,原来法轮功是被冤枉的。

当时我简直震惊了!特别是那个《天安门自焚伪案》视频,看了之后,我就在想,一个政府怎么能造出这样的谣言呢?怎么能够不实事求是呢?而且是针对到那么大的一个群体,向全中国、全世界的人在撒谎,那不可怕吗?是谁下令这样干的呢?后来我才知道,这一切的炮制者,就是江泽民。

随着浏览的深入,我更加震惊了!江泽民为了维持无理和血腥的迫害,在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六一零办公室”, 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地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用金钱、权力、生存胁迫无数本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国人(上至政府官员、工作人员,下至街头百姓)抛弃良心,协同诬蔑迫害无辜善良的法轮功群众,在自己的良心和生命中留下难以洗刷的道义污点,致使数以千万的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劳教、判刑,被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流离失所,致使亿万法轮功修炼者的亲属、朋友、同事和单位受到株连,全中国人民受到谎言诬陷的洗脑。

这一切简直太邪恶了,邪恶得简直令人难以置信!可是后来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证明了这一切都是真的。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公民,在我了解到以上真相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遭遇深表同情,也为他们不畏强暴、和平理性坚持不懈讲真相的精神所感动,由感动变为佩服,最后有幸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修大法使自己身心健康受益,是亲友圈中公认的孝子,在单位也多次获得先进、杰出贡献奖等荣誉,生活中,时时提醒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法则去做一个好人。尽管我做的还不是那么尽善尽美,但至少我在追求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

遭绑架:被喷辣椒水、暴力殴打

在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傍晚,我在外出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时,被涪陵南门山交巡警平台的交巡警绑架,警察当着围观群众的面向我脸上喷辣椒水,然后将我劫持到敦仁派出所,交给涪陵国保支队,当时的国保支队长(自称杨科)到我家非法搜查,掠走电脑、打印机、MP4等私人物品,当晚我被非法关押到涪陵看守所。

到达看守所后,我拒绝拍照,看守所不能接收,于是杨科伙同看守所值班警察动用多名值勤武警对我进行暴力殴打逼我就范。在看守所,我绝食抗议,被副所长谭是非纠集监室人员对我强制灌食。十几天后,我被辗转劫持到涪陵劳教(戒毒)所、重庆人和中转站,最后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长达二年。

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打我打断了两根棍子、洗脑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在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我遭受了非人的残酷折磨。为了“转化”我,包夹张润和打我打断了两根棍子,我被长时间罚站、罚蹲、罚马步、罚弓腰等,被限制行走、限制饮食、限制上厕所、限制睡觉、限制接见和亲情电话、限制书信、被严管包夹迫害(最多时七人包夹我一人),随时随地都被人跟着盯着,凡事要打报告,被强制写诋毁法轮功的“三书”,强制写诬蔑法轮功的“揭批材料”,强制唱教导员李勇(又名李修谙)编的攻击法轮功的歌曲,强制看诽谤法轮功的影视书籍,强制唱“红歌”,睡觉前,强制喊攻击师父和大法的口号等。

在这里,没有人身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仰自由,甚至没有思想自由,连空气都邪恶得令人窒息。这里更不许说真话,只准说假话,说真话就严管迫害,警察纵容指使包夹人员来殴打你折磨你。他们用暴力制造“转化”的谎言,再用谎言去欺骗世人和麻醉自己。

在这里,别人是坐牢,法轮功学员是坐牢中牢,甚至牢中牢、牢中牢。法轮功学员惨遭非人的折磨,人格与尊严被剥夺,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然而,这里的一切信息都被封闭,所有人解教离开时,都被搜身,确认不泄露任何迫害信息,才允许离开。对外他们宣称这里是“文明场所”,不存在任何打骂、虐待学员的现象。家属或单位的接见,各式外来的检查,他们都应付自如,也表现得很文明和善,可是等这些人一离开,他们马上就原形毕露。

比如,他们摆出一副伪善的面孔,用谎言去欺骗我的家人和领导,胁迫我的家人、单位领导从精神上、情感上、工作上给我施加压力。他们两次“邀请”我的单位领导、同事到劳教所给我做“思想工作”,即洗脑。明明是他们用“破坏法律实施”这个莫须有的罪名冤枉迫害好人,让我失去了自由,不能尽自己的家庭责任、工作责任和社会责任,他们却反而说我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连老婆孩子老人都不管、好好的工作也不珍惜;明明是他们倒果为因、颠倒黑白,他们却反而说我执迷不悟、不可救药。

在这里,只有他们说话的份,没有法轮功学员讲理的份,他们一手遮天,流氓和无耻都让他们给耍了!比如,每次我妻子来看我,他们都让我的妻子做我的“转化”,就配合他们迫害我,否则就不予接见;教导员李勇还打电话叫我哥哥和年近八旬的老母亲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从而迫害我,并当着他们的面暴跳如雷的拍桌子破口大骂。当我眼看着哥哥和母亲被他的伪善伎俩欺骗时,我的心在滴血,为邪恶的阴险,更为亲人的不辨是非!——当然我更理解亲人的无奈。因为就在头一天晚上,李勇叫我出去谈话,故意给我设套说:“你不是有师父保护吗?我们用电棍试试,看你的师父会不会保护你。”我当时头脑还算清醒,理智的拒绝了他。

他出去了,但还不死心,两次叫警察郭斌来劝诱我:“你想不想试试(指电棍),看你的师父会不会保护你?”都被我拒绝了。当我回到监室的时候,我把这个事告诉给了同室的劳教人员,他们都说我还算明智,否则给他们打死了都没人知道,这帮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里的劳教人员都知道,李勇是出了名的阴险狡诈、心狠手辣,江津大法弟子江锡清就死在这个地方)。过后,我才感到后怕,当晚他们是想要了我的命,而我的亲人却蒙在鼓里。

家庭被深深伤害 离开劳教所仍无自由

由于我的被迫害,我的家庭、单位、亲戚和朋友都受到了牵连和影响,使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瞬间陷入黑暗,妻子整日以泪洗面,年近八旬的老母亲也遭受沉重的打击,一个好丈夫、好儿子就这样失去自由,使我不能尽丈夫、父亲和儿子的责任与义务,让他们颜面蒙羞,在他们被谎言欺骗后对我也产生了怨恨,直到现在还没有完全化解。

现在,我周围的很多亲人、同事、同学、朋友、邻居等,由于受邪恶的造谣宣传欺骗,还在被谎言毒害着,使我的名誉受损,生活饱受歧视。我虽然离开了劳教所,可还在被国保、街道等监视监听着,我的生活依然没有安全感,宪法规定我信仰自由的基本权利、做人的尊严、做好人的权利依然得不到保障,我的人身自由也得不到法律的保护,我也没有出国的自由。

这场迫害还在继续,是因为首恶者还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还在逍遥法外,江泽民虽然退休了,但他还在暗中操控,他布下的那套迫害体系还在运作着。从我最开始的被欺骗,到后来的被迫害,江泽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